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詭扯》百白:用我的肉身去詮釋他者、歷史與文化

「能以喜劇電影拿獎,真的是非常大的鼓勵,人生很難,所以快樂非常重要,我的夢想是做喜劇,帶給別人快樂是最大的快樂,快樂可以啟動善的循環,可以走得更遠更長。」以電影《詭扯》獲今年台北電影最佳女配角的百白,表演路上堅持了10年,如今終獲肯定,被外界廣為認識,是第一次,專訪一個接著一個,她笑稱終於像個女明星。

採訪當日,百白著一襲乾枯玫瑰色洋裝,在西門町街頭拍攝,來回巷頭巷尾,輕快步伐偶時踉蹌,她說因為得獎之後才開始踩起高跟鞋。

手裡的獎盃,最該感謝的是學生

熬著演戲的這十年,百白不只當演員,也是表演老師。得獎後,百白特別包場邀請親朋好友觀賞《詭扯》,在218席的影廳裡,她留了100個位置給學生,一方面是對他們表達感謝,另一方面也是責任,同戲演員黃尚禾曾對她說,作為一名老師獲獎,能帶給學生很大的鼓舞,「或許在他們的世界裡,離(表演)圈子最近的距離就是你。」

「我什麼時候去教課,其實就是沒有演戲的時候,學生什麼時候來上課,是他們沒有戲拍的時候。我們彼此陪伴了艱辛的時刻。」在頒獎台上,百白不小心遺漏感謝學生,但她其實一直把學生放在心上,學生是她表演養分的一部分,打開體會世界的眼界。

她舉例,有一年的課上,來了一位學生,思考好像稍慢一些,開心時會大聲叫喊,在其他學生眼中似乎有點不正常,但在最後一堂課後,他的母親送上一袋芭樂和一封手寫信,學生如國小般的字跡寫著如何喜愛這個課程。即便無法好好說話,學生卻透過戲劇練習表達,這件事帶給百白極為深遠的感動。

我們的眼界太小了,太常被灌輸「喜就是喜,怒就是怒」,但未必如此,若用更開闊眼光,就會發現沒有所謂正常、不正常。

演員是中性的

「你永遠不會知道,作為一個老師,說過什麼話對學生有什麼影響,這件事對我來講很巨大。」聊到演員的教學,百白神情總是嚴肅。

近年,百白在演技上更進一步著重「身體性」,包括脊椎彎的程度、走路的韻律、眼神的銳利,甚至是皮膚的狀態,她舉例,如今與白色恐怖時期,人們就連皮膚的自由程度都是不一樣的,這影響著演員演繹回神、回頭、說話猶豫零點幾秒等大環境之下的日常動作。

而當她以指導的身份走入片場,除了協助演員揣摩角色,她更在意演員的身心健康,在歐美,電影工業系統裡有個「親密戲導演」的職位,在演員進入角色前,進行身體尺度的溝通,台灣沒有,百白便到處搜集資料、做功課,再教給學生、劇組。

「我會要求我所有劇組夥伴,不准問我的演員性向及性經驗,幾歲破處、上次打手槍什麼時候這種。因為那是他的私事,與本劇無關。有些人可能以為這是在幫助演員,但其實會造成傷害,我盡量帶領劇組有這樣的sense。」

在百白口中,情慾戲就像動作戲,是排練出來的。脫衣、開腿、撫摸、貼合,從頭到尾演員保持中性,不使用情緒,用套招方式,一個八拍再一個八拍,與場景和鏡頭配合,讓畫面流暢地展露情與慾。

與角色保持距離,不代表不投入其情感於其中,這套表演技巧來自德國演員麥可・契訶夫(Michael Chekhov)所提出的「想像派」,她舉例解釋,麥可・契訶夫曾在課堂上表演在父親靈堂痛哭流涕,痛苦至極之貌讓人印象深刻,但事實上,他是想像一棵老樹正在凋零。

這與在學校裡所學的方法演技不同,學校那套經驗派,「演很冷要實地體驗過什麼是冷,演傷心難過,就要談過戀愛、體驗過悲傷。」但百白認為這樣演戲,總有一天會匱乏,她說,身體是有記憶的,所有經驗都會殘留身體,不好的情緒與經驗堆積於內,也會影響著表演。

「這是一個惡性循環。」經歷過10年演藝生涯的起伏,百白也曾因為生活上的不順遂,影響演戲時的狀態,才積極尋找方法來照顧自己、保護自己,後來遇到麥可・契訶夫的表演技巧,「只要想像得到就有機會演出來」她直呼當下覺得充滿希望。



以下透露部分劇情,尚未觀影者慎入!


聊回《詭扯》裡拿下北影女配角獎的角色——美女,百白為她打造極為特殊的口音。「我看完劇本第一個疑問就是,她為什麼不走?到底為什麼一個年輕女性正值青春,要苦守寒窯不到城市呢?我太想知道為什麼,或許她根本沒別的籌碼。」

百白思考許久該怎麼呈現出她停留於山中的理由,既不演成跛腳,也不想是精神障礙,對她來說,這些都是過於簡單思考的標籤。

不願貼上的標籤

是在開拍前一天,她才在菜市場的賣山藥阿婆身上找到靈感,「當我聽到她說『你要塑膠袋沒?』天呀!我就像被雷劈到,當時有點想笑又有點苦情,有點聽懂又有點沒聽懂,那模糊空間很微妙。」後來才決定用大舌頭演繹美女的苦處。

「在戲裡面這一群人一起生活,每個人都有怪怪的地方,但是很有趣的是,美女在說話的時候他們沒有人笑,從來沒有,只有外來人笑,他們其實有點鄙夷的感覺在。我想要透過這件事情講沒有所謂正常、不正常,你只是不了解所以覺得她不正常。」對於演戲,開朗之下,百白總是想得很深。

百白用演戲帶來歡笑,但更看重對觀眾帶來的影響,也因此在得獎訪談中曾說,不想再接演那些注定悲劇結局的壁花或丑角。曾因為長相而自卑的她,不願讓其他人也遭受類似傷害。

莎士比亞曾經說過:「大人!請您善待這班戲子伶人不可怠慢,因為他們是這個世代的縮影。」對於演員的職責,百白嚴肅看待,如同當我們透過閱讀,了解社會上的他人、歷史或其他文化,「剛好我是演員,我就用我的肉身去詮釋這個事情。」

|延伸閱讀|

➤ 訂閱VERSE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Mion

讀的是食物設計,寫的是影劇,做的是Podcast。現任《VERSE》聲音部編輯,畢業於米蘭工設學院。嘗試著各種說故事的方式。

更多Mion的文章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阮劇團《皇都電姬》:打開元宇宙,探索臺灣香港的過去與未來

戲劇文化最新消息

阮劇團《皇都電姬》:打開元宇宙,探索臺灣香港的過去與未來

由阮劇團與劇場空間臺港共製的舞臺劇《皇都電姬》,以臺港兩座即將被拆遷的「電姬戲院」與「皇都戲院」為故事背景,藉由回溯臺 港母語電影的黃金時代,探討母語文化失根的過程。2022年《皇都電姬》演員製作陣容全新升級,並進一步融入「元宇宙」(mataverse)議題,在魔幻又前衛的世界中,交織出臺灣香港的過去與未來。

《豐蔬食》作者田定豐:惟有真正認識自己的需要,才能享受自由

人物

《豐蔬食》作者田定豐:惟有真正認識自己的需要,才能享受自由

以《豐蔬食》一書創造出台灣蔬食餐廳評鑑指標的田定豐,是在二十多年前由葷轉素,並用自己的蔬食旅程啟發更多人,成為推動蔬食生活的意見領袖。

重拾寫作的汽車美容技師姜泰宇:對他人坦承就是對自己坦承

人物生活

重拾寫作的汽車美容技師姜泰宇:對他人坦承就是對自己坦承

姜泰宇曾以敷米漿為筆名出版網路小說,作品紅極一時,十年前因病轉行投資洗車場,重新學習汽車美容的技術。十多年來勞動的汗水取代書稿上的筆墨,以泡沫與高壓水柱清洗他人愛車,也重新將自己拋光整復,成為更加坦然、自在的模樣。2019年姜泰宇重新提筆,並於隔年出版《洗車人家》,如今持續經營洗車場,同時著手進行新的小說創作。

那些音樂教會我們的事:胡乃元談TC音樂節

人物廣編音樂

那些音樂教會我們的事:胡乃元談TC音樂節

2004年小提琴家胡乃元返國創辦TC音樂節、聚集海內外優秀人才,一起為台灣而奏。

「貝殼放大」林大涵 ×「孕學林」劉克健:少子化的國家願景工程

人物商業觀念

「貝殼放大」林大涵 ×「孕學林」劉克健:少子化的國家願景工程

全球首間榮獲「WELL最高白金等級」健康健築認證的產後護理之家「孕學林」,不僅提供產前產後的親子照顧服務,也是空間健康的倡議者。我們邀請群眾募資公司「貝殼放大」創辦人林大涵特別與孕學林創辦人劉克健進行對話,感受如何用建築學角度去看待生命的重要性。

當《捍衛戰士:獨行俠》大賣時,軍事與戰爭片是個好生意嗎?

國際觀念電影

當《捍衛戰士:獨行俠》大賣時,軍事與戰爭片是個好生意嗎?

當影視圈都在追求「大IP時代」的效益時,在商言商,需要投資大場面與大調度的戰爭類型電影還有搞頭嗎?

睽違36年,《捍衛戰士:獨行俠》是商業娛樂大作,還是新冷戰政治宣示?

國際觀念電影

睽違36年,《捍衛戰士:獨行俠》是商業娛樂大作,還是新冷戰政治宣示?

由湯姆.克魯斯所主演的《捍衛戰士:獨行俠》不僅叫好又叫座,這齣睽違36年的續集更創下巨星演員從影以來生涯最佳開票紀錄,但你可曾知道,當年拍完第一集後,阿湯哥可是極力想與這部電影劃清界線,甚至直言「這可能會造成第三次世界大戰」?

「稍息!立正!站好!」看台灣軍事電影發展史

電影

「稍息!立正!站好!」看台灣軍事電影發展史

《Top Gun》台灣片名譯為《捍衛戰士》,其他華語國家或地區皆翻譯成《壯志凌雲》,然而當國民黨政府還在中國大陸時,確實有部軍事電影叫《壯志凌雲》(1936年)。原以中國東北抵抗日本為背景,囿於蔣政權先反共再抗日的政策下,腳本被審查反覆的修改,最後變成抵抗匪徒侵略的模糊說法。

劉若瑀:要讓自己成為國際,而不是成為可以出國的人

人物文化

劉若瑀:要讓自己成為國際,而不是成為可以出國的人

在劇場界活躍將近四十載的劉若瑀,於2021年接下臺北表演藝術中心(以下簡稱北藝中心)董事長一職。從與「優人神鼓」在山林裡排演練功的生活轉身「入世」到熱鬧的士林,打破了許多人對劉若瑀的想像。北藝中心歷經九個寒暑的曲折,漫長而艱辛,2022年3月,終於正式開啟試營運,讓台灣多了一個全新的文化地標與重要藝術機構。在這個特別的時刻,《VERSE》社長張鐵志和劉若瑀董事長進行了一場深刻的長訪談,分享對北藝中心未來的展望,尤其是對青年世代創作者的期許,以及如何讓台灣在十年之後,可以成為世界級的表演藝術重鎮。

《未來還沒被書寫》推薦序:理想主義年代或音樂史的異響

文化閱讀音樂

《未來還沒被書寫》推薦序:理想主義年代或音樂史的異響

繼2004年《聲音與憤怒》、2010年《時代的噪音》後,作家aka VERSE 本刊社長張鐵志再度回到他的「老本行」——搖滾樂的文字書寫。最新出版的《未來還沒被書寫:搖滾樂及其所創造的》將許多「還沒被好好說過、但應該被知道的搖滾故事」紀錄成冊,橫跨多方領域的香港作家廖偉棠特別為此書寫推薦序,並回應作家「搖滾樂就是要take risks」的核心精神。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