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我們時代的文化媒體
0
0
Q-LAB曾柏庭:「建築,是改變未來生活的敲門磚。」一窺建築人的創業與創見

Q-LAB曾柏庭:「建築,是改變未來生活的敲門磚。」一窺建築人的創業與創見

15年的淬鍊及蛻變,曾柏庭帶領Q-LAB建築事務所長出豐厚的羽翼,讓我們看見建築要不斷打破傳統,才能看見更多想像。

建築師曾柏庭。

美國Architizer A+首獎、世界建築節大獎、ADA新銳建築獎、TID台灣室內設計大獎⋯⋯洋洋灑灑的成績單讓曾柏庭成為台灣近年最受矚目的建築人。15年的淬鍊及蛻變,他帶領Q-LAB建築事務所長出豐厚的羽翼,也讓我們看見建築不應只有一種樣貌,而是要不斷打破傳統,才能看見更多想像。

在「Q-LAB 十五週年展」展場上,即使忙碌到神色有些疲累,曾柏庭依舊親自帶領觀眾導覽解說、拆解建築,從台南一中體育館到最近他心中的集大成之作清心福全大樓,牆上掛滿著歷年作品,都是他多年從自我探索到不斷挑戰的成長脈絡。

展場裡最大的展品,是一座富邦人壽南港辦公大樓的競圖模型,雖然是沒有拿到的遺珠,但大跨度的環繞式平面配置,還有四座連綿不斷的「丘型量體」連結辦公與生活場域,刻畫出對未來生活的想像,這樣強烈且獨特、醒目地吸引眾人目光。回頭再看曾柏庭的台南一中體育館、中和國民運動中心等早期之作,其實他早已將這樣極具創造力的建築形式置入於作品之中,為城市地景帶來耳目一新的感受。

「Q-LAB十五週年展」展出15年作品記錄。

為台灣注入獨特的建築思考

在同世代的台灣建築設計師中,曾柏庭是特殊的存在。在亦師亦友的建築學者龔書章眼裡,他充滿設計思考的獨特性,更擅長以簡單的結構來解決都市的複雜性問題。「和他同一輩的年經建築人,大都非常在意如何透過建築來關注文化意涵或是本土意識,但他卻專注於建築結構、機能跟空間的整合,以化繁為簡的方式回應都市的混亂,走出一條不一樣的路。」

思考脈絡的不同,事實上和曾柏庭的養成背景有關。父親就是一名建築師,雖然家中並無規定小孩長大後一定要當建築師,但從小耳濡目染也讓他朝同樣的路前進。國中畢業後曾柏庭到加拿大小島上的英式私立高中唸書,從學校建築到教學方式,都對他的美感與人文關懷產生了潛移默化影響。「學校建築很像《哈利波特》中的魔法學校,但給我最大衝擊的則是學校對人文教育的重視。老師會帶我們到樹下讀莎士比亞、到市區美術館上課,就像電影《春風化雨》中用非傳統的教育方式來教導人文藝術甚至是生活,對我來說是很大的啟發。」

從欣賞建築的美,到進一步想要了解如何創造建築,曾柏庭進入美國匹茲堡的卡內基・梅隆大學(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建築系就讀,在結構、構造、材料等方面累積了扎實的基本功,在哥倫比亞大學研究所奠定了國際觀與世界觀,畢業後更在美國紐約經歷大型事務所的實戰洗禮,成為他形塑建築思維的養分。

Q-LAB作品「台南一中體育館」。

「在畢利歐利事務所(Rafael Vinoly Architects)時我學到世界性競圖的操作方式,也影響我『建築即結構、結構即建築』的觀念。在帕金威爾事務所(Perkins+Will)則是學習大型公司的組織運作,Q-LAB許多制度和福利也都是源自於此;貝聿銘建築師事務所則是讓我看見『建築設計必須要從頭到尾的貫穿』的哲理,到現在每件案子我都希望從結構、外觀到室內設計甚至紀念品店都能包辦,在細節和風格上能做到表現一致。」

從定位自我到追求實踐

2007年,曾柏庭回台成立Q-LAB建築師事務所。國際建築事務所培養出的國際視野和規劃尺度,讓回台創業的他有很大的自信與企圖心,希望用建築改變未來台灣的社會風貌。初期,曾柏庭參與許多大型工程的競圖,但屢戰屢敗,讓他一度憤世嫉俗。

但現在再回頭看當時的自己,他笑說的確是有一點太天真,「創業初期的前幾年沒有案子到懷疑人生。」經歷十次失敗,曾柏庭終於在事務所成立三年後拿下第一個案子——台南一中體育館。這座結合結構力學與空間美學的建築物,一舉入圍世界建築節大獎最後決選、台灣第二屆ADA新銳建築獎。之後,他們接連參與許多公共工程如烏來立體停車場、土城國民運動中心、中和國民運動中心等,成功獲得許多國際大獎的肯定,也奠定他新銳建築工作者的地位。

公共工程的實績讓民間企業主看到,Q-LAB真的有能力將房子蓋出來,邀約紛紛找上門,而他們也不斷用新的角度和手法去實踐。例如,2017年受國光客運委任打造的基隆臨時轉運站,Q-LAB以開放式設計完成這座使用時間只有兩年半、預算不高的建築物,「我們研究分析既有的車站功能,並企圖重新定義因地制宜的建築類型。」曾柏庭自信地說。

Q-LAB也積極投入集合住宅的設計,一半是公共社宅、另一半則為房地產建築,目的不同卻總能在他的住宅理念中看見社會性與公共性,「我想打破房地產長期的既定思維,平面規劃上不再只是幾房幾廳,或是有健身房、宴會廳的廣告名詞,而是開放流動的空間場域,又或者在社宅中創造年輕人創業交流的空間。住宅可以不只是居住,而是帶來更多的可能性。」

2020年Q-LAB受富邦人壽南港辦公大樓邀請,與普立茲克獎建築師Richard Rogers、潘冀聯合建築師事務所同台競圖,雖然最終未拿下案子,卻開啟Q-LAB投入大型開發案的契機,這兩年包括宏泰人壽辦公大樓、清心福全總部大樓、長虹建設企業大樓等大型建案,讓曾柏庭更能施展拳腳,從文化研究、結構系統、到室內設計與景觀考究上,進一步實踐他對建築的想像,也讓他成為年輕世代中最能完成大型案件的建築工作者。

宏泰人壽辦公大樓。

清心福全總部大樓。

國光客運轉運站。

從建築反思生活的本質

對曾柏庭來說,建築不只是競逐實力的修羅場,更是改變未來生活的敲門磚。「人是需要被經驗與體驗去改變的,不然為何需要旅行?我們每天生活在同樣的地方會感到怠倦,而改變人類對居住的體驗,就是建築師的責任。」

面對台灣建築環境,曾柏庭深知仍有許多挑戰必須克服,例如做公共建設要面對公部門創新不足與行政階層的複雜性,做房地產則不能超過業主的成本預算,但做出符合業主期望的建築只是基本而已,「更重要的是,配置一個花園、設計一條步道或者創造一面窗景,建築師背後的思考、也就是建築必須有statement(宣言)——是否為人與生活創造了改變?」

以宏泰人壽大樓的「南港之門」爲例,除了挑戰大型的雙塔造型與懸挑量體之外,他其實更開心的是成功引進文化設施,為沒有藝文場域的南港導入難得的文化風景,打開人們對公共空間的想像,「就算別人眼中很無聊的商辦和集合住宅,我都希望能稍稍攪動一池水,因為一個城市的幸福不是高樓大廈林立或是車水馬龍的道路,而是走50步就可以親近一個小公園,或是輕鬆可以看場表演。」

曾經也是執業建築師的知名學者龔書章認為,「這15年來,Q-LAB從公共建築到住宅建築、大型商辦場域等案子,都可以展現一種從內部長出來的獨特性,同時積極想解決這世代或城市所面對的問題,我認為是非常不容易的。」

面對下個15年,曾柏庭還有更大的夢想,他提到一直以來崇拜的荷蘭建築師雷姆.庫哈斯(Rem Koolhaas),「雷姆.庫哈斯不僅創立了全世界最有影響力的建築事務所OMA,也成立建築研究機構AMO。」

對曾柏庭來說,庫哈斯就像是時代的觀察者和實驗家,在設計房子之餘,永遠在各個產業尋找更多的可能性,「我也希望和他一樣,不只是在白紙上畫稿,而是可以花更多心力走入社會去思考問題、解決問題,為社會帶來更多的創造力與影響力。」

|延伸閱讀|

購買 VERSE 雜誌

本文轉載自《VERSE》016封面故事「新台灣之味」,更多關於新台灣料理的故事請見雜誌。

➤ 訂閱實體雜誌請按此
➤ 單期購買請洽全國各大實體、網路書店

VERSE 深度探討當代文化趨勢,並提供關於音樂、閱讀、電影、飲食的文化觀點,對於當下發生事物提出系統性的詮釋與回應。

文字/游姿穎 攝影/汪正翔 圖片/Q-LAB建築師事務所 提供 編輯/陳湘瑾 核稿/郭振宇
文字/游姿穎 攝影/汪正翔 圖片/Q-LAB建築師事務所 提供 編輯/陳湘瑾 核稿/郭振宇
文字/游姿穎 攝影/汪正翔 圖片/Q-LAB建築師事務所 提供 編輯/陳湘瑾 核稿/郭振宇
文字/游姿穎 攝影/汪正翔 圖片/Q-LAB建築師事務所 提供 編輯/陳湘瑾 核稿/郭振宇
VERSE VOL. 24 台南再發現:藝術、酒吧,偶爾還有爵士樂VERSE VOL. 24 台南再發現:藝術、酒吧,偶爾還有爵士樂
  • 文字/游姿穎
  • 攝影/汪正翔
  • 圖片/Q-LAB建築師事務所 提供
  • 編輯/陳湘瑾
  • 核稿/郭振宇

TOP