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2024訂閱方案 0
0

#宮部美幸

20年後重讀《模仿犯》,原來是場後現代的預言——專訪宮部美幸

20年後重讀《模仿犯》,原來是場後現代的預言——專訪宮部美幸

「我在最一開始設定的時候,其實並沒有讓他死去。」小說家的筆比刀鋒利,當她指出亡者之名,現場便陷入了死一樣的沉默。這時COVID-19擴散逾三年,看不見的病毒改變一切。小說家今天依然有諸多行程,點頭寒暄,親切問候,一桌之隔,其實是透過螢幕,以遠端視訊完成。高清鏡頭下觀察她——我是不是也被她不著痕跡觀察著,有一瞬間心底忽然閃過刀刃一樣的恐懼——插嘴問,「新冠肺炎改變了創作了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