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0
0
FLOW CAFÉ創辦人Ken:外地到本地的人文日常觀察

專題:在基隆:城、海、山與未來

FLOW CAFÉ創辦人Ken:外地到本地的人文日常觀察

總嚷著自己為了愛情嫁來基隆的 Ken,定居、買房還開了(兩次)咖啡廳,至今他說身為南部人,最困擾的仍是潮濕和多雨。

火車站邊、中山路橋旁,一幢扇形立面還開著大窗的老房,裝載著二樓的 FLOW CAFÉ 與三樓名為「Dear all」的花藝空間,分別由來自台南的 Ken 與基隆長大的太太分工經營。

總嚷著自己為了愛情嫁來基隆的 Ken,定居、買房還開了(兩次)咖啡廳,至今他說身為南部人,最困擾的仍是潮濕和多雨,「住了大概十年,剛開始就算放假,一起床看到下雨,就不想出門,畢竟台南可以一路熱到 11 月啊!但我太太覺得正常,還是可以跑行程。」聽來是小小的抱怨,沒想到話鋒一轉,Ken 又稱讚起基隆買得起透天的房價和山海同鄰,

我覺得這裡最驚豔的是,山跟海很靠近,視覺上比較壯麗;但我在台南,山就是山、海就是海。

畢竟大學以前,都道道地地生活在台南,一南一北的奇妙參照之下,他也似乎長出了一套自己的基隆觀察,很日常也真實。

而聊起 FLOW CAFÉ 從第一個店址開張,到遷往更靠近市區的位置,Ken 表示,其中又有好多基隆讓他吃驚的事,最初是基隆的咖啡店密度超高,「連早餐店竟然都能看到虹吸咖啡,我真的嚇到,覺得好奇妙。」後來,等到自己也開了店,又發現,生活在「街仔」(基隆人對市區的台語稱呼)的人,原來會覺得騎車超過十分鐘的地方,就算太遠。幾番調整之下,他們終於落腳兩層樓的現址,一人一層,分別也有了更大的自主權。

Ken 說,基隆地方小、有人情味,所以互動也相對密切,咖啡店老闆之間是如此,連當初租下空間都是靠著滿腔熱情才說服房東。「這邊本來沒打算出租,因為怕麻煩,房東只想租外牆廣告,我就打廣告上的電話、跟他要 LINE,然後傳之前店的照片、營業項目等等給他,拜託他、說服說我們很單純。」然後 Ken 就成功了。正是這樣方方面面都直球對決的所在,讓一個台南丈夫,待了十年仍舊覺得這座城市充滿著無限驚奇。


完整內容收錄於《在基隆:城、海、山與未來》一書,歡迎購買詳閱。

回到專題:在基隆:城、海、山與未來

VERSE VOL. 23 台灣當代時尚文化考VERSE VOL. 23 台灣當代時尚文化考
  • 文字/許慈恩
  • 攝影/林科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