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Read Now

《鏡文學》董成瑜的業界觀察:IP版權的時代 文本改編成為出版界挑戰

董成瑜|《鏡文學》總經理兼總編輯。美國愛荷華大學傳播學系電影組畢業,曾任《中國時報》開卷版記者、《明日報》閱讀版主任、《壹週刊》人物組副總編輯,曾二度獲得金鼎獎出版報導獎;著有散文書《一個人生活》等。

可惜英國小說家亨利・詹姆斯死得早,他去世時,電影工業還在初始階段,沒能看到17年後的1933年,直到最近的2018年之間,他的多部小說共有150次被改編成電影、電視、舞台劇、音樂劇。當然也可說,幸好他沒看到,否則他可能氣壞了。

不論如何,隨著電影工業的興盛,小說改編的需求變多,作家寫書出版,早已不再是終點,而是一個起點。例子不可勝數,我最喜歡的同樣是英國作家的格雷安・葛林伊恩・麥克尤恩,都是作品被大量改編的優秀作家。

所以,有時聽到台灣的作家或出版社,認為自己的作品未能獲得影視產業「青睞」,是因為他們的作品「太文學性」,或者,不願自己的作品因為影視改編而「庸俗化」時,我都會想到上述三位作者的反證。

亨利・詹姆斯一生中三次被提名諾貝爾文學獎,影響了後來無數寫作者。在我心中,一個真正好的作家在寫作上必然是不斷想要超越自己,而不會以被改編與否為首要考量,改編都是附帶的結果,它可能帶來一些經濟上的助益,但好作者不應該太受影響。

會不會更可能是作品的「文學性」吸引了影視產業的製作人、導演?

一部好作品,通常會有明確的可辯證的主題、能推動劇情的主角、因主角慾望和主題辯證而產生的精彩衝突、以及一個完整的故事結構。這四個元素在上述三位作者的作品中常發揮到極致,自然也足以讓影視製作人和導演想像這些作品拍出來的樣子。他們擷取書中最令他們動心的部分,加入、或不加入新的觀點,用美好的電影語言詮釋小說。拍出的作品,怎會不打動觀眾?

做為一個編輯/編劇/IP版權平台管理者,我有機會在這幾年台灣出版業與影視產業的變化中,做一些小小觀察。政府的文化部門一直希望媒合出版業與其他產業,例如影視產業,只是效果並不很好。我覺得事情可能要從最前端開始看。也就是出版社、作者能否在一開始就開發出、或寫出具備上述四種元素(主題、人物、衝突、結構)的好作品?

出版社編輯的角色或可更主動:有眼光找到好題材,再找到適合的作者來寫;或者找到好作者,跟他談出一部很可以發展的作品。

總之,在寫作過程中編輯要有能力不斷跟作者討論,寫完後再協助作者修改到完善。至於什麼是好題材,可能要長期觀察趨勢、大量看影、視、漫畫甚至遊戲,當然,更重要的是多讀經典小說培養鑑賞能力。以上這些經驗都會使我們在看完作者剛交出來的作品時,腦中浮想聯翩、眼睛大量放光,知道除了出版,還可以往哪些方向發展。

被改編成各種版權樣態的,最大宗的是小說,主要因為小說與影視作品最接近:都需要有上述四元素。當然也有其他的例子,例如:從遊戲改編成影視的《返校》,或由漫畫改編成影視的《鬼滅之刃》。一個文本母體,可以發展成等各種不同的版權樣態。如果一個文本母體發散出去,將版權發揮到最大的可能,那它就是一個IP,一個扎實的智慧財產。

那麼要怎樣讓一個文本母體的版權最大化?你要如何說服一位製作人:「你出版的這本小說,很適合改編成電影/電視/舞台劇/遊戲。」呢?不太可能是把書寄給他們、或是辦一場媒合會,雙方就能情投意合的。因為大家的語言以及想像不同。當然幸運的話,有些影視製作人也會在書店逛逛,讀到一本能打動他的小說,讓他立即聯想到改編成電影的可能。

我們的作法是,開發出較具改編價值的小說的同時,從影視界找到具有文學鑑賞力的人,做為對影視界溝通的橋樑,他們大量讀過我們現有的作品之後,將作品分類、寫影視界能懂得的推薦文字、了解客戶需求、最終說服客戶買下版權。

每一個步驟都是困難的。好消息是這兩年台灣影視產業大爆發,對於好文本的需求只會更高。出版社與作者,何不在前端開發時就把自己準備好呢?

購買 VERSE 雜誌

本文轉載自《VERSE》004
➤ 訂閱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回到專題:關於閱讀的各種模樣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諮商師周慕姿提醒二十世代:關於未來  我們只能找到屬於自己的答案

觀念重磅

諮商師周慕姿提醒二十世代:關於未來 我們只能找到屬於自己的答案

諮商心理師周慕姿訴說自己的成長經驗,提醒可能正面對迷茫的20世代:不要急,慢慢來,每個人都有自己獨有的路。

從Plan b到Alife:持續推動城市規畫與生活解決方案

商業重磅

從Plan b到Alife:持續推動城市規畫與生活解決方案

「Plan b 第二計劃」不只是一間空間設計公司,戰線從永續發展、品牌策略到空間活化,並推出以「Alife」居住概念的生活服務產業。

哲學作家朱家安 :二十世紀最後的少年 反思跨時代脈動​

觀念重磅

哲學作家朱家安 :二十世紀最後的少年 反思跨時代脈動​

當台灣進入21世紀,網路致使橫空出世的自由、社會價值框架重新打破再定義,哲學作家朱家安書寫現下20世代所面對那瞬息變化的情境。

青鳥書店再次跨界:從全新餐飲到品牌閱讀角落

藝文閱讀

青鳥書店再次跨界:從全新餐飲到品牌閱讀角落

2016年8月,在「華山文創園區二樓」狹小的18坪空間中,青鳥書店的巢從此處築起,數年後開枝散葉,長成最迷人的姿態。

張志祺的雙贏絕招:比起一個人獨鬥  更會找一群人打群架

人物重磅

張志祺的雙贏絕招:比起一個人獨鬥 更會找一群人打群架

「志祺七七」訂閱數有八十幾萬,作為YouTuber並不是最多,但張志祺在社會議題上有一定聲量,一路走來他不斷探索、尋找合作的各種可能。

舒米恩 ✕ 桑布伊:原民創作者獻給海島的旋律

重磅音樂

舒米恩 ✕ 桑布伊:原民創作者獻給海島的旋律

台灣這座海島的孕育創造了8000年的旋律,各族族語自地底萌芽。本篇書寫卑南族歌手桑布伊,及阿美族歌手舒米恩的創作脈絡。

迪拉:不知道怎麼寫歌時,就再聽一次宋岳庭〈Lifie's a struggle〉

重磅音樂

迪拉:不知道怎麼寫歌時,就再聽一次宋岳庭〈Lifie's a struggle〉

〈Life‘s a struggle〉是宋岳庭過世後隔年才發行的經典之作。迪拉說,永遠記得第一次聽到歌詞中寫實到殘忍的punchline,內⼼衝擊之⼤!

陳綺貞〈旅行的意義〉:「小清新」是厭世潮來襲前的發炎抗體

重磅音樂

陳綺貞〈旅行的意義〉:「小清新」是厭世潮來襲前的發炎抗體

馬欣認為,「小清新」並非沒有重量的強說愁,唯有以景物喻事,才能讓那些潛在的懷疑與反抗,有了見縫插針的出口。

HUSH〈第三人稱〉:這是一首寫給異鄉人的歌

重磅音樂

HUSH〈第三人稱〉:這是一首寫給異鄉人的歌

在大學哲學系畢業之後,HUSH因為陳綺貞的音樂開始寫歌。寫給自己的作品〈第三人稱〉是HUSH多年前打工生活底下的「禮物」。

【VERSE VOL. 07】寫時代的歌:From Verse to Chorus

重磅

【VERSE VOL. 07】寫時代的歌:From Verse to Chorus

在《VERSE》雜誌邁入第二年的第一期,我們聚焦於「時代的合唱」,亦即歌詞學、時代記憶與流行音樂的轉變。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