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毛豬:毛豬漫談

No.2 關於台灣漫畫消失的記憶(下)

台灣漫畫可不是近幾年才夯起來的,或許現代人覺得文化部每年補助漫畫好像很正常,甚至熟悉漫畫領域的朋友可能也習慣金漫獎、《CCC》等漫畫獎項和雜誌的存在;但,我們把時間回溯到 90 年代(對,就像天能那樣倒帶),那可是台灣漫畫才剛開始萌芽的時代,正因為什麼都沒有,所以什麼都有可能!(來自某座島的謎之音)

除了上篇(〈No.1 關於台灣漫畫消失的記憶(下)〉)提到各種漫畫雜誌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少年、少女、青年、甚至是BL⋯⋯各種不同口味跟取向的雜誌迅速充滿整個漫畫市場,各類的活動也開始頻繁出現,像是大型的漫畫比賽、雜誌上特別企劃專欄,也讓台灣的漫畫家開始展露頭角,原創台漫的土壤開始有了萌芽。

緊接著是幾部日漫的動畫化大成功,出現了「三王」鼎立的黃金歲月——《海賊王》、《遊戲王》、《棋靈王》,當然也不可以忘記還有一個《通靈王》,但俗稱的三王還是以前三部為主稱。

筆者年幼時是遊戲王狂粉,從柑仔店盜版卡一路買到正版,以及整套的遊戲王漫畫,甚至還會自己畫怪獸設計卡片,成功的漫畫 IP 總是能帶來巨大的商業收益。

當時光是這三部漫畫所推動的銷量就可撐起半邊台灣漫畫市場,出版商也卯足了全力將其他作品一起狂推,從當時林立的漫畫租書店也可看出整個產業是賺的笑呵呵,我自己也常常在下課後衝去漫畫店租了一大袋漫畫回家狂翻,貢獻了不少零用錢。

就這樣,出版商拼命推,印刷廠瘋狂加班狂印漫畫,租書店一間一間開起來,看起來一切很美好,卻不知道這也悄悄種下了日後的禍因⋯⋯誰都沒有想到,作為台灣漫畫出版業台柱之一的大然文化,在 2003 年突然之間倒閉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手上明明握有眾多熱銷大作,怎麼會說倒就倒呢?這就要從前面提到的狀況開始說起了。
儘管漫畫的銷售有一段利潤豐厚的黃金時代,但其實市場也開始逐漸飽和,印刷量卻依然超刷很多,多數漫畫的庫存堆積在倉庫中,卻又無法立刻銷售出去,加之每一部漫畫的著作權費用、刊登的漫畫稿費還是得按時交付,財務的壓力不斷地擴張開來。

此外,大然文化擴張的速度過快,在組織和管理上卻沒有有效的建立組織系統,加上大然文化董事長在投資上的失利,使得後來資金上出現了極大的缺口;為了節省成本,大然文化開始降低各種成本開支,像是漫畫的印刷的品質不斷下降(筆者在某個時期購買的大然熱門館漫畫,可以感覺出紙張品質不佳,漫畫容易掉頁⋯⋯),爾後竟然還拖欠日本出版社漫畫作品授權費用。

但在版權費用拖欠期間,那些大然代理的日漫還是照樣賣,這使得日方集英社一氣之下告上法院,敲開了大然倒閉的鐘響,日本其他漫畫出版社也開始禁止授權漫畫作品給大然文化,就這樣,大然文化不得不拍賣旗下財產來支付拖欠的費用,曾經滋養許多台灣漫畫的大然文化,隨著公司的倒台,也為早期台灣漫畫的黃金時代畫上了一個休止符。

這一倒台的衝擊,使得許多漫畫家的生存受到了威脅,除了領不到稿費外,很多作品也因為版權合約的關係無法順利拿回來,比較幸運地漫畫家得以轉戰其他出版社,然而許多漫畫家則不得不為了生存開始轉行,這期間有不少漫畫家出走到遊戲產業,或是轉往剛開始發展的中國市場。
而面對最大競爭對手倒台的東立出版社,在這個時刻自然不會閒著,幾乎是把整個少年漫畫市場完全吃下來;但也因為這個真空期的出現,日系漫畫開始大舉侵入,讓剛開始萌芽的台灣漫畫生存空間受到擠壓,一般大眾除非是對漫畫有特別的興趣,不然都是靠著此種大型商業漫畫雜誌來認識漫畫,於是就出現了上篇提到的空白記憶:

台灣漫畫這段時間都去哪了?

但台灣漫畫並沒有因此完全死亡,他只是進入了另一個休眠期,靜靜的等待下次發光發熱的時候,而這又是另一段漫長的旅程和故事了。

毛豬

毛豬

喜愛漫畫、插畫、音樂,同時也是「毛豬經紀日誌」、「我的焦慮室友」的漫畫原作。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No.2 人多嘴雜,訂便當不簡單!

戲劇

No.2 人多嘴雜,訂便當不簡單!

如果你覺得安排家族朋友聚餐根本是小菜一碟,自稱是安排飯局達人,那我真心誠摯地邀請你來幫忙解決劇場圈巨大煩惱之一——在劇場週「訂便當」!

No.2 游擊手的傳接,27 mm 鏡頭與紐約(之二)

攝影

No.2 游擊手的傳接,27 mm 鏡頭與紐約(之二)

有一次攝影師朋友 R 聊天,聽見一個有趣的想法,他說,當攝影遇到瓶頸,發覺怎麼拍都差不多的時候,就換顆鏡頭或器材吧。

No.2 銀幕上的裁縫與欲望

電影

No.2 銀幕上的裁縫與欲望

不管設計如何,和規訓畫上等號的制服,總是令人反感。改制服於是成為一種微叛逆的儀式,70 年代的褲管要在風中搖曳,80 年代則要縮口才不嫌老土。

No.2 漫畫技法書不會寫到的狀況

漫畫

No.2 漫畫技法書不會寫到的狀況

在以紙本為主閱讀漫畫的年代,使用電腦作畫、在網路上發表,不是普通的做法,想成為正式的漫畫家,該怎麼做呢⋯⋯

No.2 逃跑的世代,與用逃跑路線繪成的地圖

文學

No.2 逃跑的世代,與用逃跑路線繪成的地圖

「我是啊,一直在逃,直到我漸漸能夠感到,逃跑也是在繪製地圖。」

No.2 奇蹟的女兒與她們的投幣式電話機

音樂

No.2 奇蹟的女兒與她們的投幣式電話機

因為是長途電話吧,那樣的急切感,在成音軟體裡複製貼上的音軌線條中逐步建構起來,那裡面涵蓋了命運的重量,以及渺小卻堅毅的冀盼。

No.2:與花相處的幾件小事,那些對花的偏見與偏愛

生活

No.2:與花相處的幾件小事,那些對花的偏見與偏愛

與植物相處,小至換水剪莖這類基本小事,大至從中體悟植物即是生命的縮影,都存在一種適當距離的老派情懷,那是屬於內省的,我們終將獨自面對自身,梳理生活裡遇到的混亂,將自己拉回平靜。

No.2 從《誰是被害者》窺見海報拍攝

影視劇

No.2 從《誰是被害者》窺見海報拍攝

水緩緩注入玻璃水箱中,老實說水箱比我想像中大上許多,池水加入紅色染劑,顯得更加深邃。看著同事換上泳褲,在有點深度的箱中載浮載沉,替明天《誰是被害者》海報的正式拍攝做測試準備⋯⋯

No.2 照理說,沒用的東西應該都不要錢才對

地方

No.2 照理說,沒用的東西應該都不要錢才對

有時候被問到「幹,不會累嗎?」,但想到世界上很多地方有奇怪的人在做「奇怪但讓人覺得很有希望的事」就不會累。

No.1 開演前,演員的 8 種個人儀式

戲劇

No.1 開演前,演員的 8 種個人儀式

許多我在劇場工作習以為常的細節,反而成了大家最想知道的「祕密」。因此,我決定擔任劇場偵探,一方面探查自己演出時的習慣,另一方面也挖掘他人的祕密,增進對劇場的理解。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