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NFT特輯 ㈠

NFT為何成為內容創作最新趨勢?

圖/A M Hasan Nasim from Pixabay 

2021年3月11日,美國數位藝術家Mike Winkelmann跟家人守在電視螢幕前看著自己的作品在佳士得拍賣行被競價拍賣。結標前1分22 秒競標價還停留在2525萬美元;但只過了6秒,競標價突然翻了倍來到5075萬,Mike跟家人驚呼連連,之後這1分中內價格不斷攀升。結標時,Mike Winkelmann已成了全球身價前三高的在世藝術家,但世人更熟悉他的網路化名:Beeple

這幅最後以6934萬6250美元結標的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並不存在於真實世界——嚴格說起來,是「它們」,是一張由Beeple過去創作5000幅作品拼貼組成、卻隨時能被複製再製的圖檔,但即使被他人複製、仍可證明買家擁有獨一無二擁有權的一枚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質化代幣)。

《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是NFT熱潮的里程盃,是加密技術與收藏市場交叉結合至今的頂峰。就在同一個月Twitter執行長Jack Dorsey也才把自己2006年發的第一條推文「剛剛設定好我的推特」做成NFT,再以市值275萬美金的以太幣賣出。

https://twitter.com/Reuters/status/1370307326238814211

真實世界裡不管是書畫、陶器古玩、雕刻品到標本化石,總可以用筆跡、工藝手法,甚至是熱釋光與電子顯微鏡來辨認真偽;但在數位世界除傳統雜湊值之外,NFT是「信任機器」區塊鏈透過智能合約演變出的進化體之一,它是一種全新、而且完全原生於網路,判斷檔案真偽的方法。

在技術層面上,NFT本質仍是區塊鏈帳本上的一段記錄,但跟大眾熟知的比特幣、以太幣不同,NFT並不能跟比特幣、以太幣一樣被切成更小的單位,一枚NFT上可以詳盡記錄收藏品的內容、屬性、顏色、樣式與作者、收藏者資訊,這些資訊受到區塊鏈保護,無法被任意竄改,每一枚NFT都是獨一無二的存在。

這兩年NFT迅速受到創作者與投資人兩端光譜青睞,跟去中心化金融(De-Fi)一同成為加密世界最受矚目的新星。但NFT類似概念最早在2012年就已出現,接著2013至2016年這個概念逐漸擴充,像Counterparty在區塊鏈上開始發行卡牌上鏈遊戲Spells of Genesis,另外有人試著把網路迷因佩佩蛙(Pepe The Frog)的圖像上鏈販賣。

到了2017年,基於以太鏈的網路養貓遊戲CryptoKitties上線突然席捲加密世界,這些貓每一隻背後都由NFT記錄獨一無二的特徵,100%由飼主所擁有,而且無法複製、銷毀,跟 2017年虛擬貨幣熱潮相互結合後,貓咪NFT價格迅速水漲船高,不少愛好者熱衷購買、繁殖以及交易虛擬貓。

https://twitter.com/VonMises14/status/1436043651113750534

CryptoKitties走紅之後開始讓人意識到NFT不僅能記錄資產,還可以成為一種進入門檻低、流通速度卻極高蒐藏品,以及數位身分的表徵。同樣起始於2017年的CryptoPunks採用以太坊ERC-721規格,用程式碼自動設計出1萬組各自獨一無二的NFT頭像給網友使用。

這些8-bit頭像大部分是人類,但有的是外星人、殭屍或猩猩,而且各自有不同的髮型、膚色與裝飾;也因為其缺稀性,2017免費提供給社群的CryptoPunks到了今年,一個頭像的售價竟要20顆以太幣,讓網路的資產階級在CryptoPunks 的NFT上同時獲得身份表徵、社群互動與投資功能。

NFT技術上也解決了網路時代數位資產被「單一平台宰制」的問題。就拿最經典的案例:網路遊戲來說,一旦只要伺服器一掛點或遊戲宣布下線,玩家們花了幾天幾夜、甚至幾個禮拜以及付了好幾千、好幾萬,價值連城的虛擬寶物就得付諸流水,但NFT建立在去中心化的區塊鏈上,只要錢包與私鑰管理好,就不用怕任何外力、任何平台單方面刪掉玩家的數位資產。

透過獨一無二、不可取代性,NFT的發行對象與意義逐漸變得多元,在台灣則有吳卓源、周興哲與陳芳語等人透過NFT發行音樂作品,也有YouTuber「阿卡貝拉 CACA&BELLA」將CG動畫NFT拍賣後全數捐出用以紀念同婚法兩周年。

國外《時代雜誌》從 2021年3月開始陸續將具有獨特意義的封面,重新以NFT形式拍賣,最高價的「真相已死?」(Is Truth Dead?)以88顆以太幣賣出。

https://twitter.com/NFTownCrier/status/1374932815184281602

NFT也從虛擬世界逐步跨向實體,從 2018年開始就有人嘗試將NFT做成票務系統,到了今年搖滾樂團Kings of Leon就以NFT發行他們的最新專輯以及VIP演唱會門票,運動賽事也有NBA金州勇士開始用NFT作為他們的紀念票根。

有人認為NFT是因為搭上了2020年底開始的第四波比特幣浪潮,跟著幣價一起水漲船高,也因此有人跟質疑比特幣是龐氏騙局般,認為NFT可能只是又一場被炒作的科技泡沫;但也卻有聲音認為,NFT 終在複製貼上主義的網路時代裡將內容「重新賦能」,同時為創作者、消費者開了一扇窗,也把數位資產的擁有權從科技巨頭手上還給大眾。

但無論偏向哪邊,在這數年NFT為內容創作帶來的新可能性,您、我都必須好好認識。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何佳興 ✕ 蘭陽明體:所謂的台灣是什麼?我們這個時代的文化造型工作

藝文設計

何佳興 ✕ 蘭陽明體:所謂的台灣是什麼?我們這個時代的文化造型工作

justfont從設計「金萱」的理念即從台灣出發,在2018年末,justfont開始發展「蘭陽明體」計畫,以全新的視角設計「明體」這樣日常而基本的字體。

席德進特展「歷史就是我們自己」:以一生的畫作獻給台灣鄉土風情

新聞藝文

席德進特展「歷史就是我們自己」:以一生的畫作獻給台灣鄉土風情

於1970年寫下「歷史就是我們自己」,將一生靈魂奉獻給藝術,席德進透過水彩、水墨、油畫捕捉了三十餘年的台灣山水與鄉土民情。

諮商師周慕姿提醒二十世代:關於未來  我們只能找到屬於自己的答案

觀念重磅

諮商師周慕姿提醒二十世代:關於未來 我們只能找到屬於自己的答案

諮商心理師周慕姿訴說自己的成長經驗,提醒可能正面對迷茫的20世代:不要急,慢慢來,每個人都有自己獨有的路。

2021綠島人權藝術季:「監禁」與「離散」該如何透過藝術再現?

展覽藝文

2021綠島人權藝術季:「監禁」與「離散」該如何透過藝術再現?

「監禁」與「離散」作為2021綠島人權藝術季的展覽關鍵字,影像之於「監禁」與「離散」要如何被再現?

哲學作家朱家安 :二十世紀最後的少年 反思跨時代脈動​

觀念重磅

哲學作家朱家安 :二十世紀最後的少年 反思跨時代脈動​

當台灣進入21世紀,網路致使橫空出世的自由、社會價值框架重新打破再定義,哲學作家朱家安書寫現下20世代所面對那瞬息變化的情境。

青鳥書店再次跨界:從全新餐飲到品牌閱讀角落

藝文閱讀

青鳥書店再次跨界:從全新餐飲到品牌閱讀角落

2016年8月,在「華山文創園區二樓」狹小的18坪空間中,青鳥書店的巢從此處築起,數年後開枝散葉,長成最迷人的姿態。

當盛世終於虛無了,我們在華美廢墟中再讀村上春樹

藝文

當盛世終於虛無了,我們在華美廢墟中再讀村上春樹

1991年,村上春樹的《舞舞舞》在台問世,當時他這名字還沒跟文青連上關係,第一頁的字句如寶可夢一般,把我吸納了進去。

《斯卡羅》導演曹瑞原:影集只是起點,盼台灣人繼續探尋土地的故事

影劇藝文

《斯卡羅》導演曹瑞原:影集只是起點,盼台灣人繼續探尋土地的故事

《斯卡羅》既然改編自小說,很難避免討論原著和改編劇本之間的差異。例如關於認同,及對族裔身分的質疑比較具文字性,在影像媒材中並不易表達。

焦元溥的台北音樂地圖:唱片迷記憶中的羅斯福路四段

精選書摘藝文

焦元溥的台北音樂地圖:唱片迷記憶中的羅斯福路四段

若有任意門,我真想回去當年的羅斯福路,再從辛亥路走到公館站牌,看看唱片行裡的老友與論敵。雖然忘不掉,再見一次也很好。

謝謝奈良美智,以藝術彰顯「人」的澄澈靈魂

展覽藝文

謝謝奈良美智,以藝術彰顯「人」的澄澈靈魂

自始至終,奈良美智都相信所謂的藝術,不該只是追求高超的技法,而是應該透過「人」而產生更有層次、更有靈魂感的事物。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