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一位網紅攝影師的誠實自省:蔡傑曦談社群時代的人設

🅰長大說明書

最小的妹妹要上小學的第一天,陪她一起收拾書包(結果發現她拿的是我的日文課本)。

年輕攝影師暨網紅作家蔡傑曦,現於《VERSE》擔任特約攝影師。

Instagram上「蔡傑曦 Jessy Tsai」的形象清新、溫暖,現實中受訪的蔡傑曦隱隱有些緊繃。 那緊繃或許來自快速的網路互動與慢速現實的差距,或許來自「現實世界」無法給予「讚」、「留言」等即時回饋的焦慮。又或許是兩個不同次元的「自我」拉扯結果。

國中就開始經營社群的蔡傑曦,自謙是「抓住了Facebook、Instagram早期流量紅利」,而成為知名的年輕攝影師及網紅作家。蔡傑曦毫不避諱渴望掌聲與網路聲量,「如果不是網路,我可能不會成為攝影師,哪裡有更大的掌聲,我就稍稍往那邊走。」。坦承在大學時,「從沒想過成為一名攝影師。在獲得掌聲後,才開始去思考掌聲從何而來。」

蔡傑曦在20歲出版第一本攝影隨筆《謝謝你走進我的景深》,出版後,雖然在PTT被批評「這樣的作品憑什麼出攝影散文」,但最終卻成為年度暢銷書。他說這本書「自己也覺得不夠成熟」,但掌聲與流量先於創作的成熟而至,經常是蔡傑曦和同一代網路KOL的成長之路。

掌聲帶來展演的需求,而展演則發展出「人設」的需求。

人設(人物設定,character design)最初指的是動畫作品中的角色外觀、個性設定,後衍伸至藝人與網紅,為獲得記憶點,或滿足消費期待而打造的特定形象。在流量與注意力高度稀缺的當代,能帶來固定跟隨者及流量的「人設」逐漸成為顯學。而持續的被看見則是形成「人設」的必要條件。

沒被看見便等於沒有發生

一個經典的哲學認識論問題:「一棵樹在森林倒下,若沒有人聽見,它有沒有發出聲音?」這在蔡傑曦身上轉換為一種對現實的新信念:「我很開心,但若大家不知道我很開心的話,我還很開心嗎?我看完電影沒有發動態,我還算看過這場電影嗎?」

其實展演是人的本能,在網路上展現自己不同的(通常是較好的)一面,看來天經地義,但蔡傑曦認為,網紅不同於一般人之處是「更有意識」、「更具目的性」的展演。因此他讀的書,說話的方式、家裡的擺設,有時不免考慮「Instagram拍起來好不好看,效果如何,書翻到哪一頁看起來角度最好」,而不是優先考慮舒不舒適的問題。

蔡傑曦的影像作品,有獨特的美學,淡淡的色彩中,深藏的濃厚情感與關係讓人著迷。

很長一段時間,蔡傑曦甚至不在網路上露臉,「不那麼漂亮的我,不能放在我的Instagram中。」大學從中文轉到生傳系,最後出國念攝影的蔡傑曦,承認曾對「正統藝術圈」有過嚮往。但他坦承創作是需要掌聲的,「藝術(fine art)」的追求不是現在首要之務。他的攝影在美術學院,被教授批評為太cheesy(俗氣),他曾經嘗試不同風格的實驗影像創作,卻不敢將那些作品放到社群上。

因為他清楚知道他的讀者所需要的,也知道不同專業場域,有不同潛規則和要求,「我在網路拍東西,寫東西,和紙本雜誌、時尚攝影圈,是有距離的。」現於《VERSE》擔任特約攝影的他,更常在社群動態放工作的側拍、與雜誌合作的作品,努力想讓人辨識他的專業攝影師身分,而不只是網路KOL身分。

社群媒體興起後,在網路上蹭熱度的展演,意外呈現了一代人對自我呈現的渴望,或某種意義上的高度誠實,「假如沒有受到邀請,就先掏錢買票,在重要的場子外晃一晃。」這些都是社群展演時代,不時就會看到的現象。

當人設與自我不再有區別

另一方面,「網路人設」也並非靜態的圖騰符號。可持續的人設,是能因受眾需求、時代氛圍變遷而滾動更新。在粉絲眼中文字清新、溫暖的蔡傑曦,曾在參加蔡英文的一次社群之夜後,貼出限時貼文,回家卻發現立即掉了400個追蹤者。顯然部分粉絲期待的「蔡傑曦 Jessy Tsai」,是政治歸政治、攝影歸攝影的蔡傑曦。

然而選邊站近年開始成為社群經營趨勢。原本主打中性、軟性議題的公眾人物,紛紛更傾向表達個人政治取向。而蔡傑曦也開始透露他的價值認同,例如對Gay Pride(同志遊行)的支持、對多元性別議題的關注——似乎人設在「對抗人設」時,顯現出了人性更真實的一面。

這是一種展演嗎?這是一種破壞「展演預期」的展演,和弦中的不諧和音,擁有讓樂曲能行進下去的動力。最後,當「人設——自我」之間的間隔模糊、取消,展演與自我不再有界限,網路即是新的現實時,展演對他們的意義,大概正如出門要穿好鞋子一般自然,不再是費力的事。

然而採訪中蔡傑曦多次提到「我要更聽我自己的聲音」,似乎也顯示出他所焦慮的,與1960、1970年代的青年並無不同——自我與他人的關係是「對抗」還是「接受」,無論在實體或網路中,都是一道必須面對的課題。

這樣的拉扯是疲勞的。「我期待有天,我能關掉手機,不做任何展演,我還是很喜歡我的生活。」蔡傑曦說。正當我對蔡傑曦的坦誠感到訝異時,我馬上提高了警覺。果然,他接著笑說:「自我揭露也是我的人設,讓人感覺蔡傑曦就是很誠實的。」

|延伸閱讀|

購買 VERSE 雜誌

本文轉載自《VERSE》006
➤ 訂閱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劉克襄深入自然(三):廣泛地走入農村使自我更加強大

人物觀念

劉克襄深入自然(三):廣泛地走入農村使自我更加強大

劉克襄談到現今自然書寫發展得相當細膩專業化,他參與社區創生、農村再造與帶團導覽,在中部踏查讓他跟這塊土地的連結更緊密。

李清志的城市探索:把自己當作外星人來地球旅行

人物

李清志的城市探索:把自己當作外星人來地球旅行

兒時嚮往成為偵探,建築學者李清志如今以「都市偵探」之姿走訪世界各地,在各個城市找尋各種線索。

嚴長壽嚮往的文明生活:先學做人,再學生活,最後學做事

人物

嚴長壽嚮往的文明生活:先學做人,再學生活,最後學做事

我覺得文化代表一個社會的素養,在焦躁或痛苦的時刻可以讓內心安定,也是一個社會的文明象徵。

不再是雞排妹:27歲的鄭家純直視鏡頭  不擔心自己與誰為敵

人物重磅

不再是雞排妹:27歲的鄭家純直視鏡頭 不擔心自己與誰為敵

鄭家純認為活在這個時代是他的幸運,他不在乎被貼標籤,覺得不需要讓大家知道他是怎麼樣的人。

劉克襄深入自然(二):時光倒流回走入山林的伊始

人物觀念

劉克襄深入自然(二):時光倒流回走入山林的伊始

劉克襄最初沒想過成為作家,他加入野鳥協會,受觀鳥前輩啟發寫書。本篇讓我們跟著劉克襄,一起接觸大自然。

魏如萱專輯《Have A Nice Day》:舉重若輕的細語低喃  唱出透徹的日常之詩

人物新聞音樂

魏如萱專輯《Have A Nice Day》:舉重若輕的細語低喃 唱出透徹的日常之詩

魏如萱新專輯《Have A Nice Day》,主題看似圍繞生活,實則處處帶著生命哲思。

敏迪的聲音旅行:疫情之下,何不回頭認識台灣這塊土地?

人物

敏迪的聲音旅行:疫情之下,何不回頭認識台灣這塊土地?

現場採集的聲音原本沒有想直接用在節目。結果後來發現我在現場所收到的聲音都好棒,我覺得我一定要把它放到節目裡。

布農族詩人沙力浪的1月30日:導覽部落內外的空間記憶

人物觀念

布農族詩人沙力浪的1月30日:導覽部落內外的空間記憶

以著作《用頭帶背起一座座山》而知名的布農族作家沙力浪,1月30日從玉里出發,沿途向來客道來部落的故事。

我們美麗,所以焦慮:二十世代的內心劇場

人物

我們美麗,所以焦慮:二十世代的內心劇場

我們的世代,因為美麗而焦慮,也因為這份免除不了的焦慮,只能用我們的方式,繼續掙扎,繼續美麗下去。

謝哲青的旅行進行式:始於遙遠過去,結束在不可知未來

人物

謝哲青的旅行進行式:始於遙遠過去,結束在不可知未來

我常講「旅行開始在遙遠的過去,結束在不可知的未來」,這句話對我有重大意義。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