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新生代演員王渝萱 VS. 潘綱大:《該死的阿修羅》揭開邊緣人生的掙扎

《該死的阿修羅》入圍金馬58最佳新演員的潘綱大(左)與入圍最佳女配角的王渝萱。

在熙攘的夜市裡,一個面無表情的少年開了槍,驚駭的慘叫,有人死去,世界彷彿嘎然而止。到底是誰有罪?《該死的阿修羅》以隨機殺人事件為引,探討生死與善惡。電影入圍第58屆金馬獎最佳劇本,飾演不良少女的琳琳(王渝萱飾)與阿興(潘綱大飾)分別以此片獲得最佳女配角以及入圍最佳新演員。兩人皆未滿26歲,如何將自身放入沉重議題,並獲得評審的肯定?

擅長將社會議題融入創作的導演樓一安所編導的新作《該死的阿修羅》,受記者胡慕情、呂苡榕關於隨機殺人事件的深度報導啟發,探討這個議題,但不對加害人及受害人有主觀評斷。以多線敘事,讓六位主角帶領觀眾一幕幕深入這座城市之中。導演試圖使被聲浪渲染的冷血殺人魔還原成人,提問在同樣的時空背景下,若每個人的機運轉換,結果會有所不同嗎?

多重的角度,複雜的人物關係,使得片中角色的詮釋難度極高。回憶起剛拿到劇本的當下,王渝萱與潘綱大兩人依舊深有所感。但也因為這是很具挑戰性的演出機會,加上他們對該議題的高度關注,讓他們覺得非接下這個演出不可。

「導演雖然說不想影射任何社會事件,但我一直記得自己在高二那年,從報導中得知鄭捷被槍擊那天。」原本笑容燦爛的王渝萱,說起這件事轉為嚴肅:「我記得當年報導,三聲槍響結束了他的性命。但事後我一直在想,人的生命是三個槍響就可以被定義的事情嗎?」

木訥的潘綱大雖然表示自己沒想那麼多,但也有類似的感受,「所以我看《該死的阿修羅》的時候有被說服,心中的天秤有動了一下,好像能夠把一些很執著的自己放下,以不同的角度看待世界的是非與曖昧。」

開拍前,先把角色裝入身體

叛逆少女王渝萱(琳琳)生活在殘破都市的角落,明明是該擔心升學指考的年紀,她卻憂愁於家裡的生計及母親的健康。前置準備期間,導演提供了許多報導讓她參考,但報導與其現實生活距離並不是太近。

為此,在開拍前的一個月她放下劇本,走入預計拍片的萬華街區,看見有小巷就鑽近去,發現有趣的人就跟蹤過去。「有一天我回家時感覺不一樣了,我好像真得懂琳琳承受的壓力有多大,理解她為什麼要裝得那麼堅強。那個月我就像把自己清空,把琳琳這個角色裝入自己。總覺得,實際走入電影場域遠比看電影或閱讀文本來得更受用。」

笑稱自己長得像《鬼店》女主角Shelley Duvall的王渝萱,希望未來有機會接演藝術感十足的恐怖片。

而飾演阿興的潘綱大正好跟王渝萱相反,沒被預先告知任何角色資料,一點一滴的性格血肉都是一次次與導演溝通才誕生,「同志及滑板的元素,是確定由我演出後才加在角色設定中。」電影裡如死黨般的阿興與詹文(黃聖球飾),是導演與潘綱大討論後,為了更強化連結,將情感升等成阿興對詹文的單戀。

為此潘綱大不只觀察周邊的同志友人,更複習以往單戀的經驗,潘綱大嘴角壞笑著上揚,「我參考的是別人對我的單戀,回想過往的暗戀者,再用到阿興與詹文的互動上。」

潘綱大再仔細想了幾秒,「我常常事後才想起來,原來當初的我可能是這樣,原來我身邊有那樣一個人。」一次次回憶,一次次準備,更深入角色的同時,似乎也讓潘綱大更認識自己。投射在阿興身上的,是因為早已經對他如此熟識,熟識到不用說出口也能體會單戀的寂寞。

即興,是導演與演員互信的默契

聊到樓一安導演,王渝萱興奮地爆料,「導演很好笑,每場戲都會自己跳下來演,而且還故意演得很誇飾、很油。」無論是阿興對詹文的深情眼神,或是琳琳與詹文的甜蜜戲碼,導演總會親自示範,讓拍攝的現場充滿歡樂。

而王渝萱首次出道,也是與樓導合作,演出《失控謊言》(2016)那年她才15歲,每天緊張的要命,怕走錯位置,怕哭不出來,怕自己一出錯就耽誤整個劇組。這次參與《該死的阿修羅》,她已熟識樓導的溝通方式,導演一句「走路這麼簡單的戲你會吧?」王渝萱已不再驚慌失措,她能感受導演的信任,在現場能做出她想做的詮釋。

接受採訪時顯得有些無厘頭的潘綱大,期待自己的演出受到肯定。

潘綱大憶起他在《阿修羅》的其中一場夜戲——阿興獨自在婚紗街的鏡頭也是導演讓他自由發揮,「樓導叫我自己去試,自己去玩,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劇本裡的那場戲只有簡單描述場景,沒有任何一句台詞,任由潘綱大在街上宣洩著阿興的情緒,再由導演捕捉下那顆情緒滿點的鏡頭。而那一刻的「爆發」究竟是阿興的「中二」使然,還是對於無望情感的怒吼,就連潘綱大自己也不太記得了。

即使是建構在沉重議題上的故事,但那壓抑而沉痛的情緒,似乎從未成為他們演出的負擔。「我們可以很安心在片場,用很健康的狀態去面對劇本中的每一場戲。」王渝萱解釋道,從那發亮的眼神裡可以得知,《阿修羅》的演出她真的演得很過癮。

被問到若在現實世界中,遇到他們各自演出的「琳琳」與「阿興」會怎麼做?兩個人都露出靦腆笑容,「好像不會選擇說什麼,就陪在她身邊吧。」王渝萱開口。「我應該會叫阿興要對自己的好一點,給他一個擁抱。」潘大綱如此說道。

《該死的阿修羅》中令人印象深刻的王渝萱(左)與潘大綱,在片中的關係有如情敵。

問他們未來還想演些什麼角色,潘綱大回答,「想遇到能在心中盤旋不去的深刻故事」;而笑稱自己長得像庫柏力克《鬼店》中的媽媽(Shelley Duvall)的王渝萱,則想演出恐怖片,使自己在人們心中盤旋不去(笑)。或許未來,他們都會是台灣觀眾心中盤旋不去的優秀演員。

|延伸閱讀|

➤ 訂閱VERSE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Mion

讀的是食物設計,寫的是影劇,做的是Podcast。現任《VERSE》聲音部編輯,畢業於米蘭工設學院。嘗試著各種說故事的方式。

更多Mion的文章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小器十年:以實用簡潔的日本「生活道具」,打造日常美好生活

人物商業生活

小器十年:以實用簡潔的日本「生活道具」,打造日常美好生活

從台北赤峰街起家的「小器」,是現今台灣最具代表性的日本民藝選物品牌之一,並陸續開設食堂、梅酒屋、藝廊與料理教室等多樣化類型空間。2022年,小器迎向十周年,創辦人江明玉繼續堅守初心,承載著眾人對於小器的情感與期許,穩健向前。

「我是來改變主流的」:熊仔如何在嘻哈路上不斷冒險與創造?

人物音樂

「我是來改變主流的」:熊仔如何在嘻哈路上不斷冒險與創造?

這幾年,即使不是饒舌樂迷、不了解嘻哈文化,也能清楚感覺到嘻哈的力量來勢洶洶,而熊仔(熊信寬)正是這股浪潮中難以忽視的名字。他出現在各大頒獎典禮、電視選秀節目,甚至是你喜歡的歌手的歌裡。2022年,他交出生涯第三張專輯《PRO》,袒露一度職業倦怠的心聲,也帶聽者反思究竟何謂「專業」。

70歲料理YouTuber王培仁:因相互尊重而美好的素食之道

人物重磅

70歲料理YouTuber王培仁:因相互尊重而美好的素食之道

位於台北市文山區的仙跡岩山腳,實木日式拱門映入眼簾,氛圍靜謐。石板路一旁,竹籃盛滿春梅,待曬乾後準備拿來做梅乾。隱身於城市的這個空間,是蔬食料理人王培仁的工作室。

億萬票房導演想什麼?九把刀 × 柯孟融(下):拍電影正是因為愛看電影

人物電影

億萬票房導演想什麼?九把刀 × 柯孟融(下):拍電影正是因為愛看電影

九把刀與柯孟融,兩位因為曾經合作而惺惺相惜的電影導演,他們拍故事、寫故事,各有自己作業的一套方法。

億萬票房導演想什麼?九把刀 × 柯孟融(上):從失去的愛犬開始,將人生轉換成戲

人物電影

億萬票房導演想什麼?九把刀 × 柯孟融(上):從失去的愛犬開始,將人生轉換成戲

2022年「台北電影獎」入圍導演中的九把刀與柯孟融的兩位,分別以《月老》、《咒》入圍最佳導演獎。這兩部破億票房作品裡的一幕幕,有著他們對人物的用心刻畫,還有一部分是他們生活中曾經有過的經驗與體悟。那些曾在人生中的片段,都被他們選擇以電影的形式恆久保留。

專訪《修行》導演錢翔:守住婚姻到底得到什麼?

人物電影

專訪《修行》導演錢翔:守住婚姻到底得到什麼?

相隔7年,導演錢翔再度與演員陳湘琪合作拍攝電影《修行》,男主角則由陳以文擔綱。本片獲入圍第58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改編劇本獎,也在今年台北電影節入圍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及最佳女主角。

十年破蛹,專場直擊——聲子蟲的新專輯與回歸

文化音樂

十年破蛹,專場直擊——聲子蟲的新專輯與回歸

睽違十年,台灣後搖滾名團聲子蟲(Bugs of phonon)以生涯第二張專輯《真面目》回歸樂壇,並以《A DECADE》為名舉辦專場巡演,用更全面的視聽饗宴喚撼動新舊樂迷。

阮劇團《皇都電姬》:打開元宇宙,探索臺灣香港的過去與未來

戲劇文化最新消息

阮劇團《皇都電姬》:打開元宇宙,探索臺灣香港的過去與未來

由阮劇團與劇場空間臺港共製的舞臺劇《皇都電姬》,以臺港兩座即將被拆遷的「電姬戲院」與「皇都戲院」為故事背景,藉由回溯臺 港母語電影的黃金時代,探討母語文化失根的過程。2022年《皇都電姬》演員製作陣容全新升級,並進一步融入「元宇宙」(mataverse)議題,在魔幻又前衛的世界中,交織出臺灣香港的過去與未來。

《豐蔬食》作者田定豐:惟有真正認識自己的需要,才能享受自由

人物

《豐蔬食》作者田定豐:惟有真正認識自己的需要,才能享受自由

以《豐蔬食》一書創造出台灣蔬食餐廳評鑑指標的田定豐,是在二十多年前由葷轉素,並用自己的蔬食旅程啟發更多人,成為推動蔬食生活的意見領袖。

重拾寫作的汽車美容技師姜泰宇:對他人坦承就是對自己坦承

人物生活

重拾寫作的汽車美容技師姜泰宇:對他人坦承就是對自己坦承

姜泰宇曾以敷米漿為筆名出版網路小說,作品紅極一時,十年前因病轉行投資洗車場,重新學習汽車美容的技術。十多年來勞動的汗水取代書稿上的筆墨,以泡沫與高壓水柱清洗他人愛車,也重新將自己拋光整復,成為更加坦然、自在的模樣。2019年姜泰宇重新提筆,並於隔年出版《洗車人家》,如今持續經營洗車場,同時著手進行新的小說創作。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