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王君琦:眼耳浪

王君琦專欄:電影院之必要

受到新冠病毒影響,全世界的電影院都陷入一片愁雲慘霧之中,線上串流技術瞬間成了保命仙丹,從片商到電影院到影展無一不投入「虛擬」放映的懷抱。而討論度最高的可能是世界影展龍頭之一的坎城影展、美國兩大影展日舞影展(Sundance Film Festival)和翠貝卡影展(Tribeca Film Festival)共同在 YouTube 平台推出的「We Are One: A Global Film Festival」。原本還在爭論不休的美學與平台之爭,瞬間因為生存之必要而有了結論。

其實,早在 1918 年一戰甫休之際,俗稱的西班牙流感已經讓好萊塢工業走過一次病毒求生記,原本因為敘事與拍攝技巧更形高明複雜、中上階級的觀眾變多而步入「電影皇宮」(movie palace)的放映型態,甚至一度有重返一人一機五分錢戲院的呼聲。不過,對於當時處心積慮要上流化的電影工業來說,為了公衛考量回到和勞工階級、雜耍秀相依相生的五分錢戲院,得不償失。

曾經由小變大,如今由大變小,一如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是歷久彌新的辯證。一百多年後的今日,人手一機是日常風景,線上串流是科技潮流,電影的轉變從產業面來看已是大勢所趨,對大銀幕的執迷很難不變成老派懷舊,但如果沒有那偌大的銀幕,即使是在悠悠的長鏡頭裡,想甩開導演的掌控,自主捕捉銀幕上的細節談何容易?特寫的無聲獨白是否還能絲絲入扣蕩氣迴腸?

日本紀錄片導演想田和弘原本預計在今年 3 月上映的新作《精神 0》,因為日本獨立電影院受到新冠肺炎影響,退而求其次加入了製片公司 Toofoo,串連當地獨立電影院和發行商發起「Temporary Cinema」虛擬電影院活動。但想田對《日本時報》的記者說,讓作品在電影院被觀看是他拍電影的目的和動機,如果作品不能在電影院被觀看,他不確定自己還會想繼續拍電影。

在電影院看電影不僅是自我感官體驗的淬鍊,更是與陌生他者身心高度交集的場域,他人的氣息與脈動提醒了我們身而為人無可斷裂的社會性。

一聲驚聲尖叫往往讓恐怖片裡不甚可怕的橋段瞬間成為實境喜劇的笑哏,隔鄰的啜泣、前方角落的打呼、或是後排的塑膠袋噪音,都是現場共生的脈動氣息;而散場觀眾唧唧噥噥的彼此討論,更是被動式田野調查的絕佳機會。

數位分眾的時代,我們或許不喜歡、也不習慣與預設之外的他者在預期之外的時空出現交集,但也正因如此,隨機與意外更顯難得,而每一次差異性摩擦的練習都能讓我們將火光轉為火花。電影院之必要,除了投射於銀幕上的旖妮光影,還有那一起投身在漆黑影廳裡的芸芸眾生,我們不一定能有《新天堂樂園》(Nuovo Cinema Paradiso)裡在電影院找到終身伴侶的幸福,但至少我們還能有與他人錯落共振的浪漫。

購買 VERSE 雜誌

本文轉載自《VERSE》001
➤ 訂閱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王君琦

王君琦

專業靠電影,吃飯配電視,開車走路聽廣播。因為被花蓮的土黏住,得以受山海照拂庇蔭多年,至深感荷。

更多王君琦的專欄文章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阮劇團《皇都電姬》:打開元宇宙,探索臺灣香港的過去與未來

戲劇文化最新消息

阮劇團《皇都電姬》:打開元宇宙,探索臺灣香港的過去與未來

由阮劇團與劇場空間臺港共製的舞臺劇《皇都電姬》,以臺港兩座即將被拆遷的「電姬戲院」與「皇都戲院」為故事背景,藉由回溯臺 港母語電影的黃金時代,探討母語文化失根的過程。2022年《皇都電姬》演員製作陣容全新升級,並進一步融入「元宇宙」(mataverse)議題,在魔幻又前衛的世界中,交織出臺灣香港的過去與未來。

當《捍衛戰士:獨行俠》大賣時,軍事與戰爭片是個好生意嗎?

國際觀念電影

當《捍衛戰士:獨行俠》大賣時,軍事與戰爭片是個好生意嗎?

當影視圈都在追求「大IP時代」的效益時,在商言商,需要投資大場面與大調度的戰爭類型電影還有搞頭嗎?

睽違36年,《捍衛戰士:獨行俠》是商業娛樂大作,還是新冷戰政治宣示?

國際觀念電影

睽違36年,《捍衛戰士:獨行俠》是商業娛樂大作,還是新冷戰政治宣示?

由湯姆.克魯斯所主演的《捍衛戰士:獨行俠》不僅叫好又叫座,這齣睽違36年的續集更創下巨星演員從影以來生涯最佳開票紀錄,但你可曾知道,當年拍完第一集後,阿湯哥可是極力想與這部電影劃清界線,甚至直言「這可能會造成第三次世界大戰」?

「稍息!立正!站好!」看台灣軍事電影發展史

電影

「稍息!立正!站好!」看台灣軍事電影發展史

《Top Gun》台灣片名譯為《捍衛戰士》,其他華語國家或地區皆翻譯成《壯志凌雲》,然而當國民黨政府還在中國大陸時,確實有部軍事電影叫《壯志凌雲》(1936年)。原以中國東北抵抗日本為背景,囿於蔣政權先反共再抗日的政策下,腳本被審查反覆的修改,最後變成抵抗匪徒侵略的模糊說法。

劉若瑀:要讓自己成為國際,而不是成為可以出國的人

人物文化

劉若瑀:要讓自己成為國際,而不是成為可以出國的人

在劇場界活躍將近四十載的劉若瑀,於2021年接下臺北表演藝術中心(以下簡稱北藝中心)董事長一職。從與「優人神鼓」在山林裡排演練功的生活轉身「入世」到熱鬧的士林,打破了許多人對劉若瑀的想像。北藝中心歷經九個寒暑的曲折,漫長而艱辛,2022年3月,終於正式開啟試營運,讓台灣多了一個全新的文化地標與重要藝術機構。在這個特別的時刻,《VERSE》社長張鐵志和劉若瑀董事長進行了一場深刻的長訪談,分享對北藝中心未來的展望,尤其是對青年世代創作者的期許,以及如何讓台灣在十年之後,可以成為世界級的表演藝術重鎮。

《未來還沒被書寫》推薦序:理想主義年代或音樂史的異響

文化閱讀音樂

《未來還沒被書寫》推薦序:理想主義年代或音樂史的異響

繼2004年《聲音與憤怒》、2010年《時代的噪音》後,作家aka VERSE 本刊社長張鐵志再度回到他的「老本行」——搖滾樂的文字書寫。最新出版的《未來還沒被書寫:搖滾樂及其所創造的》將許多「還沒被好好說過、但應該被知道的搖滾故事」紀錄成冊,橫跨多方領域的香港作家廖偉棠特別為此書寫推薦序,並回應作家「搖滾樂就是要take risks」的核心精神。

思劇團:從大稻埕到東南亞,「戇膽」陪伴表演藝術

戲劇文化

思劇團:從大稻埕到東南亞,「戇膽」陪伴表演藝術

大稻埕內的一棟百年街屋內,藏著一座「思劇場」。它不只是劇場,更是一處激發交流與創作火花的場域,這九年之間與17個不同國家、超過150位藝術家及團隊合作過。將藝文平台從大稻埕拉升到台灣與國際,過程裡,思劇團的兩位靈魂人物——林珣甄與高翊愷,憑的不過是一股「戇膽」(gōng-tánn)精神。

允晨文化40年:以出版留下時代的紀錄

文化觀念閱讀

允晨文化40年:以出版留下時代的紀錄

成立於1982年的允晨文化,在2022年邁入40年。從早年開創譯介人文社科、經典文學的書系,到出版多部重量級政治、思想、學術人物回憶錄,以及中國流亡與異議作家書籍,40年來,允晨始終深耕人文領域。在允晨任職超過三十年的發行人廖志峰表示:「下一個40年,允晨會繼續發掘有意義的好書,人生的時間有限,但這些書的生命一定會超過我的生命。」

有植物、自然光和貓的地方,讓我安心:插畫家卓霈欣

人物文化重磅

有植物、自然光和貓的地方,讓我安心:插畫家卓霈欣

《VERSE》第11期封面邀請2021年榮獲波隆那SM國際插畫家大獎的台灣插畫家卓霈欣描繪她理想中的圖書館。「植物、自然光和貓,任何有這三者的地方都能讓我很安心地窩上一整天。」即使現在已經鮮少踏入圖書館,但她仍難忘懷在繪本區留下的回憶,「因為讀者通常是孩子,閱讀時常常會有驚喜,有創意的塗鴉、粗心的汙漬,甚至是撕摺的痕跡,每每掀開一頁,心情便會隨著被加工過的頁面起伏。」

太平青鳥:一個山城的書店,與一個基隆的新起點

地方文化生活

太平青鳥:一個山城的書店,與一個基隆的新起點

透過與建築師黃惠美、太平青鳥主理人蔡瑞珊與張鐵志、書店副店長胡維銘、景觀設計師吳書原——這五位太平青鳥靈魂人物的採訪,重新梳理這座山城書店的全貌與精神。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