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0
0
Hahow如何掀起學習革命,成為線上教育的龍頭?

Hahow如何掀起學習革命,成為線上教育的龍頭?

數百年來,教育學習的模式變化不大,老師用同一套教科書、同一種教學方式,教育所有學生。如今,任何人只要連上網路,想學寫程式、精進理財觀,甚至是想跟上百人一同做瑜珈,通通都可以辦得到。網路不僅改變學習方式,更打破學習地域和時間限制。

成立於2015年的Hahow好學校,四位創辦人中,有三位都是工程師,唯一出身文組背景的執行長江前緯,大家都叫他阿諾。

數百年來,教育學習的模式變化不大,老師用同一套教科書、同一種教學方式,教育所有學生。如今,任何人只要連上網路,想學寫程式、精進理財觀,甚至是想跟上百人一同做瑜珈,通通都可以辦得到。網路不僅改變學習方式,更打破學習地域和時間限制。

「我不認為大學文憑是傑出能力的證明。」身價突破 3000 億美元的特斯拉( Tesla )創辦人馬斯克( Elon Musk )直言他對當今人才的看法,不再取決於傳統學制的文憑證明,因為現在這樣多元學習的時代,學歷與能力無法劃上等號。如果一個人想要學習,在網路上就可以學了,從哪間學校畢業並不重要。

2021 年 3 月美國線上學習平台Coursera 於紐交所掛牌上市,這項里程碑說明了線上學習的熱門程度。在台灣,線上教育平台市占第一的 Hahow 好學校亦在 2022 年 1 月宣布完成 3 億元 B 輪募資,未來,持續深耕個人、企業與政府學習市場之外,將進一步成立「學院」社會系背景出身的他,希望能夠打破困境、開創新的可能。

目前 Hahow 有超過 600 堂線上課程,種類五花八門,從語言、職場技能到烹飪廚藝通通都有。唯一的堅持,就是不做與升學有關的內容。打造一站式線上學習環境,致力成為教育界的 Netflix,主動推薦適合用戶的課程。

堅持不做體制內升學內容

成立於 2015 年的 Hahow 好學校,四位創辦人中,有三位都是工程師,唯一出身文組背景的執行長江前緯,大家都叫他「阿諾」。阿諾在求學階段,因為看見學習體制的限制——文組學生若想學寫程式,卻無法獲得充足跨領域學習資源——然而,強調自主學習、多元選修的 108 課綱實施以來,2021 年正式迎來第一屆考生放榜, 其中有位成績優異且學習履歷豐富的考生,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我都在 Hahow學習。」這篇報導在 Hahow 內部傳閱, 看起來像是一篇業配,卻是假不了的真實故事,江前緯有感而發:「想要改變體制,還是必須先創建某種學習體制,大家才能有更多學習彈性作為選擇。」

人稱「阿諾」的Hahow執行長江前緯,他希望能夠打破當前學習體制的束縛,開創新的可能。

目前六歲的 Hahow,年營收規模達 3.7 億元、員工數 120 多人,用戶數超過 65 萬人。這兩年,江前緯深刻感受到大眾的學習習慣改變,其中一個跡象是許多人在決定購買課程之前,就會先註冊 Hahow 的會員帳號,然後慢慢研究相關課程資訊,通常經過 Hahow 提供的一小時免費試上課程後,大約有五成比例會成為付費用戶。

其中的熱門課程通常也即時反映了當下社會趨勢。在 Hahow 的學習平台上,疫情前,寫程式的課程賣得特別好;這兩年,市場熱錢多,投資理財項目順勢竄升;三級警戒期間,冥想、瑜伽、烘焙課程就賣得很好, 因為居家辦公很需要紓壓;疫情趨緩解封後,為了強化謀職能力,資料分析、簡報製作等職場技能成為熱門。

「我們打造的,是終生學習的社群,讓使用者每年持續回來學習、投資自己,目前的回購率約有四成。」江前緯說。

一通電話啟動企業學習引擎

Hahow 雖然是從個人學習起家,但 2018 年的一通電話,意外開啟了另一扇窗。

江前緯回憶當時來電詢問團體課程方案的電話。對方表明,這個「團體」人數是一萬多人,原來電話另一頭是台新金控的人資單位,他們想幫業務員、理專開設區塊鏈課程,內部苦無教學師資,於是向外尋找資源, 找來找去,發現 Hahow 有適合的內容。這通電話,讓Hahow 決定在 2019 年成立企業課程團隊,推出為企業量身打造的數位學習服務「Hahow for Business 」。

這兩年疫情起起伏伏,反倒成了 Hahow 企業學習業務成長大爆發的一年,每天數通來自企業人資的詢問電話未曾間斷, 相較於 2017 年平均每月一通的情況,足見台灣企業的線上學習需求成長顯著。

Hahow平台上有多達六百多種課程,為了確保品質,內部設有高達100條的審核規則,團隊也會跟開課老師討論、提供建議。

目前台灣十大金控有六家是 Hahow 的客戶,企業用戶數超過五萬人,若以台灣勞動人口約一千萬人來算,市場成長空間還很大。

以國泰金為例,因為疫情取消內訓實體課程後,2020 年 2 月首次採用 Hahow for Business 平台,讓員工自行安排時間與內容,「學習不再是單向餵養,而是企業搭好平台、備好資源,讓員工自主決定學習進程。」國泰金控行管部人資暨管理科副理林宏昇觀察,一年多來,人均使用時數已經從五小時增加到九小時。

相較於個人學習,企業內訓的目標與課程需求完全不同。比方說「如何成為好店長?」的課程,在個人學習市場需求不大,但企業培訓就很需要,Hahow 甚至因此另組課程設計團隊,來因應企業各式各樣的客製需求。此外,江前緯也發現,「企業內訓特別重視學習成效,為此, Hahow 打造了一套全新的獨立平台,讓人資可以從後台檢視每位員工的學習成效。」

國泰金控行管部人才分析暨策略夥伴小組副理王建勛表示, 以前做企業內訓,會請管顧公司規劃課程,集合所有要上課的人,花一個下午或數天時間上課,缺點是,必須要很多人同時投入時間、集中心力,才有辦法達到課程目的。

在網路時代,各種專業知識的生命週期越來越短,人力訓練單位費盡心力完成一項培訓計畫後,員工執行業務時,需要的知識技能又變了,對企業而言,傳統的人才培育方式,已無法滿足企業內員工的學習需求。

學院制度正式上路 

為確保課程品質,Hahow 內部有高達 100 條審核規則,從師資背景、教學經驗、文案編寫方式等都有一套標準。比方說,理財類型的課程,禁止向學生「報明牌」,否則會觸犯法規,但有些開課的導師並不知道這些規定,Hahow 課程審核團隊會事先研究該領域的界線範圍,並提供開課老師建議。

江前緯分析,線上學習產業可以分成內容數位化、平台化,以及個人化三大階段,台灣市場目前處在平台化發展階段。2022 年,Hahow 的線上學習平台將導入「學院制度」,從單純的學習進一步做到「技能認證」。

Hahow 學院的概念類似於大學,會針對不同領域設計專班課程,做系統性學習,學院也會跟第三方的認證機構合作,完課後鼓勵學員去考檢定,驗證學習成效,江前緯希望讓 Hahow 的學習變得更有公信力,而需求最廣泛的「語言」類別,將會是 Hahow 的第一個學院。

邁入第七年的Hahow,將於2022年導入「學院制度」,會跟第三方單位合作,做到專業技能認證,將率先推廣語言學院。(圖片/Hahow 提供)

線上學習市場雖然持續揚升,不過,KPMG 安侯建業數位創新服務營運長賴偉晏觀察,實體教育的溫度、情緒的交流, 還是很難被線上取代,未來線上跟線下的關係,應該是一種互補的「混合學習」模式,比如一些企業內訓練、研討會內容,也適合以 podcast 的型態, 讓員工可以利用零碎時間吸收學習。

守護創業初心不拉扯

的確,學習方式或許不是僵化的二元選擇題,一顆想要學習的心也非形式可以阻撓。學用之間如何依循生命狀態延展才是重要的。訪談末尾,探問江前緯,如果要開一門課程的話會是什麼?經過一番思考,他說:「應該會是溝通課程吧!」從家庭、職場甚至是社會,溝通都是很困難的一件事,尤其是,在一個團體中,是否每個人都能夠堅持相同的價值。

氣氛活潑的Hahow辦公室,角落設有會定期更換的遊戲牆,在日常工作中,激盪出創意的企業文化。

某一年,Hahow 收到很大一筆資金,後來發現投資者的理念跟 Hahow 有著非常大的不同,經過掙扎,在最後一刻拒絕了這筆投資,也因此讓公司承受非常大的營運壓力,當時江前緯告訴團隊,「很抱歉做了這個決定,我寧可按下公司的倒數計時器,也不要拿了這筆錢,讓團隊在理念上拉扯。」後來, Hahow 還是順利找到理念契合的天使投資人,順利解決資金問題。

這或許也是為什麼,江前緯會認為溝通的重要性值得開一門課。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教育並不像是電商、區塊鏈等熱門產業,可以在短時間內迅速成長,人才培育需要時間,才能慢慢磨出光芒。能持續待在Hahow 團隊中向前的成員,也都是經過江前緯的溝通,同樣抱持著希望教育可以更好的信念。就算科技讓教育的形式有了改變,但教育的初心,依然永恆不變。

|延伸閱讀|

購買 VERSE 雜誌



關於更多恆春民謠的傳承與創新,請見VERSE 010封面故事
➤ 訂閱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文字/Chuck 攝影/蔡傑曦
文字/Chuck 攝影/蔡傑曦
文字/Chuck 攝影/蔡傑曦
文字/Chuck 攝影/蔡傑曦 編輯/楊惠芬 核稿/郭振宇
文字/Chuck 攝影/蔡傑曦 編輯/楊惠芬 核稿/郭振宇
文字/Chuck 攝影/蔡傑曦 編輯/楊惠芬 核稿/郭振宇
文字/Chuck 攝影/蔡傑曦 編輯/楊惠芬 核稿/郭振宇
大亞能為明日鏈結大亞能為明日鏈結
  • 文字/Chuck
  • 攝影/蔡傑曦
  • 編輯/楊惠芬
  • 核稿/郭振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