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0
0
不該被遺忘的湯德章——《尋找湯德章》展開一場台灣近代血淚史的探索

不該被遺忘的湯德章——《尋找湯德章》展開一場台灣近代血淚史的探索

紀錄片導演黃銘正攜手導演連楨惠推出新作《尋找湯德章》,電影將於3月15日在台上映,抽絲剝繭二二八事件受難者湯德章的故事,回望1907年至1947年的台灣近代史。

台南有處名為「湯德章紀念公園」的綠地,雖是車流必經的交通中心,卻鮮少人知道「湯德章」到底是誰。

包括黃銘正。自從拍完《灣生回家》,他就一直對台灣歷史很好奇,「我是在沒有台灣史教育的年代裡長大,所以一直很想知道日本時代的台灣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戰後的台灣又是怎麼一回事——直到我終於找到『湯德章』。」那時因為工作,常常在台南市中西區打轉,但他不像一般人兜兜轉轉就轉出了圓環,而是開始深入探究湯德章這號人物,進而啟動這場歷時五年的紀錄片拍攝。

湯德章紀念公園,也是湯德章被處決的地點。湯德章紀念公園,也是湯德章被處決的地點。

湯德章是誰?

湯德章出生自明治40年的台灣台南,父親是日本警察,母親是台灣人——這樣的出生註定了他一生對於身分認同困惑的宿命。

8歲時,父親死於台人抗日的噍吧哖事件,他步上父親的後塵成為警察,之後赴日研讀法律、回到台南成為律師,因為常酌收廉價的訴訟費用幫助台灣人抵抗日本人的壓迫,很快就成為當地知名人物。戰後,國民政府接管台灣,爆發二二八事件,湯德章擔任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台南分會治安組長,遭到國軍的逮捕及嚴刑逼供,最後以叛亂罪名於民生綠園公開槍決,曝屍三日。

《尋找湯德章》劇照。《尋找湯德章》劇照。

湯德章如他父親死於一個台灣政權交替的混亂時刻,他於二二八事件中的遭遇也是當時大部分台灣知識分子的縮影。湯德章去世時年僅40歲,但二二八受難家屬的故事才剛開始,他的養子湯聰模失去父親後不敢在家中睡覺,深怕有人趁半夜把他抓走,恐懼、悲痛、疑惑長年積累在心底不能散去。

歷史的陰影

《尋找湯德章》透過冰店老闆李文雄、女記者楊淑芬的腳步,引領觀眾進入歷史迷霧,一點點拼湊湯德章所處歷史的複雜背景,身分認同的困惑以及對於公平正義的追求。

導演鄭有傑此次在片中的幾場戲劇重現中飾演湯德章。出生台南的鄭有傑,父親為日本華僑,因此日語流利自如,在成長過程中也和湯德章一樣曾面對台日身分認同上的課題。

兒時,鄭有傑曾和表哥趁夜晚溜去到當時仍叫「民生綠園」的湯德章紀念公園爬樹,回來後被外婆逮個正著,原本慈祥和藹的外婆那次罕見地嚴詞厲色,告誡絕對不准再去民生綠園爬樹,因為那裡槍斃過人。話止於此,外婆露出混雜著恐懼與警戒的表情,就再也沒說下去了。一直到長大後,看了湯德章的故事,鄭有傑才驚覺為什麼那次外婆會那麼生氣——但明明知道「湯德章」,為什麼卻不敢說出來?二二八以及戒嚴時期的白色恐怖,究竟在那一代台灣人心中留下多大的陰影?

《尋找湯德章》中的女記者楊淑芬自2015年開始進行湯德章的研究與寫作。《尋找湯德章》中的女記者楊淑芬自2015年開始進行湯德章的研究與寫作。

鄭有傑(左二)於片中飾演湯德章。鄭有傑(左二)於片中飾演湯德章。

「囡仔人有耳無嘴,不然會乎人點油作記號。」鄭有傑說,「這句話從外公外婆到我媽媽,然後再傳到我,這是一件多悲傷的事情。而即便是解嚴後的今天,『民生綠園』已經改名為『湯德章紀念公園』的今天,仍舊有很多人不知道湯德章是誰,仍有許多台灣人不敢、不願、也不關心過去發生的事。」

尋找自己的湯德章

電影上映前夕,導演黃銘正也推出同名著作《尋找湯德章:時代與他的七道難題》預計於2月28日正式出版,電影有時礙於篇幅,只能將所有的東西擇其精髓表達,透過書本,可以把更多自己的感受跟心情加強在文字當中。」跟隨書中筆觸與電影視角,多層面的呈現讓湯德章的生命更加立體化,尋找湯德章,也發現歷史中的我們自己。

「每一個台灣人都應該去找自己的『湯德章』,藉由一個人物、一個事件,甚至一個有意思的物件,出發去尋找歷史。」黃銘正期盼透過《尋找湯德章》喚起更多人們對歷史與土地的關注。


➤ 訂閱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VERSE》2024年訂閱計畫已經開始。您的訂閱,對我們持續做好內容是非常關鍵的支持,現在訂閱價格更優惠,並送獨特設計閱讀袋:https://verse.pse.is/5klug8

編輯/郭振宇 圖片/希望影視 提供 核稿/高麗音
VERSE VOL. 23 台灣當代時尚文化考VERSE VOL. 23 台灣當代時尚文化考
  • 編輯/郭振宇
  • 圖片/希望影視 提供
  • 核稿/高麗音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