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不再是雞排妹:27歲的鄭家純直視鏡頭 不擔心自己與誰為敵

鄭家純成為媒體焦點、掌握話語權之後,才發現自己的影響力能用在更值得關心的議題。說他假清高也罷、別有所圖也罷,他不在意被貼標籤,只需要對得起自己的是非對錯。

27歲的鄭家純面對性騷擾事件,在對造翁立友召開記者會的十分鐘前,一個人踏入喜來登飯店現場。面對在飯店等候對造說法的數十架媒體攝影機、倍數以上的從業者,還有攝影大哥爭奪拍攝點的暴言粗口,鄭家純安靜坐下。即使對造提出鄭家純若不離開,記者會就不開始,他仍然直視現場,一語不發。

無論喜不喜歡鄭家純,都難以否認這一刻他的勇氣。面對相同狀況,你是否敢獨自面對無數鏡頭、螢幕、媒體注視,以及百萬雙眼睛對「你有沒有說謊」的懷疑?鄭家純以一支手機面對數十架媒體攝影機的畫面,展現了社群網路自媒體的力量與話語權。

社會議題啟蒙

鄭家純崛起於網路,是這時代、這世代才可能出現的人物。2012年,他不滿19歲,因一段太性感的炸雞排教學影片在網路爆紅,順勢拍攝寫真書、出道當藝人,以直言敢言的風格迅速獲得媒體聲量,不論好的、壞的還是爭議的方面。

談到自己的20歲,他坦承不太喜歡演藝圈,站上舞台並沒有帶來成就感,演藝工作對他就是上班族等著發薪水,不過是做好分內工作,對演戲、唱歌這些技能,他既沒天分、也沒熱情去學好。就算這麼「不努力」,仍然做什麼都成為話題焦點,然後被大家指責,也一度迷惘困惑。

「有一天我想通了,不管說什麼都會上新聞,不如試試看講公眾議題會不會上新聞?」2013年底,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寄了一件推動多元成家草案(當時還是草案)的T恤給鄭家純,他在手機鏡頭前,一邊把這件「自由戀愛,平等成家」的T恤剪成露出度高的背心,一邊念完多元成家草案,同時聊自己對性別平權的看法,最後穿上背心。

12分鐘影片累積了140萬觀看次數,不論觀看出發點為何,多元成家議題確實被他推送到原本到不了的地方,「我發現,原來話語權和影響力可以這樣使用,」鄭家純說。

政治啟蒙來自收到一件T恤的巧合,簡單的起心動念,卻精明思考過如何達到更好的傳遞效果,「如果穿T恤拍照,附上草案網址,應該沒人會看吧?那怎樣才會有人看?」他反問自己,並且學會了,「一個爭議性的人,其實可以把能量帶到需要被關注的事情上。」

一舉一動被觀看的勇氣

這時代人人都活在社群展演裡,一舉一動一個發言,能輕易被認識與不認識的人評價,焦慮時刻發生。問鄭家純如何看待大規模的酸民批評?「有些人完全不看,但我會看完,如果(批評)很有創意,我還會去留言跟他對話,稱讚一下。」不會被那些言語傷害嗎?「當你的成就感來自別人的掌聲,相反地,當別人批判你否定你的時候,你也會掉入漩渦。」

「如果你自己中心思想裡的是非對錯,會因為別人的目光言語而受影響,那是不是代表你太依賴群體了?」可是,我們很難不在乎別人怎麼看待自己吧?「那個在乎,應該要放在自己和你愛的人身上,不是放在那些根本不在乎你明天有沒有飯吃的人身上吧。」

再問鄭家純為何敢孤身踏入被注視、甚至敵對的記者會現場,他答:「我並不覺得我很勇敢,因為這是一件正常的事,我沒有對不起任何人,我沒有說謊,沒有做錯事。」他舉例,就像看到一個人車禍被撞倒,過去幫他,不是很正常的事嗎?可能有些人怕被誤認成肇事者、怕對方是黑道之後會來找麻煩,「我尊重每個人的選擇,可是我也有我的選擇啊!」他的選擇,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

不在意失去才有選擇權

身為藝人的光芒、收入、好感度,其他人可能珍惜的東西,鄭家純並不在乎。他在演藝收入和個人意志之間選了後者,參與各種政治倡議。維基百科統計,鄭家純發表過寵物領養、公衛防疫、能源政策、土地徵收、國軍弊案、公民不服從、水保法、藻礁議題的討論,曾在選舉時與台北市長候選人柯文哲對談,也表態支持香港雨傘革命與反送中運動。

太陽花運動時,他不但出席反服貿活動,還刷爆自己信用卡15萬額度,從PChome買了帳篷和睡袋送到立法院前,免費給抗爭者使用,因為堅持去中國工作是「出國」而與對岸網友對上。

「我從小到大一直都覺得台灣是一個國家,我想跟我年紀差不多的人,都很自然而然認為我們去中國這個行為,就叫出國。」他了解有人因為說相同的話被逼道歉,也尊重不同選擇:「我很幸運我有選擇,我沒辦法從台下的注目和掌聲獲得成就,所以不在意失去,要與不要操之在我,所以我不會害怕,不需要道歉。」

被說假清高也想幫助人

不在乎受注目、不在乎掌聲和批評,鄭家純說自己的成就感來自「有餘力幫助他人」。太假清高了吧?他爽快承認:「你看我沒什麼才華,卻可以在演藝圈賺到錢,那麼多人付出血淚卻沒有表演的機會,別人夢寐以求的東西我都有,而且輕而易舉,我已經那麼幸運了,所以要回饋社會。」

「有餘力幫助別人,讓我有成就感。我沒有私吞這些幸運,對於願意把幸運回饋給社會的自己,也感到很喜歡。」無論相不相信此番宣言,至少,把成就感建立在「有餘力助人,也喜歡能助人的自己」遠勝於把成就感建立在「他人的目光和注視」之上。

清楚自己身為爭議人物,鄭家純做每個選擇都意志堅定,但卻不一定能受支持。在性騷擾事件後,他收到超過500封私訊,網友向他傾訴親身遭遇的性侵傷痛,這讓鄭家純發現自己應該挺身而出,如果連擁有社會聲量的自己都不敢講,其他人只怕會更退縮。

他自掏腰包舉辦「38號樹洞」展,這場台灣第一次性侵、性騷擾實體信件展,由知名作家胡淑雯、房慧真參與座談論述社會意義,雖然鄭家純料到仇女鄉民會繼續酸他「女權自助餐」,但卻沒想到某些可以是盟友的婦運團體、女性運動者未必支持他,有人甚至批判他沒資格辦這個展。

想像自己是別人的敵人

知道自己充滿爭議,見識人性的惡,鄭家純學會耐心等待。了解推動議題要長時間,太急太快會有反效果,甚至影響到原本耕耘的人。「我們都在等敵人著急出錯,要想像自己是別人的敵人,他們也在等我們出錯,所以不要著急,不能只顧自己走,要想怎麼做才不會讓敵人得逞、不會被敵人傷害。」

他不在乎被貼標籤,因為還沒到展露真面貌的時刻,「不需要讓大家知道我是什麼樣的人,幹嘛扭轉別人對我的形象?他們怎麼想是他們的選擇,那些標籤,有一天黏性都會掉。」對自己能做到的,鄭家純要求極高,被問對自己滿意的地方,想了兩分鐘仍然沒有答案,被稱讚時只覺得「有做到是應該的」;相對地,他也沒辦法接受自己「敗在沒道理的地方」。

鄭家純認為活在這個時代、這個世代是他的幸運,換做20年前沒有網路的時代,社會很可能難以容許他這樣的存在,基於前輩的努力與犧牲,如今擁有言論自由、擁有民主溝通程序的社會,更值得珍惜與持續改變。

27歲,想必還有很多能做的事,鄭家純說,「如果真的想改變什麼,一定要讓自己成為更強大的人,」強大不一定是強勢,可能是更圓滑、更包容,雖然不是每個人都能變強,「可是人如果不為自己而活,你到底要為多少人而活?到底要把多少人排在你自己前面?」

LIGHTING by 王才華
MAKEUP by Hungyi Lu
MAKEUP ASSISTANCE by Joy Chi
HAIR by Miley shen

購買 VERSE 雜誌

本文轉載自《VERSE》006
➤ 訂閱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劉克襄深入自然(三):廣泛地走入農村使自我更加強大

人物觀念

劉克襄深入自然(三):廣泛地走入農村使自我更加強大

劉克襄談到現今自然書寫發展得相當細膩專業化,他參與社區創生、農村再造與帶團導覽,在中部踏查讓他跟這塊土地的連結更緊密。

覺青出社會!太陽花世代的政治覺醒之路

重磅

覺青出社會!太陽花世代的政治覺醒之路

2014年3月的太陽花學運,是一群二十多歲「覺青」的養成時代,當時參與的大學生,今年已近30,現在的他們在做什麼?

李清志的城市探索:把自己當作外星人來地球旅行

人物

李清志的城市探索:把自己當作外星人來地球旅行

兒時嚮往成為偵探,建築學者李清志如今以「都市偵探」之姿走訪世界各地,在各個城市找尋各種線索。

嚴長壽嚮往的文明生活:先學做人,再學生活,最後學做事

人物

嚴長壽嚮往的文明生活:先學做人,再學生活,最後學做事

我覺得文化代表一個社會的素養,在焦躁或痛苦的時刻可以讓內心安定,也是一個社會的文明象徵。

劉克襄深入自然(二):時光倒流回走入山林的伊始

人物觀念

劉克襄深入自然(二):時光倒流回走入山林的伊始

劉克襄最初沒想過成為作家,他加入野鳥協會,受觀鳥前輩啟發寫書。本篇讓我們跟著劉克襄,一起接觸大自然。

魏如萱專輯《Have A Nice Day》:舉重若輕的細語低喃  唱出透徹的日常之詩

人物新聞音樂

魏如萱專輯《Have A Nice Day》:舉重若輕的細語低喃 唱出透徹的日常之詩

魏如萱新專輯《Have A Nice Day》,主題看似圍繞生活,實則處處帶著生命哲思。

敏迪的聲音旅行:疫情之下,何不回頭認識台灣這塊土地?

人物

敏迪的聲音旅行:疫情之下,何不回頭認識台灣這塊土地?

現場採集的聲音原本沒有想直接用在節目。結果後來發現我在現場所收到的聲音都好棒,我覺得我一定要把它放到節目裡。

布農族詩人沙力浪的1月30日:導覽部落內外的空間記憶

人物觀念

布農族詩人沙力浪的1月30日:導覽部落內外的空間記憶

以著作《用頭帶背起一座座山》而知名的布農族作家沙力浪,1月30日從玉里出發,沿途向來客道來部落的故事。

我們美麗,所以焦慮:二十世代的內心劇場

人物

我們美麗,所以焦慮:二十世代的內心劇場

我們的世代,因為美麗而焦慮,也因為這份免除不了的焦慮,只能用我們的方式,繼續掙扎,繼續美麗下去。

一位網紅攝影師的誠實自省:蔡傑曦談社群時代的人設

人物

一位網紅攝影師的誠實自省:蔡傑曦談社群時代的人設

在網路即為現實的今日,蔡傑曦仍然期待自己有一天能關掉手機,不做任何展演,還是能喜歡自己的生活。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