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台灣ㄉ當代字典:網美是一種新商機

#網美能否當飯吃? #台 #日文化中的 #新美顏時代

《秋刀魚》主編陳頤華談「網美是一種新商機」

當手機上的鏡頭首次突破千萬畫素,人們對於拍照姿勢就此從請人拿相機拍攝,到反手高舉手機、仰角來張自拍照,攝影的目的正式自「記錄」轉向「展示自我」的形象養成。與此同時,社群平台的興起,更實踐了普普風藝術家 Andy Warhol 的名言:「未來,每個人都能成名15分鐘。」但 Andy Warhol 始料未及的,是成名前的新生物——「網美」會橫空出世,他們非關男女,擅長以「美麗」的畫面示人,可能是旅遊時冒著生命危險、在懸崖邊拍攝氣勢磅礡的「到此一遊」照;或是上班時間卻能出現在人氣咖啡廳、點杯冠軍咖啡配搶手生土司的「美食打卡」照⋯⋯,這些經過「人氣景點」,都會「手機先吃」,勿忘「美圖修修」後上傳並加上「hashtag」的標準SOP,都讓「網美們」獲得更多社群追蹤者,走向成名之路。

其實每個時代都有屬於自己的「網美」

雖然,近年來網美文化逐漸曲解為「對鏡頭搔首弄姿」的膚淺代名詞,但受到日本流行文化潛移默化影響的台灣,不妨把眼光拉回到 90 年代的日本潮流黃金時期——

許多高中女生引領了涉谷和原宿的街頭流行時尚,茶色頭髮、泡泡襪,以及黝黑皮膚與厚底鞋,昔日風迷亞洲的「109辣妹」,或許也是一種「網美始祖」,他們在拍貼機前替笑容畫上紅唇、在路上等待雜誌的「讀者模特」單元找上門,在沒有社群的時代,用自身光環在人潮湧現的馬路中竄紅的黑辣妹們,說不定比現今在冷氣房裡自拍修圖的網美們,更多了一股氣魄,因為他們的「美」,是真槍實彈經得起街頭目光的試煉。

「顏值」能當飯吃?

歷經素人崛起的 109 辣妹風潮,日本開始接受「偶像」以外的名人效應,他們自帶粉絲,且在各自領域中具有影響力,無論是穿搭、美食或是寵物界,都催生出「喊水會結凍」的 KOL(Key Opinion Leader,意即意見領袖),搭上資訊接收趨勢從文字觀點轉向圖像先決時代,他們開始在照片上下猛藥,唯美、修圖,或是加入面相姣好的人物照,企圖用一張照片就擄獲平台上追蹤者們的「LIKE」或是「♡」。伴隨著按讚數字等於自身影響力的量化指標,讓「美照」得以將追蹤人數「變現」,好比讓品牌代言從偶像轉向 Instagram 當紅素人,潮流服飾掛上 YouTuber 聯名限定等商業手法,讓走向網美一途的 KOL 們不愁吃穿。

在台灣,更是把這股 KOL 風潮發揮極大化,比起日本操作品牌代言,愛冒險的台灣性格直接讓網美們「強勢創業」,無論是愛喝奶茶的知識型 YouTuber 滴妹直接開一家手搖飲料店圓夢,教穿搭的 Instagram 網美漢娜妞成立服裝品牌攻佔女性們的衣櫃,「網美商機」再次驗證了上天的殘酷命定論,「顏值」不只讓人更容易獲得面試機會,有時候還能直接當飯吃。

讓審美標準就!此!解!放!

然而,網美的生活就是這麼樸實無華且枯燥,在崛起的自媒體浪潮中,總有些不以世俗審美標準出發的網美,在社群大海中將注目推向新大陸,曾連續幾年榮登日本 Instagram 追蹤人數之首的棉花糖女星渡邊直美就是個典型案例,雖然有著明星光環,但以鮮明的搞怪裝扮,與重量級的體型擄獲新世代的追隨,又或是近年在日本女高中生中興起在各地的喝珍奶照,用話題超越美貌的指標,逐漸開啟下一波的網美商機。精緻的臉龐與悉心設計的擺拍不再只是唯一指標,而是讓追隨者也能一起思考什麼模樣也能是一種美麗,也可以抓住眼球。

所以說,老天還是給有心人一絲希望,長相平庸的我們,要能「站 C 位」(網絡流行語,即 Center,重要位置之意),還是可以靠著「不一樣的網美」邏輯,吸引盲從的人心,在網路世界用新審美觀海削一筆。



回到專題:台灣ㄉ當代字典:十個呈現台灣新世代的文化關鍵字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