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林科呈:millimeter - NewYork

No.1 游擊手的傳接,27 mm 鏡頭與紐約(之一)

一整個夏天,如果時間與天氣都好,便想盡辦法的在漫長的黃昏時刻待在布魯克林的河岸邊,待曼哈頓的華燈初上,當街燈亮度與天色一致時拍幾張照,布魯克林沿岸的景色太過太過迷人,是標準的 Woody Allen。又或者是 Diane Birch 的「Magic View」裡唱的:

Burning, burning with the New York lights
I'm turning, turning into me
It feels like heaven, heaven

Millimeter,計算長度的單位,也是表示鏡頭焦距的單位。

另外,如果可以,邊看文字的同時,請打開音樂播放程式一邊聽取 Diane Birch 的「Magic View」。

說來好笑,2016 年前往紐約進修攝影課程之前,盤算著上課需用到的器材、旅遊生活的記錄,在行李配方便性以及惰性的衡量之下,我用棒球的守備位置來決定需要帶著的鏡頭數量前往,內外野兼備應該就能拍到大部分我想拍的視角,我就是這麽想的。

L 在我搭上前往紐約班機的前幾週,告訴我一個故事,他說他有個同學也在紐約學攝影,為了拍攝地鐵裡的精彩影像又擔心被揍,當時市面上沒有快門安靜的相機,只好把自己練壯了一點,跑得快一些,只是為了以防萬一。

又聽說紐約地鐵的油氣悶熱是經典,車廂上說唱的、耍嘴的、唸詩的人齊聚,醉漢與巨大的老鼠在鐵軌與月台穿越、陳舊的設施與污垢濁著的牆面與車廂用力的復古,愛拍照人啊,怎麼樣都很難忍著快門。

被這兩則故事說服,游擊手人選還沒確認,所以在搭上班機的前兩天,儘速買了一台小相機,安靜無聲的快門,搭配餅乾大小似的 27 mm 鏡頭,好應付我從布魯克林Sunsetpark 的租屋處搭乘地鐵到曼哈頓城中的車程。

沒想到這顆鏡頭除了拍攝地鐵裡的影像,也能毫無攻擊性的街頭或風景抓拍影像——一個跟紐約很剛好的距離。

身為一個攝影工作者只談器材看起來淺薄,但偏偏我在紐約的那個夏天所拍的照片,沒有依循什麼脈絡理論,藉著整理作品回想,完全就是以鏡頭來決定我跟紐約之間的距離。

心裡面理想的游擊手典範正是前紐約洋基隊長 Derek Jeter,俐落快速的移動、正反手來的、華步轉身的接傳,毫不猶豫便能抓到出局數。手邊的那顆 27 mm 鏡頭,大概就是這個守備位置。

游擊手!這個換算過後大約等於是 40 mm 的鏡頭大概就像是游擊手,在草地與紅土邊緣遊走,輕巧自在的策應補防,好像什麼都能抓到一些。



林科呈

林科呈

影像工作者,靠按著快門生活,但更著迷於快門外的世界,試圖在記憶體裡存下一些美好的生活碎片。

更多林科呈的專欄文章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林育良 Makoto 鏡頭裡國家的身影,與城市集體記憶的肖像

廣編攝影

林育良 Makoto 鏡頭裡國家的身影,與城市集體記憶的肖像

攝影藝術家林育良 Makoto Lin 於2011年進入蔡英文的競選團隊,隨著蔡英文2016年當選總統,他進入府方擔綱總統首席攝影。

歡迎光臨《伍佰.滑雪場》:在無邊的世界裡,展翅飛翔

人物攝影

歡迎光臨《伍佰.滑雪場》:在無邊的世界裡,展翅飛翔

歡迎光臨《伍佰.滑雪場》,根據伍佰的入場說明,接下來的旅程中,不是你被眼前影像拉進去,就是它們會跳出來攻擊你。這是伍佰的第五本攝影集,收納了他 2008 年到 2020 年的滑雪旅程,大開本尺寸、書體沈甸甸,是至今所有作品中塊頭最大的,裡頭大多是跨頁照片,全景攤開,一幕幕重現他在滑雪場透過護目鏡所見的銀白世界。

No.2 游擊手的傳接,27 mm 鏡頭與紐約(之二)

攝影

No.2 游擊手的傳接,27 mm 鏡頭與紐約(之二)

有一次攝影師朋友 R 聊天,聽見一個有趣的想法,他說,當攝影遇到瓶頸,發覺怎麼拍都差不多的時候,就換顆鏡頭或器材吧。

窺看女體就是藝術:如何理解紐頓的攝影?

攝影電影

窺看女體就是藝術:如何理解紐頓的攝影?

《情攝大師》Helmut Newton:The Bad and the Beautiful 是關於傳奇攝影師紐頓的紀錄片,透過這部片我們可以「窺看」紐頓的人生片段,就是紐頓透過觀景窗「窺看」女體一樣。事實上「窺看」或是「窺淫」一直是攝影無法擺脫的標籤。

登曼波如何拍攝唐鳳:封面人物攝影師快問快答

攝影重磅

登曼波如何拍攝唐鳳:封面人物攝影師快問快答

《VERSE》創刊號邀請攝影師登曼波,為此次封面人物——代表多元與開放的唐鳳政務委員籌劃了一系列具有特殊意義的拍攝製作,透過「登曼波 Q&A:封面人物攝影師快問快答」,我們得以直入攝影師對於此次拍攝真實想法,了解這不僅僅是一場封面攝影,更是一次性別議題的深刻理解與轉化。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