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台灣ㄉ當代字典:裝可愛無罪

ʕ •ᴥ•ʔ 484 太可愛:網路可愛文化指南

《台味誌》兼就曰設計創辦人洪資皓 Ryan Hong 談「裝可愛文化」

說起台灣人的「可愛」文化,除了軟綿溫柔的台灣腔時常被歸類為一種可愛的說話方式,深受日本可愛文化、顏文字文化影響的台灣,也將這些特點融會貫通在我們的網路文化上,留下一道獨特的台式可愛風景。

可愛的發文,拉進螢幕另一端的距離

網路世界中的言語表現,比起面對面說話,缺少了肢體語言跟細微的表情變化,猜測對方文字背後的情緒也演變成一種閱讀空氣的方式,如何將日常生活的常用語透過替換及諧音,讓發文變的更可愛且不具攻擊性,是一門看似容易實則需要下功夫的新興學問。如何能夠把可愛運用在日常語言中?以下跟你分享幾個小撇步,讓你講的可愛,用得更可愛,在網路發文時輕鬆提升個人好感,一起成為討喜的網路世代!

一、句尾語助詞替換

文字借代是最簡單的方法,可以讓嚴肅的話題變得柔軟,刺耳的語句變得舒服。而利用中文或台語的諧音字替換掉句尾的助詞,也可以使整體文句變得可愛也兼具俏皮。以下示例:

1-1.「喔」改成「呦」或「哦」

「喔」帶給人比較乾脆決斷、冷酷的感受,如將結尾助詞「喔」改為較為可愛的「呦」或「哦」,整體感受瞬間變成粉紅色,空氣聞起來都甜甜的。

例:
你白痴喔 → 你白痴呦
不要鬧喔 → 不要鬧呦
我要生氣了喔  →  我要生氣了哦

1-2. 「啊」改成「ㄚ」

「啊」帶給人比較驚訝、情緒起伏較大的感受。如將「啊」改為注音「ㄚ」,情緒瞬間平緩,帶有一點憨厚、呆呆的感受,特別推薦給需要據理力爭、但卻不想起衝突的狀況。

例:
不是我啊 → 不是我ㄚ
我就不是故意的啊 → 我就不是故意的ㄚ
真的啊  →  真的ㄚ

二、善用符號

2-1 符號界的輕柔呵護「~」

波浪符號為緩解情緒的最佳後綴,當你將句點替換為「~」,整個世界都俏皮了起來,嚴肅的場合瞬間變得親切(公關文稿慎用,莫忘蝴蝶姊姊道歉文事件),憤怒的情緒也變得友善!

例:
為什麼又遲到了? → 為什麼又遲到了~
不要再說了,我不要聽。 → 不要再說了~我不要聽~
你在跟我開玩笑嗎?!  →  你在跟我開玩笑嗎~

2-2.✌️('ω'✌️ ) 顏文字 ✌️('ω'✌️ )

自從日本行動電話開始風行顏文字之後,這些用符號打出來的圖型持續流行,可以在日常聊天中表達更多的情緒跟意涵,也能做俏皮的回覆或貼圖使用,甚至發展出更多動漫情境。比起用貼圖的赤裸直接,顏文字需要的是更多的想像力和創意。

例:
翻桌 → (╯°Д°)╯ ┻━┻
小貓 → ₍˄·͈༝·͈˄₎ฅ˒˒
小熊 → ʕ •ᴥ•ʔ
啾咪 → >.^

三、不一樣的文字替換

自從「IG 腥三寶(張藝、敗犬、垃圾文)」開始風靡年輕人之後,除了圍觀限動連載的奇人異事外,流行語也自此發源。最有名就是將「會不會」 改寫為「 慧不慧」,「發瘋」改寫為「發芬」。雖然何時開始已不可考,不過這些文字改寫的用法已經變成粉絲的群體標籤,當你看到某人使用「慧不慧太誇張ㄌ,我要發芬」等此類用語,你就知道他不是「藝家人」(張藝粉絲的自稱)也是「Stupid 垃」(「垃圾文界的一位美少年」粉絲票選出的暱稱)。

可愛不死,只是進化

分享到這裡,「可愛」或可被列為台灣人重要特質之一,是一種極其台式的溝通方式——用對方更容易接受的語句模式,使對方同意原本難以同意的話語、要求。無論溝通方式如何隨著時間、科技不斷進化,不管是從以往大量的口頭溝通還是演進到電腦打字,「可愛不死,只是進化」,帶點可愛的文字除了讓人感到友善,也是搭起友誼橋樑的第一步,當你希望在虛擬的群體裡建立自己的存在感時,除了你的善良必須有點鋒芒外,你的發文也必須有.點.可.愛!ʕ •ᴥ•ʔ



回到專題:台灣ㄉ當代字典:十個呈現台灣新世代的文化關鍵字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鄭宗龍:從泥裡出生到帶著台灣藝術走向世界

封面人物舞蹈

鄭宗龍:從泥裡出生到帶著台灣藝術走向世界

1973 年由林懷民創辦的雲門舞集今年正式由鄭宗龍接任藝術總監,這個國際最熟悉的台灣藝術團體跨入一個全新階段。林懷民說鄭宗龍「從泥裡出生」,的確,他擅於自擺攤叫賣的兒時記憶汲取靈感,將民間文化元素轉譯為動人的舞作。他和同世代的創作夥伴要在這個土地上,甚至世界上,鬥陣浪流連。

讓美術館成為文化的大客廳:台北市立美術館館長林平專訪

文化藝術

讓美術館成為文化的大客廳:台北市立美術館館長林平專訪

北美館作為一個以觀眾為主體、容納多元觀點的「大客廳」,兼具日常性及表演性,不但要能面對過去、料理現在、建構未來,同時也讓觀眾在身心靈層面都與藝術充分相處,喚起身體意識,鼓舞人性裡的正向特質。

當代館的精神和台灣一樣——多元發聲:台北當代藝術館館長駱麗真專訪

文化藝術

當代館的精神和台灣一樣——多元發聲:台北當代藝術館館長駱麗真專訪

當代館都是個多元發聲的場域,從普羅大眾到專業菁英,從美術、音樂到政治,都有在這裡發聲的可能。

「不斷在學習,就永遠處在新的狀態,就有可能會創新」台灣當代文化實驗場執行長賴香伶專訪

文化藝術

「不斷在學習,就永遠處在新的狀態,就有可能會創新」台灣當代文化實驗場執行長賴香伶專訪

營運兩年來,我們持續關注藝術、社會、科技,並本於這三個維度投射出相應的平台;正因為高度能動,且許多機制仍在建置當中,我們顯得有點野性、剽悍,總是不斷在實驗,也持續跨域。而這過程中蘊含的無限可能,便是C-LAB獨有的氣質與能量來源。

「讓美術館成為城市文化的發電機」高雄市立美術館館長李玉玲專訪

文化藝術

「讓美術館成為城市文化的發電機」高雄市立美術館館長李玉玲專訪

高美館座落在自然園區,臨近的愛河、中都溼地、歷史窯廠等等,是一座尊重自然、生態,且連結土地紋理與城市歷史記憶的美術館。作為孕育城市創意的發電機,我們持續立足在地,連結世界,凝聚情感,並打造屬於「大南方」的經典。

吸貓無罪!貓與奴的古今情緣

吸貓無罪!貓與奴的古今情緣

在旁人眼裡,貓奴的世界是相當詭譎的——終日卑躬屈膝、卻又甘之如飴。如果你時常覺得身邊貓奴友人行徑莫名,那你一定也無法想像,當歷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在碰到貓主子們時,會激盪出什麼火花,「貓奴」一詞或許近代才出現,但貓奴一職在世界史上早就多有案例。

是寶寶還是矯情?中國流行只是一種交流交流?

是寶寶還是矯情?中國流行只是一種交流交流?

雖說在近代數百個流行語當中,大多數仍以台灣政治及 PTT 鄉民用語為核心,然而也有近三成比例的詞彙,是由中國流行語所構建而成。像是耳熟能詳的「藍瘦香菇」、「寶寶心裡苦但寶寶不說」、「萌萌噠」、「水逆」,或是相對冷僻的「沙發」、「金拱門」、「歪歪」,在在顯示中國網路詞語早在不知不覺中深入我們的語言體系,當年在網路上使用的「流行語」,似乎也隨著時間推移,漸漸成為你我日常生活中的「慣用語」了。

吃一口酸甜的芒果乾,聊聊古今政治成癮的台灣人

吃一口酸甜的芒果乾,聊聊古今政治成癮的台灣人

印象中打從民主化以來,臺灣總會週期性地會被某種神奇的加工食品所包圍,舉國上下爭相取用,甚至互不相讓。論製造者的面貌,「它」大抵分為藍、綠二大色系,雖說橘、白、黃色的品種相對稀少,然而有時卻會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輕忽不得;論食用的口感,「它」不僅酸中帶苦,不時還會漫出嗆辣的刺鼻感。儘管滋味如此奇特,仍舊有許多民眾甘之如飴,甚至吃好道相報,揪集更多夥伴一同沈迷於「它」的刺激感。營養學和心理學的報告早已雙雙指出,這項食品不宜多食,倘若過分攝取者將會有急火攻心、脾氣暴躁、人際關係破裂等症狀。然而在新聞媒體以及網路社群卻反其道而行,不僅增添了「它」的曝光度,甚至也縮短了我們與「它」的距離,一則則的社會事件也就這樣常伴於左右。

你XX系喔?——這個社群時代,不存在懷才不遇的人

你XX系喔?——這個社群時代,不存在懷才不遇的人

在網路社群上總有一群隱世的高手,在網友們爭吵不休、討論真相是什麼的時候,他們就像少林掃地僧一樣氣定神閒地浮出水面、信手捻來一篇超長專業文,並霸氣宣告比賽結束,讓你忍不住驚嘆「你 XX 系喔?」高手在民間,總會出頭天。在 PTT 上,精通馬雅古文明的馬雅人 Mayaman、把哆啦 A 夢當論文在寫的哆啦王 ffaarr、對台灣養殖漁業如數家珍的海產王 Firsthand、螃蟹王 Feelar⋯⋯這些人的爆文打破了我們對一般「社群擴散內容」的想像,他們不是因為跟風借勢,也不是因為內容互動有什麼獨到之處,單純是因為他們太專業了。而我們在內心讚嘆的,其實不只是他們的知識和專業,更是因為我們從中發現,在那些看似冷門、不被主流市場關注的領域背後,有人願意因為自己的熱情,堅持鑽研好幾年。

我就爛!一種社群中向死求生的世代共鳴

我就爛!一種社群中向死求生的世代共鳴

與其說這種「厭世」文化是消極悲觀的,我反而認為「厭世文化」的意義在於集體治癒與提醒,對這個社會多元價值觀有更多的尊重和體諒。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