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0
0
鱷鄰居×沙西米的家:我理想中的家是一座動物園

Home

鱷鄰居×沙西米的家:我理想中的家是一座動物園

乍看還以為動物園的所在,其實是網紅沙西米位於新竹的家,對她來說「動物家人」們的快樂與健康,才是人生最重要的事。

人稱「鱷魚妹」的YouTuber沙西米。

在台灣以飼養鱷魚聞名的網紅沙西米,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情是「點名」,從頂樓水槽下的澤巨蜥開始,到2樓的蛇房、侏儒山羊、土撥鼠、兔子、婆羅門雞;最後是1樓的魚房、狗、眼鏡凱門鱷、河口鱷⋯⋯乍看還以為動物園的所在,其實是沙西米位於新竹的家,對她來說「動物家人」們的快樂與健康,才是人生最重要的事。

春末時節,走進新竹的住宅區,偶爾耳邊傳來雞鳴及狗吠,一切都是日常生活的場景。但來到沙西米的家,打開大門後,首先映入眼簾的卻是七隻鱷魚。

經營粉絲專頁及YouTube頻道《鱷鄰居&沙西米》,人稱「鱷魚妹」的沙西米,平時透過影片及社群介紹家中鱷魚、澤巨蜥、土撥鼠等動物的生活趣事,介紹飼養不同動物的知識,也破除大眾對爬蟲類寵物的迷思。

她,是這座動物園的園長,與眾多寵物一同生活在這棟兩層樓的透天厝。走進她家,沒有聞到強烈撲鼻的騷味,而是薄薄一層,混合不同生物的氣息。狗狗Hera一看到客人便熱情地撲去,又聞又舔、開心地搖著尾巴。

可愛的狗狗Hera從廚房的木板後方探頭,不放過任何可以討摸摸的機會。

土撥鼠阿勇睡眼惺忪地坐在玻璃門前醞釀待會受訪的情緒。

「Hera進去廚房。」沙西米走下樓梯的同時喊道,Hera便乖乖地走回廚房。在YouTube或是電視節目上,沙西米是擁有女王霸氣之姿、令人欽佩的「馴鱷師」,在家裡則是盡心照顧動物到可以足不出戶的超級宅女。

「以前還沒有開始養這些動物的我,其實很愛出去玩、跟朋友鬼混。當時我媽氣到撂狠話『你再跑我就把你腳打斷!』但現在她反而是說『拜託你出門買個東西吃好不好?』。」沙西米自己的飲食靠泡麵和外送解決,唯一能使她出門的,是為添購寵物的食材。

怎麼跟想的不一樣?

沙西米喜愛動物的個性深受爸爸的影響:黃金鼠、兔子、烏龜、松鼠⋯⋯爸爸飼養的寵物從小就陪著她長大,不時也會帶她去逛寵物店、水族館,對她而言,飼養各種喜歡的動物,生活有動物的陪伴是種自然。

某次逛水族館,她瞥見了眼鏡凱門鱷,立刻被牠們帥氣的模樣吸引,吵著要養。爸爸深怕沙西米受傷,也不知道要如何飼養,只好先哄哄她說道:「等你長大有能力再來養。」

沒想到這句話沙西米一直默默記著,在高三就履行了「約定」。透過打工存夠了錢,她致電到台南麻豆的鱷魚養殖場,訂走園裡的最後一隻鱷魚,趁著假日,瞞著家人,與朋友開車南下迎接人生中的第一隻,也是至今與她相伴最久的鱷魚——妹妹。

每天沙西米都會上頂樓巡視,澤巨蜥拐拐看似巨大兇猛,實際上溫馴的牠都會都趁機討摸摸。

「但我剛看到妹妹的時候,我的心涼了一半,牠超級兇!跟我想像中的不一樣,不過都已經買了,只好帶回家。」看到女兒帶著一隻小鱷魚回來,爸爸開心地笑說是Lacoste(服飾品牌拉科斯特),媽媽則衝出廚房、拿著鍋鏟嚴厲地說道:「如果你被牠咬到造成無法復原的傷害,我就會把牠送去動物園!」這句話成了沙西米的最終準則,也激起她決心要訓練鱷魚,「我一定要把牠教得很乖,這樣我才可以留下牠。」

爬蟲界的貓貓

當時飼養鱷魚的資訊甚少,沙西米只能靠自己花時間用心觀察,耐心地理解妹妹,跟牠培養感情。「成功訓練第一隻後我就抓到訣竅了,後來也接『爬友』的鱷魚來試試看我的訓練方法,發現可行,也越來越上手。如果你現在丟給我一隻50公分以下很兇的鱷魚,我有信心大概一兩個月可以訓好。」

投入鱷魚訓練後,沙西米才認知到,看似兇狠、血盆大口的鱷魚,其實個性十分膽小,「牠們其實會怕人類傷害牠們,看到人會躲,如果被逼到牆角躲不掉才會攻擊。」

然而鱷魚在電視及電影中被塑造的恐怖形象,讓不少人對牠們及飼養「特殊寵物」的飼主投射異樣眼光。這使她決定開立YouTube頻道、上節目,破除大家對鱷魚的迷思跟偏見,讓更多人能看到牠們的真實樣貌、生活習性及迷人之處。

「鱷魚其實就是爬蟲界的貓貓。」沙西米解釋道,「牠們個性獨立,不太會找人撒嬌,不需要帶出去遛,還會定點在水池內大小便,再加上本身消化慢,不需要每天餵食,也不像貓狗會換毛,照顧起來其實相對簡單。」就是因為鱷魚的簡單及野性之美,讓沙西米愛不釋手,不小心越養越多,再加上原本就飼養著的球蟒、土撥鼠等寵物,老家逐漸塞不下了。

我的動物王國

鱷魚與家人生活空間重疊,也造成不少困擾,例如鱷魚有時擋住房門干擾媽媽的進出自由,或樓梯間的鱷魚尿也曾差點讓家人滑倒⋯⋯各式各樣的小危機讓她決定搬出去,搬進如今適合她與鱷魚的家。新家最令沙西米滿意的是後院,沒有遮蔽物,可以讓鱷魚曬太陽,再加上多個大小適中的房間和頂樓露台,很適合分隔出動物的生活空間,對她來說是再完美不過。

客廳加上後面的庭院,整個1樓都是「鱷鄰居」的天下:河口鱷邦比、六隻眼鏡凱門鱷,牠們像王者般巡視著自己的地盤,自在地休息、爬行,對來訪的人們完全不感興趣;這裡也是沙西米主要拍片的場景,沙發旁的層架上擺滿爬蟲箱,不同品種的守宮、蜥蜴、牛蛙、擬鱷龜及變色龍等爬蟲動物,各自在專屬的飼養箱裡活動或休息;廚房則用木板及水盆隔出邦比的專屬空間,為的是防止牠與其他鱷魚打架,「河口鱷本身侵略性比較高,脾氣也很硬,不好教,但邦比還是會認人,只要我出聲,牠就不會兇。」

廚房旁還有間魚房,三面牆被或大或小的水族箱占據,養了無數不同種類、色彩斑斕的魚類,甚至有小隻的魟魚在箱底振翼悠遊。沙西米的朋友們來串門子時,最喜歡的就是來這餵魚,甚至把買來的魚丟進魚缸,讓她負責照顧,「真的很無奈。」沙西米又氣又笑地說著。

澤巨蜥拐拐。

位於2樓的蛇房。

兔子歐罵罵。

走上2樓,拉開蛇房的層櫃的抽屜,一蛇一個櫃位,地上還留著剛褪下的蛇皮;隔壁較空曠的房間裡住的,是今年2月新進的成員,侏儒山羊七七。才七個月大的牠正值調皮氣盛的階段,看到什麼都要用頭撞,也是家中第一名的破壞王,只要放牠出去,衛生紙、發票、名片、煙蒂無一倖免全都會被吃進五臟廟;頂樓的天台則是澤巨蜥拐拐的天地,不僅有巨石可以攀爬,還有大塑膠箱作為水池讓牠避暑玩耍。

沙西米自己則跟婆羅門雞不準、兔子歐罵罵及土撥鼠阿勇一同住在2樓的房間。為了避免打架以及亂大小便,不準得自己待在陽台;歐罵罵總在沙西米睡覺時跳來跳去,咬斷手機充電線;阿勇則是會啃床箱、床腳,也會啃主人。睡眠受到如此打擾,沙西米卻甘之如飴,曾想過買上下鋪的床,但一想到習慣找她撒嬌、睡覺的阿勇會爬不上來,立刻就心軟。「基本上我哪裡都可以睡,而且這樣也好,不會睡太死,聽不到動物的聲音。」

沙西米的夢想是買塊地,建立自己的農場。推行鱷魚教育多年來,每次帶著鱷魚外出上課,都會對牠們帶來壓力,與其帶牠們到陌生的場合,倒不如讓大眾直接來到動物的生活環境,認識牠們生活的樣貌及習性;農場若開立,還能讓家中的動物們都擁有更舒適的獨立生活空間,也相對減少管理上的負擔。

侏儒山羊七七的單人套房,精力充沛的牠是家中的破壞王。

心之所向便是家

如今沙西米的生活,近乎一整天都與心愛的寵物窩在一起,乍聽夢幻,實際上卻十分辛苦,光是早上起床從頂樓到1樓巡視整理完一圈,半天的時間差不多就過了。好不容易可以休息,一旦聽到聲響又必須立刻查看,是不是鱷魚打架?澤巨蜥翻倒東西?還是其他動物闖了禍?

生活步調如此緊張,沙西米不需要自己喘息的空間嗎?「沙發就是一個可以喘息的空間啊,雖然可能旁邊有鱷魚,但無視牠就好。是不是自己的空間,取決於自己的心吧。」只要心境調整好,不管在哪裡,沙西米都可以找到休息的片刻。而且相較起自己,她最在意的,還是動物們過得快不快樂。

在牠們進入沙西米的生命之前,她也曾夢想到各國到處遊玩、吃美食,如今有了心愛的寵物們,收入的三分之二全花在牠們身上,「我是寧願餓肚子,也不會讓我動物餓肚子的人。」自己的飯能隨便吃,但鱷魚們得吃從菜市場挑回來的全雞。

出國對沙西米來說更是天方夜譚,光出門用餐家中會發生什麼事她都不敢想像了,「但如果今天不用做這些,一整天出去玩,我反而覺得好像少什麼,很焦慮的感覺。」

如果人生重啟,沙西米還是會選擇跟這群動物家人們在一起。儘管身上的傷疤不會少,實現不了環遊世界的夢想,她愛的就是現在這樣子,有動物陪在身旁的生活,才是最安心的家。

🐊 沙西米為寵物設計的四個角落 🐊


➊ 沙發|客廳的沙發底配有加熱墊,是鱷魚們的最愛的王位,常常擠滿眼鏡凱門鱷或河口鱷邦比隻身一鱷,取暖休息著。

➋ 蛇房層櫃|蛇房內的層櫃是特別訂做,每隻蛇自己一間小隔間,沙西米每天都會拉開他們的家,確認牠們的生活狀況;一旁的冰櫃則放了許多食材,像是剛買來的食用白老鼠。

➌ 頂樓|頂樓的露台是澤巨蜥拐拐獨享的空間,巨石、被玩壞的床箱以及遠處的消暑的水盆,全都是他的遊樂設施。圍牆特別用鐵板架高,表面光滑,防止拐拐攀爬、跌落。

➍ 床|親人的土撥鼠阿勇喜歡半夜爬上床跟沙西米一起睡覺。這張床沒有床墊,只有床板是好讓阿勇能自己爬上來。沙西米自己僅睡床的一半,另一半留給兔子歐罵罵蹦蹦跳。

PROFILE|沙西米
經營粉絲專頁及YouTube頻道《鱷鄰居&沙西米》,飼養、訓練鱷魚的專家。頻道分享家中飼養的鱷魚、澤巨蜥、土撥鼠的日常,也介紹爬蟲類飼養及破解迷思,不僅時常受邀上電視節目介紹鱷魚,也創辦體驗課程讓大小朋友認識鱷魚,目前與超過五十隻動物住在一起。

|延伸閱讀|

購買 VERSE 雜誌

本文轉載自《VERSE》018封面故事「花啦嗶啵:客家新文化」,更多關於客家文化的故事請見雜誌。

➤ 訂閱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文字/鄭旭棠 攝影/KRIS KANG 編輯/Mion
文字/鄭旭棠 攝影/KRIS KANG 編輯/Mion 核稿/郭振宇
VERSE VOL. 24 台南再發現:藝術、酒吧,偶爾還有爵士樂VERSE VOL. 24 台南再發現:藝術、酒吧,偶爾還有爵士樂
  • 文字/鄭旭棠
  • 攝影/KRIS KANG
  • 編輯/Mion
  • 核稿/郭振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