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2022奧斯卡電影專題

《西城故事》:史蒂芬史匹柏眼中,時代才是真正的主角

亞莉安娜黛博塞在《西城故事》中以安妮塔一角,入圍奧斯卡最佳女配角。

已拍過無數類型經典巨作的傳奇導演史蒂芬史匹柏(Steven Spielberg),自十歲起,就在等著有朝一日能夠翻拍音樂劇《西城故事》。過了60個年頭,如今在電影界喊水會結凍的他,終於在2018年著手這項企畫,雖然疫情的攪局,使得電影延宕到2022年初上映,且獲得好評卻不賣座。史蒂芬史匹柏的老戲新拍,會給歌舞片帶來什麼新面貌?

有點難想像,不論戰爭、驚悚、科幻等各種類型都游刃有餘的史蒂芬史匹柏竟然是首次拍攝歌舞片,而《西城故事》是他期盼多年的歌舞片首作。一直以來,史匹柏在「音樂」和運鏡的結合一向相當完美,尤其是由約翰威廉斯(John Williams)操刀配樂的《侏儸紀公園》、《辛德勒的名單》、《E.T.外星人》、《大白鯊》、《法櫃奇兵》等膾炙人口之作,許多片段更是直接仰賴音樂來說故事。

從《西城故事》開場的長鏡頭、復古但繽紛的色彩和原汁原味經典重現的音樂,就可以看得出來導演滿滿的愛與致敬。更不用說在現代頂尖電影技術加持之下,全片充斥著華麗盛大的場景、氣勢恢弘的群舞、音樂與演員間的對位,和流暢至極的運鏡技巧。屬於歌舞劇的獨特魅力和視聽享受在這裡淋漓暢快,許多用來展現雙方劍拔弩張的衝突,除了一言不合就唱歌之外,也有編排激烈的「舞鬥」戲,想對著他們大喊:「要打,去練舞室打!」。

脫胎自《羅密歐與茱麗葉》的《西城故事》,究竟具備什麼樣的魅力,讓史蒂芬史匹柏如此鍾情,等了它一輩子?

純情,但身不由己

依循《羅密歐與茱麗葉》的故事主軸,故事以一見鐘情的少男少女對比悲苦沉重的大時代背景。在莎士比亞手中,背負的是16世紀貴族之間的政治鬥爭;而在《西城故事》則是1950年代,美國紐約的拉丁裔移民與當地社會底層的衝突。

不只是男女主角之間的愛情,劇中所謂幫派逞兇鬥狠、地盤搶奪等暴行,也都有著一股浪漫天真的氣質,電影從一開始就都是維持陽光、明亮、笑容滿面的風格,用戲謔喜劇包裝移民的掙扎與煩惱、社會底層的絕望與淒涼。不論是噴射幫或鯊魚幫,都只是些無法長大的臭男生,幼稚的向世界宣洩自己的憤怒。

當大家覺得歧視波多黎各人的「白種人」就是純粹種族歧視的渾蛋,他們卻馬上在警局獻唱一曲,俏皮活潑中道盡了隱藏在高傲挑釁的外表之下,屬於他們的悲傷和心病。其實雙方都是可憐人,壓迫他們的元兇都不是彼此,而是有著更高一層的存在,只是他們沒有辦法思及於此,現實早已壓的他們喘不過氣,只能短視的大打出手、引吭高歌,來簡單忘卻自己的苦惱。

與其說主角是無法終成眷屬的東尼(安索艾格特飾演)和瑪麗亞(瑞秋曾格勒飾演),不如說這些時代巨輪下的小人物們才是真正反映出當代社會議題的主角,東尼和瑪麗亞只不過是偶一為之的奇蹟或轉機。身為主角的他們擁有無比的勇氣,認為自己必定可以扭轉現實,讓觀眾在觀賞時真心盼望著不要像《羅密歐與茱麗葉》悲劇收場。

只可惜,故事有如開頭在歡歌鬥舞中穿過噴射幫男孩耳垂的釘子,殘酷的現實終究狠狠的降臨在一眾青年男女頭上,只剩在百貨公司打掃的瑪麗亞做著永遠不會到來的美夢。

非古典的核心命題

或許當年震撼小史匹柏的是充滿生命力的歌舞,但那時代背景下的深沉命題,直至今日依然沒有過時,甚至對於現今的觀眾來說,《西城故事》中所探討的議題可能還要體會的比過去更加深刻。

這也說服了獲獎無數的劇作家東尼庫許納(Tony Kushner)加入劇組(他們過去合作過電影《林肯》),改寫1961年版《西城故事》太過片面的故事背景,聚焦在社區在中產階級化後的衝突。正如管理這社區的施蘭克中尉,在破敗的犯罪現場宣告,當貧民窟被改建成高級公寓,無論是哪個幫派都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在體育館裡,白人與拉丁人各據舞池一方。

電影中大多數鯊魚幫的生活場景,都以西班牙語進行對話,不帶任何字幕。史匹柏將表演作為語彙,透過影像敘事把觀眾拉進電影的當下,也將說故事的空間讓給了拉丁裔角色。

畫面上,史匹柏與長年合作的攝影指導亞努斯卡明斯基 (Janusz Kamiński)嘗試了多種視覺可能。讓陽光、體育長的照明燈穿透過舞動的布料、教堂的彩繪玻璃,打造出復古且震撼的光影。致敬過往好萊塢黃金時期的打燈方法,也呈現出50、60年代曾光鮮浪漫的「西城」。

西城未來的命運如何?同是天涯淪落人的白人、拉丁人及黑人,到底有沒有攜手合作的一天?沒有人有最後的答案,或著說《西城故事》的續集一直在你我身邊持續上演。階級差距、移民和種族歧視等社會議題,仍然在世界各地發生,我們只能偶爾躲到歌舞劇絢爛奪目的光彩之中,暫時忘卻一些現實的煩惱和苦痛,期待一個快樂大結局。

《西城故事》雖然有著從《羅密歐與茱麗葉》借來的框架,但現代社會的分歧才是真正的血肉,凌駕於男女主角的愛情之上。

「人與人之間的差異與分歧一直都存在,就像當年的鯊魚幫和噴射幫一樣。但他們之間的衝突或許還沒有我們今天所經歷的嚴重而『愛』卻可以是我們理解彼此、跨越鴻溝的橋樑。」《西城故事》歌曲可能已經成為古典,但故事的核心議題卻始終歷久彌新。對史帝芬史匹柏來說,它是一個永恆不朽的故事,值得向任何世代訴說。

|延伸閱讀|

➤ 訂閱VERSE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回到專題:2022,第94屆奧斯卡金像獎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是老闆也是員工,全公司只有一個人的出版社

文化閱讀

是老闆也是員工,全公司只有一個人的出版社

只要對一件事保持絕對的熱情,一個人也能獨立完成。例如,開一間出版社。

億萬票房導演想什麼?九把刀 × 柯孟融(下):拍電影正是因為愛看電影

人物電影

億萬票房導演想什麼?九把刀 × 柯孟融(下):拍電影正是因為愛看電影

九把刀與柯孟融,兩位因為曾經合作而惺惺相惜的電影導演,他們拍故事、寫故事,各有自己作業的一套方法。

億萬票房導演想什麼?九把刀 × 柯孟融(上):從失去的愛犬開始,將人生轉換成戲

人物電影

億萬票房導演想什麼?九把刀 × 柯孟融(上):從失去的愛犬開始,將人生轉換成戲

2022年「台北電影獎」入圍導演中的九把刀與柯孟融的兩位,分別以《月老》、《咒》入圍最佳導演獎。這兩部破億票房作品裡的一幕幕,有著他們對人物的用心刻畫,還有一部分是他們生活中曾經有過的經驗與體悟。那些曾在人生中的片段,都被他們選擇以電影的形式恆久保留。

專訪《修行》導演錢翔:守住婚姻到底得到什麼?

人物電影

專訪《修行》導演錢翔:守住婚姻到底得到什麼?

相隔7年,導演錢翔再度與演員陳湘琪合作拍攝電影《修行》,男主角則由陳以文擔綱。本片獲入圍第58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改編劇本獎,也在今年台北電影節入圍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及最佳女主角。

十年破蛹,專場直擊——聲子蟲的新專輯與回歸

文化音樂

十年破蛹,專場直擊——聲子蟲的新專輯與回歸

睽違十年,台灣後搖滾名團聲子蟲(Bugs of phonon)以生涯第二張專輯《真面目》回歸樂壇,並以《A DECADE》為名舉辦專場巡演,用更全面的視聽饗宴喚撼動新舊樂迷。

阮劇團《皇都電姬》:打開元宇宙,探索臺灣香港的過去與未來

戲劇文化最新消息

阮劇團《皇都電姬》:打開元宇宙,探索臺灣香港的過去與未來

由阮劇團與劇場空間臺港共製的舞臺劇《皇都電姬》,以臺港兩座即將被拆遷的「電姬戲院」與「皇都戲院」為故事背景,藉由回溯臺 港母語電影的黃金時代,探討母語文化失根的過程。2022年《皇都電姬》演員製作陣容全新升級,並進一步融入「元宇宙」(mataverse)議題,在魔幻又前衛的世界中,交織出臺灣香港的過去與未來。

當《捍衛戰士:獨行俠》大賣時,軍事與戰爭片是個好生意嗎?

國際觀念電影

當《捍衛戰士:獨行俠》大賣時,軍事與戰爭片是個好生意嗎?

當影視圈都在追求「大IP時代」的效益時,在商言商,需要投資大場面與大調度的戰爭類型電影還有搞頭嗎?

睽違36年,《捍衛戰士:獨行俠》是商業娛樂大作,還是新冷戰政治宣示?

國際觀念電影

睽違36年,《捍衛戰士:獨行俠》是商業娛樂大作,還是新冷戰政治宣示?

由湯姆.克魯斯所主演的《捍衛戰士:獨行俠》不僅叫好又叫座,這齣睽違36年的續集更創下巨星演員從影以來生涯最佳開票紀錄,但你可曾知道,當年拍完第一集後,阿湯哥可是極力想與這部電影劃清界線,甚至直言「這可能會造成第三次世界大戰」?

「稍息!立正!站好!」看台灣軍事電影發展史

電影

「稍息!立正!站好!」看台灣軍事電影發展史

《Top Gun》台灣片名譯為《捍衛戰士》,其他華語國家或地區皆翻譯成《壯志凌雲》,然而當國民黨政府還在中國大陸時,確實有部軍事電影叫《壯志凌雲》(1936年)。原以中國東北抵抗日本為背景,囿於蔣政權先反共再抗日的政策下,腳本被審查反覆的修改,最後變成抵抗匪徒侵略的模糊說法。

劉若瑀:要讓自己成為國際,而不是成為可以出國的人

人物文化

劉若瑀:要讓自己成為國際,而不是成為可以出國的人

在劇場界活躍將近四十載的劉若瑀,於2021年接下臺北表演藝術中心(以下簡稱北藝中心)董事長一職。從與「優人神鼓」在山林裡排演練功的生活轉身「入世」到熱鬧的士林,打破了許多人對劉若瑀的想像。北藝中心歷經九個寒暑的曲折,漫長而艱辛,2022年3月,終於正式開啟試營運,讓台灣多了一個全新的文化地標與重要藝術機構。在這個特別的時刻,《VERSE》社長張鐵志和劉若瑀董事長進行了一場深刻的長訪談,分享對北藝中心未來的展望,尤其是對青年世代創作者的期許,以及如何讓台灣在十年之後,可以成為世界級的表演藝術重鎮。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