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卓庭宇:熱情與厭世間的影視雜工日誌

No.1 在《逃出立法院》之外我們辦了一場活屍婚禮

以百米速度狂奔穿越影集拍攝現場,狼狽地將讀卡機塞進側拍師的手中,側拍師感受到我急迫的情緒,亦手忙腳亂的讀取記憶卡。40 分鐘前,我與行銷組的同事完全沒有想過,在出了社會後,還會需要像學生運動會奔跑衝刺,更不用提 30 分鐘前,我們才從台北市區一路狂飆到桃園郊區的拍攝現場。

事情永遠不會這麼簡單解決,這張因為各種意外、早該交給記者手上,卻搞得人仰馬翻的媒體探班照,在該死的讀卡機上永遠顯示不出來,慌忙中自辦公室抓出來的 MAC、PC 筆電也完全無用,眼看距離下午五點的死線越來越接近。

最後只能死馬當活馬醫,翻拍攝影機上的螢幕,直接用修圖軟體調整照片,按下送出鍵時,距離死線只剩下 10 分鐘⋯⋯我從沒想過自己會有感謝美圖秀秀設計團隊的時刻,他們拯救了一位影視行銷的一天。

「影視行銷到底在做什麼?」這是一個過年過節親朋好友時常問到的問題,如何回答確實困擾了我好一陣子。在同事之間,我們都笑稱自己是萬能的雜工,前段荒唐的經歷也是我們包羅萬象的工作之一。簡單來說,影視行銷這份工作負責的就是「觀眾從家裡到戲院的這段路」。在人人都在爭奪眼球的社群時代中,這段路的距離可以很快速、很便捷,也可以遙遠的見不到人影。

我目前在瀚草影視的工作大致可分成拍攝期、宣傳期兩個時間點,如果我們把宣傳工作當成一間餐廳,宣傳期即是把電影戲劇的賣點炒成一桌好菜,而拍攝期的宣傳工作就是在備料。在社群時代裡,一部作品能走得多遠,手上的素材多寡優劣,直接決定了影視作品的社群討論度。這些食材包含了你在戲院看到的海報、手機上的預告片,甚至是網路社群軟體上的 Banner 封面首圖,各式各樣的素材都源自於拍攝期的行銷準備。

有趣的行銷往往源自作品本身獨特的氣味,例如 8 月 14 日上映的《逃出立法院》,即是一部即使在充滿變動的 2020 年也依然特別的作品。故事描繪立法院爆發了活屍病毒,總統、高官、立委都被感染,一小群倖存者嘗試突破封鎖,奮力求生的 B 級片故事。是台灣很難得一見的靠片(邪典電影,Cult Film,簡稱靠片)題材,讓我們在宣傳上得以玩得很開。

製作團隊對這部活屍電影中下足了苦心,除了在室內溫度高達 35 度的高雄市舊議會大樓還原了台北立法院的布景,不只有完整的質詢台、立法院長的龍椅高台,甚至連委員辦公室都一應俱全,甚至在演員名單裡邀請了名人意見領袖來客串演出,像是時下具有話題性的 Youtuber 視網膜、博恩、啾啾鞋等客串扮演活屍;也因為《逃出立法院》拍攝場景是難以取得的特殊場景,我們分別拍攝了以「立法院」或「活屍」為主題的特別企劃,例如開箱立法院場景,模仿新聞特別報導的宣傳旁白錄製,以及 Youtuber 活屍演員表演即興宣傳用短劇。

除了網路社群中生動活潑的素材外,最讓團隊感到驕傲的是一系列配合電影又超脫電影之外的特殊劇照。對應電影本身 B 級片的調性,失焦、過曝僅是這次的基本款,最有趣的是根本不在電影劇情裡的「婚紗照」,這要聊回電影中的高潮片段,在最後人與活屍大戰時,飾演父親的熊爸(庹宗華飾)不顧險阻的將女兒穎穎(賴雅妍飾)交到男主角王有為(禾浩辰飾)的手中,便從此生離死別,在劇本開發時,導演分享了他對這段劇情的詮釋:「議場通往主席台的這段路,對他們父女來說,就是婚禮上的紅地毯吧。」雖然電影裡實際上並沒有收錄這個畫面,然而這個詮釋卻非常動人,於是我們特別丈量了三位演員的身材尺寸,想辦法弄來了三套復古婚紗,在電影主要場景的議會殿堂中、立法院院長的主席台前,替電影裡無緣帶女兒走紅毯的父親舉辦了一場「電影之外的婚禮」——《逃出立法院》的電影時空中充滿了荒謬與遺憾,但在現實的行銷世界裡,我們創造了電影世界的平行時空,填補了觀眾心中的缺憾。

電影如果是一個圓夢的時空,那在現實生活裡的行銷宣傳何嘗不是。



卓庭宇

卓庭宇

現任職於瀚草影視,擔任行銷。工作總是在厭世與熱情來回擺盪,希望有一天可以擺盪到只看電影不用工作的人生。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No.2 人多嘴雜,訂便當不簡單!

戲劇

No.2 人多嘴雜,訂便當不簡單!

如果你覺得安排家族朋友聚餐根本是小菜一碟,自稱是安排飯局達人,那我真心誠摯地邀請你來幫忙解決劇場圈巨大煩惱之一——在劇場週「訂便當」!

No.2 游擊手的傳接,27 mm 鏡頭與紐約(之二)

攝影

No.2 游擊手的傳接,27 mm 鏡頭與紐約(之二)

有一次攝影師朋友 R 聊天,聽見一個有趣的想法,他說,當攝影遇到瓶頸,發覺怎麼拍都差不多的時候,就換顆鏡頭或器材吧。

No.2 銀幕上的裁縫與欲望

電影

No.2 銀幕上的裁縫與欲望

不管設計如何,和規訓畫上等號的制服,總是令人反感。改制服於是成為一種微叛逆的儀式,70 年代的褲管要在風中搖曳,80 年代則要縮口才不嫌老土。

No.2 漫畫技法書不會寫到的狀況

漫畫

No.2 漫畫技法書不會寫到的狀況

在以紙本為主閱讀漫畫的年代,使用電腦作畫、在網路上發表,不是普通的做法,想成為正式的漫畫家,該怎麼做呢⋯⋯

No.2 逃跑的世代,與用逃跑路線繪成的地圖

文學

No.2 逃跑的世代,與用逃跑路線繪成的地圖

「我是啊,一直在逃,直到我漸漸能夠感到,逃跑也是在繪製地圖。」

No.2 奇蹟的女兒與她們的投幣式電話機

音樂

No.2 奇蹟的女兒與她們的投幣式電話機

因為是長途電話吧,那樣的急切感,在成音軟體裡複製貼上的音軌線條中逐步建構起來,那裡面涵蓋了命運的重量,以及渺小卻堅毅的冀盼。

No.2:與花相處的幾件小事,那些對花的偏見與偏愛

生活

No.2:與花相處的幾件小事,那些對花的偏見與偏愛

與植物相處,小至換水剪莖這類基本小事,大至從中體悟植物即是生命的縮影,都存在一種適當距離的老派情懷,那是屬於內省的,我們終將獨自面對自身,梳理生活裡遇到的混亂,將自己拉回平靜。

No.2 從《誰是被害者》窺見海報拍攝

影視劇

No.2 從《誰是被害者》窺見海報拍攝

水緩緩注入玻璃水箱中,老實說水箱比我想像中大上許多,池水加入紅色染劑,顯得更加深邃。看著同事換上泳褲,在有點深度的箱中載浮載沉,替明天《誰是被害者》海報的正式拍攝做測試準備⋯⋯

No.2 照理說,沒用的東西應該都不要錢才對

地方

No.2 照理說,沒用的東西應該都不要錢才對

有時候被問到「幹,不會累嗎?」,但想到世界上很多地方有奇怪的人在做「奇怪但讓人覺得很有希望的事」就不會累。

No.2 關於台灣漫畫消失的記憶(下)

漫畫

No.2 關於台灣漫畫消失的記憶(下)

我們把時間回溯到 90 年代(對,就像天能那樣倒帶),那可是台灣漫畫才剛開始萌芽的時代,正因為什麼都沒有,所以什麼都有可能!(來自某座島的謎之音)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