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台灣ㄉ當代字典:貓派當道

吸貓無罪!貓與奴的古今情緣

故事 StoryStudio 網站專欄作家吳亮衡談「貓派當道」

曾經,我是一名死忠的狗派擁護者,也打從心底認定狗狗才是人們最忠實的朋友。來到北部後,因為都市生活的限制,也因為工作的繁忙,總覺得心中缺失了某塊重要的情感依歸,直至某天,看到法國人類學家馬歇.莫斯「人類馴服了狗,而貓馴服了人類」一席話,讓我重新省思人類與動物之間的互動連結,也正是在北部工作時遇見了人生中的第一隻貓,意外地開啟了「貓奴」的新篇章。

試論「貓奴」如何誕生

倘若要問現代人為何甘願臣服於貓主子的肉掌前,你恐怕會獲得上百種理由。然而,諸多歷史紀錄告訴我們,早在數千年前,貓咪就已是人類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員,不僅是療癒心靈、補抓鼠類,更是被賦予祭祀此項特殊任務;也有另一派說法是以生物學的角度,研究顯示貓咪的外觀舉止、儀態皆和人類嬰兒高度雷同,其大大的眼睛與小巧的嘴巴,激發人類無限母愛。

而都市人吸貓,或許也反映著一種對「療癒」的追求,與既定印象不同,貓其實跟狗一樣,以自己獨特的方式與你相伴——無論是保持距離的觀看奴才一舉一動,走至你腳下翻肚(但這是陷阱,我可以翻你不能摸),甚至是放出三絕「蹭蹭、踏踏,與呼嚕聲」,都會讓長期處於巨大壓力下的人類瞬間融化,並以嬰兒語與之對話。

初代貓奴的誕生

而在旁人眼裡,貓奴的世界是相當詭譎的——終日卑躬屈膝、卻又甘之如飴。如果你時常覺得身邊貓奴友人行徑莫名,那你一定也無法想像,當歷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在碰到貓主子們時,會激盪出什麼火花,「貓奴」一詞或許近代才出現,但貓奴一職在世界史上早就多有案例。

過去的歷史課本中,古埃及文化中貓的符號、屢見不鮮,古埃及人可謂最早能被追溯到的初代貓奴,其地位可用位居墓地陪葬品動物木乃伊數量第一作為證明,古埃及人對於貓的喜愛是來自於對於神祇芭絲特(Bastet)的崇拜,芭絲特曾是下埃及的戰爭女神,並慢慢轉化成家庭守護神一職,因而廣受埃及人尊敬與喜愛。

小黑花貓與北宋文人的相遇

中國史上亦有貓奴,北宋四大家黃庭堅不僅是人人稱羨的孝子,同時也是名愛貓人士。相傳其年輕時家中曾鼠滿為患,就在備感困擾之際,朋友介紹他試試飼養為人捕鼠的「貍奴」,半信半疑的他就這樣養起了貓,也在不知不覺中淪為貓奴的一員。可惜好景不常,這隻貓咪在數年後死亡,缺乏天敵的老鼠再次猖狂了起來,尤其晚間「窺甕翻盤」的嘈雜聲,讓黃庭堅再次想起已故的老貓。難過之餘,家中的鼠患依舊要解決。隔天一早,黃庭堅便四處打聽有沒有貓可以領養,聽聞友人家中剛產下數隻小貓,便興高采烈地前往拜訪,為求慎重,路上還不忘準備串著新鮮魚貨的柳枝作為「聘禮」,最後,黃庭堅和一隻嘴邊帶有一塊黑花紋的小貓對上了眼,並形容它就像銜了蟬似的惹人喜愛。至於回家後,「銜蟬」到底有沒有成功達到抓老鼠的目的,那就是另外一則故事了。

從古至今,貓的魅力不斷虜獲眾多人心,貓奴雖不是現代獨有,然而未來貓大統領即將佔領世界一事仍須大家一同努力,眾家貓奴們還不一起用力吸起來!



回到專題:台灣ㄉ當代字典:十個呈現台灣新世代的文化關鍵字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