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臺灣妖怪的奇幻歷險:小說與音樂共奏魔魅奇譚

作曲家邱盛揚為《妖怪鳴歌錄:安魂曲》創作小說歌曲〈林投樹下〉,圖為繪師葉長青繪製的專輯封面。

前情提要|大千世界,山海悠悠,分生「靈界」與「人界」兩種迥異之所。靈界鬼市有一座妖怪學院,名為「祅學館」。館內的歌謠社成員,接受人族好友杜鵑邀請,前往人界鯤島旅遊。旅途過程,歌謠社眾妖遭遇諸多事故,意外捲入恐怖陰謀⋯⋯歌謠社成員之一的婆娑,無意之間破解了兩處封印石,導致地牛封印鬆動。之後,同伴琥珀背叛眾妖,逼迫婆娑解封地底城的封印石⋯⋯

1. 劫後

這幾天的經歷可說是處處凶險的旅程。一開始,歌謠社眾到北城旅店,卻意外捲入魔女詛咒的怪事。在古井地洞中,蛇郎為了保護同伴,遭受魔女攻擊傷勢不小,讓眾妖頗為擔憂。之後,大家前往鹿港,沒有想到竟然與魔尾蛇、太歲連番激戰。

那時的情況危急萬分,眾妖也遍體鱗傷。隔日,歌謠社為了躲避太歲的追擊,決定接受一葉的邀請,前往雙湖山避難,在雙湖山中,眾妖仍然遇到麻煩,甚至與山中妖怪混戰。雖然最終,大家齊心協力擊退對方,沒有受到太多傷害,但眾妖也因為接連不斷的戰鬥而精疲力盡。

於是,在地底城與太歲他們搏鬥時,眾妖靈力很快就消耗殆盡。導致最後琥珀很輕易就抓住了受傷的蛇郎,蛇郎也無力反擊。現在,其實只是眾妖來到鯤島的第六天而已。沒想到短短六天,卻經歷了諸多艱難險關。

不只是蛇郎受傷嚴重,眾妖也渾身是傷,心情緊繃到了極點。婆娑心想,也許正因如此,所以蛇郎與林投大姐才會喝起酒來,想要稍微緩解這幾天的緊張情緒。但是,酒從哪裡來?婆娑不禁開口發問。聽到婆娑的話,大姐頭打了一個酒嗝,手指遠方,說道:「喏,那邊一大堆喔!箱子裡全都是酒,不管怎麼喝都喝不完,哈哈哈,放心啦,我還沒醉,還沒醉⋯⋯嗝⋯⋯」

婆娑站起身,瞅向遠處的海灘,發現那邊竟然堆放著許多老舊的船骸。烏黑損壞的船體木板,顯示這些船隻早已擱淺多年,看起來十分殘破。某艘船的側艙裂開一個大洞,洞口處斜放著許多木箱,箱中堆著許多酒瓶。

再仔細端詳破船周遭,婆娑發現不是只有酒箱而已,某些翻倒的箱子下方甚至灑滿了銀幣,還有許多圓滾滾的珠子、閃著瑩光的碧綠玉石。這些金銀財寶旁邊的沙堆中,也埋著許多灰白色的物體。婆娑瞧了許久,才看出那些灰白物體竟然是人類的白色骸骨。

「走過去要小心喔!」林投一邊催促金魅倒酒,一邊說:「那些寶箱附近的沙地,其實藏著許多巨蚌,要是驚擾到它們,巨蚌就會從沙堆跑出來,把你緊緊夾住喔!幸好我剛才反應快,躲過那怪蚌的攻擊,才沒被吃掉。附近那些骨頭的主人,想必都是巨蚌的盤中飧吧。」

沒想到,沙灘上竟然有這麼恐怖的怪物,這裡究竟是什麼地方?婆娑再度眺望四處,望向海面時,他赫然一驚。在月光的輝映下,悠悠海潮沖到沙灘上的泡沫呈現迷濛的灰白色,極目眺向遠方的海面,遠處的海上竟然聳立著一座極為高聳並且寬廣的白牆,往左右兩邊無限延伸,看起來無邊無際,沒有盡頭。

「那座白牆是什麼?」林投順著婆娑的目光看去,點頭說:「嗯嗯,你再看仔細一點,那不是白牆,是瀑布喔。」婆娑瞇著眼詳細看,如同林投大姐所言,那座白牆確實是由無數的水流組成。水流由上往下傾洩,在底部濺起許多銀白色的水花。

真是太怪異了,他們竟然位於一座巨大瀑布底下的海灘。「為什麼,我們會在這裡?我記得,最後地底城崩塌,我跟蛇郎都掉進地層中⋯⋯」菟蘿處理好蛇郎的傷口,便向婆娑娓娓道來:「地道崩塌之後,我往下墜落,竟然落入水裡。

原來,地層的下方就是地下水道。而且,可能因為地層塌陷範圍太大,原本停放在地面上的魂樂車,竟然也掉進地底,落到水裡面。當時一片黑暗,我好不容易看到一抹金光,原來是魂樂車車殼上的魍豆葉彩漆散發光芒,我才發現車子在水中載浮載沉。於是我拚了命游到車旁,打開車門躲進去。之後,我就開啟車子的浮水模式,駕駛車子找尋大家。」

「真是多虧菟蘿機警,才將我們從水中救起來。」林投大姐點點頭,說道:「但是,找到你跟蛇郎的時候,好運也用光了,因為接下來魂樂車就被吞沒了。」「吞沒?」菟蘿繼續解釋:「地下水道的盡頭,竟然是一個大漩渦,魂樂車一下子就被吸進去。車子被漩渦吞進去之後,一陣天旋地轉,完全無法辨別任何方位。當車子不再旋轉,一切平靜下來的時候,我們就發現,車子已經擱淺在這座沙灘上。」

婆娑越聽越覺得不可思議,他望向魂樂車,問起話:「那麼,車子還可以發動嗎?」「車子雖然破損得很嚴重,但還是可以發動。你是不是在想,可以搭乘魂樂車離開這裡?」

菟蘿搖搖頭,表情苦惱地說:「很可惜,我已經嘗試過了。我剛剛開車出海,但是車子的浮水裝置只能漂浮在海浪上,根本沒辦法爬上那座巨大的瀑布。我也沿著沙灘開車,結果又繞回這裡。當然,四周的海面上全都有巨大的瀑布水牆。經過探查,我才知道這裡是一座小島,而這座島就位於一個圓圈般的瀑布水牆的下方。我猜想,水牆上方,很有可能是一個極為龐大的漩渦。」

「真是匪夷所思。地下水道,漩渦,瀑布,奇怪的島⋯⋯」婆娑實在想不明白:「究竟,這裡是什麼地方?」「既然你誠心誠意發問,那我就菩薩心腸說說我的想法吧!」林投大姐放下酒碗,一反常態,意味深長地說:「我想,這裡可能就是靈界流傳已久的落漈,深海的鬼門關。」

2. 落漈

妖鬼神怪們生活的空間,屬於靈界,與人族棲居的人界截然不同。靈界中的不同地域,時間與空間都有獨特的法則。例如,黑水洋中的鬼市,位於海中巨魔蜃的蜃殼之上,平常四周籠罩著蜃氣,與人界徹底隔絕,所以凡人難以進入,也難以察知巨魔蜃與鬼市的存在。

據說,黑海之中的落漈,也是靈界其中一處神祕的異度空間。不過,落漈比鬼市更加難以抵達,許多妖怪也只聞其名,未見其影。而且,不只是靈界流傳落漈的故事,連人界也有相關傳說。

眼見眾妖大惑不解,林投繼續解說落漈的故事:「萬水朝東,弱水的盡頭,即是落漈。一旦海水到了此處,就會往下傾洩,如果船隻誤入,就會隨著水流被捲進萬丈以下的深海底層,九死一生。這個傳說,至少流傳了三、四百年。據說曾經有水手在這裡遇劫,大難不死,驚訝發現漈中有一座怪異的小島⋯⋯」

林投大姐猜想,所謂的落漈,應該就是海中的一處大漩渦,所以船隻才會被捲進海底。以前人們說海上的「鬼門關」,其實就是此處。林投曾經在鬼市聽過傳言,落漈並非固定在某個地方,它的通道位置飄忽不定,會隨著季節變換而移動方位,很難預測入口處移動的規則。而且通道漩渦在海面上的入口可大可小,所以才會有船隻沒有察覺前方有漩渦,結果意外墜落此地。

也許,眾妖經由地下水道,糊里糊塗進了這塊模糊的地界。為何迷宮城的地底,能夠直通落漈?林投推敲,雖然古城離海洋有一段距離,但是這座古城在數百年前其實就位於海邊,很有可能地底的水道盡頭就是海岸。當眾妖順著水道漂流,最後就來到了海口附近。結果,落漈的通道恰巧就在此處,眾妖才會進入這個怪地方。

附錄:作曲家邱盛揚的妖怪音樂錄(文/邱盛揚)

《妖怪鳴歌錄》的上冊小說發行之後,同年(2018)的六月,我也與敬堯合作了遊戲同名主題曲〈妖怪鳴歌錄〉。

原本「妖怪鳴歌錄」最初的企劃核心,是小說、音樂歌曲以及遊戲三者的跨界結合。與小說歌曲〈月相思〉、〈郎君夢〉、〈林投樹下〉、〈夢~金翾之歌~〉相較之下,〈妖怪鳴歌錄〉的整體風格可以說是相當不同的。

為了符合遊戲中偏向日系動漫角色的形象設定,以及搭配遊戲動畫廣告的推出,我便在這樣的基礎下進行構思創作,去想像妖怪們不再待在陰暗的角落,而是在華麗的舞臺上盡情展示自己的畫面,並希望能夠寫出如同動漫OP般的暢快歌曲。

當初發行〈妖怪鳴歌錄〉之後,歌曲的迴響相當地好,我想也許是它更貼近年輕人與現今「動漫世代」頻率的緣故吧。有許多的聽眾向我說,這首歌帶給了他們源源不絕的能量,我十分開心。也許有那麼一天,臺灣的妖怪故事會更深植在年輕人的文化與生活之中吧!

橫亙了四年,為了「妖怪鳴歌錄」,我已經創作了五首歌曲,伴隨著下冊小說的發行,也算是完成了一個階段的任務。其實像這樣的音樂與妖怪文學的組合算是相當少見,我和敬堯也都知道在臺灣進行創作的辛苦,但相信這樣的嘗試本身就是一件具有意義與價值的事情。也希望「妖怪鳴歌錄」的跨界合作,能在臺灣的妖怪文學創作歷史中,成為一個特別的、完整的存在!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妖怪鳴歌錄Formosa:安魂曲
出版:九歌
作者: 何敬堯

此部作品是《妖怪鳴歌錄Formosa:唱遊曲》的續集,也是「妖怪鳴歌錄」系列的完結篇。何敬堯在這部小說中,讓許多具有在地特色的臺灣妖怪粉墨登場,進行一場拯救世界免於天崩地坼、血流成河的奇幻冒險。

小說中「妖幻樂團」創作的樂曲,皆由音樂家邱盛揚一手打造。作曲家為臺灣民間傳說譜寫新歌,林投姐的悲戀、安撫地牛的樂曲,呈現在臺語歌曲〈林投樹下〉與〈夢~金翾之歌~〉的曲調旋律,與手遊合作的同名主題曲〈妖怪鳴歌錄〉,則暢快展示妖怪的獨特風格。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蔣勳《欲愛書》二十週年紀念再版:書、油畫與美酒

文學新聞

蔣勳《欲愛書》二十週年紀念再版:書、油畫與美酒

2021年蔣勳《欲愛書:寫給Ly’s M》二十週年紀念再版。書中刻劃的情愛與欲歷久彌新,親密戀人的離別之傷也依舊深刻。

黃崇凱 VS. 拍謝少年(下):乘著「新台風運動」 飛向有夢的未來

文學音樂

黃崇凱 VS. 拍謝少年(下):乘著「新台風運動」 飛向有夢的未來

當黃崇凱遇上拍謝少年,出身同時代的創作者們重新審視「台派」標籤,細數關於自己和彼此創作脈絡的過去和未來。

黃崇凱 VS. 拍謝少年(上):台派中年站出來!文學與搖滾樂的共時宇宙

文學音樂

黃崇凱 VS. 拍謝少年(上):台派中年站出來!文學與搖滾樂的共時宇宙

當作家黃崇凱遇上拍謝少年樂團,出身同時代的創作者們開懷地暢聊關於創作、關於彼此、關於文學與音樂的那些大小事。

緬甸歲月如何影響喬治.歐威爾寫下《一九八四》?

文學精選書摘

緬甸歲月如何影響喬治.歐威爾寫下《一九八四》?

1920年代離開緬甸的喬治歐威爾,一定沒有想到他的政治寓言小說,竟然成為20世紀後半緬甸政治的最佳描寫。

焦元溥的台北音樂地圖:唱片迷記憶中的羅斯福路四段

精選書摘藝文

焦元溥的台北音樂地圖:唱片迷記憶中的羅斯福路四段

若有任意門,我真想回去當年的羅斯福路,再從辛亥路走到公館站牌,看看唱片行裡的老友與論敵。雖然忘不掉,再見一次也很好。

朱宥勳:流行音樂歌詞是否能推動文學普及?

文學音樂

朱宥勳:流行音樂歌詞是否能推動文學普及?

朱宥勳個人所著迷的,是近乎「極短篇小說」的歌詞,在極短的篇幅內建立角色、深掘內心,乃至於壓縮了生命曲折於數百字的作品。

不墮淚者非貓奴:每個愛貓人心中最柔軟的痛

文學漫畫

不墮淚者非貓奴:每個愛貓人心中最柔軟的痛

「讀朱天心〈李家寶〉而不墮淚者,非貓奴也。」改編成漫畫更接近群眾,打動另一族群堅硬的心,讓更多人能體恤流浪動物的處境。

那年夏天,屏東的海:南國淨土  從此成了另一個心之故鄉

地方精選書摘

那年夏天,屏東的海:南國淨土 從此成了另一個心之故鄉

海洋對我來說,早已不只是電影或文學中的想像。遠難忘的海,其實都不在他方異國,而在自己參與《屏東本事》編製所展開的旅途中。

柏林也有龍舟大賽:清潔員化身橘色英雄在城市發光

國際精選書摘

柏林也有龍舟大賽:清潔員化身橘色英雄在城市發光

「打掃龍」成立於2002年,成員全都是「柏林城市清潔」的員工,這些城市無名英雄每年到處參加龍舟比賽。

從馬來西亞到中國再到台灣:馬來西亞華人也是台灣白恐受難者

精選書摘

從馬來西亞到中國再到台灣:馬來西亞華人也是台灣白恐受難者

在台灣白恐受難者當中,除有藍綠間常爭論的外省人和本省人,還有不少外國人及大陸、港澳人士,包括來自馬來亞的鄔來。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