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毛豬漫談

No.3 新世紀漫畫工作者之生存大挑戰

在台漫黃金的1990年代後,網路開始普及,全球的紙本行業受到了非常大的衝擊,原本必須買最新的漫畫雜誌才能追最新的連載,現在只要上網就全部都看得到了!這下可是直接斬斷了漫畫出版社的命脈,斷開漫畫家的收入來源了。

漫畫家傳統的收入模式主要依靠:「稿費」和「版稅」,將畫好的漫畫刊登在紙本刊物上賺取稿費,然後集結成冊之後出版銷售獲得分潤的版稅。在過去漫畫的黃金年代,的確是有不少漫畫家靠著熱銷作品致富。

但如果上網就看得到最新的漫畫,對很多人來說,買漫畫的誘因就下降很多了,不僅是台灣的漫畫市場,就算是漫畫大國日本也面臨同樣的問題。畢竟要完全杜絕掉網路上偷刊載的漫畫幾乎是不可能的,但日本漫畫產業和台灣後來的發展卻有著截然不同的後續。

儘管日本的漫畫產業在紙本銷售上受到了打擊,但已經有完整的漫畫「產業」及「市場」,有很多將漫畫作品跨領域結合的管道,不論是將漫畫作品動畫化、商品化、授權或異業結合,都能讓漫畫透過這些方式獲利,使得日本漫畫產能持續強大並繼續產出好的作品。

相較起來,台漫就面臨了比較困難的狀況,整體不論是「產業」或是「市場」都還在發展階段,就面臨了網路的巨大衝擊;許多漫畫雜誌也相繼收攤,對漫畫家來說,沒有雜誌可以刊登作品意味著沒有稿費收入,紙本銷售的版稅也因為網路衝擊變的相對驟減,基本收入受到嚴重的打折。

「產業」的不完整也意味著難以做其他跨領域的結合,不論是想要動畫化或是商品化,在沒有完善的其他輔助產業跟角色(例如:要趕上周刊連載一定需要有強大的助手團、想要製作成動畫需要有優秀的動畫團隊、聲優等)讓台灣漫畫一時之間難以支撐這個局面。

難道漫畫家就因為這樣不畫了嗎?不,大家開始轉往不同的戰場求生,例如許多漫畫家開始在同人場活動,儘管與正規的商業出版有著規模上較大的落差,但同人市場的凝聚力仍然不可小看,也有不少漫畫家在同人場練功之後,累積了實力與人氣後正式登上商業出版的舞台。

網路世代漫畫家也開始獨立在網路上經營自己,就像「反正我很閒」海龍王彼得說過:「你只要懂海,海就會幫你。」

網路雖然對紙本的銷售造成了打擊,但懂的利用網路的漫畫家,有不少人藉由在網路上曝光作品,逆其道反而被出版社相中出道,甚至建立起自己的品牌,不論是授權、異業結合、販售商品通通自己搞定。

政府也開始投入資源,補助更多創作者,台灣漫畫也開始順利長出許多枝枒,漫畫家也隨著在網路舞台上的活躍,有更多商業案件結合的機會。新時代的漫畫家也因應這些改變,發展出了各自生存的不同方式。

在前兩篇文章刊出後,筆者不斷思考如何寫出更加貼近實際漫畫產業的文章,決定在下篇開始訪問台灣漫畫產業中不同的角色,例如:第一線生產漫畫的漫畫家、輔助漫畫家的編輯、甚至是對專門撰寫漫畫相關新聞的記者,希望能藉由這些採訪讓讀者有更多不同的角度來暸解台灣漫畫。

更正&補充說明

前篇提到的關於大然文化倒閉事件,以筆者的觀點是將這當成台灣漫畫衰敗的象徵性事件,但並非是原因,且在當時來說真的是震撼全國的大事件。

完稿後在11月期間翻閱了一些關於台灣漫畫的文史資料,也有幸參加了「台灣漫畫博物館」的「漫畫大爆炸」分享會,跟許多業界前輩交流後,覺得上一篇的內容還是補充一下比較不會造成誤會。連載這份專欄之際,往回追尋台灣漫畫史也非常有趣,感謝持續關注「台漫」的朋友們,希望未來能讓這份專欄在趣味和知識上都有更佳的產出內容。

|延伸閱讀|

毛豬

毛豬

喜愛漫畫、插畫、音樂,同時也是「毛豬經紀日誌」、「我的焦慮室友」的漫畫原作。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No.2 漫畫技法書不會寫到的狀況

漫畫

No.2 漫畫技法書不會寫到的狀況

在以紙本為主閱讀漫畫的年代,使用電腦作畫、在網路上發表,不是普通的做法,想成為正式的漫畫家,該怎麼做呢⋯⋯

No.2 關於台灣漫畫消失的記憶(下)

漫畫

No.2 關於台灣漫畫消失的記憶(下)

我們把時間回溯到 90 年代(對,就像天能那樣倒帶),那可是台灣漫畫才剛開始萌芽的時代,正因為什麼都沒有,所以什麼都有可能!(來自某座島的謎之音)

No.1 開場:喜歡漫畫的起點

漫畫

No.1 開場:喜歡漫畫的起點

網路影響了世界很多層面,漫畫也是,希望可以把這段經驗畫出來供現代人和未來人考查。

No.1 關於台灣漫畫消失的記憶(上)

漫畫

No.1 關於台灣漫畫消失的記憶(上)

年幼時期的我,覺得台漫一點都不輸給日漫,並且對於台漫和日漫同時刊載一本雜誌的這個情景,認為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