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柏林也有龍舟大賽:清潔員化身橘色英雄在城市發光

週日柏林舉辦龍舟大賽,臺灣僑胞組了名為「臺灣龍」的隊伍參賽,我和許多僑胞前往加油。其實德國人舉辦龍舟比賽,大部分根本不知典故,所以在中秋時分划龍舟,反而有種節慶誤植的趣味。

參賽團體大多是民間運動俱樂部,或者由公司行號組成的隊伍。其中一支隊伍特別吸引我的目光,他們身上的橘色背心非常具有辨識性,柏林人一看就知道,這支隊伍一定是來自「柏林城市清潔」公司(BSR),而他們的隊名就叫做「打掃龍」(Putzdrachen)。

「柏林城市清潔」負責整個柏林市的清潔工作,街道打掃、家庭垃圾桶處理、垃圾回收等全都包辦。橘色就是這家公司的形象顏色,員工制服、街上的垃圾桶到垃圾車全部都是橘色。而「打掃龍」這個德文字的意思就是「有潔癖、愛打掃的人」,以這樣的隊名參加龍舟比賽,貼切幽默。

「打掃龍」成立於2002年,成員全都是「柏林城市清潔」的員工,每年到處參加龍舟比賽,重點不在名次,而是讓這些城市裡的無名英雄能積極地參與民間活動,與城市脈動,以橘色為名,以橘色為傲。

是的,柏林的清潔工,可以驕傲。

人的成長過程當中,總是會不斷地被逼問夢想:「你長大後要做什麼?」我們在家人的期待中把「醫生」、「老師」、「明星」列入選項,「清潔工」似乎太底層,與垃圾為伍不夠體面,沒有資格與夢想沾上邊。但這世界絕不是只靠光鮮亮麗的人們才能運轉,有更多的職業選項,雖然沒有高薪也無名,與世俗的期待有所背離,但卻依然正當、專業,而沒有他們,一個社會一定崩毀。

我清晨出門慢跑,總是會遇見橘色的卡車挨家挨戶收垃圾,穿著橘色制服的清潔工輕聲地走進每棟樓的後院,揮汗工作。晏起的人們看不見這些橘色身影,刮風下雪都無阻,收掉我們製造的骯髒,吸納我們丟棄的臭味。為了讓人們多注意這些無名橘色英雄,「柏林城市清潔」製作了一系列的形象廣告,以幽默的創意,提醒人們「橘色」的重要。

最新的廣告則是訴求環保,強調「柏林城市清潔」焚化垃圾,同時發電,讓垃圾也有綠色價值。

例如一個形象廣告當中,巨人身形的橘色清潔工正在擦亮柏林電視塔,標語寫著:「如同在家裡。只是大多了。」旨在提醒人們,我們稱為「家」的這個都市,沒有這些橘色英雄,就沒有乾淨的環境可居住。這些廣告出現在各大看板,非常成功地打出正面形象,戳破人們狹隘的想像,讓橘色人物鮮明生動,不再骯髒汙穢。

「柏林城市清潔」的官方網站甚至販賣著橘色商品,有垃圾車模型、汗衫、背包、馬克杯,穿上橘色可時尚,與垃圾為伍不丟臉。最新的廣告則是訴求環保,強調「柏林城市清潔」焚化垃圾,同時發電,讓垃圾也有綠色價值。

我大學的美國教授康慕婷博士(Dr. Margarette Connor)離開臺灣多年,她總是記得每晚垃圾車大聲放送的〈給艾莉絲〉,這音樂能短暫掩埋其他城市的噪音,讓人們放下手邊的事,提著垃圾往樓下飛奔。她當然也記得許多臺灣的美好,但這音階太準時、太重要,於是在記憶裡定居。

垃圾是我們的排放、生命的多餘,需要清潔工的準時出現,城市才能繼續運轉。〈給艾莉絲〉真的很吵,但,我們需要聆聽。

這支隊伍來自「柏林城市清潔」公司,而他們的隊名就叫做「打掃龍」。

「打掃龍」展現了團隊合作,以一個船身的領先幅度,在分組比賽當中奪得第一。我和朋友在湖邊為「臺灣龍」加油,也為「打掃龍」加油。「打掃龍」的橘色背心在陽光下發光,我的記憶此時點播了臺灣垃圾車版的〈給艾莉絲〉,橘色配上震耳的音樂,這樣的鮮豔,這樣的分貝,睜眼撐耳,我確實看見了這些無名英雄的面目。他們如同你我,有夢想,活在同一座都市裡。

傲慢與偏見呢?丟了,燒了,拿去發電了。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叛逆柏林
出版:健行文化
作者:陳思宏
攝影:Achim Plum

從2004年甚或更早之前,從陌生到涉入,從旁觀凝視到參與,陳思宏逐漸發現自身早與柏林一起律動著,於是便用文字寫下這些真實。柏林適合撒野,也不吝給予空間,讓人安靜書寫。展現在他眼中的柏林,狂放不做作,窮酸卻性感,新世紀的自信與歷史的傷痕交錯成獨特的城市織錦。

叛逆,為了掙脫、自由、捍衛、抵抗。歷史的繩索曾經牢牢套住這城市,但柏林的反叛精神並未被摧毀,城市從廢墟裡重生,推倒了切割人民的冰冷圍牆,逃脫過往的陰霾,這是全新的柏林;並藉由書中的文字立體舒展,政治、歷史、教育、藝術、音樂、旅遊、性別等議題,都融合在城市書寫裡。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桃園電影節「魔幻時刻」:從未來看當下,探索電影與真實的界線

文化觀念電影

桃園電影節「魔幻時刻」:從未來看當下,探索電影與真實的界線

即將於8月19日登場的「2022桃園電影節」以「魔幻時刻」為題,探討電影與觀眾間的關係:「未來當下」單元匯集了聚焦未來與近未來的科幻作品,叩問我們對未來的想像及擔憂;「魔幻電影院」單元則模糊了電影幕前幕後與觀眾之間的界線。

從校園掃具到大眾文化,我們該如何看待「常民美學」?

文化觀念設計

從校園掃具到大眾文化,我們該如何看待「常民美學」?

在「美感細胞團隊」發布「校園掃具改造計畫」後,討論聲四起,有人懷疑我們的美學是否該被匡列在類MUJI的極簡風格中,也有人認為過往的紅綠掃具備「常民美學」應當被保留。然而「美」的判斷是否有一套標準,我們又該如何理解常民美學?

「校園掃具美感改造計畫」:這不是標準解答,我們只是願意做的人

文化觀念設計

「校園掃具美感改造計畫」:這不是標準解答,我們只是願意做的人

2013年成立的「美感細胞」致力推動美學教育,今年6月,一份發布在粉絲專頁的「校園掃具改造懶人包」引爆了一場「何謂美感」的爭論。然而,爭論之後,改造還是要繼續。

「美感積地」教師黃小萍:歷史老師如何推動校園美感?

文化觀念設計

「美感積地」教師黃小萍:歷史老師如何推動校園美感?

「校園美感計畫」是一系列對生活、生命感知的體驗過程,用設計力導入校園,運用策略拆解關於教育現場的痛點,跨業結合產官學協力合作,掀起一波美學寧靜浪潮,在這場美的盛宴中,沒有人會缺席,沒有人不受吸引。這是一門學習感受的課,用「看」學知識,用「問」學思考,動手做、學成就。

如何創造高觸及流量密碼?專訪「法樂數位創意」Wawa與「只要有人社群顧問」陳思傑

商業觀念

如何創造高觸及流量密碼?專訪「法樂數位創意」Wawa與「只要有人社群顧問」陳思傑

最近意外引發全台關注的「哥吉拉離婚」事件,又成了一波廣告素材。一名人妻擅自把先生心愛的哥吉拉公仔送給親戚小孩,引發婚姻危機,只見IKEA在FB貼文強打玻璃門櫃,同時寫下:「可上鎖,有效防止親戚孩子拿走公仔。」照片還特別放大鎖頭,強調「展示您珍貴的公仔,並且可以上鎖。」吸引大批網友朝聖,成功刷新停電紀錄。

電影辯士——上世紀的電影守護者,至今仍該存在的理由

文化觀念電影

電影辯士——上世紀的電影守護者,至今仍該存在的理由

電影史中有一群名為「辯士」的人,他們伴隨無聲電影現身,用聲音詮釋故事,陪伴大眾熟悉影像的世界,卻隨時代的演進凋零,走入人們的回憶。這幾年,辯士重新出現在台灣影展的螢幕旁,不僅是延續一個古老的文化技藝,更讓我們重新思考,走進電影院可以有什麼樣的體驗?

在學習中成為更好的人:台灣教科書的內容與美學新革命

文化觀念

在學習中成為更好的人:台灣教科書的內容與美學新革命

從部編本到民編本,將知識學科化的教科書,不但是國民接受義務教育時學習考試的媒介,更是反映社會集體意識的文本。「為什麼教科書如此枯燥乏味?」「教科書設計為什麼都一成不變?」「國文課本選文為什麼都是中年男子、失意政客的心聲?」這些始終不斷的質疑在過去十年逐漸匯集成一股能量,在「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綱要總綱」實施後,形成一場台灣教科書的內容與美學新革命。

透過VR,站在歷史與現實的界限中:多媒體藝術家權河允

國際文化電影

透過VR,站在歷史與現實的界限中:多媒體藝術家權河允

來自韓國的留法多媒體藝術家權河允(Hayoun Kwon),於2021年高雄電影節發表的VR作品《玉山守護者》,述說日治時期一位日本學者與一位台灣布農族人間的可貴情誼。在創作的過程中她探索了台灣的傳說,更找到了不同的角度去觀看歷史。

「再髒一點」:剪接師廖慶松如何在《少年吔,安啦!》追求台灣色彩的真實?

人物觀念電影

「再髒一點」:剪接師廖慶松如何在《少年吔,安啦!》追求台灣色彩的真實?

人稱廖桑的資深電影剪接師廖慶松,入行近半世紀以來,無數台灣電影在他手中有了生命、且變得更加精彩。九〇年代初的經典黑道片《少年吔,安啦!》同樣由他操刀,30年後也由他負責指導修復,真實呈現那個時代的台灣,最生猛與美麗的色澤。

槍聲、風聲和青春壞掉的聲音——音效師杜篤之如何製作台灣首部杜比立體聲電影?

人物觀念電影

槍聲、風聲和青春壞掉的聲音——音效師杜篤之如何製作台灣首部杜比立體聲電影?

九〇年代初,導演侯孝賢與已故製片人張華坤希望聚集一群「台灣新電影」運動要角,拍一部前所未有的黑幫故事,包括當時已是侯孝賢、楊德昌等大導演指定御用錄音師的杜篤之。在那個杜比音效對全球片商來說都是新鮮事的時代,杜篤之讓《少年吔,安啦!》成為台灣首部杜比立體聲電影,讓台灣電影從此從單聲道變成雙聲道。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