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哲學作家朱家安 :二十世紀最後的少年 反思跨時代脈動​

朱家安相信哲學有趣也有用,多年來致力於展現哲學能讓人理解的一面,擔任哲學雞蛋糕腦闆、沃草烙哲學主編。代表作為簡單易懂的哲學書《哲學哲學雞蛋糕》和哲學史畫冊《画哲學》,並和小說家朱宥勳合著寫作書《作文超進化》。

我在解嚴的1987年出生,是七年級的後段班。身為家中長子,我在讀幼兒園的時候,就很清楚地認知到自己將來需要買房子,然後跟一個女生結婚並生下小孩,當時的我並不知道生小孩是怎麼一回事,也不知道人不生小孩這種事在30年後會成為令人擔憂的議題。

當時我最擔憂的事情是結婚典禮。小孩子的我跟著父母參加了幾場結婚典禮,我發現我完全搞不清楚這些典禮的種種流程,也不知道在當中身為新郎的未來的我什麼時候需要做些什麼事。我相當恐慌,畢竟我只有八歲。

我只比葉永鋕小兩歲,在國高中時和同學開各種私處的玩笑,參與「阿魯巴」活動來展現男子氣概。如果你是「娘娘腔」男性,最好要有高超的社交手腕來避免自己受到欺負。當時同性婚姻不是議題,因為連同性戀是否存在,我們都不是很確定。當然,祁家威在我出生前的1986年就公開出櫃了,但台灣第一場同志遊行,還得等到20世紀後的2003年。

我從小以中華文化自豪。幼兒園老師說我們中文是最棒的語言,因為中文是象形文字,用文字直接描繪世界,我徹底被說服,根本沒想到其實合理的反應應該是問號圖。

到了國中,「台灣史」老師第一堂課請同學們說說自己認為自己是什麼人。「宜蘭人」、「蘭陽人」、「女人」、「活人」、「死人」都出現了,顯然大家都不想跟別人講一樣。當一個女同學回答「我覺得我是中國人」,我好像看到許多人冒出「糟了要再想一個」的臉色。

鄭南榕比我父母稍長幾歲,他父母在羅東中興紙業公司的福利社做理髮廳。當我爸從宜蘭高中畢業,進入中興紙廠工作時,鄭南榕到台北辦雜誌,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則說明了解嚴並不是民主的畢業典禮,還早得很。

https://www.facebook.com/nylon407/posts/10158308686848443

2016年我定居台北,跟鄭南榕基金會合作「自由哲學」講座,討論鄭南榕先生在意的自由、言論自由、政治哲學問題。在這個時候,我已經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遠得很。以前大陸在海峽對岸,是我們要反攻的對象,現在中國在城牆內,對地球上其餘人類提供機會和威脅。

重新定義社會價值的框架

中華文化是一個套餐,不只包括國族認同,也包括一個人該怎麼活,只要你知道自己的出生性別,人生路線昭然若揭。隨著中國和中華文化認同比例逐漸下降,台灣人思考自己要成為怎樣的人,台灣則思考自己想要成為怎樣的社會。

比起20世紀的台灣,21世紀的台灣,更加尊重人們自己想要如何過活,預設更少的傳統價值和既定人生路線,更願意包容過去不常見但對其他人無害的生活方式。我曾在臉書蒐集台灣過去30年的轉變,以下是一些整理,以成文的機制來說:

  • 國民教育教科書開放一綱多本(1999年)
  • 通過性別平等教育法(2004年)
  • 開始嘗試各種大學多元入學方案(2007年)
  • 小孩可從母姓(2007年)
  • 教育部廢除髮禁(2005年),並宣布高中職不能因為服儀懲處學生(2016),雖然至今仍有許多學校不惜違法也要管束學生的外觀。
  • 同性婚姻合法化(2019年)
  • 大法官宣告刑法通姦罪違憲(2020年)

以不成文的社會價值來說:

  • 我們有更多新詞彙來表達對特定族群的尊重,如「護理師」、「移工」、「新住民」、「跨性別」。
  • 我們有更多概念來描述人的處境、溝通社會意見,如「情緒勒索」、「過度追求」、「汙名」、「轉型正義」。
  • 「同居」不再有貶義,而名人外遇和劈腿依然引人側目,但離婚已經不再是嚴重的醜聞。
  • 「宅宅」和漫畫、動畫、電玩被汙名化的情況下降。
  • 需要唱國歌的場合變少了,我們現在有跨性別的政務官,我們選出第一任女性總統蔡英文(2016年)並連任(2020年)。

20世紀少年小時候認為自己的人生是套餐,只要照著計畫走,所有東西都會給定,但越長越大發現越多菜色需要自己決定。面對橫空出世的自由,我們拿著餐盤和夾子,感到選擇困難。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3944395155609681&set=pb.100001177077091.-2207520000..&type=3

橫空出世的網路與選擇自由

另一個橫空出世的是網路。20世紀少年是第一批和最後一批數位移民,網路並沒有伴我們成長,但長大後我們往往發現自己不得不依靠網路生活。馬克思去世已經一世紀,而資本主義依然活著,並繼續改變人類的心智。上班時,我們藉由自己不擁有的生產工具來為資本家創造價值,下班之後,我們藉由自己不擁有的臉書、Instagram和抖音來替資本家創造價值。

照「監控資本主義」的說法,社群平台的利益和使用者不一致,平台利用各種心理學技術增加黏著,鼓勵使用者生產內容和觀看內容,並且在必要的時候調整你觀看的東西來改變你的後續行為,最終目的是藉由廣告和數據賺錢。

臉書執行長祖克柏說對臉書來說最重要的事,是協助人們彼此連結,他說的連結,顯然不包括你因為花了不必要的注意力在手機上,而錯過的那些面對面的情感交流。「彼此連結」銅板的另一面,是人們在網路上造成的痛苦。社群網站時代所有人都可以任意點評所有人,每個人都有好幾個「炎上」機會,並且遠超過15分鐘。

在網路上說人壞話的心理門檻很低,因為你不用盯著別人的表情,而平台總是把內容發佈的介面安排得如此容易,這讓我們不花兩秒鐘的時間,就可以決定送出完全公開、幾乎永久流存,且無法刪除乾淨的批評。文字、圖片、聲音、影像,人類上傳到網路的內容,或許已經超過1990年之前人類製造的內容總合。

然而人類似乎尚未建立堪用的文化,讓彼此在網路上溝通順暢,畢竟人類使用語言溝通的歷史有七萬年,而網路的流行還不到半世紀。

在2021年,20世紀少年已經變成21世紀中年,長大的世界跟我們預期的不一樣,沒有買得起的房子,或許也沒有必須結的婚,從不需要做選擇到需要做選擇,從沒有網路到躲不掉網路,經歷過兩個世界的我們,接下來會如何呢?

https://www.facebook.com/krisnight/posts/4138926586156536

【註】感謝蘇立維、鄭丁嘉和參與臉書討論的人們為本文提供的幫助

購買 VERSE 雜誌

本文轉載自《VERSE》006
➤ 訂閱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回到專題:我們的世代:美麗與焦慮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NFT為何成為內容創作最新趨勢?

藝文觀念

NFT為何成為內容創作最新趨勢?

藝術家Beeple的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是NFT熱潮的里程盃,是加密技術與收藏市場交叉結合至今的頂峰。

諮商師周慕姿提醒二十世代:關於未來  我們只能找到屬於自己的答案

觀念重磅

諮商師周慕姿提醒二十世代:關於未來 我們只能找到屬於自己的答案

諮商心理師周慕姿訴說自己的成長經驗,提醒可能正面對迷茫的20世代:不要急,慢慢來,每個人都有自己獨有的路。

從Plan b到Alife:持續推動城市規畫與生活解決方案

商業重磅

從Plan b到Alife:持續推動城市規畫與生活解決方案

「Plan b 第二計劃」不只是一間空間設計公司,戰線從永續發展、品牌策略到空間活化,並推出以「Alife」居住概念的生活服務產業。

張志祺的雙贏絕招:比起一個人獨鬥  更會找一群人打群架

人物重磅

張志祺的雙贏絕招:比起一個人獨鬥 更會找一群人打群架

「志祺七七」訂閱數有八十幾萬,作為YouTuber並不是最多,但張志祺在社會議題上有一定聲量,一路走來他不斷探索、尋找合作的各種可能。

舒米恩 ✕ 桑布伊:原民創作者獻給海島的旋律

重磅音樂

舒米恩 ✕ 桑布伊:原民創作者獻給海島的旋律

台灣這座海島的孕育創造了8000年的旋律,各族族語自地底萌芽。本篇書寫卑南族歌手桑布伊,及阿美族歌手舒米恩的創作脈絡。

湯舒雯專欄:第一代——關於各種「第一代」人們直面的挑戰

觀念

湯舒雯專欄:第一代——關於各種「第一代」人們直面的挑戰

台灣自90年代教改廣設大學後,成長了空前龐大的「第一代大學生」,我和許多人一樣,符合「第一代」的定義,卻需要學習這個概念。

迪拉:不知道怎麼寫歌時,就再聽一次宋岳庭〈Lifie's a struggle〉

重磅音樂

迪拉:不知道怎麼寫歌時,就再聽一次宋岳庭〈Lifie's a struggle〉

〈Life‘s a struggle〉是宋岳庭過世後隔年才發行的經典之作。迪拉說,永遠記得第一次聽到歌詞中寫實到殘忍的punchline,內⼼衝擊之⼤!

陳綺貞〈旅行的意義〉:「小清新」是厭世潮來襲前的發炎抗體

重磅音樂

陳綺貞〈旅行的意義〉:「小清新」是厭世潮來襲前的發炎抗體

馬欣認為,「小清新」並非沒有重量的強說愁,唯有以景物喻事,才能讓那些潛在的懷疑與反抗,有了見縫插針的出口。

HUSH〈第三人稱〉:這是一首寫給異鄉人的歌

重磅音樂

HUSH〈第三人稱〉:這是一首寫給異鄉人的歌

在大學哲學系畢業之後,HUSH因為陳綺貞的音樂開始寫歌。寫給自己的作品〈第三人稱〉是HUSH多年前打工生活底下的「禮物」。

【VERSE VOL. 07】寫時代的歌:From Verse to Chorus

重磅

【VERSE VOL. 07】寫時代的歌:From Verse to Chorus

在《VERSE》雜誌邁入第二年的第一期,我們聚焦於「時代的合唱」,亦即歌詞學、時代記憶與流行音樂的轉變。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