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影視趨勢報

從《咒》到《民雄鬼屋》:台灣恐怖片全盛期已到來?

近期上映的《咒》,登上了國際串流平台的全球收視前十名排行榜。

隨著台灣本土恐怖片《》登上Netflix電影全球前十排行榜,總觀看時數已經打破全球共計1000萬小時的同時,下一部台灣恐怖片《民雄鬼屋》也特別選在今年7/29鬼門開的日子上映。這幾年,台灣電影中恐怖元素的崛起可說已蔚然有成,近來似乎更「不安於室」,不只可見於恐怖類型片,還漸漸有擴散到其他類型的作品中,成為一種風格手法的趨勢。

首先,簡略爬梳恐怖片在台灣 / 華語電影裡的脈絡:恐怖類型或者「鬼」、靈異元素,其實一直都有淵源流長的系統。台語片時代的知名作品《地獄新娘》就是改編自西洋羅曼史的經典故事,這部1965年出品的電影,以哥德山莊鬧鬼為基本設定,結合懸疑元素,是一齣融合了靈異元素的浪漫愛情電影。90年代的香港電影中的「鬼」和恐怖元素更是有極其多元的發揮,從傳統嚇人的恐怖 / 虐殺片、殭屍與道長鬥法,到人鬼戀、恐怖喜劇、發現人比鬼更恐怖的黑色喜劇等等,不一而足。

自中國市場走向「子不語怪力亂神」後,香港鬼片連帶受到影響,日漸沒落,近年卻從台灣開始刮起了一陣恐怖片的「復興」風潮。從《紅衣小女孩》、《屍憶》以降,《人面魚》、《粽邪》、《女鬼橋》、《杏林醫院》、《咒》、《頭七》,到緊接著要上檔的《民雄鬼屋》、《鬼天廈》、《化劫》等,自2015年起,台灣幾乎每年都有恐怖片作品接續問世,且皆與在地習俗和靈異傳說有緊密連結。

事實也證明,這些結合了都市恐怖 / 靈異傳說的作品,在國內與國際市場都相當受到歡迎。自《女鬼橋》於2020年在Netflix上開出擴及全球的高收視率後,國際平台對後續的台灣恐怖片便有了更多信心,不但願意高價購買國際版權,更願意在行銷上給予更高的資源與曝光度,加上今年(2022)接棒開出紅盤的《咒》,相信在接下來的幾年,恐怖片仍會是台灣電影市場的亮點與熱點之一。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rTHRPNu2t0

隨處可見的恐怖:與影集跟商業大片的多重連結

有趣的是,與此同時,恐怖和靈異元素也開始出現在其他類型的台灣影視作品中。

首先是九把刀甫以此獲得台北電影獎最佳導演獎的奇幻愛情電影《月老》,這部改編自同名小說的電影,不僅沿襲了原著小說中陰間地獄的背景設定,電影劇本裡厲鬼復仇的故事線更是運用了許多恐怖片的運鏡來塑造氛圍,加強了電影的懸疑和壓迫感。

另外,近期兩部喜劇風格的台劇《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和《媽,別鬧了!》,也都有運用恐怖風格元素的橋段。《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第三集,以過去在醫院自殺的女外科醫師與女主角的「陰陽跨界」對話來開展劇情,後續集數也以恐怖片的鏡頭語言,來詮釋小劉醫師處理完恩師老狐狸手術後做的惡夢。《媽,別鬧了!》則是把恐怖片中的虐殺元素,「亂入」進浪漫愛情故事,為這個以愛情和親情為主線的喜劇創造出非比尋常的精彩money shot(成本昂貴的鏡頭)和充滿視覺刺激性的場面。

https://youtu.be/tnzugjZl7ZU

其它含有恐怖元素的影視作品,還有《親愛的亞當》探討基因編輯人被封印的黑暗記憶(當然,這或許跟導演廖士涵曾拍攝恐怖片《粽邪》有關);《俗女養成記》第一季中,小嘉玲被遊民嚇到的橋段也運用了恐怖片的鏡頭語言;更有《通靈少女》以溫馨方式處理鬼故事元素。

恐怖影像語言再進化,開啟國片新可能

2015年,《屍憶》和《紅衣小女孩》的上映標記了台灣恐怖片熱潮的開端,爾後的七年,年年都可見國產恐怖片的身影出現在院線片市場上。雖然品質亦有微幅跌宕、評價不一,但至少都能達到票房的穩定低標,像《杏林醫院》、《頭七》即使口碑不如預期,仍能賣出全台近三千萬的票房,便可見一斑。

2022年,柯孟融導演的《咒》橫空出世,以1.6億的票房打破了《紅衣小女孩2》的1.05億紀錄,不但超越公認的「鬼片天花板」,更在賣出國際版權後,成為首度打進Netflix全球前十熱門的台灣影視作品。

《咒》全片用手持鏡頭的方式呈現畫面,從頭到尾用「看不見」的方式成就恐怖氛圍,主打戰慄感與壓迫感,以及無法窺見全貌的緊張懸疑感,以此吸引觀眾進入故事。以技術層面來說,《咒》的攝影、音效與美術也十分傑出,與恐怖片之外的類型片並列評比,劇情的完整度和影像水準也可算是台灣電影中的上乘之作。

《咒》中的大黑佛母。

近期上檔的《民雄鬼屋》,則選擇在民俗傳說中,添加進常見於經典恐怖片「莊園鬧鬼」情節的哥德式元素,也運用各種經典恐怖片的運鏡和嚇人方式,包括角色中邪的毛骨悚然感、各種突發驚嚇(jump scare)、血腥砍殺等。當一切元素被集結在「女鬼復仇」這種亞洲典型的民間傳說大主題下,便兼具了國際通用的恐怖電影語言與亞洲在地文化性,是非常有趣的嘗試。此外,從本片主打「亞洲最猛鬼屋」也可以看到本片想打入台灣以外的亞洲、乃至國際市場的企圖。

恐怖片和恐怖元素不僅成就了一部又一部原汁原味的「本格」類型片,也可以融合進其它類型、主題的電影作品中,創造出非一般的氛圍,加強帶給觀眾的感官刺激,或成為營造危機與懸疑感的良好工具,這也代表台灣影人也已能愈加嫻熟地掌握各類型片的影像語言,並將帶動未來國片在題材與風格上的更多可能性。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da2XJp1sf8

|延伸閱讀|

➤ 訂閱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致力於挖掘台灣文化,請支持我們正在進行的第三年訂閱計畫,一起記錄與參與台灣的文化改變。

徐佑德

徐佑德

無垠公司共同創辦人、《Mapless Vision 新趨勢產業報》創刊人暨總編輯,前《娛樂重擊》主編,現職製片/劇本開發/前期統籌/影視與文化內容觀察/數據分析。2020 以《地下弒》入選金馬創投。

更多徐佑德的專欄文章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少年吔,安啦!》導演徐小明:拍的是黑幫槍響,講的是青春輓歌

人物電影

《少年吔,安啦!》導演徐小明:拍的是黑幫槍響,講的是青春輓歌

誕生於1992年的電影《少年吔,安啦!》,和九〇年代娛樂導向的觀影風氣有著截然不同的氣質——骯髒的光景、精準的槍響、少年的迷惘,勾勒著經濟發展下被遺留的台灣記憶碎片。導演徐小明希望透過草根味濃厚的黑幫故事,去唱一首屬於青春的輓歌。

電影辯士——上世紀的電影守護者,至今仍該存在的理由

文化觀念電影

電影辯士——上世紀的電影守護者,至今仍該存在的理由

電影史中有一群名為「辯士」的人,他們伴隨無聲電影現身,用聲音詮釋故事,陪伴大眾熟悉影像的世界,卻隨時代的演進凋零,走入人們的回憶。這幾年,辯士重新出現在台灣影展的螢幕旁,不僅是延續一個古老的文化技藝,更讓我們重新思考,走進電影院可以有什麼樣的體驗?

《永生號》導演王維明:將自己擺在不安全感裡去創作

人物電影

《永生號》導演王維明:將自己擺在不安全感裡去創作

短篇電影《永生號》像是一部你我生活記憶的MV,故事裡,張震所飾演的生化人在遙遠未來的宇宙中甦醒,回到受疫情、戰爭、污染殘害的地球。突然,一首首熟悉的歌曲響起,高中的嬉鬧、初戀的悸動隨著音樂浮現,漸漸喚醒他久遠之前的地球記憶⋯⋯。

透過VR,站在歷史與現實的界限中:多媒體藝術家權河允

國際文化電影

透過VR,站在歷史與現實的界限中:多媒體藝術家權河允

來自韓國的留法多媒體藝術家權河允(Hayoun Kwon),於2021年高雄電影節發表的VR作品《玉山守護者》,述說日治時期一位日本學者與一位台灣布農族人間的可貴情誼。在創作的過程中她探索了台灣的傳說,更找到了不同的角度去觀看歷史。

「再髒一點」:剪接師廖慶松如何在《少年吔,安啦!》追求台灣色彩的真實?

人物觀念電影

「再髒一點」:剪接師廖慶松如何在《少年吔,安啦!》追求台灣色彩的真實?

人稱廖桑的資深電影剪接師廖慶松,入行近半世紀以來,無數台灣電影在他手中有了生命、且變得更加精彩。九〇年代初的經典黑道片《少年吔,安啦!》同樣由他操刀,30年後也由他負責指導修復,真實呈現那個時代的台灣,最生猛與美麗的色澤。

槍聲、風聲和青春壞掉的聲音——音效師杜篤之如何製作台灣首部杜比立體聲電影?

人物觀念電影

槍聲、風聲和青春壞掉的聲音——音效師杜篤之如何製作台灣首部杜比立體聲電影?

九〇年代初,導演侯孝賢與已故製片人張華坤希望聚集一群「台灣新電影」運動要角,拍一部前所未有的黑幫故事,包括當時已是侯孝賢、楊德昌等大導演指定御用錄音師的杜篤之。在那個杜比音效對全球片商來說都是新鮮事的時代,杜篤之讓《少年吔,安啦!》成為台灣首部杜比立體聲電影,讓台灣電影從此從單聲道變成雙聲道。

高捷:台灣黑道大哥舍我其誰?

人物電影

高捷:台灣黑道大哥舍我其誰?

頂著黑色軟呢帽,臉上掛著一副墨鏡,高捷從磨石子樓梯步上酒吧二樓,背景音樂正播放伍佰的〈Last Dance〉。上樓走到沙發坐下,這畫面彷彿是顆電影長鏡頭,一位黑幫大哥氣勢滂薄的出場,從他30年前首次在電影《少年吔,安啦!》詮釋黑道大哥之後,多數人一想到高捷,總是會浮現這樣的印象。

橫越三大洲的拍攝是為了什麼?專訪《為了國家》導演Rachid Hami與演員Karim Leklou、Shaïn Boumedine

國際文化電影

橫越三大洲的拍攝是為了什麼?專訪《為了國家》導演Rachid Hami與演員Karim Leklou、Shaïn Boumedine

由法籍導演Rachid Hami所拍攝的法台合製電影《為了國家》(Pour la France),該劇情從一名在軍校被霸凌致死的軍人展開,最終讓主角哥哥為弟弟站上前線抗爭。Rachid以自身的故事改編,於阿爾及利亞、台灣、法國三地拍攝,從沉重的回憶裡帶出與弟弟最真摯的情感。

高畑勲:藏在日常中,那個說故事的人

人物動漫電影

高畑勲:藏在日常中,那個說故事的人

2018年4月5日,當高畑勲高齡82歲逝世時,電影圈曾掀起一波緬懷他的熱潮。好作品非但不會被遺忘,還會愈陳愈香。如今幾年又過去,人們依然為高畑勲的影像而著迷,過往作品更一舉登上大幕。今年位於北流的「高畑勲展」,及精選六部作品的「高畑勲影展」接連登場,邀請舊雨新知,一同踏回那個我們似乎從未遠離的動畫世界。

億萬票房導演想什麼?九把刀 × 柯孟融(下):拍電影正是因為愛看電影

人物電影

億萬票房導演想什麼?九把刀 × 柯孟融(下):拍電影正是因為愛看電影

九把刀與柯孟融,兩位因為曾經合作而惺惺相惜的電影導演,他們拍故事、寫故事,各有自己作業的一套方法。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