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進擊的高雄|PLUS VERSE 010+衛武營別冊​

即將改變台灣的音樂座標:高雄流行音樂中心

高雄流行音樂中心園區。(圖/高雄流行音樂中心)

高雄流行音樂中心的場館興建,走走停停十餘年,終於在2021年末揭幕。有人說這個新地景,不會只是高雄的,而是屬於整個南方;也有人說,高雄根本沒有音樂產業,縱使硬體奪目又能改變什麼?南風吹起,音浪激盪,那些記憶裡的高雄,除了駁二的大港開唱,百樂門、LIVE WAREHOUSE等音樂酒吧⋯⋯座落在愛河畔的高雄流行音樂中心,勢必會成為人們下次回訪高雄的理由之一。

「真愛路1號」是位在高雄港真愛碼頭、光榮碼頭間的一處新地標——高雄流行音樂中心(以下簡稱高流),巨大而獨特的建築風格是港都閃耀的文化風景。高流從2014年動工到去(2021)年10月31日正式盛大開幕,除了是南台灣的音樂中心,更是激勵許多音樂創作者的流行音樂產業園區。 

歡迎來到高流系

以跨界音樂創作在活躍多年的音樂創作人李欣芸,抱著鮭魚返鄉的心情受邀擔任高流執行長,備受音樂界期待。在外地闖蕩多年後不禁近鄉情怯,但在她眼裡的高雄,是一個性格剛強、充滿活力與朝氣的城市。

「高流從計畫啟動到完工一蓋就是十幾年,醞釀了這麼久,場館的聲量也在去年10月開館時一觸即發!」作為高流的主舵手,李欣芸談起開幕時的系列活動仍然興奮不已,COVID-19疫情趨緩後,終於可以打開高流的大門、迎接來自全台的觀眾。

李欣芸特別分享「高流系」的社群理念,希望藉此連結高雄地方的熱情與人文,凝聚所有座標在南台灣的大小音樂社群,創造出全新的文化影響力,甚至建立一個全新的風格派別。

高流執行長李欣芸。

走過世界各個城市,李欣芸認為高雄的工業氣質和美國底特律有巧妙的相似之處,同樣都是工業城,同樣孕育出許多重要的音樂人,非主流的音樂類型又影響著主流的音樂發展。「我說我們是『高pop』,我們是在港邊工業城,白天有烈日,晚上又有愛河充滿了柔情。」李欣芸眼裡的高雄,是日夜都閃亮的魅力之都。

有了「社群」就會有「凝聚力」,在正式開館後,高流也陸續有大專院校、Live House、音樂酒吧甚至是樂器行等和流行音樂密集相關的產業陸續進駐。

光是開館三個月以來,就已經有七場的產業見學合作,由高流策畫,帶著音樂人們如宇宙人、鼓鼓呂思緯、告五人和八三夭等前進校園,在以升學為導向的高雄一中、高雄女中、高師大附中與鳳新高中,透過通識課的客席講座,讓懷有音樂夢想的學子們更加了解演藝生態,也讓音樂人們重返青春的校園搖滾。

為了實際舒緩南台灣所面臨的資源困境,未來也將規劃與更多產學交流的場域共同協辦資源共享活動,讓流行音樂產業的相關知識能夠更為普及,也透過這個串聯的力量,讓高流系成為南台灣所有「愛樂人」的築夢基地。

「『衝撞』對我來說很重要,我希望每個玩音樂的人都能在這裏互相交流,用合創的『衝撞』為高流創造最美麗的風景。」談起心中的高流系,李欣芸有著綜合創作者、經營者和愛樂人的各種期待。

高流表演現場。(圖/高雄流行音樂中心)

海洋旁的高流建築

高流的建築設計由西班牙建築師Manuel Alvarez Monteserin Lahoz在2011年拿下競圖首獎,佔地12公頃的高流園區,除了主體建築海音館和戶外的海風廣場,主要分為五大區塊:音浪塔、鯨魚堤岸、珊瑚礁群、海豚步道和LIVE WAREHOUSE。

由於建築師在考究高雄地理環境時,對基地周邊的港口風貌印象尤其驚奇,加上在地的溫暖人情也讓他印象深刻,因此他特別突發奇想,除了在各區命名融入海洋元素,也決定以中性調的粉紅色系作為高流建築基礎色,和設計理念中的海洋印象兩相呼應。

多變的建築功能,從場館基礎建設、複合式商業空間到大、小型和戶外展演空間以及不定期的快閃市集等,李欣芸特別強調,高流的啟動是為了做出屬於高雄的「高」水準(Kaohsiung Style),透過場館的整合力,消弭在流行音樂間的南北城鄉差距,並活用軟、硬體資源,帶領高雄的流行音樂和文化發展走往更純熟的理想境界。

海音館(Hi-Ing Music Hall)是高流建築群中的最大亮點,總人數容積約3500至5500人,命名為「海音」是以海浪的台語發音「hái-íng」發想,表演廳內設有全台唯一建置的d&b soundscape沉浸式音響系統,並且解構固定式舞台的室內場館傳統框架,讓未來的每場演出都能因應節目特性、內容進行特製化的舞台設計。

在開幕前的硬體測試,特別邀請嘻哈創作歌手Leo王、客語歌手米莎和神棍樂團作為場館開幕前的調校依據,開幕式暨演唱會「Sea the Future」也邀請旺福、許富凱和魚丁系等堅強卡司共襄盛舉。

海音館命名是以海浪的台語發音「hái-íng」發想。(圖/高雄流行音樂中心)

開幕後第一個週末的月光場「榮耀的樂章,正在開始」音樂會,是以卑南族傳統祭典「婦女除草完工祭」為概念,發展為對土地和文化的期待與祝福,邀請到南王部落「普悠瑪家族樂團」成員吳昊恩、陳建年、紀曉君和南王姊妹花等,歌詠屬於南台灣的榮譽樂章。

除此之外,首先開唱的流行音樂歌手盧廣仲「立志演說高流演唱會」和布拉瑞揚舞團之夜,也都成功地在海音館內創下紀錄,以AR投影技術、舞團的「第一場演唱會」為亮點,帶來滿滿人潮。

戶外表演空間海風廣場也在開幕系列活動盛大啟用,廣場容納人數最多可達6000到8000人,巧妙設計的草皮波地面向海港景致,不論是搭台的正式演唱會活動,或者只是週末的忙裏偷閒,廣場從開放至今,時常坐滿人潮,生機不斷。

五大建築群像中最吸睛的音浪塔是為音樂產業社群所創造的空間,其中又分為高塔、低塔,目前已有如楊大正等高雄出身的音樂人首先進駐。

因為港口是高流建築的最大特色,場館周邊連接區域特別以海豚步道相連,其中建有五個多功能複合型空間以及skywalk天空步道,連接高低塔和其他園區範圍,包括鯨魚堤岸和珊瑚礁群兩大重點商業空間,分別服務複合型和獨立型的商業空間。

連接場館周邊的海豚步道。(圖/高雄流行音樂中心)

由臨港倉庫改建而成的音樂空間LIVE WAREHOUSE,是高雄首座千人規格專業演唱會場域,場地不僅提供給售票音樂演出,也開放給一般院校、地下樂團租用,配置有專業的燈光、音響設備與舞台技術人員,希望透過常態的現場成果發表、音樂分享,實質培育未來的流行音樂人才,並創造出結合在地特色的獨特聲景。

此外,LIVE WAREHOUSE也同步線上平台,去(2021)年6月至7月在Clubhouse推出「HOUSE好事計畫」,邀請音樂產業界人士如落日飛車國國、馬世芳和鄭宜農等音樂人,在空中與民眾暢聊音樂事。

一起創造新的音樂宇宙

高流啟動元年,將場館開放給全台樂迷和創作者,是身為場館營運人的首要任務。李欣芸認為高流的「園區」概念就是一個相當具體且完整的產業模組,能夠綜合發展各種規模的音樂會、工作坊,以及商業空間與產學交流等跨域的合作。

她也以去年底和中華文化總會與台北流行音樂中心合作的「文協百年音樂會」為例,認為一南一北的流行音樂中心應作為姐妹場館結盟,一起推動台灣的流行音樂產業的終極目標:確實做到人才扶植、專業治理以及推動永續經營。

面對許多live house的經營者在疫情打擊後的經營窘境,李欣芸也特別希望高流的出現能夠催生更多的機會,以產業間的社群連結去創造更多的合作可能,讓高流成為不同空間、場域和產業別的黏著劑,推使這些原本就存在於高雄的演出場景更加盛大。

由臨港倉庫改建而成的音樂空間LIVE WAREHOUSE。(圖/高雄流行音樂中心)

「『海音』不只是「海浪」的台灣話,更是流行音樂的台灣味。」少了台北作為首都的無形包袱,李欣芸尤其珍惜回到高雄之後的這份自由度,不管是在發想創意或是執行。

帶領著高流上下七個部門,其中不少也是返鄉服務的在地年輕人,在他們眼中的高流,除了是從家鄉的土壤長出來的一座音樂堡壘,更是能在未來培育出南台灣之光的夢想基地,能夠讓南台灣的流行音樂如浪花般洶湧、細水般長流,在音樂串流平台壟斷視聽市場的今日,仍能透過現場的感官體驗,帶領觀眾們回到音樂最動人也最真摯、可貴的初衷。

|延伸閱讀|

購買 VERSE 雜誌



本文轉載自《VERSE》010
➤ 訂閱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回到專題:大船出港,進擊的高雄三部曲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從飲食文化到「觀光大城」,什麼是基隆的性格?

地方專題

從飲食文化到「觀光大城」,什麼是基隆的性格?

什麼是基隆的性格?這樣的性格又怎麼形塑出基隆這塊土地的模樣? 過去總會被定位為海洋文化城市的基隆,時常強調的是不同時期來到這裡的移民文化,以及依著海洋而生成的海鮮文化。然而,當我們以不同的視角重新看待這座由山與海交織而成的城市時,不僅可以更具體地見到像是生態、飲食與觀光文化等面向,是如何在人群於山與海之間互動的過程中逐漸生成今日的模樣,或許也能夠藉由此般視角的認識,更進一步地慢慢理出對於這座城市未來的想像。

【VERSE VOL. 12】選擇蔬食,選擇一種生活

重磅

【VERSE VOL. 12】選擇蔬食,選擇一種生活

吃蔬食不只是每一餐、甚至是生活態度的新選擇,這個選擇也許會對世界產生一點點影響。你不用是純素主義者,而可以是一個彈性蔬食主義者(flexitarian)。

「茶之魔手」為何能夠成為最狂南部茶飲王國?

商業重磅

「茶之魔手」為何能夠成為最狂南部茶飲王國?

你知道全台唯一擁有自有茶園,且全品項皆使用台灣茶的連鎖手搖品牌是哪一間嗎?答案是從府城台南起家、在全台擁有520間門市的「茶之魔手」。在南台灣,幾乎大街小巷都可以看到「茶魔」搶眼的紅底白字、黃色圖案的招牌身影。品項多達200項、價格親民的茶之魔手,甚至有些趣味的都市傳說在民間流傳:「展店只開在三角窗位置」、「史上最好喝的隱藏版飲料:薄荷奶茶加咖啡凍」⋯⋯種種傳說,都讓這間鮮少接受媒體採訪的南部茶飲王國,有著不同於一般手搖飲料品牌的神祕面紗

有植物、自然光和貓的地方,讓我安心:插畫家卓霈欣

人物文化重磅

有植物、自然光和貓的地方,讓我安心:插畫家卓霈欣

《VERSE》第11期封面邀請2021年榮獲波隆那SM國際插畫家大獎的台灣插畫家卓霈欣描繪她理想中的圖書館。「植物、自然光和貓,任何有這三者的地方都能讓我很安心地窩上一整天。」即使現在已經鮮少踏入圖書館,但她仍難忘懷在繪本區留下的回憶,「因為讀者通常是孩子,閱讀時常常會有驚喜,有創意的塗鴉、粗心的汙漬,甚至是撕摺的痕跡,每每掀開一頁,心情便會隨著被加工過的頁面起伏。」

太平山城藝棧:古老山城如何透過老照片與藝術重新復甦?

地方展覽生活

太平山城藝棧:古老山城如何透過老照片與藝術重新復甦?

隨著港務轉型、就業機會減少,太平山城因人口大量外移而失去生機。2021年中,基隆市政府與臺灣藝術大學合作成立「太平山城藝棧」團隊,期待透過藝術,為老社區注入新能量。

太平青鳥:一個山城的書店,與一個基隆的新起點

地方文化生活

太平青鳥:一個山城的書店,與一個基隆的新起點

透過與建築師黃惠美、太平青鳥主理人蔡瑞珊與張鐵志、書店副店長胡維銘、景觀設計師吳書原——這五位太平青鳥靈魂人物的採訪,重新梳理這座山城書店的全貌與精神。

台北萬華:萬般華美的傳奇之地

地方

台北萬華:萬般華美的傳奇之地

2021年5月,萬華遭受COVID-19疫情衝擊及輿論挑戰,地方立刻建構起其他地方難以企及的社區支援系統,彷彿看到過往歲月裡,那個不畏懼迎向時代衝擊、眾志成城捍衛家鄉的萬華,立體呈現在眼前。萬華,這個曾經帶著不同標籤的老城區,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地方?

國家兩廳院表演藝術圖書館:藏身劇場的知識密室

重磅閱讀

國家兩廳院表演藝術圖書館:藏身劇場的知識密室

國家兩廳院表演藝術圖書館成立於1993年,前身是節目部為紀錄院內演出與蒐集各國參考資料而闢出的資料室,始終隱匿在劇場之下,靜靜典藏著兩廳院的場場掌聲與輝煌,而隨著館藏數量愈趨龐大:11萬件視聽資料,近3萬本書籍,還有5萬冊左右的海報、節目單等實體文物,「僅限內部使用」漸顯可惜,便從開放少數兩廳院會員開始,逐步對外敞開大門。

大東藝術圖書館:藝術與生活的擺渡口

重磅閱讀

大東藝術圖書館:藝術與生活的擺渡口

高雄市大東文化藝術中心內,飄著一片延展如升空熱氣球的透天光棚,其下座落著台灣首間以藝術為專門的公共圖書館—大東藝術圖書館,以「帶動大高雄人口閱讀藝術」為設立宗旨,自2012年4月起正式營運。作為高雄市立圖書館分館之一,為了保有「公共」價值代表的通俗性,又不失「專門」二字背負的專業度,大東藝術圖書館在無前例可參考的情況下持續摸索如何在看似相悖的兩個方向中找到平衡。

許石音樂圖書館:為眾人敞開的音樂盒

重磅閱讀音樂

許石音樂圖書館:為眾人敞開的音樂盒

隸屬於台南市立圖書館,許石音樂圖書館的前身為興建於1975年的「育樂堂」,一度鬧熱輝煌,但隨著館舍老舊,與市內新展演廳的啟用而漸漸靜默,也近乎走上「蚊子館」的道途。在思索如何能讓昔日飄揚在館內的樂音再次迴響時,台南市立圖書館洞察到,全國的公共圖書館中尚未有一個專門聚焦音樂的館舍,而也彷彿命運牽引般,許石的家屬亦於此時現身,欲將其一生的手稿與文物捐贈給台南市政府——許石是台灣二戰後首批流行音樂家,曾創作〈安平追想曲〉等膾炙人口的歌曲,也致力於歌謠的採集。就這樣,許石與其牽絆的台灣歌謠文化也就順勢入厝,「許石音樂圖書館」應運而生,自2018年3月正式啟用。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