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站在《茶金》肩膀上,客語戲劇繼續開枝散葉綻放潛能


《茶金》劇照。(圖/公視提供)

自2003年客家電視台開台後,回顧客語戲劇一路走來的歷程,有突破、有嘗試、有喝采,也有質疑,對於深耕客語影視音產業多年,也是《茶金》製作人的徐青雲與湯昇榮來說,這是一段從荒蕪到綻放的歲月積累,但他們始終有著深信不疑的信念:「客語影視音充滿許多可能,等待我們繼續開創。」

「即便只有短短幾句,但看到自己的母語出現在電視與大銀幕上,還是讓我印象深刻。」曾擔任客家電視台副台長、節目部經理,現在是瀚草影視文化總經理的湯昇榮,回想起小時候看到電影《童年往事》、《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電視劇《星星知我心》等戲劇出現客語台詞時,心中仍是充滿悸動。

這些戲劇是台灣早期少數具有客語元素的影視作品,但不論是彈子房中只存在背景音的小角色、純樸的阿孝牯一家,或是南投竹山的養鴨人家,劇中的客語不是驚鴻一瞥,就是說客語的角色容易讓人連結到教育程度不高、農村鄉下的刻板印象。

從一片荒蕪開始耕耘  透過戲劇讓更多人認識客家文化

「在客家電視台開播之前,客語戲劇幾乎是完全荒蕪的田地。」過去同樣在客家電視台服務、擔任過台長,而後轉至公共電視的資深製作人徐青雲表示。她的成長歲月歷經禁說方言的年代,主流戲劇節目幾乎以華語為主,就連立基於多數使用族群的閩南語戲劇在媒體上的播映空間都備受擠壓,更別說屬於小眾的客語戲劇。

歷經客家族群走上街頭爭取還我母語、台灣解嚴等事件,客家電視台在2003年正式成立。身為客家人的徐青雲與湯昇榮先後進入客家電視台服務,他們明白電視台成立的重要使命之一,便是掌握媒體近用權,讓長期在大眾媒體上被壓抑的客家文化語言,擁有發聲的機會。

身為客家人的湯昇榮曾在客家電視台服務。(圖/劉德媛攝影)

「對觀眾來說,透過影視音媒體認識客家語言文化的門檻相對較低,所以我們的策略十分明確,每年要製作一部時代劇,同時為了貼近年輕觀眾,也會推出現代都會類型的戲劇。」徐青雲表示。

在時代劇方面,客家電視台所製作的戲劇雖以說客語、具有客家背景的角色為主軸,但亦會呈現當時社會上多元語言樣態,「在日治時期,會有人講日語,國民政府來台後,就多了華語,這是一個很自然的時空背景。」徐青雲強調,語言需要融入劇情,才能吸引觀眾進入情境。

從演員與故事著手  吸引更多人來看客語戲劇

要讓原本非主流的客語戲劇接觸到更廣闊的群眾,並消除過去所造成的負面刻板印象,除了製作傳遞客家文化精神的歷史戲劇之外,勢必要開發更多與當下社會脈動相關的題材,才能讓觀眾認識當代客家文化樣貌。

湯昇榮表示,要推廣客語及客家文化,同時又要打入大眾市場並不容易。「所以我們從演員著手,找了很多年輕且具有客家身分的演員明星來演戲,像是《花樹下的約定》中的黃玉榮、張書偉、許仁杰,《牽紙鷂的手》裡的巫建和、温貞菱等。」

「創造更多機會讓演員講客語」是湯昇榮的策略,他還邀請原本在表演上就十分精湛的演員加入客語戲劇的行列,例如莊凱勛、吳慷仁、藍葦華、謝盈萱等人,他們皆因為要演出客家電視台的戲劇而勤學客語,開拓新的戲路。

除了演員之外,徐青雲與湯昇榮皆異口同聲地表示:「好的戲劇內容、多元的題材,才是留住觀眾目光的關鍵。」

相較於其他商業電視台,客家電視台製作資源相當有限,作為製作人的湯昇榮直言,他們沒有高預算製作費用,能做的就是把關好劇本品質,而這的確也是客家電視台在這幾年來所奠定的扎實基礎。攤開歷年來的金鐘獎戲劇節目、迷你劇集編劇獎名單,客語戲劇幾乎年年入圍,是此獎項的常勝軍,今年56屆金鐘獎上,更以《女孩上場》與《光的孩子》同時拿下兩座編劇獎。

開發多元客語類型劇  帶著客家站上國際舞台

「過去具有客語元素的戲劇,不是點綴出現,就是預算品質無法與主流戲劇相較,多數觀眾又不懂客語,自然無法吸引人觀看。」湯昇榮表示。

為了突破語言隔閡、吸引觀眾收看,湯昇榮開發了許多「客語類型劇」,包括驚悚、推理、職人、校園、社會⋯⋯等,有談論生死的《出境事務所》、探討中輟生議題的《牽紙鷂的手》、看女性在婚姻處境的《女仨的婚事》,也有偵探推理劇《神仙谷事件》,以及結合傳統戲曲的《劉三妹》等作品。湯昇榮用戲劇作品證明,客語戲劇題材不是只有農村鄉下、歷史故事,當代客家也有萬般風情。

湯昇榮進入客家電視台時有個願望,「我一定要把客語戲劇帶到國際。」2009年,在新加坡舉行的亞洲電視獎頒獎典禮上,《一八九五 乙未》拿下最佳劇集獎、《三春風》獲得最佳單集戲劇獎,《桂花釀》也獲得評審團特別推薦。同時在那一年,客家電視台與國際知名頻道Discovery、CNN並列亞洲年度五大風雲頻道。

https://www.facebook.com/hakkatv/posts/872622822813124

「全世界客家人這麼多,客語戲劇絕非小眾市場,我們的觀眾群一直都在。而且獲得眾多獎項肯定,證明客語戲劇在國際舞台具有市場潛力。」湯昇榮肯定地表示。

站在前人的肩膀上  呈現更多元的族群文化樣貌

客語戲劇累積近20年的能量,在無數客語影視音媒體人的努力之下,終於在《茶金》逬發出耀眼的光芒。近期開播的《茶金》,為公共電視、瀚草影視與客家委員會共同出品的時代大劇。細膩的美術場景、橫跨華、閩、客、日、英、上海話多種語言的台詞,不僅是台灣首部海陸腔客語劇,更為台劇寫下跨時代的里程碑。

從20年前的墾拓到現今的綻放,客語戲劇逐漸拉高製作規格,不論場景細節還是美術陳設,皆更真實地呈現當時代樣貌與戲劇氛圍。「雖然在畫面上只有幾秒鐘,但我們願意花特效費用打造印度茶園、重建台北橋,復刻當時代的街道景物。第一集宗族祭拜的劇情,我們也堅持找到真正的客家宗祠拍攝,因為細節對了,氛圍才會對,演員、觀眾也才會入戲。」湯昇榮表示。

徐青雲笑說,《茶金》是她入行擔任戲劇作人多年來的心願。身為客家媒體人,她始終惦記著要讓族群各腔調都能有專屬戲劇,「《茶金》以海陸腔大本營新竹茶商故事作為背景,在構思戲劇初期,我就想著推出海陸腔戲劇的時機到了!」但徐青雲也不諱言,《茶金》客語比例高,又是以較少人使用的海陸腔為主,從製作初期就不被市場看好。

《茶金》製作人徐青雲表示,拍攝這檔戲是她入行多年來的心願。(圖/劉德媛攝影)

所幸《茶金》開播至今,收視率證明語言並非阻礙,只要用心製作,市場願意為好劇買單,並能激起廣泛討論,「無論是針對語言腔調、歷史細節的正反聲浪,只要有討論的火花,都是激勵我們再進步的空間。」徐青雲肯定地說道。

湯昇榮認為,戲劇傳遞的是一種「lifestyle」──對於生活樣貌、文化底蘊的想像力,一如《茶金》將茶商家族風雲帶到觀眾眼前,一齣好的戲劇可以將族群豐富的文化內涵捏骨成型,並注入新生命,這就是戲劇的魅力所在。

「每次製作戲劇,都是站在其他台灣戲劇人的肩膀上往前做一些,下次別人也能站在《茶金》的肩膀上再往前走一點。」徐青雲明白,《茶金》帶領客語戲劇往前跨過一個里程碑,但還有下個階段要努力,「我們必須要繼續練功,累積越來越豐沛的能量,才能發掘客語戲劇更多可能性。」

|延伸閱讀|

➤ 訂閱VERSE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法學出身編劇搭檔,如何寫出台灣首部律政劇《最佳利益》?

影劇文化

法學出身編劇搭檔,如何寫出台灣首部律政劇《最佳利益》?

律政劇在歐美日韓已行之有年,也一直是非常熱門的題材選項,兩位法學院出身的故事寫手,是如何融入在地思維做出台灣首部律政劇《最佳利益》?

職人劇:除了說好「職業」的故事,更要說好「人」的故事

影劇文化

職人劇:除了說好「職業」的故事,更要說好「人」的故事

「職人劇」是這個世紀較為新興的影視詞彙,然而在人類的影視文本裡,早已充滿各行各業的存在,本文就台韓兩地近年熱門的劇集發展,來分析究竟什麼樣的劇情角度才稱得上職人劇?

人生就是荒謬,用喜劇來說剛好: 《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主創兼主演蔡淑臻

影劇文化

人生就是荒謬,用喜劇來說剛好: 《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主創兼主演蔡淑臻

《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描述一位放浪、暴走、醫術了得的女外科醫師,把自己下放到南南灣村的偏鄉醫院就職。這間醫院裡不時發生讓人啼笑皆非的急診百態,也從中看見了台灣醫療的種種難題。

從《七夜怪談》到《咒》,當恐懼的意識在戲院外蔓延

影劇電影

從《七夜怪談》到《咒》,當恐懼的意識在戲院外蔓延

恐怖電影《咒》成功地將當年《七夜怪談》的恐懼氛圍再次帶起,並掀起熱絡話題。

為什麼你必須「斜槓」?專訪「工作生活家」創辦人白慧蘭

商業廣編觀念

為什麼你必須「斜槓」?專訪「工作生活家」創辦人白慧蘭

若要跟人比賽職涯「斜槓」(Slash / Slashie)的精彩程度與深度,很少人比得過白慧蘭,她的每一個頭銜不僅各自精彩,彼此間也息息相關,這位「工作生活家」的創辦人,本身就是自家社群的最佳代言人。

《華燈初上》:追劇熱潮背後的5大關鍵

影劇觀念

《華燈初上》:追劇熱潮背後的5大關鍵

從2021年延燒到2022年的《華燈初上》,以華麗卡司與懸疑殺人案的劇情引人入勝,而究竟點亮「華燈」的火光為何?製作團隊又是如何造就出這個台劇的新里程碑?

《在車上》、《世界上最爛的人》入圍奧斯卡:看見影壇新語言

國際影劇觀念

《在車上》、《世界上最爛的人》入圍奧斯卡:看見影壇新語言

美國獨立製片的語言將成為未來的影展、甚至商業主流,台灣電影也會持續汲取其中養分,慢慢煉成屬於台灣影壇更新、更特別的語言與美學。

一口咬下台灣電影三明治:台灣影視如何多方出擊、走向國際?

影劇觀念

一口咬下台灣電影三明治:台灣影視如何多方出擊、走向國際?

文化內容策進院董事長丁曉菁、台北金馬影展執行委員會執行長聞天祥,與《VERSE》社長張鐵志暢談台灣影劇近年的發展,以及這些精采佳作如何被帶向國際舞台。

從《魔戒》影集版到《華燈初上》最終季:2022年上半最被期待的八部戲劇作品

影劇文化

從《魔戒》影集版到《華燈初上》最終季:2022年上半最被期待的八部戲劇作品

2022年國際影集、台劇是否有新的趨勢正在醞釀?本篇將細數2022年國內外令人期待的戲劇作品。

致敬永遠的台灣歐吉桑陳松勇

人物專題影劇文化

致敬永遠的台灣歐吉桑陳松勇

老天爺這兩年特別眷顧演技出神入化的台灣歐吉桑,2020年先是無預警帶走吳朋奉,2021下半年又在短短三個多月間把龍劭華和陳松勇這對師徒請上九霄雲外。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