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0
0
王家衛執導《繁花》10個原著場景公開!跟著金宇澄,走一趟最講「腔調」的上海

王家衛執導《繁花》10個原著場景公開!跟著金宇澄,走一趟最講「腔調」的上海

由王家衛執導的劇版《繁花》掀起熱潮,讓我們回到原著小說,隨著故事裡的人物走訪上海,感受這座城市的深度與魅力。

「獨上高樓,最好是夜裡。」金宇澄在《繁花》的一開頭,便講起了「上海味道」,是層層疊疊的屋頂,風裡一絲蘇州河的潮氣,乍浦路黃河路小飯店的油鑊氣……

跨越不同時代的上海或新或舊,有著千人千面的魅力;而在熱映的劇版《繁花》,亦或是原著小說和同名畫展中,這座城市向讀者呈現出的樣貌也因人而異。除了閱讀與行走,恐怕沒有更好的辦法去感受這座城市的琳琅滿目。不妨將《繁花》作為地圖,走上馬路,演繹獨屬於自己的上海故事。

金宇澄畫作〈陽台〉,2019,紙本丙烯。金宇澄畫作〈陽台〉,2019,紙本丙烯。

在一個午後走進復興公園一路向北,或者在長樂路和茂名南路的梧桐樹蔭下閒庭信步,《繁花》書中的人物阿寶、蓓蒂、滬生和小毛的故事便隨著腳步開始上演。

或許從煥然一新的INS復興樂園走到公園的香樟樹下,一陣風吹來,隱約聽到弄堂裡阿婆喊:「蓓蒂,蓓蒂,蓓蒂呀。」推開復興中路上咖啡廳二樓陽台的玻璃門,望見紅色的洋房屋頂層層疊疊,十歲的阿寶和六歲的蓓蒂正趴在房頂上玩鬧,遠處圓頂的尼古拉斯東正教堂變為顧客絡繹不絕的「思南書局詩歌店」……。

Citywalker們津津樂道的「巨富長」和「梧桐區」,有著太多的指南和打卡攻略等待人們去參照。不過,閱讀一座城市必不可少地需要天馬行空的想像力,精準的衛星定位與大量資料推薦也難以窮盡對它的講述。在有關上海的文學和藝術中,還埋藏著無數的線索,等待充滿探索欲的讀者們去發掘。

1. 皋蘭路尼古拉斯東正教堂(現思南書局・詩歌店)

阿寶十歲,鄰居蓓蒂六歲。兩個人從假三層爬上屋頂,瓦片溫熱,眼裡是半個盧灣區,前面香山路,東面復興公園。東面偏北,看見祖父獨幢洋房一角,西面後方,皋蘭路尼古拉斯東正教堂。

2. 車庫(迪生商廈)

路對面,是幾十年以後的高檔鋪面,迪生商廈,此刻,只是一間水泥立體停車庫,一部「友誼牌」淡藍色大客車,從車庫開出。 滬生說,專門接待高級外賓,全上海兩部。兩人立定欣賞。

3. 紅房子西菜館

甫師太講一口蘇白(吳語白話文),小毛,阿會乘24路電車。小毛說,師太做啥。師太壓低喉嚨,一字一句說,明早六點半,幫我乘24路,到斷命的「紅房子」跑一趟,阿好。小毛不響。甫師太說,不虧待小毛,一早幫忙排隊,領兩張斷命的就餐券。張師傅說,大禮拜天,又沒得事,去跑一趟。師太說,師太明朝,要去斷命的「紅房子」吃中飯,現在斷命的社會,吃頓飯,一大早先要到飯店門口排隊,先要領到斷命的就餐券,領不到斷命的券,斷命的我就吃不到飯,真真作孽。

4. 復興公園

此刻,屋頂上夏風涼爽,復興公園香樟墨綠,梧桐青黃,眼前鋪滿棕紅色高低屋脊,聽見弄堂裡阿婆喊,蓓蒂,蓓蒂,蓓蒂呀。阿寶說,阿婆喊不動了,下去吧。

5. 國泰電影院

蓓蒂喜歡電影。思南路堂兄、堂姐姐喜歡看電影。淑婉姐姐,也是電影迷。附近不少「社會青年」,男的模仿勞倫斯・奧立佛,錢拉・菲立浦,也就是芳芳,包括葛里高利・派克,比較難,頂多穿一件燈籠袖白襯衫。女的燙赫本頭,修赫本一樣眉毛,淺色七分褲,九分褲,船鞋,比較容易。男男女女到淑婉家跳舞,聽唱片,到國泰看《王子復仇記》,《百萬英鎊》,《羅馬假期》。夜場十字路口,就是舞台,即便南面的復興中路兒童圖書館一帶,也看得見國泰門口雪亮的燈光。

6. 南昌公寓(現茂名南路南昌大樓)

小毛乘24路,到「野味香」門口下車,過淮海路,到斜對面「淮海坊」弄口,與滬生會合,穿過後弄堂,走進南昌公寓。小學時代,滬生每次經過這座老公寓,喜歡作弄電梯,反覆撳電鈴,電梯下來,大家逃散。開電梯女人衝到公寓門口,大罵癟三,死小囡。大家躲到南昌路不響,待電梯上去,再撳鈴,非讓電梯上下多次,方才滿意離開。此刻,電梯女工看看小毛。滬生說,我尋姝華。女工對小毛說,喂。小毛說,妹華。女工拉攏鐵柵,扳一記鐵把手,電梯是鐵籠子,嗡嗡嗡上升,外面鐵絲網,樓梯環繞四周,到三樓,開鐵柵門,妹華立于房門口,表情冷淡。兩個人跟進房間,打蠟地板,幾樣簡單傢俱,辦公桌,幾隻竹椅,一張農家春凳,條凳,看不到一本書。

7. 長樂中學•向明中學(瑞金一路)

長樂中學大門,路對面是向明中學校門,中間為瑞金路。滬生想開口,一部41路公共汽車開過來,路邊一個中年男人,忽然撲向車頭,只聽啪的一聲脆響,車子急停……

8. 淮海路國營舊貨店(現淮國舊)

這天下午,阿寶再次走進淮海路國營舊貨店。滿眼是人,店堂寬闊,深不見底,鋼琴擺滿後門內外,以及附近弄堂,過街樓。店裡的營業員,精通種種舊傢俱,方台子叫「四平」,圓台叫「月亮」,椅子叫「息腳」,床叫「橫睏」,屏風叫「六曲」,梳粧台叫「托照」,凳子統稱是「件頭」,方凳、圓凳叫「方件」、「圓件」,時常有東張西望的顧客,也許跟阿寶一樣,尋覓自家或親朋的家當,看到了,當然不可能贖回,但可以緊盯不放,或是長一瞥,眼神發呆,摸一摸,問一句賣價,離開。猶豫性格之人,幾步幾回頭,預備過幾天重來,有空再來看看,也許一直等到舊物消失,會鼓起勇氣,打聽去路,與營業員攀談。

9. 花園飯店

菱紅不響,面孔紅了,像有了眼淚,之後笑了笑說,大家講的,是七里纏到八里,我當時講得簡單,我最喜歡花園飯店,眼看飯店造起來,又高又漂亮,我真不曉得,最高一層,是啥樣子。老先生笑笑,帶我乘電梯,到了三十四層套房,日本跟班開了房門,輕輕關好,房間裡就是兩個人,我激動得要死,想不到,我可以到花園飯店頂層的房間裡了,下面就是上海呀,前面,四面,全部是上海,我真的到了此地呀,像夢。

10. 回力球場(現巴黎春天百貨)

先生說,想起來了,「文藝復興」對面,白俄《柴拉報》社,情報生意老巢。我講,是呀,亞爾培路曉得吧,現在叫陝西南路。先生笑笑講,這條路有一家「巴賽龍那」咖啡館。我講,嗯,西班牙人開的。先生講,是呀,面對「回力球場」,複雜,出出進進,各等各樣人,只能憑感覺。

本篇文章轉載來自《周末畫報》。

➤ 訂閱VERSE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文字/周末畫報、《繁花》 圖片/周末畫報 提供
大亞能為明日鏈結大亞能為明日鏈結
  • 文字/周末畫報、《繁花》
  • 圖片/周末畫報 提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