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嘴砲,做夢與重新定義的調酒

不只是雞尾酒吧:Draft Land 的「調式」生活哲學


究竟,雞尾酒是屬於夜晚的象徵,又或是白天的日常呢?也許不需要用這麼極端的二元論來判定,因為它既是白晝也是夜晚,完全取決於個人的生活定義。


在台灣,飲酒作樂不至於罪大惡極,日間午後開喝卻也不是現在的生活常態,Draft Land 是一間非典型的雞尾酒吧,帶著不一樣的品牌思維,成功扭轉世俗價值觀感,讓生活選擇多了一種新的樣貌。Draft Land 創辦人鄒斯傑(Angus)說:「我們想要做很酷的事情,得有耐心。」 Draft Land 的終極目標是「改變一個世代的生活方式」,成為世界級的台灣調酒品牌。


「嘴炮、做夢,都是很重要的事啊!」

鄒斯傑說,因為它可以讓難以實現的變成可能。

短短兩年內,Draft Land 拔地而起,改變了台北的夜生活。年初至今,即使百業蕭條,走進東區的 Draft Land ,卻絲毫感受不到疫情籠罩的悲觀氣息,5 月份的業績超標達成 150%。這個跳脫傳統酒吧的品牌,以嶄新的生活體驗,擄獲了全新的消費族群,操盤手鄒斯傑自然是外界注目焦點。

鄒斯傑,一個來自桃園的打工仔,在人生無限可能的年歲,一心只想在都市叢林求存,台北東區酒吧 SOFA 給了他養分,開啟他的調酒人生。十餘年的實戰磨煉,也琢磨了他的調酒技藝,從台灣到亞洲,鄒斯傑早已是圈內無人不曉的一號人物。

2016 年在亞洲 50 大酒吧榮耀加冕下,原本應該坐享苦盡甘來的他,頓時意外墜入低谷,這是他人生前所未有的經歷。人群外,他獨自面對被股東聯合趕走的寂寥。他沉痛說著:「那種既驕傲又失落的苦澀,這輩子都忘不了。」如今,這道烙印在他心裡的傷疤,已經幻化成一種前進的能量。命運沒有把他擊敗,思維卻不同了。

沉寂兩年,東山再起的他,走上一條完全不同的路。

在鄒斯傑的擘劃下,新的品牌一個接著一個,從夜晚到白晝,不僅各有鮮明定位,更與既有市場清楚區隔,他希望創造一種新的生活可能,首創汲取式雞尾酒吧,用機器設備取代人工調酒。


白、晝、咖啡、調酒的「調式」特色

2018年 2 月 Draft Land 呱呱墜地,就在台北東區擲地有聲,鄒斯傑「用啤酒氛圍來經營雞尾酒吧」的策略奏效;隔年,立刻攻佔香港中環,成為海外布局首發之地;2020 年夏天全新品牌「Daily」蓄勢待發,這個專注在「日間經營」的品牌,既是 Draft Land 的延伸,卻又如此截然不同,再次展現了鄒斯傑自我顛覆性的品牌發展格局。

一走進 Daily,立刻就會看到牆上掛著「IT'S NOT A COFFEE SHOP」,不是咖啡店但供給咖啡,營業時間錯開 Draft Land 的夜晚,只經營白天的日常。在這裡,鄒斯傑把自己最擅長的酒精風格降到最低,仔細玩味「調式」特色,咖啡用調的、茶飲也用調的,同時也會有計畫性地,衍生出新的內容平台形式。

鄒斯傑說:「若非疫情,Daily 已經開幕了。」而 Draft Land 也已遍地開花,從台灣到泰國曼谷、日本東京、新加坡及馬來西亞,這些原本一個個具體的展店計畫,現在不得不延宕、觀望。疫情打亂了原來的節奏,卻沒有影響到長遠的品牌發展計畫。

重新 「調式」的生活價值

Draft Land的營運,一開始就是以進軍國際為目標。

因此,在經營策略上,非常強調品牌性、系統性,他認為 SOP(標準作業流程)是規模化發展的重要基礎;在持股結構上,鄒斯傑也秉持至少要過半的原則,確保握有最大經營決策權,讓品牌發展與決策能趨於一致。他以自嘲的口吻說:「這一回,我學乖了。」 

Draft Land 創立至今,以 200 萬元資本額起家後,四位股東成員始終如一,迄今未有任何增資計畫,Draft Land 嫻熟的金流運轉能力,令人驚訝。鄒斯傑不諱言,每次展店都是以單店盈餘加上部分借貸,來因應各種擴展的資金需求。

不過,Draft Land 的股東背景也確實不凡,一位是原本就有相關營運經驗的臺虎精釀共同創辦人吳祖倫,另一是活躍於文化創新圈的 Plan b 創辦人游適任,無論財務面、策略面,甚至市場通路,Draft Land 都有不同的資源挹注。

游適任說:「這個品牌的未來無可限量,Draft Land 的目標,一開始就是要國際化,首間海外分店落成也比預期快。」

一路走來,從 Draft Land 到 Daily,鄒斯傑代表的已不僅僅只是調酒界的冠軍,他說:「我想創造一種新的生活方式!」有時,看著眼前的客人享受著雞尾酒,那種怡然自得做自己的樣態,就是他夢想中的生活情境。鄒斯傑希望調酒可以重新定義人的生活價值,而不是人的價值被調酒汙名化。



【讀者限定】至九月底前,憑《VERSE》創刊號至 Draft Land,即可領取一杯由神秘香料製作的 VERSE 調酒。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card 林裕欽的創業之道:助人為快樂之本,所以他凝聚一群人去幫助更多人

人物商業

Dcard 林裕欽的創業之道:助人為快樂之本,所以他凝聚一群人去幫助更多人

現年不滿30歲的林裕欽,帶領著同樣年輕的Dcard網路社交平台,以助人為快樂之本的初衷,發展多種商業模式,並拓展版圖至海外。

看你千遍也不厭倦:從《大佛普拉斯》到《消失的情人節》

生活

看你千遍也不厭倦:從《大佛普拉斯》到《消失的情人節》

內行看門道,大家也要看熱鬧,這次就來讓《VERSE》推薦令人出乎意料、一不小心就會看完的超有趣國片,供各位歡度週末假期。

酥脆綜合麵包塔——不務正業男子Ayo的家常食譜

飲食

酥脆綜合麵包塔——不務正業男子Ayo的家常食譜

如果把這個時代的「雜食」樣貌,搬到餐桌上會是怎麼樣的情景?大概就是放上不同餡料的酥脆麵包塔吧!

細細品嚐「禾餘麥酒」:吹動台灣農業的風  復耕大麥釀製麥酒

藝文飲食

細細品嚐「禾餘麥酒」:吹動台灣農業的風 復耕大麥釀製麥酒

禾餘麥酒希望每支產品都有完整論述,而這概念須以台灣土地的多元文化釀成。關於農業,未來也將重啟台大實驗農場的巡田體驗。

恆春:台灣最南端的迷人小鎮  從歷史古城到墾漂新族群進駐

地方生活

恆春:台灣最南端的迷人小鎮 從歷史古城到墾漂新族群進駐

經營邁入第三年的紅氣球書屋,介紹他們愛上南國恆春的理由,一種在山、海與風之間率性生活的可能性。

紹興酒香無錫排骨——不務正業男子Ayo的家常食譜

飲食

紹興酒香無錫排骨——不務正業男子Ayo的家常食譜

《飲食男女》最讓我感同身受的是每道菜都是情感的寄託,在這部電影中最愛的料理「無錫排骨」,也是我從小到大最鍾愛的浙江菜。

來自浙江的熟悉滋味「炸春捲」——不務正業男子Ayo的家常食譜

飲食

來自浙江的熟悉滋味「炸春捲」——不務正業男子Ayo的家常食譜

Ayo看完《國宴與家宴》之後,他決定用料理與文字回憶那些可能被遺忘的人事物,並分享他從小到大喜愛的味道。

法朋李依錫的法式台灣味:甜點也要接地氣  順應風土與時季

生活飲食

法朋李依錫的法式台灣味:甜點也要接地氣 順應風土與時季

自2012年開業以來人氣滿點的「法朋烘焙甜點坊」,主理人兼烘焙主廚李依錫創作台味十足的法式甜點,引領台灣甜點新風潮。

Always a  Wanderer  總是在路上:旅行作家舒國治,以文字與開車漫遊世界

廣編生活

Always a Wanderer 總是在路上:旅行作家舒國治,以文字與開車漫遊世界

早前獨自旅行那幾年,舒國治的雙手若非抓緊方向盤,就是握著筆桿。這回他再度發揮犀利觀察力,為眾人娓娓道來關於路上行車之旅的種種。

楊大正的荒島書籍:帶在身上提醒自己,就算漂流也要當個好人啊!

人物生活

楊大正的荒島書籍:帶在身上提醒自己,就算漂流也要當個好人啊!

《VERSE》受 BBC電台老牌節目「荒島唱片」的啟發,本篇邀請滅火器主唱楊大正分享他的荒島書單。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