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封面故事

Joanna王若琳:從音樂創作人到 podcaster的發聲練習

Joanna 王若琳是台灣當代流行音樂中一名怪奇而迷人的創作者,她不斷在邊界間跳躍,不斷從既有的事物中打造出新的想像。

去年她以專輯《Modern Tragedy 摩登悲劇》拿下第 30 屆金曲獎評審團獎,是首位以個人身分獲得此獎的音樂人。評審團主席陳珊妮說,王若琳在音樂創作路上堅持自己方向,持續突破主流視野,也為女性創作人帶來新的可能;她的想像力和勇敢,感動了整個評審團。

今年,繼奇幻音樂劇感的《House of Bullies 霸凌之家》、獨特黑色幽默的《Modern Tragedy 摩登悲劇》後,新作《Love is Calling Me 愛的呼喚》重新詮釋鄧麗君、翁倩玉、美空雲雀等歌手的經典歌曲,大膽結合迷幻音樂元素,打造超越地域時空的作品,超乎大眾對於翻唱作品的想像,再度獲得金曲獎多項提名。

這段時間,她還延伸自己的聲音版圖,除了在致敬早期交友雜誌的期間限定計畫《愛情霓虹燈》化身 DJ,年初與好友榮忠豪開始製作 podcast 節目《暗黑森林 The Dark Forest》,兩人在這個關於真實犯罪的節目中大談人性的各種真實層面。

果然是一個聲音創作的精靈。

過去幾個月以來,podcast 成為網路關鍵字,這種透過數位串流平台的聆聽模式吸引不少素人與網紅相繼投入,各式題材的節目陸續開播,從看似「視覺為王」的年輕世代裡搶下一塊新版圖。

王若琳同樣加入這股浪潮,但 podcast 對於身為知名歌手的她,只是另一種創作形式,畢竟她本質上就是一名創作者,「這樣講好像比較沒有限制,反正就是在創作不同類型的一個名稱。」不論類型為何,她擅長融合經典並發揮出新意,遊走於主流與另類之間,具有天生的怪異氣質。

夏末初秋的午後,《VERSE》邀請王若琳接受 podcast 內容公司「鬼島之音 Ghost Island Media」共同創辦人吳怡慈(Emily Y. Wu)訪問,從音樂作品聊到 podcast,從中文聊到英文。對王若琳來說,媒介雖然不停地變化,核心始終離不開創作,離不開那顆想娛樂眾人的心。以下為訪談摘要:

“MUSIC”

Emily Y. Wu(以下簡稱E):你從小就因為家庭環境,受到長久的音樂薰陶,也曾多次致敬經典。你如何選擇翻唱曲目?是先設定故事再挑選曲子,還是已經有一些非常想要唱的曲子,再重新詮釋它們?

Joanna王若琳(以下簡稱J):《愛的呼喚》的開頭比較像是一種氣氛,像是 70 年代的那些迷幻專輯,我就是想做類似的東西。所以當公司說「希望你做一張翻唱專輯」,我就想把這兩件事情綜合在一起。我其實滿喜歡拼湊不同的元素,變成全新的東西,這是一件很好玩有趣的事。它是舊的東西,同時也是新的東西。

那時候,我聽到英國民謠歌手 Vashti Bunyan 的作品,很喜歡她那種非常輕柔的唱法,也很想錄製這樣的感覺。這張專輯就是這樣開始。

E:翻唱這件事,你不會只是按照原本的版本唱,還放入很多自己的元素,如何在兩者間抓到平衡呢?

J:我會想像正在自己的另一個平行宇宙寫一首全新的歌,有點像所有的東西都是自己想像出來的。雖然我對鄧麗君很有印象,但有很大部分是用我跟她之間的連結去幻想,在腦海中拼湊出一個動漫世界裡的她。比較像是用這個方法去想像,然後把它做出來。

E:那你保留她哪些經典特色,或只是憑印象詮釋?

J:她歌聲表現的方式應該是我對她最深刻的印象,她總是用一種很輕柔、精細、甜美的方式去唱歌。我也將自己聽到的這些樣貌融入翻唱裡。

E:做翻唱的歷程很艱辛嗎?會不會擔心被定位為翻唱歌手?

J:對,這一直都有點困擾。但就不斷創作吧!因為這個說法從來不會停止。

E:關於創作,你在十多年前曾經在某個自我介紹中「最想嘗試的事」那欄回答「為低檔俗氣的音樂劇做配樂」。音樂劇對你來說的意義是什麼?

J:中文翻這個都翻得很奇怪。我是說:I want to write music for a cheesy musical。我很喜歡音樂劇,這也是我喜歡皇后合唱團(Queen)的原因,他們的音樂裡總是有很宏偉、華麗的元素。我喜歡各種聲音,很愛《真善美》(The Sound of Music)這部電影;迪士尼卡通則算是動畫版本的百老匯劇。

我喜歡歌曲搭配舞蹈呈現的樣子,這跟當「很誠實」的創作歌手感覺不同,比較像是「我就是要來娛樂你的!」這正是我喜歡做的事情。我喜歡創造出這種角色,一種捏造、浮誇的角色,就像是一位說書人或是帶來娛樂的人。

E:從你的幾張專輯當中可以明顯感受到這些,它們都很戲劇化、誇張化。當你在寫歌,或發想專輯概念時,如何進行創作?你會在房子裡到處跳舞嗎?

J:我會有不同的階段跟歷程,像是有時候會突然想起某個聲音或感受,某些時期會有特定的創作習慣。但⋯⋯我其實就是寫了各種風格的歌,再把它們分類,然後慢慢發展成完整的樣貌。

我有張專輯叫《霸凌之家》,是把所有寫過的哥德、淘氣風格的歌放進去;製作階段,就必須找到能夠精確刻劃出故事的那些音樂。這是我創作的過程。

E:你覺得對音樂劇這塊的好奇心被滿足了嗎?或是還在發展中,會繼續探索?

J:現在正在參與一個兒童電視節目,並為它創作音樂。這應該是我最接近完成音樂劇的願望。 

E:我有聽說這個計畫!你可以嘗試這麼多不同風格的計畫,從音樂到 podcast,現在則是兒童電視節目,我覺得很酷。

J:我也覺得。很高興可以為兒童電視節目創作,做這個東西比較自由,不用顧慮那麼多評論。小孩較適合天真的主題,願意接受任何事物。當我發表那些會被放到主流市場的創作時,有可能會被各種標準評判,但做小孩的作品就⋯⋯負責讓他們開心就好了!

“Podcast”

E:今年 podcast 在台灣突然變得非常非常紅,正是需要更多人一起參與的時候。你是如何開始自己的 podcast 的?

J:我的主持搭檔榮忠豪熱愛聽真實犯罪類型的 podcast,幾個月前想做一個類似的 podcast,就問我要不要一起做。我回覆他:「那來做些好玩的!我們就在房間裡錄音閒聊吧。」不過我現在覺得「嗯⋯⋯我們好像有聽眾了」,開始有壓力,需要做更多功課或研究。這其實有點超乎我的預期,好像變成一件必須要做的事情⋯⋯我開玩笑的!應該是說,這個旅程開始起飛了。

E:現在不能不做了,大家都對你有所期待了,對吧? 

J:對呀,如果不做他們會對我丟香蕉皮。開玩笑的!

E:你有多喜歡聽 podcast?都聽些什麼?

J:我其實很少聽 podcast,主要是我妹介紹給我一些真實犯罪的 podcast,她很喜歡聽。

我很享受閱讀那些謀殺案件的資料,有時候維基百科上有相關的頁面,我就會點進去看。所以榮忠豪找我的時候,我其實已經讀了滿多令我覺得很不可思議的故事。

E:我擁有視覺背景,之前做動畫、新聞。當我從影片轉到聲音領域時,對我來說就是回歸到所謂「講故事」這件事。身為一位音樂人,對你來說「聲音」的意義是什麼—尤其當只有說話聲音的時候?

J:這跟音樂很不一樣。音樂比較抽象,比較跳脫語言;雖然歌詞也很重要,但很多音樂的歌詞也很抽象。所以,音樂表達出來的東西,相較於敘事性的文章或 podcast,又更抽象。但我覺得有些人聽 podcast,或許也不在乎內容是什麼,要聽的是那個感覺,這部分又跟音樂相似。

E:你希望自己的 podcast 帶給觀眾什麼樣的感覺?

J:就是我小時候看鬼故事節目那樣的娛樂感。

E:這會很消耗腦力嗎?做音樂的時候,音樂是「前景」,字是「背景」,做 podcast 則是相反。轉換的過程很難嗎?

J:對我來說,這就像上學有功課要做一樣,得做好研究後再報告。這跟創造想像的事物不同。

E:聽起來「娛樂性」之於你的創作是件重要的事。在娛樂大眾與渴望創造之間,兩者間的比重為何?

J:我必須一直處在創作狀態,不然會很迷惘。創作讓我興奮!當我想到正在為一群跟我喜歡相同事物的樂迷創作時,就很開心。

E:說得真好!對我們來說做 podcast 也是。

J:如果樂迷也從我的作品裡找到共鳴,代表彼此有共通之處,這件事情很神奇也很酷。

E:你會想要在 podcast 裡做音樂劇嗎?

J:不知道耶⋯⋯但我自己很熱愛視覺上的東西。我在音樂上會想開很多玩笑,視覺上也是,所以不透過視覺呈現會很可惜。我希望有機會連視覺也做!

E:其實台灣一直都很仰賴「視覺」,像是 YouTube 至今仍然火紅。今年 podcast 崛起,也許有些事情正在改變?

J:我不太會以預測的角度看這件事,單純認為,大家開始一同參與還滿棒的,這將會與文化或流行產生連結。而且 podcast 經常是場對話,不會像聳動的新聞標題那般容易消逝;聽別人講話其實是一件很棒的事,特別是在講你有興趣的事。

E:也許你未來還會用更多不一樣的樣貌出現?

J:我也希望能看到更多面向的自己。只能一直創作吧!我真的對於停止創作有種恐懼,曾經想過那會是什麼樣子?但想一想覺得不太可能發生在我身上。當我在創作的時候,總會感到興奮,且充滿意義。

E:我們成長於科技不斷改變人們如何互動及使用媒體的時代,看你在這些年來在不同媒介間的不斷轉變,我相信未來一定有更多的突破,非常期待。

吳怡慈 Emily Y. Wu|鬼島之音共同創辦人,podcast 節目《Metalhead Politics 政治重金屬》共同主持人。Emily 在台灣長大,畢業於美國衛斯理大學,曾在台灣公共電視及壹傳媒集團服務,也曾在北京、香港及上海工作過。其共同創辦的鬼島之音,是一間媒體新創 podcast 內容公司,透過具前瞻性的議題、全球接軌的觀點,挖掘新聲音,打造新故事。目前旗下共有五個原創中英節目,包含律師李菁琪主持的《大麻煩不煩》、實驗型的《小鬼登島》及和閃靈樂團主唱林昶佐 Freddy Lim 合作的《Metalhead Politics 政治重金屬》。

Joanna王若琳|創作歌手/製作人。1988 年 8 月 1 日生,因其在美國成長的背景,歌曲多為全英文創作,擅長異想天開、黑暗和古怪的音樂,深受 Queen、The Beatles、Lemon Demon、Danny Elfman 及 Oingo Boingo 的影響。其以充滿磁性的獨特嗓音與獨具一格充滿劇情畫面感的音樂創作為人稱道,是世界各大音樂祭競相邀請表演的常客。 2019 年以英文創作專輯《Modern Tragedy 摩登悲劇》榮獲第 30 屆金曲獎評審團獎;2020 年發行翻唱專輯《Love is Calling Me 愛的呼喚》,入圍第 31 屆金曲獎最佳國語女歌手獎。




回到專題:More Than Podcast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在聲音的世界旅行:從廣播到 podcast

Podcast封面故事

在聲音的世界旅行:從廣播到 podcast

的確是經人提醒,我才意識到自己腳跨傳統廣播與 podcast 的身分有點特殊。Podcast 說來不算多新,而且若十年前你說:「有一天,podcast 在台灣會紅起來。」絕對會被笑死。可此刻誰也無法否認,這半年來,它在台灣的確成了一個非常熱門的新玩具。

Podcast 與廣播的非戰之爭:要靠平台還是靠KOL?

Podcast封面故事

Podcast 與廣播的非戰之爭:要靠平台還是靠KOL?

Podcast/廣播最迷人之處,在於閱聽人不需花上 100% 注意力,而且聲音本身給了受眾一塊比文字、影像距離更近、更私密,也更溫暖的空間。

如何躍升排行榜第一:呱吉與報導者的方法論

Podcast封面故事

如何躍升排行榜第一:呱吉與報導者的方法論

面對 podcast 紅海市場,想得到、想不到的人都跑下來做了,從明星、偶像、網紅,到科技新創、企業老闆、各領域專家,還有各具才華的素人,但一個好的內容節目該怎麼做,未必大家都知道。

找到信賴的聲音:Podcaster 如何與群眾溝通?

Podcast封面故事

找到信賴的聲音:Podcaster 如何與群眾溝通?

聲音所帶來的陪伴感,是 Facebook、Instagram 等社群平台上的文字與圖片無法企及的,與人們的關係相形親密,也更為人所依賴。挾著這樣的優勢,許多 podcaster 同步經營自己的社群,讓關係從線上到線下,發揮更大的影響力、培養更廣泛的追隨者。

Gogoro:為下一個世代啟動的能源革命

創新封面故事

Gogoro:為下一個世代啟動的能源革命

浪潮尚未成形之際,遠方波紋起伏的姿態,讓陸學森預見了人們生活將因此被改變的未來,他從零開始孵化全然不同的命題,探問智慧能源在台灣的可能。

一個沒有固定成員的組織卻有最大社會影響力,為什麼?

封面故事

一個沒有固定成員的組織卻有最大社會影響力,為什麼?

「沒有人就是任何人」的特性,反而包含了每個人的參與性,這股以科技驅動公民運動的力量如強風吹拂,從台灣到國際,挑戰不合理,創造新的可能。

Snapshot

人物快照

Snapshot

一張照片、一段文字,捕捉一些簡單卻重要的想法。第一輯:黃子佼、鄭宜農的「Why _______ Matters ?」

唐鳳:一名無政府主義者如何成為台灣 icon

人物封面人物

唐鳳:一名無政府主義者如何成為台灣 icon

這些年,加諸在唐鳳身上的標籤實在太多,她既不抗拒也不同意。在她心中,這些標籤只是發語詞,不是語言中有意義的一部分,如果一定要給自己下個標籤呢?她說:「可能就是『我』吧,這是個沒有所指、沒有意義的字。」

AKAME 主廚彭天恩用料理說出土地的故事

人物地方飲食

AKAME 主廚彭天恩用料理說出土地的故事

「我喜歡下雨過後土地的味道,會想到家。」餐廳 AKAME 創辦主廚彭天恩(Alex)倚著敞開的車窗,悠悠道來。我們正馳騁在屏東縣霧台鄉的群山中,雨剛停,斜陽金暖,峰脈綠絨,美景潑灑出來的此刻,彭天恩卻想起了家。他已經回到家了呀!不僅如此,他還把外地人招來了,為了吃他料理的一餐,許多人不遠千里專程上路。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