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細細品嚐「禾餘麥酒」:吹動台灣農業的風 復耕大麥釀製麥酒

禾餘麥酒推動本土大麥復耕,並以自家復耕大麥作為釀造原料。(圖片/禾餘麥酒提供)

精釀啤酒風潮席捲台灣,在近年輩出的新興品牌之中,禾餘麥酒以立基於台灣土地的理念和風味獨樹一幟,除了選用地產原料釀製台灣限定的啤酒風味,更致力於實驗解決農業問題的永續模式。品牌創辦人陳相全說,禾餘的定位不只是啤酒公司,而是在地農業公司。

綜觀禾餘麥酒經典及限定酒款選用的原料:花蓮的晚崙西亞香丁及契作台南白玉米、台中契作的小麥及大麥、台灣越光米,代表台灣風味的刺蔥、鳳梨、決明子、黑糖、紫米等,相比其他以進口原料製酒的品牌,堪稱是「台灣含量」最豐富的精釀啤酒,不難看出禾餘麥酒對在地農產的重視。

「從農業出發,是禾餘與其他精釀啤酒品牌最大的不同。」禾餘麥酒創辦人陳相全說。從農業出發,與禾餘團隊成員的背景有關。2015年,就讀台灣大學農藝學研究所、立志「將成就寫在土地上」的陳相全,與對農業變革充滿理想的農經所陳昱廷共同創辦了品牌禾餘麥酒,其核心理念在於以精釀啤酒為沉屙已久的台灣農業提出解決方案。

增加作物多樣性  在台灣推動大麥復耕

台灣主流的「慣行農業」(Conventional Agriculture)奠定於1970年代綠色革命,為增加作物產量而大量施用化肥與農藥。慣行農法為生態環境帶來許多衝擊—作物單一化大面積種植,降低環境多樣性;過度施肥造成土壤鹽鹼化,化肥及農藥沖積至河川湖泊導致水質優氧化及污染;單一作物生產過剩造成產銷失衡,例如稻米產量過剩,雜糧卻幾乎全仰賴進口;還有都市化造成的農村人口流失,以及經濟起飛時期的農地違章工廠等問題。

為增加台灣作物的多樣性,陳相全以1990年代停耕的大麥為研究專題,從六個盆栽開始復耕日治時代在台灣育種的大麥品種;並在指導教授的建議之下,將本土大麥結合過去他在美國習得的啤酒釀造技術,尋求一個解決台灣農業問題的永續模式。

在陳相全的理想中,禾餘麥酒希望以相對高經濟價值的精釀啤酒為誘因,推動大麥及其他雜糧在台灣復耕,大麥甚至可有效率利用土壤內水稻不易吸收的氮素以矯正環境,契作農友則必須以友善環境農法種作,達到農地利用、環境多樣化、改變地方微氣候並讓生態環境更健全等多項目的。

其次原料地產地銷可減少碳排放;以發酵加工延長農產品保存期限,工業輔助農業,解決過剩產量不造成浪費。最後讓農地有產值,促成農地回歸農用,對生態環境有益,同時亦可拉近都市與農村收入,間接減少都市拉力造成農村人口外移。

「這是禾餘的核心理念所在,商業的存在就是應該幫忙解決社會既有問題。」陳相全說:「所以我們給禾餘的定位是在地農業公司,我們希望實驗出一個解決台灣農業問題的永續模式。」

禾餘麥酒每一支產品都從土地出發,融入台灣風味釀成。

自2015年至今,禾餘團隊努力在台灣農業的既定框架下,依循他們的理想模式,一步一步往設定的目標前進。六個盆栽的大麥在2020年成長到了十甲地,雜糧的契作面積與印製在酒標的台灣在地穀物比例每年都有提升,累積了足以寫成研究論文的大麥復耕資料,以嚴格的管理做出最佳啤酒品質,並整合產業鏈讓資源最大化利用。

「大家都把精釀啤酒想像得很浪漫」陳相全說:「但禾餘是一個很實際的團隊,我們只在乎可以實際改變什麼事。」

農業實驗  創造連結土地的台灣價值

在解決了農業問題後,負責啤酒配方研發的陳相全認為,想要在全球市場競爭,就必須創造「無法被取代的台灣價值」,這樣產品才有獨特性。禾餘的台灣價值,即是與土地的連結。除了以自家復耕大麥與地產雜糧果物為釀造原料,極具科學精神的陳相全還考據了啤酒的歷史,得知啤酒最初的定義即以穀物發酵而成的酒,不一定只能使用麥類,加啤酒花的規定則源自1516年巴伐利亞公國頒布的「啤酒純釀法」。

於是陳相全嘗試以台南越光米釀製了一支經典的「丹橘月光」,自製紫米麥芽糖釀成一支限量版「豐澤紫米」,或在2018年世界啤酒大賽英式棕愛爾組奪得金牌的一支黑糖「蒔醇」;並與團隊夥伴自製代替啤酒花的在地香料,像是常被使用在原住民料理的刺蔥,或古早味紅茶不可或缺的決明子,為禾餘麥酒賦予台灣風土文化孕育出的獨有風味。

在禾餘負責產地相關事務的陳昱廷說:「與土地的連結,並不只在農田裡,有很多時候其實是在文化之中。」而在創造與土地連結的過程中,陳相全也注意到台灣存在著許多「斷裂」——無法做基礎麥芽加工及完整串聯產業鏈的斷裂,政策無法延續的斷裂,台灣人與自然疏離而不識在地物產的斷裂,而最讓人難過的莫過於台灣人「不知道自己是誰」的斷裂。

自小移民美國的陳相全,回到闊別二十餘年的家鄉,發現台灣的一切讓他感到陌生。他曾一度感到迷惘,在歷經多次殖民統治的台灣,到底什麼是台灣文化?統治政權的更迭,讓台灣從過去到現在的許多面向是斷裂的,台灣沒有完整的文化主體性,這也讓台灣人沒有明確的自我定位。

「我想知道什麼是台灣。」陳相全緩緩說著:「藉著對土地、農作物、風味的外圍探索,一點一點地接近台灣最核心的本質所在。」

陳昱廷正在禾餘實驗室進行試釀。

陳相全希望禾餘的每一支產品都有完整的概念論述,而這概念必須以台灣土地上的多元文化釀成。

不久的將來,他計劃重啟過去禾餘在台大實驗農場舉辦的「巡田體驗」,這片田有荷蘭人帶來的玉米、日本人帶來的粳米和大麥,以及戰後美國人帶來的小麥,一次看盡禾餘麥酒的原料和歷史造就的獨特台灣飲食文化。只有在認識到自己是誰以後,才能大聲告訴世界「什麼是台灣」。

「這才是禾餘真正想做的事,」陳相全說:「要能展示某一段台灣歷史帶來的特殊文化,以及那一段文化所形塑的生活樣貌,品牌才真正與台灣的土地有所連結。」

購買 VERSE 雜誌

本文轉載自《VERSE》004
➤ 訂閱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VERSE禾餘麥酒聯名啤酒「金鳳來」即日起於全國「青鳥書店」販售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漫畫家阿尼默以台語創作深情:《情批》的溫柔私密與台中的聲音

藝文

漫畫家阿尼默以台語創作深情:《情批》的溫柔私密與台中的聲音

有人問阿尼默,《小輓》講的是失去嗎?《情批》也是嗎?但《情批》講的其實是獲得,一種深情。作為一棵樹,作為肉身然後捨棄。

黃明川的創作革命:以台灣為中心,開拓藝術紀錄片宇宙

人物藝文

黃明川的創作革命:以台灣為中心,開拓藝術紀錄片宇宙

黃明川導演於1970年代末,離開台大法律系,獨身勇赴紐約求學;1980年,黃明川又飛赴洛杉磯轉讀繪畫與平面攝影。至今日,其影像創作量已龐大如海。

台灣在這裡存在著:盧卡斯·漢柏與吳明益的一期一會

戲劇藝文

台灣在這裡存在著:盧卡斯·漢柏與吳明益的一期一會

藉由劇場版《複眼人》,盧卡斯希望告訴觀眾的僅僅是「台灣在這裡存在著」,腳下的土地是多麼好的地方。

為何當紅建築師都來到北投天母?吳思瑤的「讀樂樂公園圖書館」計畫

生活藝文

為何當紅建築師都來到北投天母?吳思瑤的「讀樂樂公園圖書館」計畫

為推廣把閱讀帶進生活,立委吳思瑤發起「讀樂樂公園圖書館計畫」,透過建築師在天母北投的十座公園創作並發現閱讀的新可能。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吻與淚創作群《指尖上的幸福人生》

藝文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吻與淚創作群《指尖上的幸福人生》

衛武營今年推出《指尖上的幸福人生》,搭配電影運鏡下即時呈現七個有關死亡的故事,隨著舞者手部舞動,帶領觀眾行走於魔幻與寫實的各種切片。

陳小曼專欄:啟動雲端廚房計畫!2020獻上台式滷肉飯反思人生

飲食

陳小曼專欄:啟動雲端廚房計畫!2020獻上台式滷肉飯反思人生

看著同學們一起端出風格各異的滷肉飯,有趣的文化重疊就是這碗飯的醍醐味吧。2020年「下課」的課題大概就是「練習」吧。練習對話、練習告別。

陳小曼專欄:厭食心理學  《艾蜜莉在巴黎》的真實處境

飲食

陳小曼專欄:厭食心理學 《艾蜜莉在巴黎》的真實處境

演出當紅影集《艾蜜莉在巴黎》的主角Lily Collins,戲外的他曾在2008年時患上厭食症,當時甚至未滿20歲⋯⋯厭食症嚴重影響了當今世界。

全球評  在地吃:反思米其林的跨文化意義

飲食

全球評 在地吃:反思米其林的跨文化意義

米其林評鑑提升了飲食文化內涵,然而米其林應是評鑑餐飲的最高圭臬嗎?VERSE特於米其林來台三週年舉辦講座,邀請四位重量級評論家探討飲食文化。

我們搖籃的美麗島:吟詠李雙澤,不羈的文藝復興人

影劇藝文

我們搖籃的美麗島:吟詠李雙澤,不羈的文藝復興人

猶若紀念自由主義,不被制約的理想年代;暗夜仰望稀微星光,李雙澤的青春熱愛殉身山海兼美的淡水小鎮,影片結語是林洲民不勝欷歔的悼念。

將國家記憶存進樹林:希望片庫有一座新冰箱  冷藏歷史才可能回到未來

藝文

將國家記憶存進樹林:希望片庫有一座新冰箱 冷藏歷史才可能回到未來

國家影視聽中心執行長王君琦初次造訪片庫那天,在工廠林立的樓房間迷了路,誤入隔壁麵粉廠,好不容易摸索找到正確位置,發現對門竟是紙紮廠。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