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攝影泡沫紅茶》:攝影其實「不那麼藝術」?

鄭弘敬不是抱著一種自居卑賤或著反藝術的態度拍攝,而似乎不帶情緒的平視這一切視覺元素偶然的聚合。(圖/鄭弘敬攝影)

業餘的攝影師

攝影與階級的關係不是新問題了。譬如攝影術早期是一種中產上層專屬的活動,相機捕捉的題材很多是中產階級想像出來的,用來相對於他們自己的世界。更不用說,自從蘇珊・桑塔格(Sunsan Sontag)的《論攝影》之後,相機就成為一種暴力的、陽性的與獨斷的象徵。這些觀察總體來說,都在講人拿起相機時好像地位變高了。但不完全是這樣。

攝影者還有地位比較低的一面。從對攝影師的稱呼開始,「攝影大哥」表面上是一種親切的稱謂,但同時它意味著一種技術人員的身份,而這與人們稱呼文字工作者是不同的。

記得有一天,我早上接了一個攝影案,想當然耳大家都叫我大哥。下午在不遠的地方,我接了一個採訪案,結果我就被稱呼為汪正翔,然後換我稱呼隨行的攝影大哥攝影大哥。這不僅僅是名稱的問題,我清楚的感受到,作為攝影師跟作為記者,別人對我的態度差異。譬如對攝影師會很客氣,甚至有種異常的尊敬,對於記者則是一種面對工作的態度,那是平等的。

除了稱謂之外,攝影大哥的衣著也有特色。我知道別人不好說,所以我自己承認,每次在一些場合,我都覺得攝影師穿得最隨便。這個隨便並不是因為我們不尊重主辦單位,或是我們沒有好衣服,而是因為我們被歸類為一種以勞力為主的技工,而技工是可以穿著比較隨便但是舒適的衣服。

相對而言,如果攝影師的工作被認定比較有社交性質而不是一種勞力技術,像是時尚攝影,那你就會被要求要穿的正式一點。這聽起來頗有道理,但問題就是有些案子會卡在中間,譬如採訪攝影。這個工作既有比較勞力的部分(在戶外走來走去,或是站很久),如果你執意要穿得美美的,換來的就是身體的不舒適,但同時採訪攝影又有一種接待、門面的意味,而受訪者對於採訪案中的攝影同樣也會產生困惑。

有些受訪者選擇完全不理採攝影師,認為這是現場技術協助的人員;但是有些受訪者就會像對文字記者一樣招呼採訪攝影。或者攝影真正的階級性不是表現在名稱跟服裝上,而是當攝影被認定為一種服務而非創作。

「甚至於就攝影本身,弘敬都沒有凸顯一般意義下攝影的專業性質。」(圖/鄭弘敬攝影)

如果今天有人這樣跟我說,我一定會有點生氣,怎麼能說攝影沒有專業的構思、安排等成份在呢。但是如果我問身為攝影師的自己,工作中確實有很多時候,我不是在進行意義上的創作,而是不斷在進行「引用」的工作,如約翰・伯格( John Berger)在《另一種影像敘事》中提到攝影與繪畫的不同。

攝影甚至連「翻譯」都不是。在面對與自己性質比較遠的被攝者,我通常不會特別有感受。如果今天拍攝的是一個藝術家,因為你強烈地感到自己正接近藝術,你反而意識到你不在藝術之中。

那個差異是很小的。在藝術的世界中大家是比較平等的,並不是藝術家心胸開闊,而是藝術問題比較少現實的糾葛,在專注於一個線條、或是一種光影的時候,討論者之間的位階是相近的。但是作為拍攝藝術家的攝影師,你不是一個討論者,而是一個愛慕者,你要讓自己在短時間之內發現這個人或這個作品的美好。(然後盡量忽略作品或人不夠好的地方)。

另一個差異是,當受訪者或是他的作品被拍出來,照片獲得大家一致讚賞的時候,攝影師會覺得這一切與自己沒有那麼有關係。你可能會說,不是你的照片是藝術,而是(被拍攝者的)藝術本身是藝術。即使照片是藝術的一種,那也是一種引用的藝術。

但是出乎意料的事情是,即使發現攝影有諸多看似階級較低下的屬性,但是身為攝影師,我發覺在心裡的某個部分,我就是喜歡這樣。我就是喜歡作為一個技工出入在菁英當中,這不僅僅是一個出生中產的小孩幼稚的骨氣,而是攝影作為一種「不那麼藝術」的技藝,這件事本身,讓我覺得更接近藝術。

我們不需要講太多抽象的概念,光是拿著相機早上拍一個企業家,下午拍一個流浪漢,這就足以說明相機有多麼超越一切既有的身份、階級與品味。這是攝影不這麼像是藝術的地方,攝影並沒有那麼強烈的連結到一個圈內的、精緻的標準,至少一開始不是這樣。所以如果將藝術比做一種技藝的話,那攝影的技藝是好入門的、民主的,某程度上,其實也就是業餘的。

鄭弘敬拍攝的對象看起來沒有明確的社會、文化意涵,難以挪作其他專業討論的素材。(圖/鄭弘敬攝影)

從這個角度來看鄭弘敬的照片,它就像是注視一切專業之外的所在,這不僅僅是因為他拍攝的對象看起來沒有明確的社會、文化意涵,難以挪作其他專業討論的素材。甚至於就攝影本身,弘敬都沒有凸顯一般意義下攝影的專業性質。

但是弘敬與我不同的地方是,他不是抱著一種自居卑賤或著反藝術的態度,他似乎不帶情緒的平視這一切視覺元素偶然的聚合。這讓觀看的人難以將弘敬的照片聯繫到各種階級的屬性當中。

我們平常笑說,弘敬是一個沈著的人,事實上沈著並非對於外在世界沒有反應,而是他更關注於自身感知當中不可分析、因此也超越了專業的部分。我已經可以預料,當我將這一切關於攝影業餘與階級低下的觀察分享給他的時候,他會哦的一聲,然後訴說他自己的感覺。於是我的問題就消解了。

|延伸閱讀|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攝影泡沫紅茶
出版:dmp editions
作者:汪正翔、鄭弘敬

當代對攝影的討論,或從攝影的器材、技法、形式切入,或以當代藝術、學院的角度論述。2020 年,鄭弘敬與汪正翔展開一年計劃,從攝影師/影像創作者的視角出發,用他們的照片和筆記,去談論圍繞著攝影的各種命題,試圖產出台灣影像創作者的,另一種觀看攝影的方式。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The North Face創辦人湯普金斯:賣掉公司,前往神秘之地

精選書摘觀念

The North Face創辦人湯普金斯:賣掉公司,前往神秘之地

翁道格‧湯普金斯是自然保育界的傳奇人物,也是成功的企業家,創辦戶外活動用品品牌「北面」(The North Face)身價達數億美元。但有天,他卻賣掉了在公司的所有股份,往南飛到6400哩之外的巴塔哥尼亞高原,為荒野美景發起一場前所未有的環保運動⋯⋯。

池上鄉何以成為東台灣的「真實烏托邦」?

地方精選書摘觀念

池上鄉何以成為東台灣的「真實烏托邦」?

台東縣池上鄉是全台灣自我經營最成功的鄉鎮之一,但,池上是如何成為池上?在地人凝聚共識、作出行動,在新時代中面對新挑戰,也為地方帶來新的可能性與想像。

國家攝影文化中心「攝影之夜-攝影文化沙龍」:跨世代八位攝影師,重新凝視自己創作

攝影文化

國家攝影文化中心「攝影之夜-攝影文化沙龍」:跨世代八位攝影師,重新凝視自己創作

2021年4月正式開館的國家攝影文化中心臺北館,於2022年4月27日主辦開館一週年館慶典禮,由VERSE協助策劃執行,以「歲月鏡好,影耀今昔」為主題推出一系列活動,其中「攝影之夜-攝影文化講座」邀請八位跨世代攝影師擔任主講者,分享對自己而言最有意義的攝影作品,是一個非常動人的夜晚。

國家攝影文化中心「攝影之藝-攝影文化講座」:從多元觀點看見攝影藝術的魅力

攝影文化

國家攝影文化中心「攝影之藝-攝影文化講座」:從多元觀點看見攝影藝術的魅力

《國家地理雜誌》攝影總監David Griffin曾說過:「攝影作品具有一種力量,可以讓我們在媒體資訊泛濫的世界裡支撐下去,因為攝影模擬了我們心靈記錄某些重要時刻的方式。」他的話也是許多攝影愛好者的共同感受,然而攝影技藝的內涵不僅止於此。為慶祝臺灣首座國家級攝影機構「國家攝影文化中心臺北館」開幕一週年,由國家攝影文化中心主辦,VERSE策劃執行多場感動人心的影像講座,期待將臺灣影像藝術的豐厚底蘊,傳遞給更多人認識。

王盛弘:適合仰望的距離,關於琦君

文化文學精選書摘

王盛弘:適合仰望的距離,關於琦君

作家王盛弘年少時期便喜愛作家琦君的文筆,與她展開長達20年的紙筆通信,建立忘年之交的情誼。

其實不是「廢文」:攝影師汪正翔對影像文化的「碎碎念」

人物攝影

其實不是「廢文」:攝影師汪正翔對影像文化的「碎碎念」

攝影師汪正翔於3月出版新書《旁觀的方式》是文化界最近重要的話題書。副書名為「一個台灣斜槓攝影師的影像絮語」,不僅紀錄他在拍攝現場的各種觀察,也是與攝影理論進行一場對話辯證。說是絮語,更像一套觀看台灣的新論述,而所謂的旁觀是什麼?書寫廢文比經營攝影作品來得更認真的汪正翔,正在用文字走出一條新的攝影實踐之路。

在屏東,與海約會的十種方式:來去海上談戀愛

地方精選書摘

在屏東,與海約會的十種方式:來去海上談戀愛

屏東海岸的迷人,是全台一年四季最溫暖的避風港,試著安排一次三五好友間的遊艇行程,或許可發現更多無窮無盡的海上故事。

台中偈亭泡菜鍋:純手工下感情的單人小火鍋與手搖飲料

生活精選書摘飲食

台中偈亭泡菜鍋:純手工下感情的單人小火鍋與手搖飲料

「如果要吃小火鍋,必須去偈亭!」對於很多台中人來說,偈亭泡菜鍋是許多讀書時必吃過的記憶。

楊雅淳最新計畫「台灣女子狀態攝影所」:捕捉近千次一期一會

攝影文化

楊雅淳最新計畫「台灣女子狀態攝影所」:捕捉近千次一期一會

攝影師楊雅淳2022年全新創作計畫「台灣女子狀態攝影所」,目標以鏡頭紀錄1000位台灣女子現下的生命時刻和轉變階段。

深淵裡,最詩意的辯證:攝影師張雍的反社交距離紀錄

攝影文化

深淵裡,最詩意的辯證:攝影師張雍的反社交距離紀錄

歐洲17年,張雍始終持續的攝影故事收集,與其說是攝影,其實更像是在黑暗中索求詩句的修行。

夜間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