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VERSE X CATCHPLAY+

重新「發現」陳淑芳:台灣電影中永遠的母親

在許多台灣電影中,陳淑芳時常扮演母親、奶奶等長輩角色。電影《野雀之詩》劇照。陳淑芳作品現可於 CATCHPLAY+ 上觀看

如果要找2020年最酷的兩個電影人物,絕對是白靈和陳淑芳了。月前有位久居國外的友人返台,我推薦他去看《孤味》,告訴他陳淑芳演得極好,他不知道陳淑芳是誰,但是一看到照片,他馬上就知道了。就像一首熟悉的歌,久了會忘掉歌名,但是聽到一小節旋律就會馬上說:我聽過。陳淑芳,就是我們記憶的一部分。

陳淑芳的生命史,幾乎就是台灣的時代記憶。他十九歲那年,就被星探發掘,找去拍台語片《誰的罪惡》,一連拍了三集。這是一部描寫日本投降前後,一個苦情母親 / 妻子的故事。陳淑芳飾演的妻子戰後隻身留在日本受苦,老公卻回台灣逍遙。陳淑芳的第一個角色就演了母親。不過根據電影情節,這角色可能比較是有兩個孩子的妻子,遇到了壞丈夫。從此,陳淑芳就開始演母親,從台語片、三台的年代、電視劇的黃金時期、新電影、學生電影,一路走到了金馬獎舞台。

陳淑芳金馬獎舞台上特別提到當年她婚姻失敗從澳洲回台灣,受侯孝賢邀請去拍《風櫃來的人》。台灣新電影時期非常需要母親。梅芳,陳秋燕,以及陳淑芳都是新電影中的母親。那是個人人都在打拼的年代。男性,爸爸兒子或女兒都在外打拼,而女性,身為母親的女性,其實更辛苦。因為除了「打拼」這件事之外的所有事情,都會落在母親的身上。她們在電影中,十之八九都在忙,忙切菜,洗菜,煮菜,洗地板,管教兒女⋯⋯《風櫃來的人》的陳淑芳就是這樣,在澎湖巷子的廚房做飯,看到成天鬧事的兒子,氣得丟菜刀,然後馬上後悔。一句:「阿清,你有怎樣嗎?」傳達了千言萬語,那份情感力量,直逼《孤味》中林秀英發現蔡小姐時的那一句「蔡小姐!!」。

那時期的母親,面對社會轉型下的家庭,子女,生活的艱辛,經常很愛唸,或者臭著一張臉。在侯孝賢《戀戀風塵》中,陳淑芳飾演女主角的母親,就是鬧兵變,拋棄青梅竹馬,跑去跟郵差結婚的女孩之母,再次展現了令人難忘的演出。明明她的女兒變心,她卻擺出一副臭臉(應該是生女兒的氣);被兵變的男生之母(梅芳)應該是受害者,反而在一旁安慰她。整段戲沒有對白,但是透過表演,以及陳淑芳的臭臉,整個時代的無奈,感情的不可捉摸,你我的衝突等等⋯⋯盡在不言中。

這時代的母親大都是配角,不會給她們太多特寫,很簡樸,也不大有機會穿得很漂亮,經常都素著出現在電影中。或許真的因為演母親沒機會打扮,楊德昌特別安排她在《青梅竹馬》中扮演梅小姐,一個精明幹練的女強人,讓她燙髮,化妝,穿套裝,跟蔡琴漫步在充滿疏離感的都會辦公大樓。這時候的她展現的則是一份自信,或許也是那個年代裡,推動台灣前進的一份自信。

除了母親,陳淑芳也演過其他類型角色,仙后、八婆、媽媽桑⋯⋯不過母親仍然是她的專門。 所以很多人都當過她兒子。陳松勇明明只小她兩歲,也在電視劇《春天後母心》中變成了他的兒子。陳淑芳的作品,太多太多了,電影電視,學生劇展,還有廣告 MV,她絕對不怕沒工作,因為電視電影中,永遠需要母親。搜尋她的維基百科,她演的很多角色名都是例如:陳母,曾母,林母,罔市,卻不容易看到全名。這也難免,畢竟是配角,有時候會讓人覺得,好像母親角色,是依附於男性 / 丈夫。

不過最近,我們認識了一個鼎鼎大名的,叫做「林秀英」的母親。

兩千年後的台灣的新導演,他們以全新的美學 / 思考脈絡,重新「發現」的陳淑芳,也賦予「母親」這樣的角色更完整的主體性。在施立導演的《野雀之詩》中,就呈現了對於陳淑芳不一樣的「解釋」。她演的不只是母親,也是阿祖,更是一個女性。這角色真實地用一種歷經人世的女性角度來看這個世界,她在片中駝著背在深山中漸漸消失,呈現出非常詩意的意境,展現了一份由外(駝背)而內,然後更內更深層的表演,雖然這角色仍是配角,對整個故事文本所起的作用,影響巨大。

陳淑芳走過六十多年演員生涯,對於表演自然非常有心得。在她近期的訪談中,一直提到崔小萍給予她的影響,崔老師教導她進入「第三自我」。到底第三自我是什麼東西?第一自我應該就是說一個演員演什麼角色都像是在演自己,所以他丟不掉「第一自我」;第二自我應該就是像謝盈萱那樣,讓自己變成另外一個人;那麼第三自我是什麼?卻一直很讓人費解(維基也沒說)。不管那是什麼,第三自我絕對是超越第二自我的一種東西。或許看了一輩子的陳淑芳的新導演,透過更立體的角色塑造,更進一步地發掘陳淑芳深不可測的「第三自我」。回想起看《孤味》中陳淑芳在魚市場的一場戲,那份表演中近乎極限懾人的張力 / 力量。「第三自我」應該就是這個東西吧。

看過的人都知道,《孤味》、《親愛的房客》是陳淑芳最厲害的演出了。在整個六十餘年,經歷了整個台灣的電影工業起落,觀眾生態變遷,社會環境,流行美學⋯⋯種種因素,她的表演,一直在往前進。對於演員,這是非常難得的。她拿了兩個獎,絕對是崩壞的 2020 年最令人興奮的事。她得獎,我們覺得「與有榮焉」。我相信《孤味》的受歡迎,有一部分原因得歸功於陳淑芳。我們跟她實在太熟了。想像一下如果每天都會遇到的鄰居阿嬤,有一天成就了一件超級大事,你一定會興奮到不行。我們對於《孤味》的愛戴,其實更反映了我們長久以來對淑芳阿姨這位演員那份彷若家人般的親密感情。

至於我個人最敬佩淑芳阿姨的地方是她願意一直演一直演,也沒有說要挑劇本挑角色,一直演就對了。這份精力熱情,讓人想跪在她前面崇拜。《孤味》的英語片名:LITTLE BIG WOMAN,實在太適合形容她了。

陳淑芳|本名陳笑,暱稱國民阿嬤,台灣資深女演員。2020 年以《孤味》和《親愛的房客》獲得第 57 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及最佳女配角兩個獎項,出道 63 年首次入圍金馬獎即得獎。陳淑芳作品現可於 CATCHPLAY+ 上觀看

CATCHPLAY+|唯一台灣原生、跨足國際、為電影愛好者而生的數位影音平台。匯集最新電影、美劇台劇、HBO 全館內容,跨屏隨選隨看。近期強檔影劇如《消失的情人節》獨家上架、《天能》、《黑暗元素》第二季、《鬼滅之刃》全季等等,點此了解更多。


訂閱VERSE雜誌,支持台灣的文化媒體:
zeczec.com/projects/vers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北美館館長王俊傑深度專訪:跨領域共同去找一個從未發現過的領域

人物藝文

北美館館長王俊傑深度專訪:跨領域共同去找一個從未發現過的領域

塩田千春為什麼轟動?1980年代的台灣藝文生態,又有什麼值得發掘?北美館館長王俊傑帶你看見北美館的定位與未來展望。

贏在棋盤裡的女力 黑嘉嘉從身為職業棋士長出堅毅

人物女力

贏在棋盤裡的女力 黑嘉嘉從身為職業棋士長出堅毅

作為台灣職業段位最高的女棋士,在男性為主的圍棋賽場上,黑嘉嘉並不覺得自身突兀,反而憑藉實力脫穎而出。

超級影癡温貞菱:透過影片探問人性  咀嚼黑暗才能了解光明

藝文電影

超級影癡温貞菱:透過影片探問人性 咀嚼黑暗才能了解光明

2021高雄電影節「影展大使」温貞菱,藉由深入參與影展,沉浸於高雄電影節選片的活潑創新、不受拘束與驚世駭俗中。

十年打造大人的動畫片:專訪《廢棄之城》導演易智言

人物電影

十年打造大人的動畫片:專訪《廢棄之城》導演易智言

2020年金馬獎最佳動畫長片《廢棄之城》,由導演易智言耗時十年打造,獻給每個曾經感到格格不入的大人。

女神的演員之路:謝盈萱的偏執與好玩

戲劇電影

女神的演員之路:謝盈萱的偏執與好玩

實力派演員謝盈萱,在劇場表演經歷15年。2015年演出《麻醉風暴》正式跨進影視圈;2018年因《誰先愛上他的》獲金馬獎最佳女主角。

深根茶鄉活化農創 吳姝嫻讓更多人看見坪林的美好

人物女力

深根茶鄉活化農創 吳姝嫻讓更多人看見坪林的美好

吳姝嫻與另一半蔡威德共同推動坪林的地方創生已屆八年,將自己的專長發揮得淋漓盡致,為歷史悠久的坪林茶鄉注入活化新血。

全台灣都能看到「高雄電影節」:策展人黃晧傑首推強片Online

藝文電影

全台灣都能看到「高雄電影節」:策展人黃晧傑首推強片Online

高雄電影節策展人黃晧傑,自2007年接下策展人一職,便以風格強烈、聳動的影片為影展開出一條「生猛有力」的生路。

2021高雄電影節走入「謎幻樂園」:觀看疫情時代的大重整

藝文電影

2021高雄電影節走入「謎幻樂園」:觀看疫情時代的大重整

高雄電影節在這一年的專題「謎幻樂園」看似是以非寫實的世界為題,但其實與我們現在所處的世界,卻也有異曲同工之妙。

再現澳洲名導演彼得威爾敘事張力:曖昧、複雜與野心

藝文電影

再現澳洲名導演彼得威爾敘事張力:曖昧、複雜與野心

彼得.威爾導演早期作品致力於創造各種各樣風格以及對於文化衝突的洞察和反思,無論在視覺或敘事上,都更深具野心。

乘坐「當代澳洲新浪」,無懼艷陽照亮歷史傷痕

藝文電影

乘坐「當代澳洲新浪」,無懼艷陽照亮歷史傷痕

高雄電影節「當代澳洲新浪」單元選映的影片中,創作者仍熱切迎接驕陽,自豪呈現其孕育的美好,也坦然檢視它照亮的一切瑕疵與傷痕。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