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21世紀的古典樂:馬世芳談生祥樂隊《我庄三部曲》演唱會

《我庄三部曲》4月於台北演出現場(圖/劉振祥攝影)

在4月16日看完《我庄三部曲》後,我聽了生祥的話,去光顧B級美食,和朋友驅車延三夜市吃旗魚米粉湯配雞卷紅燒肉粉肝炸蝦仁肝連,又吃了花生湯配燒麻糬,四個人總共600元,划算划算。

先談談大家都有意見的音響問題:國家音樂廳的空間原是為了acoustic(原聲的)樂器而設計,若用揚聲器補強插電樂器,整個音場很容易轟成一片。這次生祥樂團的插電樂器和Nori、政君的打擊樂,和NSO如何能不互相「吃掉」,又要兼顧各聲部的層次和厚度,實在是絕大的挑戰。

老實說,在國家音樂廳看過的類似跨界編制演出,聲場都差強人意,這或許是跨界類型演出在國家音樂廳不得不接受的先天限制。

我猜這次上半場的聲音設計未必都該歸於「技術失誤」,而是這種沒有太多前例的實驗性質演出,聲音呈現方式原本就會有不同的思考,可能在全盤權衡場館限制之後,必須創造一種和原本生祥樂隊的聲音結構完全不同的,偏向交響編制表現的走向。

上半場搖滾樂器比較低調的幾首曲子,音樂細節是清楚的。人聲誠然可以再推出來一些,但我以為,基本的聲響邏輯還是成立的。問題比較大的是全部樂器合奏的曲目,音樂轟轟的,人聲就被吃掉了,電吉他和薩克斯風獨奏也常被淹沒。不過,下半場生祥的人聲推出來了,聲響表現偏向生祥樂隊的原始核心,弦樂細節卻被吃掉了,時不時還有feedback,編曲細膩處不容易表現,這又是另一種可惜。

演出前一天,我看了下午的彩排,才知道他們前一日正式在音樂廳試音,發現很多問題得處理。到我去看排演時,揚聲系統已經重新佈置過。作曲家張玹反覆在觀眾席前後左右的位置細聽音場,一面和PA溝通,一面和指揮楊書涵討論音樂段落細節。

那天我聽到的音場,倒沒覺得有什麼大問題。想是後來又做了重新思考吧?我不是音響專業,站著說話不腰疼。但我知道,對這次演出的聲音處理,團隊是下了大工夫的,我們且等生祥自己來說這一次的經驗,對生祥樂隊,對音樂圈同行,相信都是極有價值的學習。

那麼,我怎麼評價這場演出呢?個人以為現場聲響的表現並不是太大的問題。我深深嘆服作曲家張玹的才氣和用心,這絕對不是我們習見的,套句鍾永豐的形容,「搖滾交響化」的編曲,而是和生祥、永豐展開機鋒處處的對話,把原曲元素織進全新的風景。

十位NSO樂手和特邀小提琴魏靖儀、單簧管羅達鈞,當然還有薩克斯風謝明諺,也都和生祥樂隊一樣,是這場音樂會的主角。生祥說,這是他的「古典元年」。借用永豐的說法,古典樂手合奏的未必是所謂「古典音樂」,張玹的風格,用「現代音樂」來描述更準確些。或者借用夫人的形容,這是「21世紀的古典樂」。

我不是行家,聽張玹在這場音樂會的創作,有時聯想到畫面感極強的美劇、電影配樂,有時又是穿插大量不和諧音的實驗音樂,甚至有一首歌讓我聯想東歐 / 俄羅斯樂風。然而張玹不管怎麼玩,怎麼不做「理所當然」的編排,概念卻都是落實的,師出有名,絕不淪為任性的「野狐禪」。

《我庄三部曲》4月16日於國家音樂廳演出(圖/山下民謠提供)

很喜歡黃博裕的管子和嗩吶、謝明諺的薩克斯風、大竹研的吉他融入張玹編曲的方式,那是和生祥樂隊截然不同的驚喜。真心覺得這次的合作,值得錄成專輯傳世。

正式演出之前,我完全不能想像張玹和生祥樂隊會碰撞出什麼來,看完之後只能說,收穫遠遠超出當初的想像。張玹,實在厲害。而我最感動的時刻,是Joanna和生祥合唱〈南風〉,震撼人心,深沈細膩,這段演出,足以列入當代經典。其演出感想寫在她的臉書

「今晚跟生祥樂隊的演出真的好感動,南風淒涼又震撼。這首歌是在說台西村的空氣污染,令吹來給村民毒氣的海風向人道歉著。好像唱著大自然不得已為了傷害人民而道歉的意念,覺得有龐大的哀傷,又感受到大自然的母愛。張玹的編曲也給了這首歌很淒美的空間。我很想要形容但是寫不出來唱這首歌讓我心中的感覺,我只能說我好感動。這也是第一次唱客家話的歌曲,一直覺得遺憾我們家這一輩的孩子不太說客語,但是我很慶幸有可以唱到這首歌。很謝謝永豐與生祥老師願意找我來,也謝謝他們寫了這首巨大的歌⋯⋯」

還有,〈對面烏〉重新編曲,反覆盪開再盪回,一遍遍地更揪心了。〈化胎〉新編之後,益發有老酒的苦醇和芳香。〈仙人遊庄〉、〈菜乾〉都變得慧黠、調皮,卻不輕佻。〈宇宙大爆炸〉既然生祥不用唱,乾脆拋掉一切包袱,撒開來玩。結束的〈動身〉,竟變成了恢宏的交響史詩。

總而言之,我聽得很過癮,很感動。這次的合作,不但是生祥樂隊的里程碑,對有心跨界實驗的音樂人,也是極有啟發的。作為多年樂迷,謹此對生祥樂隊和張玹、NSO、以及諸位厲害特約樂手,鄭重說一聲「謝謝」。

相信《我庄三部曲》六月的衛武營演出,經此一役,重新調整,又會是一場截然不同的體驗,絕對值得衝去再看一次。

作者介紹

馬世芳|台灣作家、廣播人、音樂評論家。現任Alian電台節目主持人。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演出資訊|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宜蘭孩子告五人樂團:《運氣來得若有似無》唱出更具大人味的當代心聲

重磅音樂

宜蘭孩子告五人樂團:《運氣來得若有似無》唱出更具大人味的當代心聲

告五人團員們至今仍不惜舟車勞頓,堅持居住宜蘭;他們暢談成團至今的創作養成,以及家鄉宜蘭之於他們的意義。

魔咒下的東京奧運建築:從蘆原義信、丹下健三到隈研吾的日式建造

藝文

魔咒下的東京奧運建築:從蘆原義信、丹下健三到隈研吾的日式建造

東京三次奧運會的主要建築設計規劃者,是蘆原義信、丹下健三與隈研吾,他們創造出了不同時代,專屬日本的奧運建築。

驚喜製造的沉浸式劇場:讓城市變身夜晚遊樂場

商業藝文

驚喜製造的沉浸式劇場:讓城市變身夜晚遊樂場

沉浸式體驗在台灣發展還不久,在沒有太多前例可循之下,從「無光晚餐」到「微醺大飯店:1980s」,驚喜製造持續嘗試各種可能性。

疫情中的詩歌諮商❷傾聽台法讀詩:林季鋼〈軛〉、任明信〈不去可惜那些〉

藝文

疫情中的詩歌諮商❷傾聽台法讀詩:林季鋼〈軛〉、任明信〈不去可惜那些〉

疫情中邀你聽詩:透過台灣劇場人線上朗讀詩人林季鋼的〈軛〉,以及任明信的〈不去可惜那些〉,一起從詩歌感受堅定。

疫情中的詩歌諮商❶台法朗讀:陳育虹〈我告訴過你〉、煮雪的人〈未來〉

藝文

疫情中的詩歌諮商❶台法朗讀:陳育虹〈我告訴過你〉、煮雪的人〈未來〉

《VERSE》編輯部和巴黎市立劇院聯名合作,精選台灣詩人作品,以中、法文朗誦詩句撫慰一顆顆受困的心。

以創新策展向台灣工地精神致敬!工家美術館實驗落幕

藝文觀念

以創新策展向台灣工地精神致敬!工家美術館實驗落幕

勤美璞真執行長何承育表示:「工家美術館的創建初衷,就只是希望以設計改造工地,以策展彰顯台灣勞工精神。」

《喜劇開場》的追夢大作戰:延長十年的後青春之詩

影劇藝文

《喜劇開場》的追夢大作戰:延長十年的後青春之詩

《喜劇開場》劇組挑選了20世代中的一線演員們,菅田將暉、神木隆之介、仲野太賀共同揮灑青春篇章。

魏如萱專輯《Have A Nice Day》:舉重若輕的細語低喃  唱出透徹的日常之詩

人物新聞音樂

魏如萱專輯《Have A Nice Day》:舉重若輕的細語低喃 唱出透徹的日常之詩

魏如萱新專輯《Have A Nice Day》,主題看似圍繞生活,實則處處帶著生命哲思。

《台女:最邊緣的台北女子圖鑑》以交陪深入攝影真實展演

攝影藝文

《台女:最邊緣的台北女子圖鑑》以交陪深入攝影真實展演

《台女》拍攝計劃最初的名稱是「台北女孩」,經過三位作者的討論後,索性就改成包容性更廣、更俐落的「台女」。

《歌唱臺灣》:臺語流行歌曲與流行樂的文化殖民

藝文音樂

《歌唱臺灣》:臺語流行歌曲與流行樂的文化殖民

分析了從日治時代到戰後1970年代的台語流行歌曲,陳培豐的《歌唱台灣》勾勒出台灣戰前到戰後文化史。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