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READ NOW

創意人詹朴的嗜書症候群:以閱讀作為設計概念的初始


VERSE ✕ 詹朴特別企畫,封面人物林予晞的拍攝現場。(側拍/黃銘彰)

2021全新改版的《VERSE》vol. 004 以「READ NOW 誰還在讀書?」為題,特別邀來多次登上倫敦時裝週的台灣時裝設計師詹朴,以及攝影師高啟舜攜手策劃「職人的閱讀影像企劃」,打造出一系列富有時尚感的視覺影像,搭配文字訪談,呈現廚師郭庭瑋、總編輯朱亞君、職業棋士黑嘉嘉及電影製片人李烈的獨特閱讀風格與樣貌。

平時熱愛讀書,並擅於從其中獲取靈感,設計師詹朴甚而會透過「開書單」與合作夥伴溝通。如果我們形容一個人對某事物成癮無法自拔的狀態叫做「某某癡」,那可以不用懷疑為什麼APUJAN品牌創意總監詹朴會被冠上「書癡」這稱號。

這裡的書不只是紙本,而是任何形式閱讀的總稱——是書本、是雜誌、也是漫畫,無關紙本或電子,在詹朴眼中,閱讀可以是生活、可以是創作、可以是辨識世界的角度,只有不斷翻起的下一頁、對下一本書的渴望,以及害怕被爆雷的執著抵抗。

書、IMAGE BOARD 與服裝設計

「要一個愛閱讀的人列三本書是很難的,忍不住就會列個300本。因為每個階段影響自己的書籍,其實是一個集合體。」問起人生階段備受影響與啟發的三本書,詹朴如此回應。

對閱讀的愛從小開始,沒有特別思考原來世界上有分成喜歡閱讀與不喜歡閱讀的人,他只知道一有空就想看,越看就越想繼續看更多。長大的過程也沒有特別去想閱讀與服裝設計的關聯,只是其中一條創作的線漸漸地收攏,成為服裝織品、然後服裝設計,最終成為自己的職業。

而在服裝設計的工作中,閱讀參與了創作過程,類似點線面中的第一個點,在創作的初始、什麼圖像都還沒有的時候,詹朴會習慣地寫出一段主題文字、建立一份從腦海中喚出檔案的書單,藉由這組文字與書單,與夥伴連成線,組織一場場服裝秀。

設計師詹朴工作照。(圖片/詹朴提供)

每個創作者都有自己用來溝通主題的image board,有些創作者用照片溝通,而詹朴的image board就是書單,「我會選20本左右,不一定是我最喜歡的,純粹是作為溝通素材的組合,寄給合作夥伴。」在還沒有設計圖、實體服裝的時候,透過書的故事與角色,可以勾勒出一致的想像。

閱讀與創作生活沒有界限

「我從閱讀中獲得了閱讀的樂趣、人生的體悟,或許也幫助了我的職業。」對詹朴而言,閱讀成為工作的假設並不存在。他的閱讀並非不具目的性,而是在工作的時候把喜歡的東西挖出來作為溝通工具,不需要修飾或是調整,書單本來就來自興趣,而興趣是日常。

「回過頭來會發現很多事都是有關聯的,很多資訊都是從閱讀獲得,像是對事情的想像、對人的個性的想像⋯⋯」透過閱讀,詹朴認為世界上的可能性很多,人的變化也很多。所以見到人的時候,我會覺得人是很複雜的、不會是單一面向的,很多事情彼此也是有關聯的,你永遠也無法知道全部。

2020年秋冬時裝秀《凝視鏡中之花》,其中「鏡中之花」、「鏡花水月」就是一個古老的典故,放到現代卻極適合探討虛擬與真實之間的界線——在水中看到月亮的倒影,看得到卻摸不著,摸到後才發現是倒影,與AR、VR其實是相同的概念。

「這個主題那麼古典,卻可以詮釋的很科幻。」將小時候看過的古典文學,咀嚼後與現代連結,就是想像的延伸。閱讀穿插於創作與生活之間,好似一個牽引,也是循環。

閱讀的渴望,與讓人成癡的癖好

問起平日閱讀偏好,詹朴認為其實是一個集合。他對書的挑選偏向隨機,但大抵會先看作家、譯者、與類型,與此同時絕對不看簡介、序以及目錄,「我超級怕被暴雷。我覺得實體書有一個問題,就是即便什麼東西都沒爆雷,『頁數』也會爆雷。當你看到頁數快沒了,就知道故事沒有轉折了。」

或許愛閱讀的人都是這樣的,總會有自己看書的神祕癖好,旁人無法置喙,只能再次驚嘆原來愛閱讀的世界沒有盡頭,而這種沒有盡頭也反映在故事的分享之中。

「村上春樹除了威士忌、爵士樂跟跑步以外,其實也蠻愛聊時尚,但他卻在《東尼瀧谷》的某一篇章透露出他其實不懂服裝。」詹朴分享,文章寫著主角太太買了一百多件衣服,塞滿一整個房間。「但實際上一百件衣服是塞不了一個房間的,所以他對這個量體是不熟悉的。」

當喜歡的作者談論起你擅長的主題,你就能享受與作者更深切的對話,詹朴笑說:「一百件衣服其實五個衣桿就掛滿了,根本不用一個房間!」他轉頭看著堆滿衣服的工作室說,這裡就有上千套。有著研究性格的詹朴,無論是聊起本格派的偵探推理、鏡花水月的意象,或是村上春樹《東尼瀧谷》,都能感受到他身上那種帶點偏執地喜歡閱讀的情愫。

APUJAN一系列以書本與故事作為溝通語言所設計的服裝,亦讓詹朴在橫跨台灣與英國的跨國時尚舞台中,穩穩地建立獨樹一幟的品牌模樣。



|同場加映|

購買 VERSE 雜誌

本文轉載自《VERSE》004
➤ 訂閱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回到專題:關於閱讀的各種模樣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台灣的強大和迷人,是「不好意思」

觀念重磅

台灣的強大和迷人,是「不好意思」

這一年來,我的工作是為密涅瓦大學(Minerva Schools)設計台北城市校園體驗。密涅瓦是一所沒有實體校園的大學,結合生活體驗和網絡學習課程,4年中遊走在全球7個城市校園學習:舊金山、首爾、海得拉巴 、柏林、布宜諾斯艾利斯、倫敦, 最後一站是台北。 為什麼選擇台北呢?

柏林《Flaneur》總編輯Fabian Saul:那些台北市裡可能存在的生命姿態

觀念重磅

柏林《Flaneur》總編輯Fabian Saul:那些台北市裡可能存在的生命姿態

正午高溫下,城市短暫停歇。這是第一個場景。萬大路。台北的騎樓。

日本作家野島剛:日本人眼中的「MIT」與台灣雨傘

觀念重磅

日本作家野島剛:日本人眼中的「MIT」與台灣雨傘

曾經,台灣製造在世人眼中是一種負評,如今,台灣人大可以對MIT感到自豪。

只要人類持續閱讀,圖書館就會存在

重磅閱讀

只要人類持續閱讀,圖書館就會存在

對許多人來說,圖書館或許是一個早已陌生的場所。然而這裡已不是你記憶中老舊安靜的所在,而是新時代的朝聖之地。藏書從實體擴至數位,空間從封閉變得透通,影音室、簡報室、討論區之外,部分圖書館甚至有廚房和創客空間(maker space),讓大眾可以把腦袋裡所想的實作出來。不論怎麼變化,圖書館始終是一個知識流動的公共場所。

插畫家鄒駿昇:親「綠」而生的浪漫

人物設計重磅

插畫家鄒駿昇:親「綠」而生的浪漫

鄒駿昇,跨域插畫家、視覺藝術家,來自藍天常駐的台中豐原,善用科學式手法描繪出植物深藏不露的浪漫,喜歡山比海多一些。作品曾獲義大利波隆納插畫獎等多項國際大獎,並曾與國際精品品牌Gucci、Johnnie Walker等國際品牌合作。身為親「綠」的人,他認為綠並非刻意找尋而來,不一定能時刻感受到它們存在,但需要時卻發現它們始終陪伴著自己,長年來與植物發展出一種共生共榮的情感,今日的他,喜歡微觀生機、記錄盎然。

國家植物園方舟計畫:與時間賽跑,為瀕危植物建造綠色方舟

觀念重磅

國家植物園方舟計畫:與時間賽跑,為瀕危植物建造綠色方舟

日治時期,政府開始有系統地進行植物調查,試圖認識同在這座島嶼上的生物。一百多年之後,相較於野生動物保育意識逐漸抬頭,許多植物同樣正在受脅甚至瀕臨滅絕。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林業試驗所(以下簡稱林試所)2019年啟動了「國家植物園方舟計畫」(以下簡稱方舟計畫),展開對原生瀕危植物的搶救,並移至全台植物園等保種場所進行分散式保種;台北植物園更有建築師黃聲遠團隊正在建造的溫室,希望讓人們更認識台灣這片土地上的綠色寶藏。

Wo Gwong 禾炚:開在深山裡的香港圖書館

地方重磅閱讀

Wo Gwong 禾炚:開在深山裡的香港圖書館

「深山裡的香港圖書館」是 Wo Gwong 禾炚在粉絲頁中的自我簡介。禾炚開在台灣唯一沒有道路可抵達的三貂嶺車站附近,要來這裡看書,需要花上一點時間,及一些步行腳力。圖書館空間只有方寸之大,但對於主理人阿燊來說,位置及空間都剛剛好,這裡不僅有關於香港的書,還有陶器、展覽,以及阿燊對於自由的嚮往。

學校午餐不只是填飽肚子?一場生命與文化的學習

觀念重磅

學校午餐不只是填飽肚子?一場生命與文化的學習

在每個人的年少歲月裡,都有過一段校園共食的日子,我們稱之為學校午餐。台灣學校午餐的歷史自 1951 年開始,70 年來,從社會援助的角度轉為注重飲食教育與文化的養成,這些校園裡的日常,如何影響我們對於飲食的美好想像?

天才的煩惱:拒絕無聊的 YELLOW 黃宣

人物重磅音樂

天才的煩惱:拒絕無聊的 YELLOW 黃宣

「我很怕無聊。」是YELLOW黃宣採訪中說過最多次的一句話,他幾乎做任何事都是以「拒絕無聊」為出發點。伴隨新專輯《BEANSTALK》問世,黃宣與我們訴說著他的煩惱:「我一點都不了解我自己,我甚至不知道我自己喜歡什麼顏色。」(是的,不是黃色。)

雨林教父鄧為治:因為森林,所以不再孤單

人物重磅

雨林教父鄧為治:因為森林,所以不再孤單

對鄧為治來說,山林是一片汪洋,植物是他的方舟,無聲地陪伴他穿越黑暗、從少年到中年,他懂了,人會懼怕是必然,然而有了森林,他不再孤單。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