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0
0
陳小曼專欄:食物與文化,食物裡的民族情結

陳小曼專欄:食物與文化,食物裡的民族情結

食物設計師Marije Vogelzang在2013年阿姆斯特丹WDCD論壇中發表了作品「Eat Love Budapest」。在展場中,有十個小帳篷,與十位吉普賽女性(註1)所準備的食物。參與者被邀請至帳篷中,裡頭是由這些人裝飾的「房間」,有親人的照片、圖畫、食譜等。

食物設計師Marije Vogelzang在2013年阿姆斯特丹WDCD論壇中發表了作品「Eat Love Budapest」。在展場中,有十個小帳篷,與十位吉普賽女性(註1)所準備的食物。參與者被邀請至帳篷中,裡頭是由這些人裝飾的「房間」,有親人的照片、圖畫、食譜等。

參與者在帳篷內坐下,從外面看不見他們的表情。每個帳篷外有一位吉普賽女性,開始洗手並自由地談論他的生活、記憶和經歷。接者,他開始與參與者分食麵包,將水果切片後餵食參與者;或是,用湯匙餵食熱湯—像母親餵食孩子一樣。參與者看不見餵食者的臉,但是看著他手的動作與講述的聲音,食物的準備和供應本身就是一種表演。

經過一整餐的時間後,吉普賽女性先行離開,參與者將永不知道與他親密互動的人的長相;然後,參與者會拿到一個氣球,上頭寫著那位女性的名字,裡面填裝的是他所選擇的特定氣味。在先前活動進行時,這些吉普賽女性也將他所選擇的氣味噴在手腕上,因此參與者在決定打破氣球時,會再次聞到活動進行時從吉普賽人手中散發的氣味。

試想,若今天是「吉普賽美食展」,一字排開自助餐,會場裡是否將門可羅雀?在這個案例中,設計師透過非視覺性感官(聽覺、味覺、嗅覺),以及「餵食」這個(僅會出現在家人、愛人之間)親密的動作,將「民族與民族」去標籤,成為「人與人」,碎化、重塑了民族之間的既定印象。「食物」在此擔任的角色,並不是「以美味企求民族共融」,而是「進入身體裡的民族情結」。

食物設計師 Marije Vogelzang 。(圖/Wikimedia Commons

在2021年台灣文博會中,我策劃了「愛ㄉ合作社」,集結了五個不同文化背景的廚師(印度、泰國、越南、日本、臺灣/原住民)在十天中輪流展演販售餐盒。策畫的母題,是在這非典型時期解構龐大的訊息量背後的意涵,是為廣義的愛。而民族的意念,來自於我們心理與生理間親密感差距——不論新聞、社群上的討論,皆是緊密關注歐美日韓疫情發展,然在地球上沒有人移動的此刻,是誰與我們生活在一起?將生活像蛋糕一般切開,觀看此時此地的每一層,是哪些民族生活在這裡?

展場中以「訊息」為主題貫穿設計:與十組團隊共同解構十億則訊息背後的愛是「訊息的共創」;讓參與者透過線上RPG遊戲測驗文化維度、來到現場以對應的結果購買餐飲是「訊息的交換」;在展場裡置放一噸重的回收紙磚、演示每年被拋棄的訊息量(每年台灣回收了3440萬噸的紙張)是「訊息的重量」;以回收紙打碎重組、灌注成為30乘以10公分的紙磚成為展場中的立面材料,是為「訊息的循環」。

瑞士心理學家榮格1920年代提出的一個概念「synchronicity」(共時性),內涵包括了「有意義的巧合」,用於表示在沒有因果關係的不同時空下出現的事件之間看似有有意義的關聯。在「愛ㄉ合作社」線上RPG地圖裡的題目,是來自五組廚師團隊的文化背景,類型包含了建築、設計、繪畫、音樂等等;現場所提供的幸運餅乾中的籤文,也是來自五個文化的電影台詞;展場中沒有說明、讓參與者帶走、吃下、消化,進入身體的,是此次策畫最後的一則訊息。

I recall the beginning as Belief. —— Louis I. Kahn。

註1:吉普賽人(Gypsies, Roma, Romanis)在歐洲是整體人口最少的族裔群體,亦是最受到迫害的族群。英國醫學協會(British Medical Association)的研究顯示,由於流蕩的生活,英國吉普賽群體的健康保健最差。在所有少數族裔群體中,吉普賽人的平均壽命最短,嬰兒死亡率最高;「吉普賽人」亦成了「流浪」、「偷竊者」、「危險」的負面代名詞。

|延伸閱讀|

購買 VERSE 雜誌

本文轉載自《VERSE》006
➤ 訂閱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VERSE VOL. 24 台南再發現:藝術、酒吧,偶爾還有爵士樂VERSE VOL. 24 台南再發現:藝術、酒吧,偶爾還有爵士樂
  • 文字/陳小曼
  • 插畫/廖國成
  • 編輯/黃銘彰
  • 核稿/郭振宇
陳小曼

陳小曼

食物設計師。實踐大學建築系學士、米蘭工業設計學院食物設計碩士,現居於台灣。從建築、食物造型發展到食物設計,擅長以文本發展概念並打造感官體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