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21世紀的古典樂:馬世芳談生祥樂隊《我庄三部曲》演唱會

《我庄三部曲》4月於台北演出現場(圖/劉振祥攝影)

在4月16日看完《我庄三部曲》後,我聽了生祥的話,去光顧B級美食,和朋友驅車延三夜市吃旗魚米粉湯配雞卷紅燒肉粉肝炸蝦仁肝連,又吃了花生湯配燒麻糬,四個人總共600元,划算划算。

先談談大家都有意見的音響問題:國家音樂廳的空間原是為了acoustic(原聲的)樂器而設計,若用揚聲器補強插電樂器,整個音場很容易轟成一片。這次生祥樂團的插電樂器和Nori、政君的打擊樂,和NSO如何能不互相「吃掉」,又要兼顧各聲部的層次和厚度,實在是絕大的挑戰。

老實說,在國家音樂廳看過的類似跨界編制演出,聲場都差強人意,這或許是跨界類型演出在國家音樂廳不得不接受的先天限制。

我猜這次上半場的聲音設計未必都該歸於「技術失誤」,而是這種沒有太多前例的實驗性質演出,聲音呈現方式原本就會有不同的思考,可能在全盤權衡場館限制之後,必須創造一種和原本生祥樂隊的聲音結構完全不同的,偏向交響編制表現的走向。

上半場搖滾樂器比較低調的幾首曲子,音樂細節是清楚的。人聲誠然可以再推出來一些,但我以為,基本的聲響邏輯還是成立的。問題比較大的是全部樂器合奏的曲目,音樂轟轟的,人聲就被吃掉了,電吉他和薩克斯風獨奏也常被淹沒。不過,下半場生祥的人聲推出來了,聲響表現偏向生祥樂隊的原始核心,弦樂細節卻被吃掉了,時不時還有feedback,編曲細膩處不容易表現,這又是另一種可惜。

演出前一天,我看了下午的彩排,才知道他們前一日正式在音樂廳試音,發現很多問題得處理。到我去看排演時,揚聲系統已經重新佈置過。作曲家張玹反覆在觀眾席前後左右的位置細聽音場,一面和PA溝通,一面和指揮楊書涵討論音樂段落細節。

那天我聽到的音場,倒沒覺得有什麼大問題。想是後來又做了重新思考吧?我不是音響專業,站著說話不腰疼。但我知道,對這次演出的聲音處理,團隊是下了大工夫的,我們且等生祥自己來說這一次的經驗,對生祥樂隊,對音樂圈同行,相信都是極有價值的學習。

那麼,我怎麼評價這場演出呢?個人以為現場聲響的表現並不是太大的問題。我深深嘆服作曲家張玹的才氣和用心,這絕對不是我們習見的,套句鍾永豐的形容,「搖滾交響化」的編曲,而是和生祥、永豐展開機鋒處處的對話,把原曲元素織進全新的風景。

十位NSO樂手和特邀小提琴魏靖儀、單簧管羅達鈞,當然還有薩克斯風謝明諺,也都和生祥樂隊一樣,是這場音樂會的主角。生祥說,這是他的「古典元年」。借用永豐的說法,古典樂手合奏的未必是所謂「古典音樂」,張玹的風格,用「現代音樂」來描述更準確些。或者借用夫人的形容,這是「21世紀的古典樂」。

我不是行家,聽張玹在這場音樂會的創作,有時聯想到畫面感極強的美劇、電影配樂,有時又是穿插大量不和諧音的實驗音樂,甚至有一首歌讓我聯想東歐 / 俄羅斯樂風。然而張玹不管怎麼玩,怎麼不做「理所當然」的編排,概念卻都是落實的,師出有名,絕不淪為任性的「野狐禪」。

《我庄三部曲》4月16日於國家音樂廳演出(圖/山下民謠提供)

很喜歡黃博裕的管子和嗩吶、謝明諺的薩克斯風、大竹研的吉他融入張玹編曲的方式,那是和生祥樂隊截然不同的驚喜。真心覺得這次的合作,值得錄成專輯傳世。

正式演出之前,我完全不能想像張玹和生祥樂隊會碰撞出什麼來,看完之後只能說,收穫遠遠超出當初的想像。張玹,實在厲害。而我最感動的時刻,是Joanna和生祥合唱〈南風〉,震撼人心,深沈細膩,這段演出,足以列入當代經典。其演出感想寫在她的臉書

「今晚跟生祥樂隊的演出真的好感動,南風淒涼又震撼。這首歌是在說台西村的空氣污染,令吹來給村民毒氣的海風向人道歉著。好像唱著大自然不得已為了傷害人民而道歉的意念,覺得有龐大的哀傷,又感受到大自然的母愛。張玹的編曲也給了這首歌很淒美的空間。我很想要形容但是寫不出來唱這首歌讓我心中的感覺,我只能說我好感動。這也是第一次唱客家話的歌曲,一直覺得遺憾我們家這一輩的孩子不太說客語,但是我很慶幸有可以唱到這首歌。很謝謝永豐與生祥老師願意找我來,也謝謝他們寫了這首巨大的歌⋯⋯」

還有,〈對面烏〉重新編曲,反覆盪開再盪回,一遍遍地更揪心了。〈化胎〉新編之後,益發有老酒的苦醇和芳香。〈仙人遊庄〉、〈菜乾〉都變得慧黠、調皮,卻不輕佻。〈宇宙大爆炸〉既然生祥不用唱,乾脆拋掉一切包袱,撒開來玩。結束的〈動身〉,竟變成了恢宏的交響史詩。

總而言之,我聽得很過癮,很感動。這次的合作,不但是生祥樂隊的里程碑,對有心跨界實驗的音樂人,也是極有啟發的。作為多年樂迷,謹此對生祥樂隊和張玹、NSO、以及諸位厲害特約樂手,鄭重說一聲「謝謝」。

相信《我庄三部曲》六月的衛武營演出,經此一役,重新調整,又會是一場截然不同的體驗,絕對值得衝去再看一次。

作者介紹

馬世芳|台灣作家、廣播人、音樂評論家。現任Alian電台節目主持人。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演出資訊|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阮劇團《皇都電姬》:打開元宇宙,探索臺灣香港的過去與未來

戲劇文化最新消息

阮劇團《皇都電姬》:打開元宇宙,探索臺灣香港的過去與未來

由阮劇團與劇場空間臺港共製的舞臺劇《皇都電姬》,以臺港兩座即將被拆遷的「電姬戲院」與「皇都戲院」為故事背景,藉由回溯臺 港母語電影的黃金時代,探討母語文化失根的過程。2022年《皇都電姬》演員製作陣容全新升級,並進一步融入「元宇宙」(mataverse)議題,在魔幻又前衛的世界中,交織出臺灣香港的過去與未來。

那些音樂教會我們的事:胡乃元談TC音樂節

人物廣編音樂

那些音樂教會我們的事:胡乃元談TC音樂節

2004年小提琴家胡乃元返國創辦TC音樂節、聚集海內外優秀人才,一起為台灣而奏。

劉若瑀:要讓自己成為國際,而不是成為可以出國的人

人物文化

劉若瑀:要讓自己成為國際,而不是成為可以出國的人

在劇場界活躍將近四十載的劉若瑀,於2021年接下臺北表演藝術中心(以下簡稱北藝中心)董事長一職。從與「優人神鼓」在山林裡排演練功的生活轉身「入世」到熱鬧的士林,打破了許多人對劉若瑀的想像。北藝中心歷經九個寒暑的曲折,漫長而艱辛,2022年3月,終於正式開啟試營運,讓台灣多了一個全新的文化地標與重要藝術機構。在這個特別的時刻,《VERSE》社長張鐵志和劉若瑀董事長進行了一場深刻的長訪談,分享對北藝中心未來的展望,尤其是對青年世代創作者的期許,以及如何讓台灣在十年之後,可以成為世界級的表演藝術重鎮。

《未來還沒被書寫》推薦序:理想主義年代或音樂史的異響

文化閱讀音樂

《未來還沒被書寫》推薦序:理想主義年代或音樂史的異響

繼2004年《聲音與憤怒》、2010年《時代的噪音》後,作家aka VERSE 本刊社長張鐵志再度回到他的「老本行」——搖滾樂的文字書寫。最新出版的《未來還沒被書寫:搖滾樂及其所創造的》將許多「還沒被好好說過、但應該被知道的搖滾故事」紀錄成冊,橫跨多方領域的香港作家廖偉棠特別為此書寫推薦序,並回應作家「搖滾樂就是要take risks」的核心精神。

思劇團:從大稻埕到東南亞,「戇膽」陪伴表演藝術

戲劇文化

思劇團:從大稻埕到東南亞,「戇膽」陪伴表演藝術

大稻埕內的一棟百年街屋內,藏著一座「思劇場」。它不只是劇場,更是一處激發交流與創作火花的場域,這九年之間與17個不同國家、超過150位藝術家及團隊合作過。將藝文平台從大稻埕拉升到台灣與國際,過程裡,思劇團的兩位靈魂人物——林珣甄與高翊愷,憑的不過是一股「戇膽」(gōng-tánn)精神。

允晨文化40年:以出版留下時代的紀錄

文化觀念閱讀

允晨文化40年:以出版留下時代的紀錄

成立於1982年的允晨文化,在2022年邁入40年。從早年開創譯介人文社科、經典文學的書系,到出版多部重量級政治、思想、學術人物回憶錄,以及中國流亡與異議作家書籍,40年來,允晨始終深耕人文領域。在允晨任職超過三十年的發行人廖志峰表示:「下一個40年,允晨會繼續發掘有意義的好書,人生的時間有限,但這些書的生命一定會超過我的生命。」

有植物、自然光和貓的地方,讓我安心:插畫家卓霈欣

人物文化重磅

有植物、自然光和貓的地方,讓我安心:插畫家卓霈欣

《VERSE》第11期封面邀請2021年榮獲波隆那SM國際插畫家大獎的台灣插畫家卓霈欣描繪她理想中的圖書館。「植物、自然光和貓,任何有這三者的地方都能讓我很安心地窩上一整天。」即使現在已經鮮少踏入圖書館,但她仍難忘懷在繪本區留下的回憶,「因為讀者通常是孩子,閱讀時常常會有驚喜,有創意的塗鴉、粗心的汙漬,甚至是撕摺的痕跡,每每掀開一頁,心情便會隨著被加工過的頁面起伏。」

太平青鳥:一個山城的書店,與一個基隆的新起點

地方文化生活

太平青鳥:一個山城的書店,與一個基隆的新起點

透過與建築師黃惠美、太平青鳥主理人蔡瑞珊與張鐵志、書店副店長胡維銘、景觀設計師吳書原——這五位太平青鳥靈魂人物的採訪,重新梳理這座山城書店的全貌與精神。

不希望這個世界沒有書店,所以「一間書店」誕生了

文化生活閱讀

不希望這個世界沒有書店,所以「一間書店」誕生了

要在這場瘟疫蔓延時開店實屬不易,倘若開的是書店則更加艱辛,然而「一間書店」就這麼誕生在當前疫情高峰下,主理人威利愛書成痴,他深知一個供給人們閱讀的第三空間有多麽重要。

從台灣ê店到讀派書店:繼續賣書,是因為台灣還沒成功

文化生活閱讀

從台灣ê店到讀派書店:繼續賣書,是因為台灣還沒成功

今年2月,台灣第一間本土文化專門書店「台灣ê店」,宣布離開深耕30年的台灣大學溫羅汀街區,文化界皆憂心忡忡它未來將要往哪裡去。不久後,獨立書店「左轉有書」找上台灣ê店的老闆吳成三合作經營新書店「讀派」(Tho̍k-phài),繼續以書店模式推廣本土文化。已經80歲的吳成三還不願退休,因為自己對於台灣未來的想像,還未實踐。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