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為什麼大家開始愛看台灣電影?

威秀影城:冷冬中眺望又一個春暖花開的二十年

身為台灣第一座現代化美式影城,威秀獨領風騷二十餘年。然而,今年以來因為肺炎疫情衝擊,全球電影產業曙光微弱不明,沒一個例外,威秀亦然。「長遠來看,去電影院就像上餐館,永遠是生活的一部分。但現在,人們必須適應新的現實。」《天能》導演諾蘭的想法映射了電影從業的真實,也給了產業一個期盼。

1998年,亞洲首座華納威秀影城,風光落腳台北信義計畫區。那年,新光三越A11館甫開幕,還不見頂天的101大樓,就連台北市政府大舉東遷至此,也不過短短三年時間。周邊農田、荒地處處,夏夜蛙鳴此起彼落。

為放映電影量身打造的低矮建築,紅白相間、動線通透,以空橋相連購物商場,總共17廳、3600個座位的影城規模,不僅打開台北人眼界,更以拓荒者之姿,見證了信義商圈崛起,繁華一日千里。

22年過去,美國華納兄弟、澳洲威秀集團相繼撤資,股東重整、更名後的「威秀」,已是全台第一大連鎖影城業者。16座影城,分布北中南東各地,每年吃下全台近四成電影票房。起家厝信義威秀所在的A16、A17區塊,則意外為天際線不斷追高的信義區,獨留一抹珍貴的藍天。

2020年初,威秀集團在A13信義遠百,開了一座全新品牌影城「MUVIE CINEMAS」,頂級豪奢的影音服務,成了《消失的情人節》、《無聲》和《親愛的房客》等口碑國片的首映聖地。

年底的金馬國際影展,在信義威秀、MUVIE CINEMAS登場,大批影迷躬逢其盛,松壽路兩端、短短三分鐘腳程的兩座威秀,頓時成了電影人的新天堂。但2020年,也是電影放映業最悲慘的一年。

疫情重創 全球電影院搖搖欲墜

隨著好萊塢接連抽片、延期或轉進串流平台,台灣整體票房一度僅剩一成;至今,回升到同期的四成左右。美國情況當然更糟。中國萬達集團旗下的全美最大連鎖影城業者AMC,今年至第三季的觀影人次流失逾九成,為了維持電影院運作,每月得燒掉1億美元左右現金,瀕臨破產邊緣。而AMC只是冰山一角,電影院的未來岌岌可危。

伴隨疫情而來的影城全球化危機,讓《神力女超人》導演Patty Jenkins憂心呼喊,電影院一旦消失,「將是永遠消失、不再可逆」,甚至因為獲利來源改變,最終拖垮整個電影產業。

在義大利電影《新天堂樂園》中,「天堂戲院」曾是西西里島小鎮居民生活的重心,喜怒哀樂、一生都在這裡。隨著電視、錄影帶風行,天堂戲院逐漸被世人遺忘,終至拆除、煙消雲散。

面對大環境,威秀影城董事長吳明憲認為,沒有悲觀的權利,他認為,「看電影是一種社交行為,而疫情恰好彰顯了人們對群聚、社交、尋求慰藉的天性渴求,除非我們要進化到像外星人,在家裡就可以心電感應。」

台灣連鎖影城業者中,多為家族事業、二代接班,威秀是唯一特例,一直由專業經理人團隊主掌,大股東輪流派任董座,品牌績效導向,布局敏銳,長期存在對產業前景的危機感。

視角一:夢想的起點

威秀影城小檔案

➤董事長:吳明憲
➤成立時間:1998年
➤員工數:正職315人 兼職803人(截至9月30日)
➤規模:全台16個據點、162個影廳、總座位30,865席
➤股東:嘉禾集團、中環集團、宏泰集團、大向開發
➤領航品牌VIESHOW CINEMASMUVIE CINEMAS

反制不平等電影放映生態 多方找出口

台灣電影市場長期受好萊塢主導,每年有高達七成票房仰賴好萊塢貢獻,票房分帳制度採逐周變動,與鄰國相比極不合理。「我們常常吃好萊塢悶虧,就算最後票房沒有片商預期的高,片商也不會因此而下修拆帳比,」吳明憲直言。

他舉例,一部漫威大片,票房高度集中在上映首兩周,而片商的拆帳比例,在前期也高得嚇人。平均來看,一部好萊塢電影直至下片,片租成本往往高過50%以上,也就是說,戲院最終能收到的票房,大概僅剩四成左右。

雪上加霜的是,串流平台大軍壓境。全台票房5000萬至8000萬的中型電影,電影院往往能談到較好的拆帳比例,是影城業者眼中最好的獲利來源。但這類好口碑的劇情片,卻逐漸將重心轉向串流平台,院線與OTT之間的窗口期(window)越來越短,戲院甜頭不再。

吳明憲坦言,台灣電影市場飽和,總票房甚至可能隨OTT盛行而縮水,「縮減的那塊,我要靠國片、靠其他內容、靠多元的場地使用去補足。」威秀於是積極擴展電影外的內容,大手筆投資設備,裝設光纖、搭建衛星接收器,LIVE直播海外演唱會、歌舞劇,搶攻粉絲經濟大餅。

視角二:十字路的抉擇狂想

六大頂級影廳



好比說,放映英國國家劇院的莎翁名劇、日本國寶級的寶塚歌舞團,多年下來已養出一批台灣同好。BTS防彈少年團的首爾演唱會,全台十家威秀影城串聯,全球零秒差直播,一張「BTS電影票」能賣到逾千元。「威秀的未來,定位在多元的娛樂場所,必須改變觀眾的印象,不能只是看電影才想到我們,」吳明憲說。

過去一年來,威秀開始觸及現場真人演出,與面白大丈夫劇團合作的舞台劇《職男人生》,全台四千多席座位全數完售。今年,再攜手全民大劇團推出《你藝/疫下如何》,並嘗試小型的即興劇演出。

「影城小廳多,音場好,配合布幕投影、道具,發揮空間很大,」吳明憲看好,未來將慢慢發展出符合戲院規格的現場表演,讓實驗性的戲劇百花齊放。

軟體推陳出新,威秀更進一步把腦筋動到硬體空間上。新品牌MUVIE CINEMAS的影廳內,喇叭皆以特殊3D列印的「聲紋布」包覆,TITAN巨幕廳宛如大理石洞,牆上完全不見喇叭蹤影,再搭配銀幕前方的升降舞台,「舞台比較深,可以多功能使用,未來要做音樂性表演、舞台劇都可以。」威秀影城公關資深經理李光爵解釋。

走進MUVIE CINEMAS中央放映室,黑壓壓的播放設備一字排開,一台台盡是數百萬起跳;上頭擱著一包20元的綠色「乖乖」,一旁植栽上有張賀卡,寫道:「綠光罩頂,一路常青,拿麼厲害。」

視角三:成長的甜蜜與苦澀

2020年台灣十大賣座電影



綠光,是電影人的希望,代表機器正常運作,今宵故事依舊流轉。電影《新天堂樂園》中,小男孩多多最愛縮在狹窄、悶熱的放映室,挨著放映窗望向「每秒24格的真理」,開啟了男孩對世界的好奇與探索。

曾幾何時,電影也成了吳明憲人生的真理。出身廣告行銷,他笑言,自己愛精品,從來志不在電影;卻一待,就是20年。從新片發行、影城經營到投資創作者,產業鏈上的每一環節都有他身影,「電影是很迷人的行業,每一部影片都是獨一無二,無法重來,我真的透過它,看到人生百態。」

投內容、攻國際、回到最初的所在

六年前,年僅42歲的吳明憲代表中環集團接掌威秀,一路過關斬將,趁著疫情空檔,他為威秀影城寫下轉型三劇本,環環相扣,正等待時機開演。

劇本一,投資國片。文化部作東,由威秀、秀泰、國賓與新光四大影城合資成立「伯樂影業」,結合文化內容策進院、國家發展基金管理會的力量,以一年拍攝三、五部國片為目標,「扮演商業電影的tutor(導師),把電影變成投資者看得懂的生意模式。」目前伯樂影業計畫正等待公平交易委員會審理,年底可望有結果。

劇本二,旗下兩大影城品牌進軍國際,輸出台灣文化。MUVIE CINEMA鎖定全球大都會拓點;較平價的威秀影城,則往新南向國家發展。

共通點是,結合影城內既有的台灣概念品牌,七三茶堂的契作茶飲、Draft Land的特色調酒,甚至是名廚江振誠為《初心》設計的餐點等,成套輸出,「不只是開一家台灣品牌的電影院,而是來到這家電影院,體驗台灣人的生活方式。」

劇本三,信義威秀轉型為娛樂生活的提案者。縮減影廳規模,增加互動、體驗式遊樂設施,結合電商、販售限定版電影授權商品等等,都是信義威秀未來的選項之一,「我的夢想是一進到威秀領土,聞到爆米花香,就像來到迪士尼閘門入口。」

視角四:穿越時空遇見你

旗下威視電影近年發行影片

|國片|
賽德克.巴萊
紅衣小女孩
孤味
人面魚
紅衣小女孩外傳
花甲大人轉男孩

|洋片|
舞力全開
捍衛任務

二十多年來,信義威秀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幾乎每個台北人,都在這裡藏了一段私密的電影記憶,關於悸動、關於分手、關於久別重逢。影城,從布幕緩緩拉升的第一天,就註定了不只是放電影的地方。

電影院的未來在何方?仍是未定之天,但肯定的是,等待春暖花開,威秀已做好準備。

視角五:現在就是永恆

威秀影城轉型三部曲



|同場加映|

購買 VERSE 雜誌

本文轉載自《VERSE》003
➤ 訂閱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查克史奈德之正義聯盟》和《正義聯盟》到底有何不同?

影劇電影

《查克史奈德之正義聯盟》和《正義聯盟》到底有何不同?

《查克史奈德之正義聯盟》在這四年內後製拍攝完成的漫長旅程,不只是超級英雄史詩,更是導演失去女兒之後的自我救贖。

《游牧人生》的寓言:在資本帝國中飄浪  獻給不得不上路的人

電影

《游牧人生》的寓言:在資本帝國中飄浪 獻給不得不上路的人

在趙婷的《游牧人生》裡,亞馬遜的工作看似不差。但對四處打工求生的現代游牧者而,他們的怨言在電影裡未曾出現。

吳明益談泛閱讀時代(二):腳踏車師傅也是藝術家

人物觀念

吳明益談泛閱讀時代(二):腳踏車師傅也是藝術家

為什麼成為了作家?吳明益娓娓敘說對創作的游移,以及在當代社會中,作家如何藉由生活的觀察豐厚自己的創作。

王君琦專欄:女子式沉思,關於安妮華達的《幸福》

電影

王君琦專欄:女子式沉思,關於安妮華達的《幸福》

重看安妮華達的《幸福》,是因為在《未完成,黃華成》展覽中讀到黃華成於1967年寫下對此片的負評。時至今日,華達的成就與黃華成展覽再激起火花。

王君琦專欄:港劇的黃金時代飛逝  今日香港受難令人心痛

電影

王君琦專欄:港劇的黃金時代飛逝 今日香港受難令人心痛

雖然沒在香港生活過,但透過媒體資本主義的傳播,讓我對香港格外有感,甚至錯覺自己也進入「想像的共同體」,因此也深刻地同理當今港人的處境。

吳明益談泛閱讀時代(一):書本讓你擁有無與倫比的沉浸體驗

人物觀念

吳明益談泛閱讀時代(一):書本讓你擁有無與倫比的沉浸體驗

提起文學的啟蒙,吳明益自誠他並非「從小熱愛閱讀」,然而,是文學領域最終給予了空間安放雜學的他。

大夢想家魏德聖:追尋台灣電影新座標  ACTION!(上)

人物觀念

大夢想家魏德聖:追尋台灣電影新座標 ACTION!(上)

魏德聖的《海角七號》以上億票房,使國片在21世紀走出黑夜,接著《賽德克巴萊》再創里程碑,而今他的夢想是「台灣三部曲」。

大夢想家魏德聖:追尋台灣電影新座標  ACTION!(下)

人物觀念

大夢想家魏德聖:追尋台灣電影新座標 ACTION!(下)

魏德聖坦言,《海角七號》上映前,他覺得票房五千萬是實力,八千萬是他們的行銷結果,八千萬以上是整個大環境的天時地利人和。

百變配樂盧律銘:把電影故事的密碼,埋在音樂中萌芽

重磅電影

百變配樂盧律銘:把電影故事的密碼,埋在音樂中萌芽

電影配樂盧律銘從台下走到台上,在《消失的情人節》、《無聲》、《腿》三部入圍金馬57的電影中,以不同形式的配樂,呈現某種「盧律銘風格」。

鄭有傑的後青春絮語:告別憤怒,邁向成熟的盛夏

重磅電影

鄭有傑的後青春絮語:告別憤怒,邁向成熟的盛夏

成長並不必然是幻滅,從《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到《親愛的房客》,鄭有傑道別了青春張狂,帶領他的電影成熟長大,繼續前行。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