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0
0
改變,土地都知道:茶籽堂的朝陽社區復興之路

改變,土地都知道:茶籽堂的朝陽社區復興之路

六年前,茶籽堂為了種植苦茶樹來到宜蘭南澳朝陽社區,意外為這個人口老化的農村注入新創活水,逐漸勾勒一個新的在地生活產業。

茶籽堂品牌創辦人趙文豪(圖左)與苦茶籽園。(圖/林軒朗)

近年地方創生備受注目,而宜蘭南澳朝陽社區正是其中一個轉變中的小鎮。六年前,茶籽堂為了種植苦茶樹來到這裡,意外為這個人口老化的農村注入新創活水,逐漸勾勒一個新的在地生活產業。下一個五年,茶籽堂與朝陽社區齊力抵達的未來之境,在過去幾年累積的基礎下已經成為具體想像。

朝陽社區位於宜蘭蘇澳最南端,再往前,就是花蓮的壯闊山海。處於交界,朝陽社區因此兼具了小鎮的溫婉氣質和東台灣毫無保留的高溫烈日。六年前,茶籽堂品牌創辦人趙文豪就是在前往花蓮的途中,碰巧經過這裡,就此展開了地方創生的新篇章。

命定的相遇

1982年,趙文豪的父親趙志明研發茶籽清潔洗劑,供應麵攤、餐廳使用;2006年,當時24歲的趙文豪接手事業並重新形塑品牌,催生了現今的茶籽堂。

截至去年底,茶籽堂擁有四家直營門市,與全台近200家高檔飯店和民宿合作,還獲得誠品集團投資,在清潔保養市場成功占據一片天。而引領茶籽堂走往品牌下一階段的關鍵,來自一段看似偶然、實則必然的緣分。

金融海嘯後,為了建立自己的原料來源,趙文豪開始走訪台灣各地,尋找適合的苦茶籽產區。2015年3月行經朝陽社區,發現當地不僅有種植苦茶樹,還有許多荒廢農地。

鄰近太平洋的朝陽社區。

在地方信仰中心天后宮抽中一支吉籤後,趙文豪和農民們簽下契作協議,由茶籽堂提供免費苗木、栽培管理並保證收購。自此,朝陽社區成為茶籽堂「苦茶油復興計畫」重要一環,也是繼花蓮崙山後的第二座契作基地,目前契作面積已達五甲地,並在去年第一次採收苦茶籽。

展開契作計畫後,趙文豪開始每週勤跑朝陽社區,光是2019年就來了七十幾趟。現在,路上遇見的每一張臉孔,他都能馬上大聲喊出名字,熱絡問候一番。

「朝陽是一個剛剛好的地方,車程離台北大概一個半小時。它不是日月潭那種大山大海的美,但是有山、有海,很適合每週住個三、四天再回都市。」趙文豪說,雖然是為了工作而來,但是心情上卻很放鬆,而且越是深入認識這塊土地,越被朝陽社區簡單小巧的魅力所吸引。因此,他想要做更多。

朝陽社區三面環山、東鄰太平洋,每到早晨,從社區中央的筆直道路上就能看見太陽從海平面升起。因為自然資源豐富,產業活動以農漁業為主,不但擁有三個定置漁場每天供應新鮮魚貨,稻米、咖啡、哈密瓜、西瓜等都是在地特色產品。繁盛時期,朝陽社區曾經擁有上千位居民,但是近年來外移嚴重,目前常住人口僅有二百多人,年齡普遍在60歲以上。

朝陽社區成立的品牌識別系統,廣泛應用在小賣所銷售的各項商品。

在都市化趨勢之下,這不是單一個案,而是台灣許多鄉鎮的縮影。趙文豪覺得很可惜,決定再次運用品牌包裝的專長,協助朝陽社區說出自己的故事。

2018年,茶籽堂成立朝陽社區駐點辦公室,在政府資金補助下,茶籽堂也自己籌資挹注,並邀請顧問策略公司Plan b展開一連串社區活化計畫,包含改造餐廳、觀海公園和小賣所,另外也協助朝陽社區成立品牌,透過建立企業識別系統、設計logo和農產品外觀包裝,進一步強化品牌印象。

而為了讓社區居民更了解品牌概念,趙文豪還廣邀業師到社區發展協會授課、找茶籽堂內部同事分享商品陳列技巧,自己也跳下去教商品攝影。「我們盡量把城市資源導入社區,希望可以讓大家看見更多可能性。」

雖然是引入專業資源,但秉持著對在地的尊重心態更是重要。趙文豪知道,在朝陽社區,如果沒有里長李順義花費多年打下的基礎,一切難以實現。

茶籽堂位於位於朝陽社區的辦公室。

回憶當初,李順義謙和地說:「六年前,茶籽堂剛來的時候,我們對社區發展的想法很粗淺。他們每個禮拜四下午都會幫社區的行政人員培訓,包括怎麼行銷、怎麼包裝。他們有專業的眼光,來了之後,我們才知道這個社區要怎麼做會更好。」

年近70的李順義是土生土長南澳人,30出頭開始擔任里長,至今已連任七屆,說是把整個人生都奉獻給朝陽社區也不為過。在他任內,朝陽社區不但成立了社區發展協會,還陸續向政府爭取到朝陽漁港、社區活動中心、產業道路和朝陽國家步道等建設。

「在地方,神和土地公很重要。以朝陽來說,神是天后宮,土地公就是里長。」因此趙文豪言必稱里長,態度尊敬且慎重。而在李順義的信任和監督之下,朝陽社區和茶籽堂也建立起正向循環。

漫長的改變

如同苦茶籽需要經歷漫長的等待才能採收製油,地方創生之路也必須得看著遠方、耐著性子,一步一步來。

要改善社區人口高齡化問題,首先得帶動更多年輕人移入。因此趙文豪一方面規劃國小土地教育,培養孩童對家鄉的情感,另一方面也曾針對20歲到30歲的年輕人推動「籽弟兵計畫」,吸引外來有志青年移居。

在地方創生的路上,朝陽社區里長李順義扮演重要角色。

「做地方創生,不要指望在地年輕人回來。因為地方必須發展到一定程度,他們才會回來,這太慢了。」趙文豪認為,現階段只有透過外來人口參與,帶動更多年輕人在這裡發展出具有規模的生活風格產業,才能進而吸引年輕人返鄉,在此孕育下一代。

已經移居朝陽社區快兩年的楊博宇,便是一個好例子。今年26歲、皮膚如大地般黝黑的他擁有營養學背景,原本在餐飲業工作,因為對農業懷有濃厚興趣,加入茶籽堂成為農業規劃師,也成為常駐在朝陽社區的第一號員工。平常除了執行各種栽培管理實驗和記錄,他還會待在辦公室裡和居民聊聊天、搏感情。

「這裡至少要花20年時間,不過我們每年都會看到變化速度越來越快。」趙文豪說,預計2024年可以看到社區活化的初步成果。

長期關注地方創生議題、2019年曾任茶籽堂顧問的林事務所執行長林承毅指出,一般商業組織參與地方創生,大多是以CSR專案方式參與,例如定期淨灘或是認養、捐款採購設備,而相較之下,茶籽堂與朝陽社區的合作不僅更深入,也是相對推展順利的案例。

由外地移居朝陽社區的青年,在地擔任農業規劃師。

主要原因除了有關鍵角色里長協助,再加上社區生態單純、沒有太多派系和利益關係。另外,趙文豪也跑得很勤,以熱情和傻勁贏得地方信任。

林承毅說:「這件事會成,一部分是因為有很多好的機緣,另外也是因為做對很多事情。」但他也提醒,到目前為止,茶籽堂是以契作方式連結社區與企業利益,但是當進入下一個階段,引入更多人流進入社區、創造出新的利益空間之後,無可避免會遇到新的挑戰。「但如果一直停在這裡,也不能解決問題,還是要往前走。」

在南澳晴空下,苦茶樹緩緩生長,茶籽堂的朝陽社區復興計劃也持續進行。趙文豪興奮地分享,接下來除了要繼續執行苦茶樹契作,還要進一步發揚在地特色,舉辦祭典、串連住宿和品油等行程吸引質感遊客。而協助家家戶戶裝設太陽能板,讓社區實現能源自主則是他更遠程的目標。

「每一塊土地產出來的油,風味都不一樣。我們邀請義大利品油師來台交流時,他也認為南澳的風土層次豐富,品得出堅果味和青草味。」說起朝陽產製的苦茶油,儘管半張臉藏在黑色口罩後頭,仍能感受到趙文豪有多自豪。汗水落土化為珍貴油脂,曾經付出的心意,土地會知道。

|延伸閱讀|

購買 VERSE 雜誌



本文轉載自《VERSE》007
➤ 訂閱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大亞能為明日鏈結大亞能為明日鏈結
  • 文字/顏理謙
  • 圖片/林軒朗
  • 編輯/楊惠芬
  • 核稿/陳葶芸、郭振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