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電影麥片×熱門影劇

《喜劇開場》的追夢大作戰:延長十年的後青春之詩

是不是不要追求夢想比較好?追夢失敗的話,感覺會很辛苦呢。

今年甫完結的春季日劇《喜劇開場》,原劇名為《コントが始まる》,其中「コント」是日文外來語「conte」的音譯,意即短劇、小故事(「始まる」即開始之意)。每一集起頭,皆從主角春斗(菅田將暉飾)直視觀眾大聲喊出「コント」,接著開始演出他們的搞笑短劇。以劇中劇作為引子,而後展開劇中人物各自的人生境遇。

劇中設定了三位年紀同為28歲的主人翁——春斗、瞬太(神木隆之介飾)、潤平(仲野太賀飾)從高中到出社會共同經歷組團出道的點點滴滴。表面上他們看似人生失敗組,高中畢業後這三位少年都沒有升學,組成名為「馬克白」(Makubes)的團體,立志成為知名搞笑藝人。然而,一路努力到第十年仍毫無走紅跡象,等在他們眼前的是說好的解散。

面對「十年內闖不出成績就解散」的約定,好像應該遵守,又好像應該反悔,在前幾集的許多時刻,似乎都能看見翻盤的餘地,觀眾的心思也隨著團員們反覆猶疑,始終摸不透最終結局。

《喜劇開場》的編劇是曾寫過熱門日劇《求婚大作戰》的金子茂樹,其筆下每個角色皆細膩真實,又帶點幽默可愛。對金子茂樹熟悉的觀眾,應該都知道他對綜藝式搞笑「口號」的熱愛,在2007年的《求婚大作戰》中,男主角山下智久每一集都要喊出「哈雷路亞~嗆司!」才能穿越時空,回到他與長澤雅美共度的高中時期。而《喜劇》的菅田將暉在每一集喊出「コント」之後,能改變的已非學生時代的懊悔,但「喊口號」依然有著重要意味。

許多日劇迷也會拿《喜劇開場》與同一季的「火9劇」對照——《大豆田永久子與三個前夫》,編劇坂元裕二刻畫的是30轉40歲人的各種迷惘、失落、成就與犯錯,同樣也有細膩的人際與情感互動。兩齣劇的形式與喜感截然不同,但皆反映出當代日本樣貌。

|典藏購買|《VERSE》第6期「我們的世代,美麗與焦慮」,購買雜誌請按此



以下透露部分劇情,未觀影者慎入!

《喜劇開場》中,以春斗為首的「馬克白」三位成員之所以當搞笑藝人,與他們高中導師的鼓勵有關。但這位真壁老師,在學生即將30歲之際,卻給了「放棄追夢」的建議:「畢業後直到當上老師前,我也繞了很多路,所以稍微能體會追求夢想有多麼辛苦。你們未來也會經歷很多低潮,但是跟18到28歲這段時期相比,接下來的十年,痛苦的程度可是不同的世界。」

30歲這個檻,彷彿是人生的期中考,無論你準備好了沒有,周邊的人皆會開始對你審視一番。有車嗎?有房嗎?事業有成了嗎?郁可唯的《三十而慄》唱著他人吐露的擔憂;楊丞琳的《刪拾》說著不得不收拾的稚嫩;韋禮安的《而立》則抗議這突如其來的驗收。

「馬克白」的春斗、瞬太與潤平皆28歲。十年前他們決定以搞笑藝人的身份出道時,是如此耀眼令人稱羨,然而他們的巔峰好像從那一刻起便難以超越。無論過了多久,台下的觀眾依然屈指可數。無論再多海選,還是連第二輪的門票都拿不下。不管多拼命的努力著,不在夢幻島的彼得潘依然會長大。就連當初鼓舞他們衝一發的真壁老師,也無法再說出名言「埋頭向前衝去!」

18歲的我們,似乎不用考慮後果。遇到不是我們要的,按下「Reset」重新來過,浪費幾年好像也不會怎樣,畢竟對大多數的人而言,到底還有家人可以依靠一下。但過了十年好像就不是這如此。設像一下,如果同樣演出成長片《淑女鳥》的瑟夏.羅南(Saoirse Ronan)改成28歲,一樣帶著滿身的刺出去撞個狗血淋頭,還能夠激起心中的波瀾嗎?

菅田將暉演出的春斗,作為團體的核心人物,對於是否該繼續追夢有最強烈的糾結,他對女主角里穗子(有村架純飾)吐露真心話:「只要努力總有一天會得到回報,我一直覺得這種話是騙人的。但內心深處又深信我們的努力會有回報。」

對照春斗的任性逐夢,其兄長俊春則是家裡的「正統派」,功課好品行佳,畢業後結婚生子,在大公司裡上班。他背上扛著家裡的期許,但更多是為了自己的面子。俊春在受騙、失業、離婚落入低潮,他告訴弟弟:「像我這種過去受盡吹捧的人,很難讓自己感到滿意。覺得這份工作不夠體面,這點薪水根本不夠。根本一步也動不了。」

說到底是我們自己不敢往下看,怕回過神來看到的,是同學的名片各個都比自己的還響亮,只好讓期望把自己壓得透不過氣。要怎麼做才能夠放過自己,最終還是要自己做決定。

《喜劇開場》隨著一個個角色做出了抉擇,帶出一句句的良言金句。你可以從中有所同感,但又好像哪裡不大對勁。即便給出的答案不屬於自己,但你始終能看見劇中每個角色彼此投以信賴的眼神。因為他們都知道,對方是做了多少的考慮,才得出現在的決定。

菅田將暉、神木隆之介、仲野太賀這三位演員的相處之自然,令人忘了自己只是隔著螢幕的觀眾,看著他們在台上、台下的搞笑演出,看著看著竟然眼匡泛紅,笑不出來。其實金子茂樹把每一齣短劇(コント)都寫得不太好笑,那些關於拋棄、分離、化學變化等別具人生隱喻的短劇主題,原來,跟每個平凡人生的經歷是如此接近。

《喜劇開場》劇組聰明地挑選了20世代中極具代表性的一線演員們,戲裡戲外,他們也即將面對30歲關卡,後青春期的詩篇彷彿探出窗外,隨處都能看見類似的劇碼正在搬演。最後,突然發現「コント」與日文「今度」(意即下次、下回)發音十分接近,金子茂樹在劇名中藏著暗示:下個回合要開始了,新的階段即將展開。這次已經不用回返過去,劇終之後,他們與我們的故事才正要開始。

|延伸閱讀|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NFT為何成為內容創作最新趨勢?

藝文觀念

NFT為何成為內容創作最新趨勢?

藝術家Beeple的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是NFT熱潮的里程盃,是加密技術與收藏市場交叉結合至今的頂峰。

何佳興 ✕ 蘭陽明體:所謂的台灣是什麼?我們這個時代的文化造型工作

藝文設計

何佳興 ✕ 蘭陽明體:所謂的台灣是什麼?我們這個時代的文化造型工作

justfont從設計「金萱」的理念即從台灣出發,在2018年末,justfont開始發展「蘭陽明體」計畫,以全新的視角設計「明體」這樣日常而基本的字體。

威斯安德森《法蘭西特派週報》終於上映    2021金馬國際影展強片曝光

影劇新聞

威斯安德森《法蘭西特派週報》終於上映 2021金馬國際影展強片曝光

金馬影展將於2021年底豐富台灣影迷的視野,本次影展釋出首波片單,為今年11月11日至28日展開的電影之旅鳴響號角。

席德進特展「歷史就是我們自己」:以一生的畫作獻給台灣鄉土風情

新聞藝文

席德進特展「歷史就是我們自己」:以一生的畫作獻給台灣鄉土風情

於1970年寫下「歷史就是我們自己」,將一生靈魂奉獻給藝術,席德進透過水彩、水墨、油畫捕捉了三十餘年的台灣山水與鄉土民情。

2021綠島人權藝術季:「監禁」與「離散」該如何透過藝術再現?

展覽藝文

2021綠島人權藝術季:「監禁」與「離散」該如何透過藝術再現?

「監禁」與「離散」作為2021綠島人權藝術季的展覽關鍵字,影像之於「監禁」與「離散」要如何被再現?

青鳥書店再次跨界:從全新餐飲到品牌閱讀角落

藝文閱讀

青鳥書店再次跨界:從全新餐飲到品牌閱讀角落

2016年8月,在「華山文創園區二樓」狹小的18坪空間中,青鳥書店的巢從此處築起,數年後開枝散葉,長成最迷人的姿態。

當盛世終於虛無了,我們在華美廢墟中再讀村上春樹

藝文

當盛世終於虛無了,我們在華美廢墟中再讀村上春樹

1991年,村上春樹的《舞舞舞》在台問世,當時他這名字還沒跟文青連上關係,第一頁的字句如寶可夢一般,把我吸納了進去。

《斯卡羅》導演曹瑞原:影集只是起點,盼台灣人繼續探尋土地的故事

影劇藝文

《斯卡羅》導演曹瑞原:影集只是起點,盼台灣人繼續探尋土地的故事

《斯卡羅》既然改編自小說,很難避免討論原著和改編劇本之間的差異。例如關於認同,及對族裔身分的質疑比較具文字性,在影像媒材中並不易表達。

焦元溥的台北音樂地圖:唱片迷記憶中的羅斯福路四段

精選書摘藝文

焦元溥的台北音樂地圖:唱片迷記憶中的羅斯福路四段

若有任意門,我真想回去當年的羅斯福路,再從辛亥路走到公館站牌,看看唱片行裡的老友與論敵。雖然忘不掉,再見一次也很好。

謝謝奈良美智,以藝術彰顯「人」的澄澈靈魂

展覽藝文

謝謝奈良美智,以藝術彰顯「人」的澄澈靈魂

自始至終,奈良美智都相信所謂的藝術,不該只是追求高超的技法,而是應該透過「人」而產生更有層次、更有靈魂感的事物。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