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恆春:台灣最南端的迷人小鎮 從歷史古城到墾漂新族群進駐

生活在恆春,因為打破了社會期盼與價值的框架,可以塑造出一種能夠恣意生長的力量。無論是從小居住於此的在地人,還是基於不同原因自各地移居而來的「墾漂族」,在恆春的我們,在山、海與風之間率性活著,用台26線帥氣劃開都市的疲憊感,以無法被模仿的頻率震盪出屬於我們的專屬波形。

歷史風雨下的磨難與契機

在恆春,我們透過經營書店、音樂餐廳、衝浪店、咖啡廳等等各種自由的姿態,安穩落腳在這個島嶼最南端的可愛小鎮。

位於台灣本島最南端、面積是台灣第五大鎮的恆春鎮,臨山靠海、物產豐美,連綿的中央山脈到了南方已經是尾端,土地的邊界接連著台灣海峽、巴士海峽與太平洋,冬天雖有落山風的洗禮,依舊四季如春,早在漢人尚未踏上此地前,數個原住民族就已居住在此地,自成一個與世隔絕的天堂。

早在17世紀,台灣經歷荷蘭與西班牙的統治,當時的台灣僅作為船隻停泊及貨物轉運用途,並未受到重視。直到1867年,美國商船「羅發號事件」開始產生扭轉,因船難而誤入到斯卡羅王國領地的船長及船員受到當地排灣族人的殺害,引發國際局勢的陡變;後來雖訂立「南岬之盟」與美國政府達成和平協議,但也顯示出清朝政府對於台灣的無力管轄。

恆春歷經歲月洗禮的古城牆,與其後綿亙的山巒。

1871年,琉球宮古島民在台灣因故被排灣族馘首,埋下三年後牡丹社事件的伏筆;清朝在此役中失去琉球的統治權,但也因此瞭解了台灣地理戰略的重要性,不僅在光緒元年於恆春設縣建城,東亞與國際情勢也因為台灣這個小島,有了截然不同的轉變。

羅發號事件不僅在歷史上造成衝擊,恆春的民間信仰「八寶公主廟」與鄉野傳說也由此衍生。這段由羅發號事件到牡丹社事件的歷史軸線,在醫師陳耀昌的筆下成為了歷史小說《傀儡花》,由小說改編為劇集的《斯卡羅》也將於近期上映。

太平洋中一艘商船隻因遭遇風雨而引起的遇難事件,接連串起後來的國際紛爭,牽引著台灣南部乃至於恆春的城鎮發展,歷史反而有時候比小說還像小說。

天地饋贈 成就台灣首座國家公園

恆春舊名「瑯嶠」,是排灣族語的「蘭花」之意,憑藉氣候與緯度的天然環境優勢,恆春半島有著多元而豐富的生態資源,境內的「墾丁國家公園」更是台灣第一個國家公園,不僅成立時間最早,而且也是台灣唯一涵蓋陸地與海洋的國家公園,擁有涵納山海的多樣熱帶生態資源與景觀。

恆春半島被恆春縱谷平原切分為東西兩岸,西岸為臨海的斷崖,東岸則是隆起的台地,受海下的珊瑚礁及種類豐富的魚群貝類、以及陸上的海岸植物與山地植被環抱,也因此,早在日治時期便規劃了台灣第一座熱帶植物標本區「墾丁國家森林遊樂區」,同時也是世界十大熱帶植物園之一,擁有如電影場景般的巨大銀葉板根和白榕樹。

墾丁國家公園成立二十多年來不僅對於生態調查與保育有極大的貢獻,也成為南台灣最知名的景點,帶動墾丁大街十多年的繁盛樣貌。

若談到近年來帶動恆春半島發展的契機,除了墾丁一帶的觀光度假風潮,不得不提的還有導演魏德聖2008年的電影作品《海角七號》。大銀幕上,樸實的小鎮風光與自然美景,還有那一群充滿現實生活感的演員,喚醒許多觀眾對於自由的渴望。電影票房衝破5.3億元刷新台灣電影史的紀錄,也得到金馬獎多項提名,更對於恆春半島的觀光有推波助瀾之效。

那個讓夢想與生活理想實現的地方

在許多遊客眼中,恆春永遠是那樣一個能夠實現理想與愛情的地方。電影中的恆春之所以迷人,重要的原因便是這座小鎮歷經百年的歲月風華。紅氣球書屋在恆春落腳兩年餘,近來也從歷史文化推廣的角度舉辦了許多場次的導覽,就是為了讓更多人深度瞭解或重新認識這座國境之南的迷人之城。

除了和資深墾丁國家公園解說員林瓊瑤合作的「鐵馬遊古城」,也與恆春國小師生共同策劃「小小導覽員」活動,藉由專業解說員與地方孩子的口中述說老城故事,從建城的風水堪輿與四座靈山的庇護,到航運時期瓊麻製索產業帶來的經濟盛況。

大人帶著孩子一起體驗穿過城門洞進入鎮上那種奇幻感,回憶當年全盛時期酒家與戲院在這個小鎮上的蓬勃發展。如今,這些超過百年的城垛與砲台,後來漸漸融入人們的生活,成為居民的生活地標。

墾丁國家公園擁有如電影場景般巨大的銀葉板根和白榕樹。

在當地土生土長的林瓊瑤分享道,在四個城門中,西門是商業經濟最繁榮的區段,從前無論商賈貿易還是外出發展,遊子總會從西門離開,因此屏東縣政府於2016年的「點亮恆春古城」計畫,便以點亮西城門為第一個示範點,寓意為點一盞燈,為遊子們照亮回家的路。

透過專業的解說導覽,我們才知道,生活中最習以為常的四個古城城門,竟然是全台灣保留最完整的舊城古蹟,小鎮上建物低矮、風光旖旎,即使在小鎮中心,遠遠望去總有整塊的山、有整片的雲,許許多多不被建築物切割過的自然美景。

緊臨著西城門的就是「恆春老街」;鄰近的拓寬道路開發後,這條以往最熱鬧繁華的中山路就被大家以「老街」稱呼。閒暇時我們總喜歡在老街上散步,逛逛幾間經營已近百年的老店舖,這些店家是恆春人從祖字輩就開始採買生活必需品的交流中心,布店、五金雜貨店、中藥舖、洗頭店等等都是老一輩當地人的社交場域,不在意營業額與遊客的喧囂,以充滿生活感的悠閒步調隱身在街區的繁華中心。

入夜之後,朦朧的街燈下,店主紛紛拉下鐵捲門,與家人分享著熱飯羹湯閒話家常,偶爾跟路過的我們打聲招呼問候,對我們而言也是一種安定的力量。除了經營一甲子以上的老店鋪,恆春老街周邊還有幾間保留老屋結構的特色店家。

像是波波廚房、恆春信用組合、湯匙放口袋、白羊道、伯虎在二樓、鈕扣倉庫等,轉換新的營業類型與老屋和諧共存,讓人們得以親身走入歷史之中,體會時光的軌跡。

民謠與搖滾 兼容並存

漫步恆春街道,處處可見月琴民謠的標誌,可見民謠在恆春半島由來已久。這些來自田野鄉間的歌謠,忠實記錄著人們的生活喜悲,先民們的辛勞開墾與親友思情,都轉換為悠揚的旋律,多年來不斷傳頌,在老先生陳達蒼涼的走唱聲中擴散,配上古樸的月琴伴奏,引來濃厚的思鄉情懷。


山羊飯館主理人山羊哥,希望在南國創造人們能一同享受音樂撞擊的場域。

半島音樂的另一個面向發展,則是在十多年前的搖滾音樂祭「春天吶喊」。夏夜晚風、細沙營火⋯⋯一種近似於儀式般的音樂崇拜也慢慢展開,年輕音樂人彼此聚集,在浪漫月光下隨性演奏,後來成為了巨大的磁場,純粹的音樂碰撞盛宴「春吶」,將恆春半島推向另一種令人嚮往的模式。

半島的搖滾樂迷,不可能不知道「山羊哥」。這個台灣最南端LIVE HOUSE山羊飯館的主理人,出生於台中,移居恆春前曾去過最初的春吶現場;在當時的人生低潮裡,思想像是緊栓著的瓶塞,隨著一次次參與春吶而不斷彈射開來,那種充滿隨性張力與開放思想的衝擊,對他而言是不可思議的異次元空間。

後來,他選擇定居恆春,在城內開起一間小小的店面,喚作「山羊飯館」。「有次14個專業樂手一起jam(共同即興演奏),但當時的餐廳空間狹小,有人站到桌子上,有人退到門邊,有人把貝斯豎著彈⋯⋯

那時,我就開始思考,在這個城鎮的山羊能不能給予樂手更好的場地?」於是,後來有了俗稱「大山羊」的音樂表演場地「山羊飯館」,目標從一開始就是給大家更大的舞台,而不是更高的營業額。雖然山羊飯館去年暫時告別,他依然熱愛音樂、熱愛分享,自然而然地也成為「墾漂族」的音樂歸屬,溫柔包容各式音樂激盪的一片沙灘。

隨著海浪的聲音 發動引擎前進

「墾漂族」作為一種因現象而來的詞,描寫著我們這群熱愛恆春半島而移居下來的人們,有些人因為音樂,有些人因為海洋⋯⋯大部分的我們,都是迷上這裡自由不被拘束的生活。

在這個三面環海的小城鎮,我們在街上不時會看到靠海生活的浪人,他們以不同的交通工具承載著對於海浪的喜愛奔向海洋,可能是復古的麵包車,或者是老牌的野狼,唯一相同的是,車頂或車側掛著有海鹽痕跡的衝浪板。

衝浪教練Chris致力推廣衝浪活動,以運動為媒介,希望大眾能親近環繞台灣的海洋。

因著大海,我們認識了衝浪教練Chris,他從19歲就開始接觸衝浪,轉眼在海上的時間已經超過20年,為了「share the stoke」,後來才當起衝浪教練,想把那種興奮感分享給其他人,也希望有更多人參與,讓衝浪這個小眾運動越來越有人氣,進而影響更多居住在海島國家的我們,去真正認識身邊的海洋。

這些浪人們的人生經驗就跟海上的浪一樣,沒有任何一道是相同的,只有海最公平,會給你最適當的考驗;而在浪中的我們,唯有將經驗傳承分享給下一代,在教與學之後,彼此在海上奔騰。

舊的回憶 新的故鄉

無論是山還是海,由於與自然貼近,我們移居此地之後,更感覺到自然對於人們的包容與餽贈。這幾年也看到一些店家以海洋、環保議題作為理念延伸,如萬里桐的「海龜咖啡」,不僅擁有海岸第一排的絕色夕陽美景,更以海龜保育和減少海廢為理念,直接替地球發聲。鎮上的民宿「防曬不要擦太多」,則是有感海下生態被大量遊客的化學防曬品傷害,而將呼籲口號取作店名。

對愛上這裡的我們而言,恆春是個15分鐘可以上山、15分鐘可以下海的家。在恆春經營紅氣球書屋邁入第三年,除了接軌地方人文歷史與自然,與人的接觸也更加貼近,理解為了夢想而奮鬥的人們,在悠閒從容的外表下,是如何熱烈地釋放著自己。

我們以導演侯孝賢所執導的電影《紅氣球》為書店命名,並將其絕版海報貼在書屋入口最顯眼之處,便是要提醒著自己:那些移民至此的,戀上的不是這裡的知名風景,而是如同侯導長鏡頭中呈現出再真實不過的在地生活。

紅氣球書屋不僅是全台最南端的獨立書店,不定期舉辦各式講座、工作坊,也是在地居民彼此交流大小事的溫馨基地。

購買 VERSE 雜誌

本文轉載自《VERSE》003
➤ 訂閱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訂閱VERSE雜誌,支持台灣的文化媒體:
zeczec.com/projects/vers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挺萬華,創新生:「萬華好Way」獻上疫情中不滅的傳承與創新

地方新聞

挺萬華,創新生:「萬華好Way」獻上疫情中不滅的傳承與創新

透過「萬華好Way」Impact Hub Taipei執行長陳昱築與在地青年團體、設計師廖小子等人聯手,展現疫情下萬華社群支援彼此的能量。

沉浸烏來隱世祕境「馥森 阪治」:文化與自然共生的夢幻療浴場

新聞生活

沉浸烏來隱世祕境「馥森 阪治」:文化與自然共生的夢幻療浴場

走入「馥森 阪治」,裝飾性的鷹架象徵泰雅族建築語彙的表達,那是出於對傳統家屋的尊重與致敬,期望在此找回原住民的文化與信仰。

永續發展阿里山林鐵:以全新LOGO傳承台灣國寶級文化

新聞生活

永續發展阿里山林鐵:以全新LOGO傳承台灣國寶級文化

林鐵及文資處與囍樹品牌規劃合作,一起為阿里山林鐵設計全新LOGO與品牌識別,以嶄新視覺讓大眾再次認識阿里山之美。

私處 my place的日常便當:六種炎夏療癒系料理提案

生活飲食

私處 my place的日常便當:六種炎夏療癒系料理提案

經營社群「私處my place」的Grace & Kaven,從常備菜出發,邀你走入廚房找尋生活儀式感之外,也要在夏季吃得清爽健康。

南進恆春迷人日常:民謠與古城的十字街口

地方活動

南進恆春迷人日常:民謠與古城的十字街口

古名「瑯嶠」的恆春,近年吸引不少熱愛品味日常的訪客到來。在此可見東西南北城門和城牆還依存的老城風貌,還有年輕蓬勃的新活力。

踏上恆春深度旅行:用磚牆、藍天和海水砌出的隱世森林

地方活動

踏上恆春深度旅行:用磚牆、藍天和海水砌出的隱世森林

恆春半島接續著中央山脈的尾端,有著三面環海的珍貴資源。在這個過度喧囂的世界裡,或許一個隱世森林才是我們所追尋的極致享受。

「東區」沒落了嗎?美食家 Liz 高琹雯的台北吃食地圖

地方生活

「東區」沒落了嗎?美食家 Liz 高琹雯的台北吃食地圖

從小在台北東區長大的美食家Liz 高琹雯,分享自身經驗及吃食提案,告訴你:東區並未真正沒落,而且依舊不平凡。

那年夏天,屏東的海:南國淨土  從此成了另一個心之故鄉

地方精選書摘

那年夏天,屏東的海:南國淨土 從此成了另一個心之故鄉

海洋對我來說,早已不只是電影或文學中的想像。遠難忘的海,其實都不在他方異國,而在自己參與《屏東本事》編製所展開的旅途中。

「京盛宇」手沖冰鎮台灣茶,用慢哲學喚起味蕾上的青春

生活飲食

「京盛宇」手沖冰鎮台灣茶,用慢哲學喚起味蕾上的青春

京盛宇透過創新的體驗與視覺設計,希冀拉近與年輕人的距離,並提醒大眾慢下生活腳步,讓台灣茶重新回到在地的日常,

封城之外:荷蘭如何與病毒同行,讓文化延續

國際生活

封城之外:荷蘭如何與病毒同行,讓文化延續

各國封城的作法都不太一樣,以荷蘭為例,過去這一年經歷不同程度的限縮與鬆綁。台灣或也能從他國經驗,看見疫情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