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0
0
嘻哈團體榕幫——吸取本地養分向下深根,方能蔚然成榕

VIBES

嘻哈團體榕幫——吸取本地養分向下深根,方能蔚然成榕

被譽為是當今「聽團仔最愛嘻哈」之一的三人團體榕幫(Banyan Gang)甫發布最新專輯《根》,編曲大量取樣自台灣古早流行音樂,但他們挖掘的不只是在地文化的根,更包含年輕世代族群面對社會與政治的自我提問。

嘻哈團體榕幫由三位饒舌歌手(由左至右)士賢、WarrenK(華辰)和Leerix(李瑞)所組成,甫發行生涯第四張專輯《根》。

被譽為是當今「聽團仔最愛嘻哈」之一的三人團體榕幫(Banyan Gang)甫發布最新專輯《根》,編曲大量取樣自台灣古早流行音樂,但他們挖掘的不只是在地文化的根,更包含年輕世代族群面對社會與政治的自我提問。

三人成團,好似是台灣嘻哈世界中的不成文規定。從當年的L.A. Boyz到近代馳名的頑童MJ116、玖壹壹⋯⋯許多知名的嘻哈團體多為三人組成。兩個人難免相互比較;三人組合可互相支援,同時也能相互牽制。

除了上述提及的團體之外,遊走於嘻哈圈和獨立樂團之間、總戲稱自己是「嘻哈邊緣人」的榕幫(Banyang Gang),則是一組被各家音樂人高度肯定的存在,卻鮮少在圈內被提及的存在。

「我們也不知道欸!老實說蠻冤枉的,大家為什麼都不把我們看作嘻哈歌手呢?」當問及榕幫三人,對於嘻哈聽眾往往把他們歸類在獨立樂團時,他們這麼苦笑著。2021年,榕幫憑藉《春化作用》(2020)入圍了新加坡Freshmusic Awards,與夢東、守夜人、The Fur.等團體共同角逐「最佳創作/演唱組合」。

和多數嘻哈演出者相比,勤跑音樂祭現場演出的榕幫的確吸引了許多聽團仔的關注,他們獨有的草根音樂特質,與主流嘻哈形象的都會感截然不同,顯得更自然純粹。

一切都從台南這座甜甜的城市開始

發跡於台南的榕幫由士賢、Leerix(李瑞)、WarrenK(華辰)三位饒舌歌手所組成,團名取自聚集三人的成功大學「榕園」之意象。「好像每個饒舌歌手都會想代表自己來自的地方,之前蛋堡和國蛋在台南一中認識,組成竹幫(南一中以「竹園」聞名)。我們既然是在成大認識的,那就叫榕幫吧!」李瑞回答道。

三人相遇在台南,共組團體後的創作也自然而然地如入這座台灣古城的生活韻味與節奏。

士賢回憶當年就學時,並未像現在學生嘻哈社團之風氣興盛,台南在地除了「成大嘻哈文化研究社」外,就沒有其它相關社團了。因此在當時的台南一帶,只要是對嘻哈音樂感興趣的大學生,自然而然地都會往成大嘻研聚集。作為當時社團內主力於饒舌創作的三人,也順勢組成團體,一同演出。

實際上,這支扛著台南旗號的團體,除了華辰是台南人,士賢和李瑞都是來自外地的移居學子。作為土生土長的台南子弟,華辰笑說,台南可能連空氣中都是糖,人會被黏在台南不想離開,生活了近三十年至今仍顯舒適自在。李瑞也回應說,在台南生活久了,越能享受與世隔絕的自在,未若北部城市之擁擠吵雜,台南的慢節奏是相當平靜人心的,這座城市的生活步調向來有別於其它城市,尤其是每個在地人獨有的私房美食地圖都不盡相同,就是這份「獨享感」,形塑了台南人——以及在台南生活的人們——打從心底的認同和自豪。

台南不僅讓三位聚在一起做音樂,也讓他們聲名大噪。

許多人認識榕幫,多是因為2017年正規發行的《甜蜜城市》,有趣的是,這張專輯其實是一個無心插柳的意外。在完成《氣根》這張收錄18首歌的Mixtape後,三人想轉換心情,嘗試與其他beatmaker合作更為輕鬆的小品路線。作為過往團內音樂製作人/編曲角色的士賢,透過音樂製作線下社群beats and friends認識了同樣就讀於成大、爵士嘻哈團體Juzzy Orange的Goodie.K,進而合作了《甜蜜城市》,顧名思義,這是一張在甜甜的城市(台南)裡所發生的故事。

從美國西岸到台灣傳統文化

認真說來,榕幫的音樂風格以老學校(Old School)Boom Bap為主體,從80’s嘻哈黃金年代、90’s獨領風騷的西岸饒舌,再到逐漸走向商業化的00’s流行嘻哈,這些都是他們重要的音樂養分。也因為榕幫三人對90年代的嘻哈文化有著相同偏好,因此在共同創作上並沒有太多的阻礙,從第一張Mixtape《氣根》開始,就展現團員們扎實穩健的饒舌技巧,做著簡單但相形誠懇的老派編曲。老學校的標籤被聽眾貼在身上,但說要去撕掉倒也沒必要。

但接下來的《甜蜜城市》與《春化作用》都有著映照時代的chill感,對應到一開始所提及的「嘻哈邊緣人」形象,榕幫團員對此表現地有點在意,但好似也能理解大家為何這麼認知。

在榕幫成團不久,他們便四處征戰台灣各地的大小音樂祭。那時,嘻哈歌手並不是音樂節的常客,他們在表演現場接觸和認識到的音樂人也以獨立樂團居多,包含問題總部的丁佳慧、DSPS的曾稔文、VOOID/透明雜誌的洪申豪、海豚刑警的伍悅,以及唱作人周穆、雷擎等,後續也成為士賢個人專輯《最近的我和我在想的事以及在意的人事物》的合作對象。總在團體中擔當製作人角色的士賢,自然而然地吸取了更多獨立音樂之養分,也因此影響了榕幫。

「這幾年下來,有時候會覺得自己(的人格)和做出來的音樂越來越像,我們越來越像榕樹。」士賢認為一顆榕樹有著很多層次,如同自己的音樂作品,外表看似平平無奇,但深入觀察會發現,榕樹除了有著明顯的氣根特徵,若要翁鬱成林,茁壯的首要前提則是讓樹根深入地底,只有挖掘更深層的歷史底蘊,創作的音樂才有機會堅韌地表達自我。

以Old School風格起家的榕幫亦十分擅於融合各種樂種流派風格,對此,團員們形容自己的創作與人格越來越像棵榕樹,樹根深入地底、氣根飄逸搖曳。

平心而論,嘻哈是外來文化,因沒經歷過美國非裔族群、少數族裔所體驗的真實生活,國內創作者更多時候仍是在模仿心目中嘻哈的樣貌。

但對榕幫成員而言,僅止於模仿是無法滿足的。他們試圖挖掘出,從小到大銘刻在自己身上更多的本地文化,除了去理解台灣民俗及地方信仰對自身的形塑與影響,也試圖挖掘過往台灣流行文化是如何演變。

這些自我提問皆體現於榕幫最新專輯《根》的創作初衷:以嘻哈本質的「取樣」(sampling)手法,重新拼貼詮釋如鳳飛飛、洪一峰、劉福助等台灣老牌歌手之作品,挖掘台灣傳統娛樂文化。

我們的「根」會帶我們去哪?

《根》可被視為榕幫三人尋求文化歸宿和族群認同的過程,亦是對於台灣這座島嶼的觀察和關懷。台灣經歷了四百餘年各殖民體系的壓迫和形塑,這一世代年輕人的價值觀自然與戒嚴時期的父執輩有所不同,與其說是衝突對立,尋找共生的答案更是他們迫切想知道的。無論是講述地方賭博文化的〈十八仔〉;描繪世代階級複製的〈美好的一天〉;甚至是應用反諷手法層層堆疊、去質疑中華民國政權在台合法性的〈台灣ROC〉等作品,都是榕幫在《根》裡所探討和碰撞的議題。

所以團員從台灣流行老歌切入,並以此追溯何以為台灣人。歌曲製作期間,在翻閱資料做功課的同時,榕幫也發現如牽亡魂等民俗信仰並未如普遍認為地晦暗和應當避諱,許多載歌載舞的儀式過程,其實是希望生者用正面積極的心態去恭送亡者離開,許多送葬期間吟唱的祝歌實際上也是希望保佑後輩平安順遂ㄡ榕幫將這樣的意涵用於〈別說再見〉,該曲是由結合Gospel元素的管風琴延伸而成。

士賢提及2018年韓國瑜旋風正盛之時,他在網路上看到了一則韓粉所繪的短篇漫畫《國旗美少女心心》,內容多以國民黨支持者的觀點批評民進黨所帶來的混亂,並強調自身所追求的安穩繁榮。這篇漫畫雖有著醜化立場對立面者之意,但也因此讓士賢意識到,即便政治理念與意識形態的不同,人們本質所追求的生活不無二異。和解或許是困難甚至不切實際,但各退一步的同理,卻是能夠做到的。

因此專輯末尾的〈化恨為根〉,事實上尋求的並非化解而是轉化,人們太習慣以刪去法面對衝突觀點,事實上所有的歷史痕跡和文化累積,都實實在在影響了我們究竟是什麼樣的人。

甫完成新專輯與專場演出的榕幫,透過新的創作發掘自我,他們似乎來到一個勇於批判、發聲,同時深具自省的新境界。

士賢說,《根》的概念早在2018年就已萌芽,只是因爲某些外在因素一再擱置。團員們花了近四年的心力才完成這張專輯,裡頭全是他們想說的話,以及此時此刻的感知。想當初大學成團時,三人便有發行五張概念專輯後團體即解散之共識,目前他們已完成四張了(第五張則仍在規劃中),性格與音樂也越發接近榕樹的樣貌。

《根》是一張批判有自省的作品。創作初期,團員原先以為自己是失根才需要去尋根,但其實根一直都在,也是盤根錯節的,只是我們並未真誠地暸解台灣文化是如此之海納百川且獨特。而如今他們知道,唯有瞭解且肯認自己的獨特,方能接納這座島嶼上所有的不完美。

|延伸閱讀|

➤ 訂閱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文字/古尚恆 Ku da Yeast 攝影/KRIS KANG 編輯/郭璈 核稿/郭璈
文字/古尚恆 Ku da Yeast 攝影/KRIS KANG 編輯/郭璈 核稿/郭璈
文字/古尚恆 Ku da Yeast 攝影/KRIS KANG 編輯/郭璈 核稿/郭璈
VERSE VOL. 24 台南再發現:藝術、酒吧,偶爾還有爵士樂VERSE VOL. 24 台南再發現:藝術、酒吧,偶爾還有爵士樂
  • 文字/古尚恆 Ku da Yeast
  • 攝影/KRIS KANG
  • 編輯/郭璈
  • 核稿/郭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