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記於金馬57之後

成為更好的自己,成為希望:鄭有傑寫在金馬57頒獎典禮之後

上面這張照片,是在金馬獎頒獎典禮之後的慶功宴場地外面被拍的。

那時候大概已經半夜兩點多,我們正在等待著李安導演抵達。

我跟淳耀和小莫說:「我們一定要打起精神,因為李安導演比任何人都更疲憊,但他還是會跑完每一部參賽影片劇組的慶功宴。」

他們兩人抬起頭訝異地看著我。

我接著說:「而且他不是來沾醬油的。他到每一個劇組都會盡量待久一點鼓勵影人、盡量讓記者訪問、拍照。他知道他的出現能幫助到國片的曝光、也可以鼓舞影人。而且不是他當主席才這樣,十一年前《陽陽》參賽的時候就是這樣。」

《怪胎》、《親愛的房客》劇組與李安導演合影。

然後我們三個人都沈默了一陣子。

我們在心裡默默想著,為什麼李安導演年紀這麼大了,還要那麼辛苦?我在想,除了他關心台灣電影、想要鼓勵後輩以外,最重要的,是想要樹立一個典範。

其實這是我在金馬頒獎典禮中最感動的事情:傳承與典範。

舉凡從金馬工作人員克服萬難的籌備精神、是枝裕和導演的引言、侯孝賢導演的終身成就獎、彭爸的年度傑出電影工作者獎、淑芳阿姨得獎時的全場起立鼓掌、到李安導演十幾年來的跑場傳統⋯⋯

在競爭之餘,還能夠保有這樣的人情味,並且如此重視傳承,似乎是金馬獎的特色。而且越是艱困的環境,這樣的精神就越顯得純粹。

然後我想起稍早在文華酒店看到的感人一幕:同為最佳女配角入圍者的雪甄握著淑芳阿姨的手激動地說:「謝謝您63年的堅持!我現在覺得自己20幾年的辛苦一點都不算什麼,我連您的一半都還不到!我有力量繼續堅持下去了!」


淑芳阿姨與雪甄合影於頒獎典禮後。


那一幕直接道盡了一切。

老實說,我以前曾經因為沒有得獎、沒有入圍,對於頒獎典禮有過強烈的抗拒。但這幾年來,尤其是今年,我對頒獎典禮開始有了新的體認:無論有沒有得獎,都要去露露臉,讓前輩們看到我還有繼續在努力;也要去看看新起的後輩,給他們鼓勵,並告誡自己不要忘記初衷;最重要的,是要去參與這個傳承。

經過一陣子的沈默,我面對眼前兩位新科金鐘影帝和金馬影帝,開口跟他們說了一直想對他們說的話:

年輕的演員裡面也有想要堅持理想、但正在迷惑的人,你們的存在,可以給他們希望。

他們聽了之後,點點頭,又繼續沈默。

其實不用我說太多,他們早就有很清楚的意識:「影帝」不是光環,而是一種責任。

我們都很容易成為自己不希望成為的模樣,但那都不是一朝一夕造成,而是一個一個微小的決定累積而成的。

所以這兩位演員在成為影帝之後,仍舊戒慎恐懼地保持原來對於世界、對於自己、對於表演、對於生活、對於人的謙遜態度。

如此一天渡過一天,心中默默期許著,在前輩交棒之前,我們試著不要太快變質;在交棒給後輩之前,我們試著不要太早讓他們失去希望。

「李安導演來了!」凌晨三點,聽到工作人員這樣說,我們都挺直背脊,去迎接這位大前輩。不是因為他是「大導演」,而是因為我們想要靠近一點去學習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典範,或許可以幫助我們成為好一點的自己。


回到專題:台灣製造!優良電影現正熱映中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查克史奈德之正義聯盟》和《正義聯盟》到底有何不同?

影劇電影

《查克史奈德之正義聯盟》和《正義聯盟》到底有何不同?

《查克史奈德之正義聯盟》在這四年內後製拍攝完成的漫長旅程,不只是超級英雄史詩,更是導演失去女兒之後的自我救贖。

《游牧人生》的寓言:在資本帝國中飄浪  獻給不得不上路的人

電影

《游牧人生》的寓言:在資本帝國中飄浪 獻給不得不上路的人

在趙婷的《游牧人生》裡,亞馬遜的工作看似不差。但對四處打工求生的現代游牧者而,他們的怨言在電影裡未曾出現。

王君琦專欄:女子式沉思,關於安妮華達的《幸福》

電影

王君琦專欄:女子式沉思,關於安妮華達的《幸福》

重看安妮華達的《幸福》,是因為在《未完成,黃華成》展覽中讀到黃華成於1967年寫下對此片的負評。時至今日,華達的成就與黃華成展覽再激起火花。

王君琦專欄:港劇的黃金時代飛逝  今日香港受難令人心痛

電影

王君琦專欄:港劇的黃金時代飛逝 今日香港受難令人心痛

雖然沒在香港生活過,但透過媒體資本主義的傳播,讓我對香港格外有感,甚至錯覺自己也進入「想像的共同體」,因此也深刻地同理當今港人的處境。

百變配樂盧律銘:把電影故事的密碼,埋在音樂中萌芽

重磅電影

百變配樂盧律銘:把電影故事的密碼,埋在音樂中萌芽

電影配樂盧律銘從台下走到台上,在《消失的情人節》、《無聲》、《腿》三部入圍金馬57的電影中,以不同形式的配樂,呈現某種「盧律銘風格」。

鄭有傑的後青春絮語:告別憤怒,邁向成熟的盛夏

重磅電影

鄭有傑的後青春絮語:告別憤怒,邁向成熟的盛夏

成長並不必然是幻滅,從《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到《親愛的房客》,鄭有傑道別了青春張狂,帶領他的電影成熟長大,繼續前行。

戳瞎你的眼,好讓你看見真實:大島渚《感官世界》《俘虜》《愛的亡靈》

電影

戳瞎你的眼,好讓你看見真實:大島渚《感官世界》《俘虜》《愛的亡靈》

大島渚的左翼反戰立場鮮明浮現:做愛不做戰。以一整部電影篇幅裡性慾男女的不停交媾,對抗人類史上反覆重演的父權槍砲交戰。

滲透電影美術魂:進入王誌成與蔡珮玲的影像造夢時空

藝文電影

滲透電影美術魂:進入王誌成與蔡珮玲的影像造夢時空

強大的電影美術組,總能將劇本中的各式資訊轉化為幻景,本篇讓我們一探「電影美術指導」王誌成與蔡珮玲的幻境生成術。

威秀影城:冷冬中眺望又一個春暖花開的二十年

觀念電影

威秀影城:冷冬中眺望又一個春暖花開的二十年

電影院的未來在何方?仍是未定之天,但肯定的是,等待春暖花開,威秀已做好準備。

以白日夢暢遊影像世界的陳玉勳

電影

以白日夢暢遊影像世界的陳玉勳

「獻給所有愛作白日夢的人。」當《熱帶魚》的結尾字卡如此寫著,一條熱帶魚悠游穿梭在都市;《愛情來了》中巨大的胖女孩現身於高樓之中,俯視街道往來的人群;《消失的情人節》讓世界停止運轉時,你最想做的一件事情,又會是什麼?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