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2024訂閱方案 0
0
專訪温貞菱、林予晞:無法改變命運的球,但可以決定打、不打或怎麼打

專訪温貞菱、林予晞:無法改變命運的球,但可以決定打、不打或怎麼打

温貞菱與林予晞的默契無需言表。她們在電視劇《你的婚姻不是你的婚姻》裡是令人稱羨的伴侶,在現實生活則是相識7年的摯友,不同於戲中人物受到命運預測app擺弄人生,面對命運投來的球她們要以自己的方式回擊,打或不打都是面對自己的練習題。

(攝影/蔡耀徴)

温貞菱與林予晞的默契無需言表。她們在電視劇《你的婚姻不是你的婚姻》裡是令人稱羨的伴侶,在現實生活則是相識七年的摯友,不同於戲中人物受到命運預測 App 擺弄人生,面對命運投來的球她們要以自己的方式回擊,打或不打都是面對自己的練習題。

拍照時,攝影師請温貞菱與林予晞背靠牆面,將一道白光對著兩人的眼睛打了過去,並詢問:「會太刺眼嗎?」先是温貞菱說道:「是在誇我太耀眼?」林予晞馬上不假思索接話:「是!」

而相同的拍照姿勢,在幾下快門後,攝影師又抬頭示意:「兩位可以幫我站開一點嗎?」林予晞的秒回:「不可以!」然後作勢要更往温貞菱身邊靠過去。

這不是只有發生在拍照的時刻,訪談及私下的互動,這兩位相識7年的至交好友都是這樣大秀恩愛、相互接哏。在《你的婚姻不是你的婚姻》系列中的〈沙之書〉飾演伴侶,也讓温貞菱跟林予晞的好感情終於有機會從戲外蔓延到戲內。

Forest是温貞菱,也是林予晞

「我覺得那時候跟予晞認識,真的蠻浪漫的。」時間回到 2015 年年中,一位劇照師向温貞菱提到林予晞,說兩個人很像,應該會很合得來,温貞菱笑說自己好像著了魔,沒多細想就直接約對方去喝咖啡,「這應該是我這輩子第一次見網友吧!除了予晞之外,沒有任何人是這樣子認識的。」

林予晞跟温貞菱在《你的婚姻不是你的婚姻》系列中的〈沙之書〉飾演伴侶。(劇照/牽猴子提供)

或許這就是緣分,在相識之初,林予晞注意到温貞菱以名字諧音「森林」的英文「forest」作為社群媒體帳號開頭,「我姓雙木林,一直以來都覺得 forest 這個意象就是指我,沒想到小温(温貞菱)的 ID 也用這個單字,真的很巧。」那一瞬間,林予晞意識到 forest 既是自己,也是温貞菱。

兩個人能有現在的好感情,不單單只是一個英文單字的巧合,在周遭朋友的眼中,也常察覺到這兩人之間的相似性。因為總是把別人碰到的難題想成自己的,常有共同朋友在聽到其中一人的建議後,開口說出:「之前林予晞/温貞菱也是這樣跟我說。」

而拍攝《酸甜之味》期間,當導演許肇任跟大家分享他怎麼看待這次合作的演員,提到林予晞時,許肇任有些猶豫地說:「我都把你當温貞菱那樣用。」正因為知道温貞菱第一部電視劇與電影都是由許肇任執導,林予晞對這樣的評價更是受寵若驚,「那時小温已經是得獎無數、深受肯定的演員,而導演幾乎是看著小温長大,能被他說我像温貞菱,真的是超級開心。」

好奇問起林予晞,是怎麼理解當時許肇任那句「把你當温貞菱用」?林予晞思索著答道:「就是一個外型纖細的女子,但體內又有很大的能量,可以壓迫、又可以表達很激烈情緒的演員吧⋯⋯同時看起來又美美的!」最後不忘補上一句對顏值的稱讚,林予晞的回答把自己跟温貞菱都逗笑了。

見識過彼此的大哭大叫,才能在戲裡放心地相互依靠

當宛如雙生的兩人在戲裡飾演伴侶,林予晞大方承認這其實是有些好處的,「跟第一次合作的演員演戲時我會很緊張,不確定有些東西對方有沒有辦法接受。但是跟小温就不會這樣,我知道什麼事會讓對方不開心。有時甚至會故意讓她不開心,因為知道怎麼收尾。」因為彼此熟識而更有發揮的空間,是林予晞覺得在〈沙之書〉中,讓自己飾演的佑潔和温貞菱飾演的宣宣關係更豐富立體的關鍵。

温貞菱也接著說道,在〈沙之書〉裡一場宣宣發現佑潔出軌,在家中大鬧攤牌的戲份,除了有導演從旁協助建立角色,更因為對手演員是林予晞,讓她很有安全感。「這場戲很不容易,要大吼、大哭、大叫,不過予晞早就看過我這一面,所以我很放心地投入角色當中。」聽著這番溫情告白,林予晞逗趣地皺起眉頭對温貞菱問道:「我很疑惑,這(早就看過你這一面)到底是幸運?還是不幸?」

(攝影/蔡耀徴)

而同樣在戲裡有場崩潰戲份的林予晞回憶到,那是佑潔與出軌對象 Aasta 分手後,接到家裡來電後大哭的情緒,「導演要我想像自己是一面完美的鏡子,然後一點一點地從旁碎裂,最後幾乎整個壞掉,所以我需要去挖掘佑潔為什麼會這麼難受。」拍攝當天,林予晞依舊焦慮不安,於是她傳了訊息給温貞菱求救:「老婆,待會佑潔要哭泣,你可以在那之前對佑潔說一些話嗎?」

「收到訊息的時候人在外面,我想說『挫屎!該怎麼回覆⋯⋯』」温貞菱激動地說起自己的慌張,因為完全無法確定林予晞究竟需要什麼文字,於是她先是傳了一段訊息,過沒幾分鐘覺得這樣不夠,再補傳了第二段。「這其實有點複雜,我既會用宣宣的角度,但也會用真實的我來跟予晞說話,以我們的熟悉度,我知道她看到那些話可能是會有反應的。」

温貞菱記得很清楚,那天早上九點半收到林予晞來訊,她在十點前回覆兩段文字,兩小時後才又收到新訊息,上面寫著:「心痛地痛哭了,我順利收工了。」這才讓温貞菱放下心中的大石頭,知道自己的文字有派上用場。

這麼一來,前面林予晞的提問,答案無疑是「幸運」的。一定是對彼此有夠深的了解,温貞菱才能在她面前毫不掩飾地展露情緒,也才知道林予晞需要什麼樣的文字,來面對那場沉重的戲份。

命運是被決定好的,但也可以被改變

〈沙之書〉裡,除了因為出軌帶來的關係變化,劇中角色也受到能預測近期命運的 App「BOB 命運事件簿」所牽引,不過現實生活中對占星頗有研究的林予晞說道,比起 BOB 命運事件簿的鐵口直斷,對她來說,星座命盤像是種工具,指引著人們了解自己,並謙虛地面對命運。

林予晞這段話聽起來有點玄妙,温貞菱則試著用自己的理解加以說明,「在當下的時間點上,你的命運是長這個樣子,其實在任何時候,遇到某個人、某件事對你造成改變,而你也願意改變的時候,命運就會長得不一樣。所以既可以說命運是被決定好的,但也是可以被改變的。」有了温貞菱的解釋,林予晞想到另一個比喻:「球來要不要打?還有打去哪裡?是自己決定的,但球就是會來,不是我們能決定的,這就是命運。」

(攝影/蔡耀徴)

〈沙之書〉一開頭,宣宣對佑潔的提問「太空人可以有懼高症嗎?」一直到結尾,佑潔才終於給出答覆:「太空人有懼高症沒有關係,他會練習,他可以練習。」而對温貞菱來說,打球就像練習一樣,「球來了不管打或不打,或是怎麼打,什麼方法都要試試看,才知道你最自在舒服或最喜歡的是什麼。」

至於要怎麼練習,每個人有不同的信仰與目標。像是林予晞,她很滿意三十幾歲的自己,接下來想練習的,是「更像一個大人」。「雖然在小温眼中我已經是個大人了,但我的意思是可以更成熟一點,更理解這個世界多一些。這兩年在受訪,或是回答粉絲問題的時候,我都覺得自己太過內耗,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再給出去的了。」年近不惑,林予晞知道下個十年,需要再成長一次。

而對温貞菱來說,日常生活中的一舉一動、一思一念,都可以是種練習,不論做什麼,都懷抱著第一次去嘗試的好奇感。「每次去游泳或跑步,我就會試著用不同的關節、肌肉或方式;所謂的練習,是你要有意識地去做,才有辦法訓練到。」所以從走路、說話,到跟貓咪說早安,温貞菱每天都在練習,練習用各種方式,朝著心裡篤定的方向前進。

原以為這番肺腑之言,就足以作為訪談的結尾,沒想到温貞菱還是來了記回馬槍,她先是偷笑,接著承認自己腦中閃過兩人某次的對話,因為內容實在太廢了,所以才笑了出來。那天的對話是長這個樣子的:

温貞菱:「我今天要練習當個廢物!」
林予晞:「你不是一直都這麼廢嗎?」
温貞菱:「我今天要比昨天再更廢!」

這就是她們兩人的相處,可以正經也可以放肆,而且,連耍廢都可以練習了,還有什麼不能練習呢?

(攝影/蔡耀徴)

|延伸閱讀|

購買 VERSE 雜誌


《VERSE》015封面故事「是男生,是女生,是流動與多元」,關於性別流動的故事請見雜誌。

➤ 訂閱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文字/田育志 攝影/蔡耀徴 圖片/牽猴子提供 編輯/Mion 核稿/
文字/田育志 攝影/蔡耀徴 圖片/牽猴子提供 編輯/Mion 核稿/
文字/田育志 攝影/蔡耀徴 圖片/牽猴子提供 編輯/Mion 核稿/郭振宇
文字/田育志 攝影/蔡耀徴 圖片/牽猴子提供 編輯/Mion 核稿/郭振宇
文字/田育志 攝影/蔡耀徴 圖片/牽猴子提供 編輯/Mion 核稿/郭振宇
文字/田育志 攝影/蔡耀徴 圖片/牽猴子提供 編輯/Mion 核稿/郭振宇
文字/田育志 攝影/蔡耀徴 圖片/牽猴子提供 編輯/Mion 核稿/郭振宇
文字/田育志 攝影/蔡耀徴 圖片/牽猴子提供 編輯/Mion 核稿/郭振宇
文字/田育志 攝影/蔡耀徴 圖片/牽猴子提供 編輯/Mion 核稿/郭振宇
VERSE VOL. 22 新的一年,重新認識與定義自己VERSE VOL. 22 新的一年,重新認識與定義自己
  • 文字/田育志
  • 攝影/蔡耀徴
  • 圖片/牽猴子提供
  • 編輯/Mion
  • 核稿/郭振宇
田育志

田育志

喜歡聽人說故事,希望每次聊天時,都能讓對方感到自在、安心,讓他們好好地說自己的故事。喜歡把聽到的故事寫下來,希望每次打字、下筆時,都能用文字好好地安放每個人交付的故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