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專題:More Than Podcast

如何躍升排行榜第一:呱吉與報導者的方法論

面對 podcast 紅海市場,想得到、想不到的人都跑下來做了,從明星、偶像、網紅,到科技新創、企業老闆、各領域專家,還有各具才華的素人,但一個好的內容節目該怎麼做,未必大家都知道。

去年 9 月網紅兼台北市議員呱吉成立了 podcast 頻道,將過往在 YouTube 直播的內容轉成 podcast。一年後,更進一步為 podcast 產製原生節目《新資料夾》,8 月推出以來占據 Apple Podcasts 和 Spotify 雙榜前十名。《報導者》也在 8 月推出 podcast《The Real Story》,並且立刻在 Apple Podcasts 排行榜上,以黑馬之姿擠下《百靈果 NEWS》、《Gooaye 股癌》和《台灣通勤第一品牌》等「podcasts 三本柱」,直取第一。

一邊是搞笑幽默的療癒系,一邊是值得深思的社會系,兩種截然不同的節目類型,如何能迅速攫取聽眾耳朵?

「那真的是謎,我們到現在都不知道為什麼。」《報導者》副總編輯、《The Real Story》主持人劉致昕講得謙虛,但看《百靈果NEWS》、《IEObserve國際經濟觀察》等 podcast 節目主持人都不吝向粉絲推薦《The Real Story》,說明這檔節目的品質與人氣。

Podcast 硬體簡單 軟體卻複雜

2017 年開始個人直播的呱吉坦言,許多人聽了別人的 podcast,都覺得自己也能做,但做了就知道那有多難做。硬體技術的門檻雖然不高,軟體卻相對複雜許多。

因為 podcast 這個媒介形式的特性,是要在 40 到 60 分內填載扎實內容才能成立。所以,即便講幹話、說笑話,資訊密度也要高。

呱吉認為,網紅可能因為拍搞笑片、短劇受歡迎,但這類影片不適合轉換成podcast內容。

那麼,呱吉又為什麼能在 YouTube 與 podcast 之間自在轉換?仔細分析可以粗略歸納出三個要素:劇場經歷、龐大人氣,以及過去三年直播累積的資訊整理吸收與主持功力。

呱吉透露,拍片和錄 podcast 是截然不同的。他舉例,拍片、直播做慣了,在螢幕前隨手拿本書來翻,有個幾秒的留白都行,但錄 podcast 完全不能有這樣的動作,「聽眾看不到你在幹嘛,你必須解釋。」

找出獨特性 構築競爭堡壘

呱吉強調,做 podcast 和發展新創事業一樣,勢必要在市場裡找到優勢,建立起自己的防禦堡壘。像是在《新資料夾》裡,他想挑戰 YouTube 上限制的黃標話題,「台北市議員身分就是我的堡壘,這會讓我的觀點看起來更像一回事。」

他也清楚,要一個人講 40 分鐘以上的話實在太累,若有人能一來一往,會變得輕鬆、有趣許多,因此他找了有一定知名度的員工采翎和他在《新資料夾》裡一起「答喙鼓」,也常 cue 員工進來攪和幾句,「這也是我在築護城河。很多人錄 podcast 是孤軍奮戰的,但我還有《上班不要看》的夥伴。」

相較呱吉個人風格強烈、擁有厚實粉絲,《報導者》最不缺的,就是扎實細緻、抽絲剝繭的調查與深度報導。對《報導者》來說,如何將動輒數月採訪、撰寫的精緻長文,化成短短一小時的節目,反而成了難題所在。

劉致昕坦承,一切仍在摸索、嘗試中。例如:〈安毒幽靈〉那集節目,是由記者分享採訪幕後和現場故事,數據則由主持人負責呈現,但效果不佳,於是後來〈從ㄎㄧㄤ掉到癱掉〉那集,便捨棄數據不唸了。

同時,也不是每集節目都需要談調查報導。8 月底,《報導者》成立五週年之際,便做了一集特別節目,回應讀者長期以來「錢真的夠嗎」、「募款哪裡來的」等疑問。

另外,再以新冠肺炎那一集的製播來說,團隊大可找記者專門剖析一篇疫情報導,但最後卻選擇廣泛蒐集意見,回應聽眾的好奇,「聽完節目後,讀者會回頭看我們過去的報導,或許他們需要這樣的帶領。」劉致昕解釋。

《報導者》創辦人何榮幸分析,《報導者》的核心是好內容,這些內容過去透過書籍、繪本等不同途徑呈現,而 podcast 是這個脈絡下的最新展現,

我們並不是為了創新而創新,podcast 只是回應讀者期待的其中一種敘事方式,內容本身才是應該投入更多時間心力的地方。

也因此,雖然劉致昕曾主持沃草「市長,給問嗎?」,有過不少登台經驗,但他在《The Real Story》多數時候扮演平衡者,並未明顯發展「人設」。

事實上,讀者、聽眾就是《報導者》最堅實的堡壘。截至 9 月上旬,《報導者》已在信箱、社群收到超過 3400 則回饋。過往無法用文字溝通的族群,現在能藉 podcast 認識《報導者》,定期定額、小額的捐款也因此增加。甚至有中年失業、原本打算去運毒的聽眾,在聽了〈安毒幽靈〉那集節目後,打消念頭。

如今《新資料夾》走了幾集,呱吉仍在築護城河,「我還在思考該如何把節目做得更酷一點。如果將來一週要做兩集,就要用單元區隔。」

《The Real Story》則維持一週一集的速度,打算試完一季 12 集後,彙整聽眾意見,再擘劃更清楚的藍圖。何榮幸笑稱,目前收到聽眾的點餐內容,「五年都做不完。」

經歷上半年的大亂鬥,台灣 podcast 即將進入第一波大洗牌,不論《新資料夾》和《The Real Story》將走向何方,最終有福的,都是聽眾。


呱吉|本名邱威傑,台北市議員兼網紅,在 YouTube 上經營「上班不要看」和「呱吉」兩個頻道。 2019 年 9 月進入 podcast 界,轉載個人 YouTube 上的節目。儘管今年 8 月才開始錄製原生內容,仍長期占據各大排行榜前十名。

報導者|非營利網路媒體,致力公共議題和深度調查報導,倚靠募款和讀者捐款維持營運,成立至今多次獲得卓越新聞、SOPA 等各大新聞獎項。今年 8 月推出 podcast 節目後,每每更新均空降 Apple Podcasts 排行榜冠軍,各大 podcaster 也不吝推薦。


欲閱讀完整內容,歡迎購買《VERSE》第二期〈More Than Podcasts 歡迎來到聲音的自由時代〉

回到專題:More Than Podcast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成為更好的自己,成為希望——鄭有傑寫在金馬57頒獎典禮之後

電影

成為更好的自己,成為希望——鄭有傑寫在金馬57頒獎典禮之後

在金馬頒獎典禮之後,仍舊保持原來對世界的謙遜態度,這是為了成為電影的希望。

風林火山:藍祖蔚焦點影評《同學麥娜絲》

電影

風林火山:藍祖蔚焦點影評《同學麥娜絲》

看似輕佻,卻也容易勾動讓人嘿然一笑的江湖熱血,《同學麥娜絲》有黃信堯趴在土地上用力呼吸的創作手痕。

罪與愛:藍祖蔚焦點影評《親愛的房客》

電影

罪與愛:藍祖蔚焦點影評《親愛的房客》

罪與愛無疑是鄭有傑執導的《親愛的房客》的核心主題,他在人性天平上擺放著罪與愛的砝碼:向罪傾斜,就只能以愛平之;愛得太深,罪亦隨之。

在聲音的世界旅行:從廣播到 podcast

Podcast封面故事

在聲音的世界旅行:從廣播到 podcast

的確是經人提醒,我才意識到自己腳跨傳統廣播與 podcast 的身分有點特殊。Podcast 說來不算多新,而且若十年前你說:「有一天,podcast 在台灣會紅起來。」絕對會被笑死。可此刻誰也無法否認,這半年來,它在台灣的確成了一個非常熱門的新玩具。

放手變奏曲:藍祖蔚焦點影評《孤味》

電影

放手變奏曲:藍祖蔚焦點影評《孤味》

《孤味》既是談一部「放手」的電影,也是一部女性糾葛家族故事的生命史。

Joanna王若琳:從音樂創作人到 podcaster的發聲練習

Podcast封面人物

Joanna王若琳:從音樂創作人到 podcaster的發聲練習

Joanna 王若琳是台灣當代流行音樂中一名怪奇而迷人的創作者,她不斷在邊界間跳躍,不斷從既有的事物中打造出新的想像。

Podcast 與廣播的非戰之爭:要靠平台還是靠KOL?

Podcast封面故事

Podcast 與廣播的非戰之爭:要靠平台還是靠KOL?

Podcast/廣播最迷人之處,在於閱聽人不需花上 100% 注意力,而且聲音本身給了受眾一塊比文字、影像距離更近、更私密,也更溫暖的空間。

羅申駿如何改變老牌大慶證券

人物金融

羅申駿如何改變老牌大慶證券

羅申駿,台灣設計界的當家扛霸子。過去他的名字,總是和金馬、金曲獎等光鮮亮麗的舞台連結。為什麼他要到一家企業文化保守的傳統券商當品牌長?他想做些什麼?

黃韻玲:讓台北流行音樂中心成為最靠近未來的場域

人物音樂

黃韻玲:讓台北流行音樂中心成為最靠近未來的場域

黃韻玲是台灣流行音樂史一個奇特的精靈。她出身於民歌時代,走過 80、90 年代黃金歲月,創作無數膾炙人口的歌曲,經歷流行音樂產業重大變遷,卻始終還站在時代浪潮上,依然被大家喜愛、尊敬。一如訪談中她重複強調的:創作這件事永遠都沒有「夠了」。

「你們還看副刊嗎?」:副刊守門人的跨時代通訊

文學

「你們還看副刊嗎?」:副刊守門人的跨時代通訊

報業與副刊從過去擁有絕對的「領導權」,紙上能生風雲,走到今日,副刊如何面對新時代?在採訪間,思考解答,卻不約而同地被幾位「大編」們,反將一題:「你們還看副刊嗎?」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