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卓庭宇:熱情與厭世間的影視雜工日誌

No.2 從《誰是被害者》窺見海報拍攝

水緩緩注入玻璃水箱中,老實說水箱比我想像中大上許多,池水加入紅色染劑,顯得更加深邃。看著同事換上泳褲,在有點深度的箱中載浮載沉,替明天《誰是被害者》海報的正式拍攝做測試準備,現場的氣氛有點滑稽、有點緊張,畢竟在這之前台灣影視作品的海報拍攝,很少搞得這麼麻煩,當時現場的感受挺新鮮,甚至有點興奮,但我們沒有想到這只是將近一年的海報製作期的開始。 

影視作品的海報往往決定了觀眾對於作品的第一印象。

不論是上映前釋出製造話題,或是上映後口碑發酵的轉貼分享,海報是替整部影視作品定調的關鍵素材。海報製作流程在國外是一套純熟的商業操作與類型對標,不論是拍攝現場擺拍、事後的棚內拍攝,還是類型片的視覺元素組成。台灣類型片還處在發展階段,即使是海報的拍攝與設計,我們都還在摸索嘗試類型在地化的階段。 

瀚草影視開始籌備《誰是被害者》行銷規劃,大概是在 2018 年的下半年,當時已經完成了第一稿劇本,邀請了《紅衣小女孩 2》知名設計師劉熙真,透過她在美學的判斷與設計專業的支持,來協助我們能在前期階段有更落地的執行規劃。

在完整宣傳過程裡,會依據宣傳的需求跟預算規模,釋出一定數量的視覺海報,但大致上可分為前導、角色、正式。(可參考圖集功能附上的草稿圖與正式海報)

《誰是被害者》的宣傳規劃中有幾個重點,分別是刑偵劇類型、父女情感、刑案現場的屍體、被害者們所代表的社會議題。但也因為元素多元,且每一位被害者涉及的社會議題複雜,在有限的宣傳素材中,要把故事講的完整且吸引人,是非常大的挑戰。

經過討論後,我們決定了三波主要素材,分別溝通的訊息是前導的溝通鑑識官尋找嫌疑犯女兒,卡司海報負責溝通眾星雲集的主要演員,以及正式海報表現出鑑識官與記者的微妙競合關係及尋找女兒的急迫心情。但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我們始料未及 2020 年初疫情爆發,不僅影響整體宣傳節奏,甚至是社會氛圍都產生相當劇烈的變化。海報因此做出了大幅度的調整。

從原始設計大家可以發現,主要強調了角色本身的生存困境與掙扎,並著重猜忌、屍體、吞噬等意象,以前導海報來說,原始設計是逐漸被黑暗吞噬的少女江曉夢,並透過顯影劑在微笑、眼淚等元素,去影射她面對困境的掙扎與矛盾性,感受上非常強烈且壓抑的海報設計。

但疫情爆發之初,社會氛圍充滿徬徨感,與製作人討論後,希望作品傳遞出希望的氛圍,於是加入了海報上方,手持手電筒的方毅任,其手中的光線,不僅強化了刑偵的類型元素,亦為原本灰暗的視覺帶入一道光芒。

卡司海報則是我們與設計師,另一個痛苦的修改過程。刑偵劇的類型感,以及可以與台灣社會氛圍產生共鳴的在地化類型元素,始終都是瀚草行銷團隊最重視的環節之一。卡司海報設計之初,希望透過整體卡司的亮相,營造出重量級卡司間猜忌的懸疑氛圍,藉此打造刑偵劇的類型感。熙真參考了歐洲巴洛克風格的畫家作品,並依照劇情設計構圖與角色視角,製作人湯昇榮則提出可以參考林布蘭的光線設計。

但拍攝完成後,雖然整體有類型片氛圍,並透過演員的動作神情傳遞出猜忌感,然而團隊始終覺得《誰是被害者》作為刑偵類型劇,角色海報還是略嫌單薄與缺少共鳴。幾個版本反覆測試、甚至是色調、背景都修改不知幾百回,最後我們選擇抽色處理,讓鑑識用的藍手套被更加突出,並在前景加入的偵訊室玻璃與黑色人影,呼應了每個人都是受害者的主題氛圍,兩款海報修改至此,已經嘗試超過 30 個以上的版本與上百個細節處的調整。

正式海報則是三款設計中,因應社會氛圍變化調整最大的一款,甚至已經取得了演員拍攝素材,最終依然完全放棄原始設計。最初的構想中,女兒倒臥的身軀是佔據整個畫面的元素,透過站在屍體的男主女角,營造出強烈的視覺懸疑感,並強化兩位主角面對案件(江曉夢)的情感糾葛。疫情之下,原本的視覺呈現,顯得過於灰暗沉重,與劇中的核心精神相左,最終全盤放棄。大幅度的調整了行銷素材的方向,改以三位主角的身份鑑識官、警察、記者三方競合關係為主軸,強調了刑偵類型的職人元素,並加入了照片顯影等元素,在最靠近上映的正式海報,回歸到最簡單而直接的刑偵類型訴求。

卓庭宇

卓庭宇

現任職於瀚草影視,擔任行銷。工作總是在厭世與熱情來回擺盪,希望有一天可以擺盪到只看電影不用工作的人生。

更多卓庭宇的專欄文章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桃園電影節「魔幻時刻」:從未來看當下,探索電影與真實的界線

文化觀念電影

桃園電影節「魔幻時刻」:從未來看當下,探索電影與真實的界線

即將於8月19日登場的「2022桃園電影節」以「魔幻時刻」為題,探討電影與觀眾間的關係:「未來當下」單元匯集了聚焦未來與近未來的科幻作品,叩問我們對未來的想像及擔憂;「魔幻電影院」單元則模糊了電影幕前幕後與觀眾之間的界線。

一堂以積木為主題的歷史課,如何改變一間教室?

建築文化設計

一堂以積木為主題的歷史課,如何改變一間教室?

走進萬芳高中的「美感積地」教室,由歷史老師黃小萍和3+2 Design Studio攜手合作,讓這間以積木為教材和空間設計理念的教學空間,提供學生沈浸於有別於過往的學習情境中。這個改造是教育部指導、台灣設計研究院主辦的的「學美‧美學—校園美感設計實踐計畫」之一,目的是為了協助台灣各級學校與專業設計團隊合作,進行校園環境美感改造。

從校園掃具到大眾文化,我們該如何看待「常民美學」?

文化觀念設計

從校園掃具到大眾文化,我們該如何看待「常民美學」?

在「美感細胞團隊」發布「校園掃具改造計畫」後,討論聲四起,有人懷疑我們的美學是否該被匡列在類MUJI的極簡風格中,也有人認為過往的紅綠掃具備「常民美學」應當被保留。然而「美」的判斷是否有一套標準,我們又該如何理解常民美學?

「校園掃具美感改造計畫」:這不是標準解答,我們只是願意做的人

文化觀念設計

「校園掃具美感改造計畫」:這不是標準解答,我們只是願意做的人

2013年成立的「美感細胞」致力推動美學教育,今年6月,一份發布在粉絲專頁的「校園掃具改造懶人包」引爆了一場「何謂美感」的爭論。然而,爭論之後,改造還是要繼續。

「美感積地」教師黃小萍:歷史老師如何推動校園美感?

文化觀念設計

「美感積地」教師黃小萍:歷史老師如何推動校園美感?

「校園美感計畫」是一系列對生活、生命感知的體驗過程,用設計力導入校園,運用策略拆解關於教育現場的痛點,跨業結合產官學協力合作,掀起一波美學寧靜浪潮,在這場美的盛宴中,沒有人會缺席,沒有人不受吸引。這是一門學習感受的課,用「看」學知識,用「問」學思考,動手做、學成就。

2022文博會在高雄——用一場展覽的時間環島全台

展覽文化設計

2022文博會在高雄——用一場展覽的時間環島全台

本屆(2022年)臺灣文博會首度移師高雄,我們特別於展前和三位主要策展人——「豪華朗機工」林昆穎、「莎妹工作室」王嘉明、「水越設計」周育如暢聊設計理念,看他們如何用一場文博會的參觀時間,讓觀者有如環島全台的壯遊體驗。

電影辯士——上世紀的電影守護者,至今仍該存在的理由

文化觀念電影

電影辯士——上世紀的電影守護者,至今仍該存在的理由

電影史中有一群名為「辯士」的人,他們伴隨無聲電影現身,用聲音詮釋故事,陪伴大眾熟悉影像的世界,卻隨時代的演進凋零,走入人們的回憶。這幾年,辯士重新出現在台灣影展的螢幕旁,不僅是延續一個古老的文化技藝,更讓我們重新思考,走進電影院可以有什麼樣的體驗?

在學習中成為更好的人:台灣教科書的內容與美學新革命

文化觀念

在學習中成為更好的人:台灣教科書的內容與美學新革命

從部編本到民編本,將知識學科化的教科書,不但是國民接受義務教育時學習考試的媒介,更是反映社會集體意識的文本。「為什麼教科書如此枯燥乏味?」「教科書設計為什麼都一成不變?」「國文課本選文為什麼都是中年男子、失意政客的心聲?」這些始終不斷的質疑在過去十年逐漸匯集成一股能量,在「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綱要總綱」實施後,形成一場台灣教科書的內容與美學新革命。

透過VR,站在歷史與現實的界限中:多媒體藝術家權河允

國際文化電影

透過VR,站在歷史與現實的界限中:多媒體藝術家權河允

來自韓國的留法多媒體藝術家權河允(Hayoun Kwon),於2021年高雄電影節發表的VR作品《玉山守護者》,述說日治時期一位日本學者與一位台灣布農族人間的可貴情誼。在創作的過程中她探索了台灣的傳說,更找到了不同的角度去觀看歷史。

橫越三大洲的拍攝是為了什麼?專訪《為了國家》導演Rachid Hami與演員Karim Leklou、Shaïn Boumedine

國際文化電影

橫越三大洲的拍攝是為了什麼?專訪《為了國家》導演Rachid Hami與演員Karim Leklou、Shaïn Boumedine

由法籍導演Rachid Hami所拍攝的法台合製電影《為了國家》(Pour la France),該劇情從一名在軍校被霸凌致死的軍人展開,最終讓主角哥哥為弟弟站上前線抗爭。Rachid以自身的故事改編,於阿爾及利亞、台灣、法國三地拍攝,從沉重的回憶裡帶出與弟弟最真摯的情感。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