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那些音樂教會我們的事:胡乃元談TC音樂節

音樂總監胡乃元為台灣古典音樂圈中舉足輕重的小提琴演奏家,曾獲比利時伊莉莎白女皇音樂大賽首獎。


Taiwan Connection室內樂團 (以下簡稱為TC) 自2004年成立以來,在音樂總監胡乃元帶領下,從室內樂團一路發展至無指揮樂團形式,致力於將古典音樂之美帶入台灣各個角落,而TC音樂節更成為了台灣每年度重要的古典音樂盛事之一。

音樂總監胡乃元為台灣古典音樂圈中舉足輕重的小提琴演奏家,旅美多年演出無數,更曾獲比利時伊莉莎白女皇音樂大賽(Queen Elisabeth Music Competition)首獎。2004年胡乃元創辦TC音樂節,是單純想在台灣聚集海內外優秀音樂人才,為音樂而音樂,為追求音樂本質而奏。 2020至2021年間由於受到COVID-19疫情影響,TC音樂節也被迫暫停,而今年在團隊努力之下,終於得以重返舞台與觀眾見面。


從啟蒙出發的音樂思想

以「向巨人致敬」為題,本次TC音樂節所要致敬的是受18世紀歐洲啟蒙運動影響至深的兩位大師——莫札特與貝多芬,上半場曲目先帶來莫札特「非典型」作品:《C小調慢板與賦格》以及如歌劇般刻劃細膩情感的《交響協奏曲》,下半場壓軸則是樂聖貝多芬《第五號C小調交響曲》「命運」。

音樂總監胡乃元認為,儘管兩位作曲家的生活年代距離我們有兩百多年,但他們看世界的方式也和我們一樣充滿好奇,並具有推動改變的企圖心:「貝多芬不只是一位音樂家,更是一位有政治理想的藝術家。」胡總監如此說道。

《第五號C小調交響曲》「命運」的創作背景,是18世紀末社會不平等的壓力鍋所引爆的法國大革命。雖然革命所帶來的社會混亂、殘暴行為讓貝多芬感到失望、沮喪、憤怒,但作曲家對革命的理想「自由、平等、博愛」卻一直堅持不放,不斷的呈現在他的作品裡。

胡總監特別以時事相比擬:「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所說的『光明終將戰勝黑暗』讓我想到了貝多芬的第五號交響曲」。

胡乃元認為作曲家的精神能夠透過樂曲表現,在任何時代都產生共鳴。

貝多芬選用了C小調來寫第一與第三樂章,象徵人在黑暗時期中的匍匐奮鬥;而宏大明亮的C大調寫第四樂章,則代表光明終將來臨。音樂學家認為,音樂帶給世人的影響能夠大於社會現實;儘管大革命時代也有混沌黑暗,但銘刻在音樂中的奮發精神,卻能續存傳世,作為後人追求的目標,而胡乃元也認同這樣的精神能夠透過樂曲表現,在任何時代都產生共鳴。

TC室內樂團在演出前往往會有一段與聽眾的對話,每每被問及對莫札特的想像,得到的回應不外乎都是「活潑可愛的音樂神童」、「優雅規律的宮廷音樂」等,然而今年音樂節選來開場的莫札特作品《C小調慢板與賦格》,不僅調性呼應貝多芬「命運」,本身也是一首性格沈鬱憤怒、聲響鏗鏘稜角,帶有向命運搏鬥精神的樂曲,讓聽眾藉由音樂體會莫札特不同面向的情緒表現。

差異與反複中的音樂之美

歐洲啟蒙運動所帶來的不僅是對理性與自由平等的嚮往,同時也肯定了人的創造與表達能力,讓藝術家開始勇於表現更濃烈的情感,並積極發掘更微妙而真實的人性。胡總監也特別提醒,莫札特最重要的作品種類之一是歌劇,以《費加洛婚禮》為例,我們能夠從莫札特藉由啟蒙思想的觀點去看見社會不平等,並展現以音樂諷刺貴族的高妙技巧。

這種描寫人性微妙情感的功力,也體現在為獨奏小提琴、獨奏中提琴與樂團譜寫的《交響協奏曲》中。精通弦樂器的莫札特,將中、小提琴兩把獨奏樂器寫得有如兩位歌劇角色,而音樂更能渲染延伸出文字難以摹寫的情感。

乍聽之下,《交響協奏曲》有「快樂」的第一和第三樂章與「悲傷」的第二樂章,但莫札特音樂的偉大之處,就在於他的「不單純」:在第二樂章,悲傷情緒中也可能有甜美的對話;一如人性的複雜和層次豐富。胡總監也補充分享,聽眾通常聽此曲的第二樂章時,會覺得莫札特寫出如情侶般的相互傾訴;但有一次與德國中提琴家演出後,卻另有觀眾回饋,聽起來好像女兒(小提琴)在對父親(中提琴)訴苦,「古典音樂的每一次演出都不只是單純的反複,因為不同的演繹就能帶來新的驚喜。」胡總監一語道盡音樂現場演出的高度價值。

「疫」外的精神收穫

在疫情肆虐兩年間,多數古典音樂演奏者被迫暫別舞台,但對胡總監來說,這反而是一段允許他能夠重新理解音樂的沈潛時期。在現場活動全面停擺的這段時間,他也因為演出取消而有更多時間重新練習如巴哈等大師的經典之作,並且善用線上資源,當回一位古典音樂聽眾,進而從音樂中得到撫慰。

胡總監認為音樂的存在可以凌駕大環境所帶來的負面情緒。

「音樂的陪伴可以凌駕整個疫情、政治撕裂與國際動盪帶來的悲傷。」胡總監感慨說道。即使在面對世界不安寧的當下,音樂家貌似能做的事情有限,但音樂能提振士氣、鼓舞眾人甚至轉化為自省,這也是TC音樂節在今年不畏疫情也要為觀眾重返舞台的動機。

訪談最後,胡總監也分享他於年初觀賞北師美術館《光──臺灣文化的啟蒙與自覺》展覽心得,透過展出他也驚覺原來在並不熟悉的20-30年代,台灣已經有一群文藝界前輩在為理想奮鬥,而目標竟然也與18世紀歐洲啟蒙運動如此相似。

「我很訝異他們對藝術抱持的使命感的強烈,是把藝術當成人活在當下的一種任務,並出於一種內在迫切去追求藝術。」胡總監如此感嘆,也照見自己回台經營TC樂團並舉辦音樂節的初衷。TC室內樂團至今仍維持無指揮編制,也是要讓每位樂手感受自身責任的重量。

時常有人疑惑,為何古典音樂家要將幾百年前的相同作品一演再演?對胡總監來說,就像回顧歷史,法國大革命所追求的「自由、平等、博愛」理想,幾百年來始終如一,人類仍持續奮鬥中——正如貝多芬藉由音樂傳承,一再的提醒我們。


2022 TC 音樂節

7/1-7/15 誠品會員獨家預購:75折,10張以上7折,最低票價恕無折扣
7/16-7/31 早鳥75折,10張以上7折,最低票價恕無折扣
8/1 全面啟售

▍向巨人致敬 To the Giants
9/2 (五) 19:30 臺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
9/3 (六) 19:30 衛武營音樂廳
9/4 (日) 19:30 國家音樂廳

▍勇源X TC國際室內樂系列
I德奧狂野
II沙龍裡的光影
9/8-9/9 (四、五) 19:30、19:30 衛武營表演廳
9/10-9/11 (六、日) 19:30、14:30 臺中國家歌劇院中劇院
9/15-9/16 (四、五) 19:30、19:30 國家演奏廳

▍2022 TC 沙龍講座 (免費入場)
8/26 (五) 19:00 高雄衛武營演講廳
《Amadé, Amedeo, or Amadeus誰是阿瑪迪斯?》
8/27 (六) 14:30 臺中中央書局
《Mozart’s Humanity莫札特的「喜怒哀樂」》


更多關於TC音樂節的演奏名單與曲目請洽官網查詢。

林穎宣

1990年生。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東海大學哲學系肄業,旅居法國三年餘,期間就讀巴黎高等藝術學院。曾任《VERSE》採訪編輯、電台採訪記者、誠品書店編輯,台中國家歌劇院行銷公關部門。熱愛寫作,天性浪漫。

更多林穎宣的文章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少年吔,安啦!》導演徐小明:拍的是黑幫槍響,講的是青春輓歌

人物電影

《少年吔,安啦!》導演徐小明:拍的是黑幫槍響,講的是青春輓歌

誕生於1992年的電影《少年吔,安啦!》,和九〇年代娛樂導向的觀影風氣有著截然不同的氣質——骯髒的光景、精準的槍響、少年的迷惘,勾勒著經濟發展下被遺留的台灣記憶碎片。導演徐小明希望透過草根味濃厚的黑幫故事,去唱一首屬於青春的輓歌。

創作歌手黃玠:會這麼幸運,是因為我很討人喜歡吧

人物音樂

創作歌手黃玠:會這麼幸運,是因為我很討人喜歡吧

距離黃玠發行第一張專輯《綠色的日子》已滿15年,今年他重新發行黑膠紀念版本,也以這張專輯中的歌曲〈25歲〉為題舉辦專場「今年,25歲」。這是許多人紀念青春迷惘的一張專輯,而對於邁入中年的黃玠來說,能幸運地走到現在,困惑或許依然存在,卻更能與之共處。

恆隆行品牌概念店「zonezone」:以創新探索理想生活的樣貌

商業廣編生活

恆隆行品牌概念店「zonezone」:以創新探索理想生活的樣貌

2021年10月開幕的恆隆行品牌概念店「zonezone」,打造宛如美術館一般的空間,別出新裁地提供生活顧問及個人化選品服務、快速維修、話題⻝室、悅讀講堂及活動策展等創新體驗,致力實踐「為熱愛生活的人找生活」的品牌使命。至此,恆隆行已不再只是代理商,不僅大膽開創了台灣零售服務的新樣貌,並以其積累62年的選品專業,提出營造理想生活的恆式觀點!

始終經典,永遠年輕——APUJAN詹朴如何為甲桂林打造全新視覺形象?

廣編設計

始終經典,永遠年輕——APUJAN詹朴如何為甲桂林打造全新視覺形象?

堪稱台灣最會跨界聯名的時裝設計師詹朴,近期特別在V Studio總策劃下為「甲桂林」拍攝與設計全新視覺大片,透過他慧眼獨到的時尚眼光,去彰顯這家房地產行銷公司的企業理念。

《永生號》導演王維明:將自己擺在不安全感裡去創作

人物電影

《永生號》導演王維明:將自己擺在不安全感裡去創作

短篇電影《永生號》像是一部你我生活記憶的MV,故事裡,張震所飾演的生化人在遙遠未來的宇宙中甦醒,回到受疫情、戰爭、污染殘害的地球。突然,一首首熟悉的歌曲響起,高中的嬉鬧、初戀的悸動隨著音樂浮現,漸漸喚醒他久遠之前的地球記憶⋯⋯。

138幀作品,138個存在的證據:SHOOTING-普立茲新聞攝影獎80週年展

展覽廣編攝影

138幀作品,138個存在的證據:SHOOTING-普立茲新聞攝影獎80週年展

「一張好的照片,抵過千言萬語」這句話闡明了普立茲新聞攝影獎在眾多文化獎項中舉足輕重的原因;由時藝多媒體主辦的「SHOOTING-普立茲新聞攝影獎80週年展」今年暑假在華山文創園區中4B館開展。

「再髒一點」:剪接師廖慶松如何在《少年吔,安啦!》追求台灣色彩的真實?

人物觀念電影

「再髒一點」:剪接師廖慶松如何在《少年吔,安啦!》追求台灣色彩的真實?

人稱廖桑的資深電影剪接師廖慶松,入行近半世紀以來,無數台灣電影在他手中有了生命、且變得更加精彩。九〇年代初的經典黑道片《少年吔,安啦!》同樣由他操刀,30年後也由他負責指導修復,真實呈現那個時代的台灣,最生猛與美麗的色澤。

槍聲、風聲和青春壞掉的聲音——音效師杜篤之如何製作台灣首部杜比立體聲電影?

人物觀念電影

槍聲、風聲和青春壞掉的聲音——音效師杜篤之如何製作台灣首部杜比立體聲電影?

九〇年代初,導演侯孝賢與已故製片人張華坤希望聚集一群「台灣新電影」運動要角,拍一部前所未有的黑幫故事,包括當時已是侯孝賢、楊德昌等大導演指定御用錄音師的杜篤之。在那個杜比音效對全球片商來說都是新鮮事的時代,杜篤之讓《少年吔,安啦!》成為台灣首部杜比立體聲電影,讓台灣電影從此從單聲道變成雙聲道。

高捷:台灣黑道大哥舍我其誰?

人物電影

高捷:台灣黑道大哥舍我其誰?

頂著黑色軟呢帽,臉上掛著一副墨鏡,高捷從磨石子樓梯步上酒吧二樓,背景音樂正播放伍佰的〈Last Dance〉。上樓走到沙發坐下,這畫面彷彿是顆電影長鏡頭,一位黑幫大哥氣勢滂薄的出場,從他30年前首次在電影《少年吔,安啦!》詮釋黑道大哥之後,多數人一想到高捷,總是會浮現這樣的印象。

光明分子╳蔡司台灣:如同一鏡到底的信任關係,合作開啟新視界!

人物商業

光明分子╳蔡司台灣:如同一鏡到底的信任關係,合作開啟新視界!

光明分子與蔡司台灣不謀而合的經營理念及彼此對好東西的堅持,是雙方從不打不相識到團隊建立深厚信任的一切基礎。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