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2020 台灣設計展 CHECK in 新竹

新竹市長林智堅專訪—翻轉風城,將設計導入城市規劃


一年一度的設計盛會 - 台灣設計展於10月1日至11日盛大開展,邀請大家一起Check in 新竹。
⠀⠀⠀
VERSE在本次設計展中參與了舊城區的「設計有本市」市集,並在市集中規劃了一個戶外講座「VERSE Parking Space」,邀請大家一起以最舒適的姿態,在草地聆聽設計師們的策展理念。同時,我們專訪了新竹市的大家長 - 林智堅市長(下稱「林)」,由VERSE的張鐵志社長親自訪談(下稱「張」),深入了解新竹市府如何看待與規劃將設計導入城市的理念。

張:台灣設計展這兩個月很受到大家注目,去年我本人擔任屏東的台灣設計展總顧問,今年在新竹的設計展似乎又跟過去很大不一樣。從您的角度來說今年台灣設計展「Check in 新竹」最主要魅力跟特色在哪裡?

林:這個設計展跟過去的不同之處,它不是在一個展館裡,而是進到這個整個城市裡面。我們有一條軸線,如果從火車站出來,往前與往後分別是我們兩個區域的展場,往前是舊城區,像這裡(新竹州圖書館)是舊城區裡的一個空間,這裡的五個空間都是古蹟,這幾年被我們透過古蹟身份的認定,修繕後重新打開。更有趣的是它有公家的古蹟,也有民間的,好比說這個新竹州圖本來是公家的,縣市分家的時候,縣政府把它賣給了新光。

沒多久新竹市政府把它列為四級古蹟,所以它整個資產沒有辦法活化,因為他們可能是想要這塊地,但沒有想要這個建物。這個官司打了20幾年,最後新竹縣政府判賠,賠錢給新光,我上任之後,覺得這個空間荒廢在這裡太可惜了,36年耶!我才45歲,所以就是說從我有印象以來,這個空間都是關著的。後來透過跟吳東進董事長討論,我們協助他跟文化部申請費用,進行修繕。修繕後經費不夠,我就再去找吳東進,他也很阿莎力,說這九百多萬他出,才有辦法完成。完成之後,我說要辦設計展,他說沒有問題啊!我們兩個有一個共識,就是未來這個空間必須開放給民眾。因為是他私人財產,所以他可以部分做營利,但我還是希望他保留一大部分空間做閱讀,因為這裡過去是圖書館。

:回到它的原點。

林:對,所以在這個舊城區的展區裡面,有這個新竹州圖,也有一個新州屋,我們新竹第一家百貨公司。新州屋是我們民間的好朋友Ben自己去買起來的,他不是要敲掉蓋房子,是要把它的記憶保存下來,很有意思,還有我們的影博館和我們的新竹美術館。

新州屋(照片來源:台灣設計展 Taiwan Design Expo

在舊城區有五個這樣的空間,火車站後面有一個轉運站,也有一個新的空間,做城市願景的計劃展示。新竹公園那邊會有六個空間,都是這幾年整理過,委託很好的團隊在經營。例如風Live House裡面,是交大的一個老師叫大白,在空間中加入一些光影,這個展也一定會很精彩。在孔廟前有台電跟AGUA合作的美感電域,當然還有總策展人真蓉,她的主題館是一個程式終端機的概念,因為我們是Check in新竹嘛。我們希望當人來到新竹,Check in新竹的時候,你就登入到我們的程式終端機,我們把大數據匯集在這裡,在主場館裡面透過策展來演繹、說明。所以我們這次設計展最大不同,就是這次的展覽它是一個軸線,2個展場、6條導覽路線,12個展館,真的是非常精彩。另外一個最大的不同是,我們是在講一個趨勢,就是當設計導入公共建設,你會看到六年來新竹市因為設計力的導入,整個城市都不一樣了。

張:這正是我想請教您的第二個問題,在這過去的六年,您引入設計作為城市治理,也邀請了很多優秀建築師參與,可以不可以請您分享一下這六年來的一些戰略思考?

林:這個開始是很辛苦的,因為新竹市政府過去沒有這樣子的一個信用,沒有辦法找到這些很專業的人來協助我們,所以第一步就是要找到專業的人,我經常跟我的幕僚分享,我們要相信專業,過程當中都很痛苦,因為大家是不同的文化、不同的語言、對事情的認知不同。好比說設計展,公務同仁跟設計圈這麼有想像力的這些設計師們,想法之間落差很大。我這幾年的工作就是把這個平台做出來之後,我要變成是一個最大的潤滑劑,市長是一個支撐這些事情能夠運轉,且不會破碎的一個關鍵。像剛開始的幾位如現在擔任監委的林聖峰老師,和現在還在協助我們的王俊雄老師,他們兩個是關鍵。
因為他們兩個的協助之後,我們就變得有一定的信用,可以邀請到專業的人來當我們的公共建設的評審委員,所以才有辦法吸引這些一流的建築師。畢竟一個優秀建築師是沒有辦法忍受看到那個委員名單是二流三流。
第二個改變就是如何展現出這個市府團隊是很有效率的,讓一起做事情的人感受到這個政府團隊跟過去印象的政府團隊是不一樣的。最後是,彼此信賴關係很重要,現在同樣在做這件事的人,都口耳相傳說:你可以去新竹試試。

張:是啊,這幾年新竹彷彿變成台灣設計師和建築師的競技場!

林:沒有錯,就是一個競技場,我要做這件事其實是希望能夠去凸顯地方政府在城市治理的時候,對專業者的信賴,第二,就是要建立平台,讓大家都進來。最後就是我們要透過我們強而有力的執行力,讓人民相信。這件事情就會一直很良善的循環。

張:這次設計展似乎就是是一個六年來的成果發表。

林:我當時去爭取設計展的想法是這樣,就是說這五年多的時間,我們累積了一些成果。今年到明年會有很多建設都逐一完成,我想要邀請人家來到我家裡看看我們整理過後的這一個新的空間,是這樣的一個概念。所以我是同時進行,但是沒有想到說這麼恰巧,這兩件事就連在了一起。

在傳統與創新之間找到城市願景

張:您剛剛說這次展場有很多是在舊的古蹟,市長怎麼思考在傳統和創新中間,找到城市的願景?

林:這座城市三百年歷史,在台灣城市的發展脈絡,新竹市非常重要。在日治時期,桃竹竹苗的管理中心就是新竹市,現在我上班的新竹州廳。那當然現在桃園進入首都圈,可是竹竹苗的核心城市還是新竹市,那所以對我來說,我在做任何的建設和規劃,都想到竹竹苗,因為確實是一個共同的生活圈。我在古蹟的修繕或是活化,是因為我看見這個城市就是一個年輕的古城,過去睡了太久,它需要甦醒,我們就是來把這些空間重新整理活化。

張:是一個喚醒的概念。

林:是,喚醒它,重新讓市民進到這個空間。我當時有個概念,這是一個很偉大且驕傲的城市,可是它被路過、被忘記了,除了科學園區以外,大家不會真的進去,所以我要藉由一些過去在這個城市裡面代表進步的空間與建築,不管是州圖、新竹市立動物園,新竹州廳,或新州屋,這些是舊的空間,但以前都是最進步的代表。在這個年輕古城,人口結構是最年輕的,本來就是新舊融合,所以透過這樣的舊空間帶入年輕人最新的創意和設計的想像,進到城市裡面。 

張:這就是一種喚起文化記憶的城市運動。我有個小問題就是,很多古蹟都變成文創園區,而你們並不是這樣,而是有很多其他的公共用途。這個是市長特別的思考嗎?

林:不是,是因為我們看過太多人家失敗的例子。

張:是,所以我覺得這個特別重要。

林:我常跟同仁講,複製貼上是我們做公共政策最可怕的一件事,永遠永遠都是要有創新。
為什麼我們做設計展過程很痛苦?因為設計師追尋的是原創,如果沒有原創,他們今天把在桃園做的東西搬到新竹來,或他今天在台南做的搬到新竹,那有什麼意思?所以他們來真的很深入,去了解這個城市的紋理,這個城市歷史的脈絡,然後加入新的策展方式。我感受很深,台灣年輕人的想像、創意,遠遠超過我們的想像,他們缺的是舞台,政府應該做的就是這樣的事情。

張:另外舊城區這邊有強調生活產業面,包括這個工藝創新,當時怎麼會想到把這個放進設計展?

林:這個城市有一個很深厚的文化底蘊,有很多這樣的匠人、職人,可是以前沒有人去提,所以逐漸凋零,也沒有年輕人繼續傳承下去,可是因為這個城市市民的教育水平很高,他們視野很寬廣,所以他們都知道,這是城市文化的一環,應該要被保存。所以當我們這幾年在做硬體改善,很清楚硬體之後,就是要把原有在地,屬於這個城市的職人文化帶入,要重新喚醒市民的記憶。
新竹有科學園區,但以前和市區是各自為政嘛,園區人就說我是園區人,絕對不說是新竹人,我這幾年努力的就是說我要改大家這種想法,新竹人就是園區人,園區人就是新竹人。

張:這要怎麼做?

林:第一,一定要互相解決彼此的需要,園區本來就是在這個城市當中,可是他們下班都比較晚,可能就是回家而已,所以他對城市最大的連結過去只有交通,所以第一步就是改善交通問題。第二個是創造他們進到這個城市生活的需求,以前他們假日會選擇到台北看好的藝術表演,去消費,但新竹沒有,所以我上任之後,創造很多的不同季節的藝術活動,從四月的兒藝節,到夏天的仲夏藝文季,然後這個秋天的生活節,冬天的感恩季,一整年度都有不同藝術的活動。而且我們邀的表團都是台灣最頂尖的,你想得到的大概都來過新竹市。
再者就是我把這些空間打開,他們可以輕鬆地透過建置的APP步行城市。這個也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以前新竹市舊城區你寸步難行,所以我先做人行步道,第二步開始把騎樓順平,創造了步行的環境,然後你就可以進到了這些舊的空間。

張:您覺得這個設計展對新竹未來會扮演什麼改變的角色? 

林:我不敢說會有,但那是我的企圖。我在辦這個設計展有兩個比較宏觀的戰略目標,一個就是地方的城市治理,我要通過這個方式,因為這次我們邀請很多人,總統、副總統、院長都會來,地方首長大概有8個縣市、不分藍綠的首長都會來,台灣的幾個大媒體也都會來。我就是要跟大家說,設計力導入公共建設可以帶來城市的改變,而且可以讓年輕人和在這居住的人感到光榮跟幸福。
第二個是產業,這個我就比較沒有十足的把握,那個是一個期待,因為園區的人大家都沒辦法出國,他一定會有幾天會在新竹市,那我就是希望大家來看展,可以看到設計力對於產業帶來的新驅動,希望說這些科技產業和傳統產業也因為設計的導入後夠創新。

張:這個的確是台灣這個階段最需要的事情嘛,這也是我創辦VERSE的目的,讓商業更認識設計和文化可以帶來的價值。

林:對。我的企圖是設計驅動創新。這幾年來,從我們小的文宣品到大的公共建設,我們都是用這樣的方法,都帶來了一個很漂亮的結果,我們昨天有一個幼兒園上了自由的頭版,他的標題寫最美的幼兒園。

讓市民覺得光榮的城市

張:您的任期還有2年,在設計展之後,未來我們會還看到什麼樣的改變? 

林:其實我在一上任的時候,就啟動了一個城市2050的城市願景企劃,我要去追尋這一個城市未來,那我要給自己一個這個依據的方向,也希望卸任之後可以給繼任的人有一個方向,因為我當的時候是什麼都沒有,我常開玩笑說:這個市長都沒有這個工作手冊或者SOP耶。
所以我就規劃了這個願景計畫,首先就是打造這座城市作為竹竹苗的核心城市,其次希望它是一個田園城市,因為在我的故鄉香山佔這城市基地的一半,是唯一沒有被過度開發的一塊,我希望保有那個田園的風貌。第三是友善城市,不管對於婦女、幼兒、身障朋友、動物毛小孩等等做一個友善的城市。第四是美學城市,第五要做一個智慧城市,但我的智慧城市概念是智慧導入帶來生活的便利跟改變,而不是說像大家過去想像的建置很多的什麼系統。
我最在意的是,這一個城市是一個讓市民好生活的城市,這一個城市是一個讓市民好便利的城市,這一個城市是讓市民覺得很光榮的城市。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