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2024訂閱方案 0
0
劇場導演李銘宸:混亂又毫無美感的東西才最吸引我

劇場導演李銘宸:混亂又毫無美感的東西才最吸引我

2022年8月,睽違劇場逾兩年的導演李銘宸帶著新作《超級市場 Supermarket》,登上臺北表演藝術中心球劇場。從常民生活出發的主題、標誌性的集體創作,再次將忠實觀眾們帶進熟悉卻又久違的「銘宸宇宙」。

劇場導演李銘宸。

2022年8月,睽違劇場逾兩年的導演李銘宸帶著新作《超級市場 Supermarket》,登上臺北表演藝術中心球劇場。從常民生活出發的主題、標誌性的集體創作,再次將忠實觀眾們帶進熟悉卻又久違的「銘宸宇宙」。

講自己的話,成為劇場世界的新變種

作為休息後再出發的最新力作,《超級市場 Supermarket》隱含了李銘宸創作生涯裡的綿延脈絡。像是根植於生活經驗的創作慣習,可以追溯至李銘宸大學時期埋下的契機。「其實我讀戲劇系時,對於以古典劇本為教材的訓練方式,是完全沒有感覺的。什麼契訶夫、易卜生,這些我都看不懂,也覺得台灣孩子在台上講那些翻譯過來的台詞,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李銘宸回憶道。

原本大學四年可能便在對古典劇本無感、成績卻也不好不差的狀態下混沌懞懂地度過,李銘宸卻在一堂由知名劇場導演王嘉明帶領的「學期製作」中,找到自己與戲劇的連結。原來,當時王嘉明以波蘭詩人辛波絲卡的詩作為文本,透過集體創作的方式發展內容,讓李銘宸發現從非典型敘事的文本出發,劇組集體發想出平常會講的語言,也是戲劇的一種可能。

「我發現,比起演出古人寫的劇本,講自己的話更吸引我。」而在這樣的發現下,李銘宸逐漸長出自己的創作,2009年時更帶著編導作品《漸慢》參加臺北藝穗節,此後陸續推出《不萬能的喜劇》、《Dear All》、《擺爛》等作品,而其從日常細瑣出發、集體即興創作的殊異導演手路,儼然成為劇場世界裡不容忽視的新變種。

從功能性的日常裡,超連結出紛繁的意義

說起自己這樣的創作個性,李銘宸常用「想太多」來形容自己。這裡所謂「太多」,指的是為日常實務超連結出另一層含義,異想天開也好浮想聯翩也罷,都是李銘宸的創作靈光。像是《Dear All》以信件中常見的開頭語發想、《擺爛》讓人想起紅極一時的冰桶挑戰,而如今的《超級市場 Supermarket》,顧名思義便源於這生活中的理所當然。「我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那些生活中非常機能導向、習以為常,卻『毫無美的意圖』的場域,總是特別吸引我的注意力。」

他進一步分享到,其實《超級市場 Supermarket》源於他在休息時期的發想,原先的想像會是一個三部曲,從超級市場出發,第二部曲延伸到市場上游的屠宰場,第三部曲則以大廳為主軸。「我希望看向現實的生活環境,從任何平常不會將它視為場景的地方出發。我當時還為它想了個宏大的標題,叫做《全球三部曲》,希望從場所功能性推衍出層層連動的關係,以此來談當代的處境或是台灣社會的身心狀態。」

從日常輻射出無限意義,看似發散,意圖卻是要尋找核心。對此,李銘宸以過去受媒體之邀和廖小子對談時,廖小子說過的話為例,「我記得他當時分享的大意是,大家常覺得歐洲很美、日本很美、台灣很醜,但其實不管任何事物都有隱藏的秩序在裡頭。這個秩序就是美的核心,只不過沒有太多人去尋找那個核心究竟是什麼。這跟我的想法其實非常相近,而我也在作品中試圖尋找那些事物的核心。」

擁抱混亂與污濁,在新生之後持續摸索

從這樣的想法出發,李銘宸以出乎意表的方式來演繹《超級市場 Supermarket》,對他而言,逛超級市場就像是逛美術館一樣,裡頭都有井然有序的秩序、過於刺眼的燈光,每一個商品/展品背後都能連結出關於國界、產地、歷史等紛繁的意義。然而回歸場域,這些交織的脈絡卻被精準收攏在整齊劃一、明亮如新的貨架裡。

然而,有了明確想說的話之後,是否還能稱作「集體創作」?李銘宸坦言,一開始以集體創作來發展文本,純粹是因為自己不那麼喜歡被設定好的言語;然而,對於超級市場有了明確的個人興趣後,自己想要說的事情也愈見清晰。「過去我以為自己沒有設定目標,但其實可能有,只是我沒發現;而當我慢慢有了經驗、比較知道如何運用資源,也會開始去想如何讓作品靠近自己的想法。」而有機與劇本之間的平衡、敘事的方法,李銘宸誠實地說,他正持續摸索。

除了敘事手法之外,另一個持續摸索中的,則是球劇場的使用手法。事實上,《超級市場 Supermarket》是李銘宸首度登上大規模場域,光是空間量體規本身便具有挑戰性,更遑論球劇場自帶強烈個性。「當表演空間本身性格鮮明,使用時更需要思考如何讓空間特質成為亮點。我這次主要是以裸露後台的方式呼應空間結構,恰好超市貨架本身就是功能導向的存在,能搭配沒有刻意遮掩的後台。」李銘宸說道,「但老實說,這是我第一次使用球劇場,主要在於認識並理解它,如何善用這個空間,還需要更多思考。」

他也進一步說道,「無論是近年作為新興展演空間的臺北表演藝術中心,又或是休息之後再出發的我,都像是新生一樣,承受著很多人的期待。大家常對於『新生』有著正向明亮的投射,但我有時卻覺得,沉澱之後可能是更大的混亂,新生也不一定就能拋去污濁與痛苦,正如嬰兒出生時也是滿身穢物。」儘管如此,當李銘宸在那些「想太多」的時間裡,試著去了解、去擁抱這些混亂或污濁,或許便是新生的意義。

|延伸閱讀|

➤ 訂閱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文字/郭慧 文字/陳智賢 編輯/ 核稿/郭振宇
文字/郭慧 攝影/陳智賢 編輯/Gill 核稿/郭璈、郭振宇
文字/郭慧 攝影/陳智賢 編輯/Gill 核稿/郭璈、郭振宇
文字/郭慧 攝影/陳智賢 編輯/Gill Li 核稿/郭振宇
文字/郭慧 攝影/陳智賢 編輯/Gill Li 核稿/郭振宇
文字/郭慧 攝影/陳智賢 編輯/Gill Li 核稿/郭振宇
VERSE VOL. 22 新的一年,重新認識與定義自己VERSE VOL. 22 新的一年,重新認識與定義自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