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0
0
金曲樂團血肉果汁機何以讓金屬樂迷相愛相殺?

新版音樂地圖

金曲樂團血肉果汁機何以讓金屬樂迷相愛相殺?

獲得第33屆金曲最佳樂團獎的血肉果汁機,成立於2006年,將宮廟鬼神、金屬硬核(metalcore)、家鄉台中味共冶一爐。2021年的《GOLDEN 太子 BRO》專輯,旋律線增加、金屬雙踏和嘶吼減量、再鍍上一層嘻哈beat,頭戴豬頭面具的主唱GIGO在多次訪問中提到「試圖流行化」的樂團走向,去年金音獎,血肉果汁機拿下最佳現場、最佳搖滾單曲、最佳專輯,今年金曲獎也獲得肯定,顯見其策略成功。

台灣金屬樂團血肉果汁機。(圖片/血肉果汁機提供)

【新版音樂地圖】音樂板塊不斷挪移、變形,擠壓出新的陸地。沒有要嚷嚷著指示你該怎麼開圖,只是提醒一下路邊有些值得駐足的新芽。

第十三屆金音獎入圍名單公佈,雖然獎項總是難盡人意,但這次引起最多討論的,或許是名單究竟能不能反映台灣如今蓬勃發展的類型音樂和非主流場景,以及如何重啟受疫情影響的海外連結。

每回金曲獎和金音獎前後,難得音樂討論可以在好不好聽,喜不喜歡等個人直觀之外,有更多的視角。金音在即,回顧今年金曲獎,在典禮結束後,有像是對於得獎者致詞的質疑:珂拉琪使用了「後殖民時代」一詞,以及黃連煜第三次上台時說出「我們都是原住民」。後者其實來自引自這次得獎專輯《滅人山》,前者則連結他們一路以來的創作路線,皆非樂人無的放矢。

每年持續不斷的,還包括了名單能否撐起流行一詞,以及評審制度的論戰。金曲或許仍然揹負著流行的想像,但如今市場分眾,每位評審認定的流行不盡相同。可以肯定的是,金曲一向不以商業成就做為唯一考量,即使是過去華語盛世時期,也曾頒給交工樂隊,如今回望,交工兩張專輯都成為一代經典,而林生祥與團員多年不輟的創作和議題參與,亦不證自明。

另外一個爭執,則是部分金屬迷對過去曾經喜歡的血肉果汁機又一次發動嘲弄,斥其變節。

獲得第33屆金曲最佳樂團獎的血肉果汁機,成立於2006年,將宮廟鬼神、金屬硬核(metalcore)、家鄉台中味共冶一爐。樂團主唱GIGO戴豬頭面具,把歐陸金屬慣常使用的神話奇幻戰役敘事用於台灣民俗傳說,剽悍且畫面鮮明豐富。經歷團員更迭,如今的陣容在2021年初發行《GOLDEN 太子 BRO》專輯,旋律線增加、金屬雙踏和嘶吼減量、再鍍上一層嘻哈beat,相較於以往的風格可親許多。GIGO在多次訪問中都提到「試圖流行化」的樂團走向,去年金音獎,血肉果汁機拿下最佳現場、最佳搖滾單曲、最佳專輯,今年金曲獎也獲得肯定,顯見其策略成功。


這其實不是金屬樂第一次被金曲獎鎂光燈照到,閃靈樂團曾獲獎兩次,血肉果汁機再摘金前也曾屢獲金曲提名,這回,除了後續有虔信者斥其為撒旦音樂,以及文化部與台北市府之間關於空總的討論拋出一句「難道台北市政府是一個血肉果汁機嗎?」等迷因化的傳播,血肉得獎對於非金屬樂愛好者來說,其實無關痛癢:畢竟這世界異溫層早以多到不勝枚舉。然而零星駁火發生在本能寺內:風格轉變、屢屢獲獎,每件事都彷彿在老樂迷胸口開一槍,於是在一片歡呼聲中,亦有異音四起。甚至維基百科頁面上,血肉的音樂類型也被改成了nu metal、電音和民俗音樂,一種宣示「你不再代表我們」的小小反抗。

黑死金屬不能變潮、變文青嗎?

每一次音樂沿革、新風格的興起或既有風格的融合,或多或少都發生過「被收編」的情事。九〇年代Nu Metal的誕生之際就曾被本格金屬迷排斥,覺得那是屁孩的愛好。

而從氛圍金屬衍生,融合瞪鞋與黑金的Blackgaze,也曾風波不斷。2016年《Unpopular Culture》蒐羅多篇小眾非主流的文化研究,其中一篇就談到前幾年竄紅,總之超難分類的黑金屬/後金屬/Blackgaze樂團Deafheaven,開頭說了個故事:

「一個人和朋友晃進紐約布魯克林的酒吧,正巧同行友人穿著重金屬樂團T,兩位酒保見狀,就很熱烈地說自己也是北歐黑金的愛好者,一群人討論起了黑死金屬。聊了一陣,這個人順勢提到下禮拜Deafheaven即將來到布魯克林的場館演出,兩個酒保突然臉色一變,鄙夷地斥之為『臭嬉皮金屬』(Hipster Metal)。但他們不知道的是,和他們閒聊的其中一位,正是被認定為臭嬉皮音樂媒體《Noisey》的撰稿人Jonah Bayer,事後Jonah也在網站上寫了篇《為何黑死樂迷都是些菁英渾球?》(Why Are Black Metal Fans Such Elitist Assholes?),狠狠調侃了本格派樂迷這種排他性。」

黑金屬的硬派追隨者尊其歷史,也認同各種帶有歸屬感的次文化符碼,從對抗基督文化而推舉的撒旦崇拜,以屍體為本的畫作,呲牙裂嘴的難解logo字體,乃至妝容和衣著。這個圈子越不受歡迎,其在搖滾樂場景內越邊緣,固有的規矩就更明確:而這正是死忠樂迷高舉的原因之一。 

Deafheaven和血肉果汁機皆打破了疆界,讓黑金因此被潮流或是嬉皮音樂媒體看見,可能被視為馴化,或被視為違反規矩,孰可忍孰不可忍。尤以2013發行的專輯《Sunbather》(沐浴日光之人),使用亮粉紅色做封面,這應該要火刑。

血肉果汁機的音樂風格與人設圍繞著金屬硬核與台灣民俗元素,形象鮮明而出眾。(圖片/血肉果汁機提供)

在這點上來說,始終用黑色跟金色作為視覺主色的血肉果汁機還比較邪惡守序。

任何基本教義派的人走向極端都可能圈地自限。而所有試圖大眾化或跨出疆域的,都有可能挑動本格樂迷的神經。當Green Day成為非龐克樂迷視野中的龐克代表、當Coldplay被視作英搖、包括這個專欄第二篇的我,對於「迷幻搖滾」也有踩得比較死的界線,甚至,對如今的金曲獎不夠流行感到堪憂的人。好吧最後一種我覺得只是時光停滯而已。

融合與變形都是音樂的演進

有趣的是,Deafheaven第三張專輯《New Bermuda》發行之後,就和美國金屬長青樹Lamb of God一同巡演,多少帶點為其金屬血統儲值的意味。不免想到結合少女偶像組合與重金屬樂團的日本樂團BABYMETAL,幾年前也有引發一系列論戰,而後Rob Zombie老仙為其辯護,斥責那些斥責BABYMETAL的樂迷。但,反過來說,樂種分類其實一直都不是音樂人主導的,而是樂迷、媒體、市場策略之下的產物,你也未必要聽從你的偶像。

當原本屬於小眾中的小眾,被獨立音樂媒體或聽團仔或文青所發現,無論媒體或聽眾,如果不依循場景裡的歷史而聆聽,就有可能被長年待在場景裡的人賤斥,以保有自身的階級優越,但更多只是映射出自己的不安。

回過頭來,血肉獲得商業與獎項雙重收穫,但其他長年耕耘的台灣金屬樂團,如:暴君、Crescent Lament、火燒島、恕樂團,甚至2020年獲得金音獎大量肯定的FUTURE AFTER A SECOND,安排售票演出往往大不易。這些團也都曾經進軍海外巡演,得到歐美樂迷讚賞,金屬樂的能量卻始終凝滯不發。究竟是受到搖滾樂整體皺縮影響,或是這些團因為其極限曲風而在30秒定生死的串流時代較不討喜,莫衷一是。獨立音樂長期工作人員和參與者,江湖人稱蕭大,以策展單位「Metal Road沒頭路」持續舉辦金屬相關演出,也將一系列拼盤式演出、DJ放歌活動定名「佛性金屬」——自嘲如今金屬演出的觀眾人數和利潤,都得佛系佛心地看淡一切。

黑死金屬在搖滾或金屬樂裡的邊緣性正是允許其不斷擴充延伸,展現實驗音樂的本質。做為一個在乎類型音樂標籤的人,熟知越多門派的規矩,或許越難輕鬆視之,但在這個風格快速變動的時代,除了試圖更精準的掌握音樂語彙,也該採更兼容並蓄的態度來看待風格的融合與變形。畢竟即使是個菁英渾球,應該也希望更多人喜歡你喜歡的樂團。

|延伸閱讀|

➤ 訂閱VERSE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文字/因奉 圖片/血肉果汁機、TCCF提供 編輯/郭璈 核稿/郭振宇
文字/因奉 圖片/血肉果汁機 提供 編輯/郭璈 核稿/郭振宇
文字/因奉 圖片/血肉果汁機 提供 編輯/郭璈 核稿/郭振宇
VERSE VOL. 24 台南再發現:藝術、酒吧,偶爾還有爵士樂VERSE VOL. 24 台南再發現:藝術、酒吧,偶爾還有爵士樂
  • 文字/因奉
  • 圖片/血肉果汁機 提供
  • 編輯/郭璈
  • 核稿/郭振宇
因奉

因奉

樂評人,曾任音樂雜誌《小白兔通訊》編輯,文字散見於線上線下各媒體。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