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0
0
導演樓一安的御用演員:呂赫若投胎來的莫子儀

導演樓一安的御用演員:呂赫若投胎來的莫子儀

莫子儀,大家叫他小莫,很多人心目中的男神。在那些愛慕者眼中小莫就像自帶 2K 大燈,在片場就只有我會叫他笨蛋,跟他講幹話。

圖片:台北歌手官方粉絲團提供

莫子儀,大家叫他小莫,很多人心目中的男神。片場裡即使沒打燈,在那些愛慕者眼中小莫也像自帶 2K 大燈,永遠光明透亮。在片場就只有我會叫他笨蛋,跟他講幹話:「你帥屁帥啊!」「雖然你不太會演戲,但走路總會吧?」「不用準備感言,你拿不到金馬獎啦!」就因為太熟了,好聽話跟他反而難講出口。

早在我拍第一部長片《一席之地》認識他,到現在這 12 年我執導的五部影視作品裡,他便參與了其中四部。遠的不說,就談談最近合作的這兩部吧!

三年前籌拍電視劇《台北歌手》,全劇以文學家呂赫若生命中最後八年的故事為軸,並穿插改編他的九篇小說,以舞台劇的形式重現,與他充滿矛盾與困惑的真實人生進行對話。小莫本人跟呂赫若神似,所以從一開始他便是男主角的不二人選。

劇中的小說情節跟呂赫若的生命歷程虛實交錯,因此他必須一人分飾五角,且每個角色的性格迥異,於是他選擇用「溫度」區隔出角色,讓他們各自孵出獨特的熱度。個性溫吞無能抗辯的添丁,如冰山不斷崩解的耀勳,或者是那個被丟棄在孤單世界裡的呂赫若,他們都被賦予了無可取代的面貌。

另外,由於呂赫若也是位聲樂家,因此小莫在劇中還要演唱七首德語發音的藝術歌曲,彈奏八首鋼琴曲目,雖然這都有專業的男高音幕後代唱,專業的鋼琴師代彈,但要求極高的小莫仍熟記下所有德文歌詞,以求完美對嘴演出,還硬記下所有鋼琴曲目的琴鍵位置,固執地要我拍攝時不能避他的手,有次拉背拍他彈琴他差點跟我翻臉。

圖片:台北歌手官方粉絲團提供

導演樓一安與金馬影帝莫子儀,長年合作已培養出默契與革命情誼。(攝影/廖偉棠)

這樣講起來,跟他合作還真的挺煩人的——太認真,有太多堅持,幾乎不近人情。而且,他的堅持與不近人情還不只在戲劇上,也包括人生的選擇。

明明有成為巨星的機會和本錢,但他總是本能似地趨凶避吉,選擇比較辛苦孤獨的道路,堅持不願與商業市場妥協。

所以我說他是呂赫若投胎來的,上世紀反資老左的幽靈好像還一直在他身體裡徘徊著,有戲不想接,有錢不去賺,跟呂赫若一樣是個大笨蛋,只要稍稍違背他內心本質的事,他一概抗拒。

前不久才剛殺青的《該死的阿修羅》也差點無緣跟他合作。在找他演出前他便已答應十月底的舞台劇和十一月底的電影演出,我拍攝期正好卡在中間,所以他很為難,擔心自己分身乏術。我知道他的,其他演員或許可以同時尬好幾齣戲,但他要進入一個角色便是整個靈魂的投入,要他尬戲他會精神錯亂的。後來,我們劇組特別為他排了一個足以讓他舒服進出角色的拍攝期,這才終於得到他的首肯。

圖片:台北歌手官方粉絲團提供

《該死的阿修羅》找他演一個寫深度報導的記者。單從劇本看,這實在不是個突出的角色,但就在他加入之後,有些好玩的事發生了。我們有個共識,不要讓這個角色悶掉,於是他將我們田調時一個看似吊兒郎當,實則精準犀利的記者放進角色靈魂裡,讓這個角色跳脫出過往莫子儀的螢幕形象,變得有些活跳跳了。

我知道他對這次的演出是開心的,但他不說,只是盡全力排開了時間來參加殺青酒,好趁機從背後勒我脖子。好啦!你開心就好。你就繼續當個笨蛋,只接拍了會開心的片,只演有靈魂的角色,只做你自己。

Text by 樓一安|台灣電影、紀錄片導演及編劇,亦曾任副導、製片、剪輯等職務。編導作品多與中下階層及外來移民之生命經歷相關。曾編導《快樂的出航》、《一席之地》、《失控謊言》、《台北歌手》等。

《台北歌手》現可於CATCHPLAY+上觀看,點此觀賞

CATCHPLAY+|唯一台灣原生、跨足國際、為電影愛好者而生的數位影音平台。匯集最新電影、美劇台劇、HBO 全館內容,跨屏隨選隨看。近期強檔影劇如《消失的情人節》獨家上架、《天能》、《黑暗元素》第二季、《鬼滅之刃》全季等等,點此了解更多。

VERSE VOL. 23 台灣當代時尚文化考VERSE VOL. 23 台灣當代時尚文化考
  • 文字/樓一安
  • 圖片/台北歌手官方粉絲團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